原创小说【五方镇】0108 石泉 著 (版权所有 不得复制、转贴) 第二六回 外人无知妄言尺度 莲钩妙处全赖脚秧(二)     次日一早,李氏略事打点,便准备准备去西村,刚出门时,正遇见邻居张氏,那张氏因闲了无事,便坐在自家门口看风景,见李氏出来,便问道:“李嫂最近忙什么?”李氏道:“最近几个有钱人家联手办了个赛脚会,要我去附近各村访查上好的小脚儿报与他们知道。”张氏道:“又要搞赛脚会了?这可是件大好事,都是什么人参加?”李氏道:“此次赛脚会与往年又不同,不是像赶集那样大张旗鼓,人人皆可参加的。此次是在陶家大院或是朱家大院内悄悄举行,本镇所属四村一镇中的人家,凡是十四岁以上的良家女子,脚样精妙者,皆可入选。但要事先挑选验看,最后各村只选出三人参选,看那阵势,还是很隆重的。”张氏道:“我女儿燕儿今年恰好也有十四岁了,可否让她也参加?”李氏微微笑道:“实对你说罢,此次赛脚,说是人人皆可入选,其实只是大户人家的事。大户人家的规矩严,做事也认真,女儿们裹脚裹得早,一般四、五岁就开始裹了,小户人家大都是六七岁以后才裹脚,彼时大户人家女儿的小脚儿早就裹成了。裹脚时,又时时有人督管、伺候,该压石板时就压石板片,该竹片时就夹竹片,一点儿也含糊不得。都说大户人家的小姐娇生惯养、享清福,可到了裹脚时,受的罪却一点儿不比旁人少,这样裹出来的小脚儿还能差得了么?小户人家哪有这许多讲究?大都是没甚章法,一路随意做去,有时间时,想起来,就狠裹一阵子;没功夫时,就荒废一阵子,故而小户人家裹出来的小脚儿,大都是囫囵吞枣、虚应故事,只算是应个景罢了。还有那更次一等的,便是粗缠略缚,只把几个脚趾头裹到脚底就算完事,哪知道还有那么多讲究?就算知道,怕也无力措办,小户人家哪里有那么多丫头仆妇整天伺候着?比如缠后亮脚、挑鸡眼、煎药汤、按摩揉搓、做鞋做袜等一应诸事,都有人伺候,小户人家能有这么大的阵势么?世人见谁家姑娘的小脚儿裹得好,便说,那一定是受了许多罪熬出来的,其实,好小脚儿也是钱堆出来的。没有那财力,就算你想受那个罪,怕还没得给你受哩。故而小户人家的小脚儿,虽然也是千辛万苦,得来不易,但总比不上大户人家,那是因为裹脚时下的功夫、花的本钱不同的缘故。这么一说,你就该明白了吧?至于燕儿的脚,在普通人家看来,要算裹得好的,但在大户人家眼里,只算是揑出个粗坯,还没有精雕细琢,所以难成上品。大户人家的小脚儿,可谓穷工极巧、尽态极妍,一双好小脚儿,就像雕出来的古董玉器一般,何处该丰腴、何处该纤削,都有严格的章法,而且还要根据各人脚秧,裹出各自的样式,或新月、或莲瓣、或菱角、或和弓、或竹萌,都无不裹得维妙维肖,就像是天然生成的一般,真可谓秾纤得中、修短合度、不可无一,不能有二,弱不胜羞,瘦堪入画,大有所谓‘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之妙。普通人家的小脚儿,若是自己看,也还看得,若是与大家闺秀的小脚儿放在一起,再去看时,就看不得了。你若不信,到赛脚时,你去看看就知道了。”     张氏知道李氏做的就是裹脚的行当,时常出入豪宅大院,见多识广,所言必是不谬。张氏原以为,自己女儿的小脚儿裹得应算是不错的了,就有个想借赛脚会博得个好名声,以便与有钱人攀亲的心,听了李氏这话,不由得冷了半截,便道:“你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赛脚虽说是人人皆可参加,但实际却与穷人无缘,看来,穷人还须有穷人自己的赛脚会才好。”李氏道:“那也甚易,每逢赶集、赶庙会之时,各村的大姑娘、小媳妇都来看热闹,他们之中,有几个不是小脚儿的?这些人只道是看热闹,暗地里却是冲着赛脚来的,脚裹得好的,定然会被众人注意,名声自然就出去了,这就是寻常百姓的赛脚会,也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约定俗成的做法。这样的场面,大户人家的小姐却很少露面,因为,有钱人自有有钱人的办法,不会在这里掺和。譬如今天这几个大户人家搞的赛脚会,穷人哪里得知?”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7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