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五方镇】0101 石泉 著 (版权所有 不得复制、转贴) 第二十四回  痴书生立志赎田产 贤妇人巧计复家业(四) 后来公婆过世,小妮才得出来做事。刚一出来,便得知丈夫在外不争气,结交歹人,染上恶习,把好端端的一个家败坏得不成样子。心想:如若任凭智友在外胡为,势必会把家产荡个磬尽,到头来连个立锥之地也无。世人常说要女子三从四德,那也要看丈夫行为是否端正,若丈夫行为不端,从他何益?只怕要与他一同转于沟壑。当此之时,也只有挺身而出,担负起重建家园的责任。幸亏小妮以前在外多年,并非不谙世事之辈,而且脚也未曾裹得十分小,故能到处走动,剩下来的事便是如何运作了。由于要经营两家店铺,又要时时察看智友动静,学校的职事没时间去做,索性辞了学校的事,一心一意做起生意来。小妮在外多年,深谙做生意要比做田舍翁钱来的快得多,不出两年,便把智友变卖的家产全数收回到自己名下,又两年,把借贷的款项外加利息全部还清,赎回了紫金凤,这一切都在不声不响之中悄然做成。这天,小妮得知冯异已把智友安顿好,打算今日回家。便对惠云千嘱咐万嘱咐,教她切勿洩露天机,这才收拾行囊回家。等待智友到来。
    且说小妮等二人带着她们的一双小儿女──已五岁的勇生、敏娟──并仆妇余氏、安氏回到先前的家中,小妮叫仆妇带小儿女去他房玩耍,等屋内无外人,便对惠云道:“我们那冤家等一会儿就要来了,到时与他说甚么呢?”惠云道:“等他来时,我先要啐他,骂他一声薄倖贼。”小妮笑道:“薄倖也就罢了,怎的又加上个‘贼’字?”惠云道:“他竟然下作到要把自己屋里人卖了换大烟土抽,你想这还是人做的事么?骂他一声贼,怕还是抬举他,那作贼的恐怕还知道疼老婆,他连这点良心也无,难道不该骂么?”小妮不觉呵呵笑道:“若到这个份上,不但该骂,而且该打。不过,他到底是卖人未遂,况且在卖你之前,还曾与你商议,分明是还念几分旧情,若是他鬼迷心窍,在外瞞着你,悄悄将你卖了,到时外边来几个人不由分说将你捆了,牵了往外就走,只怕你插翅也难飞,还能逃回来么?只此一点,就说明他天良尚未丧尽,而且还憨得有几分可爱,既要卖你,还要与你商量,世上有这样的贼么?”小妮几句话,把惠云也说得笑起来,道:“虽是这样说,到底不是人做的事,不能给他好脸色看,不然,他越发放纵无状了。”小妮道:“今天他回来,该进你的房,你可要把握住自己,枕席上再亲热,也不能把财产的事告诉他,只是支持他在店中老实做十二年的工,把家产赎回来才是正经。十二年内,他须忙于还债,我已关照过冯异,非遇正经事,决不借与他银钱,他手中既无钱可使,谅他也无法挥霍无度。十二年后,人总要老成一些,不会再作那些放纵之事罢。虽然如此,还须把那两家店铺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不教他知道一些消息,万一他以后好了伤疤忘了痛,故态复萌,我们有两家店铺,可作为安身之处,且有手段阻止他胡来,这才是万全之策。”惠云经此一番周折,便知智友乃是个平庸之辈,无甚作为,不堪依靠,小妮离开智友后的一番作为实可谓雄才大略,气象恢宏,不但女中少有,便是男子中,怕也没有几人赛得过,而且多亏小妮的庇护,惠云方得免遭荼毒,故而小妮的话,岂有不听之理,便道:“姐姐是脂粉队里的英雄,遇事刚毅决断有大丈夫气派,便是外面的好男子,怕也比不上姐姐,我不听姐姐的听谁的?” 
    这边的智友,听冯异说,自己的妻小已经到得家中,要自己回家与小妮等相会,不禁感慨万千,经过这一番大周折,不但家产失而复得,而且复与小妮等破镜重圆,此皆冯异相助之力,然而大恩不言谢,只有默默记在心中,日后多多在店中尽心尽力做事,以报万一。说到回家与小妮等相会,虽说是早已盼望多日,可事到头来,又甚觉为难,不知小妮等人是如何想法,会不会原谅自己先前的作为,到时自己该说些什么,都无从考虑,心中恰如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7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