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五方镇】0100

石泉 著

(版权所有 不得复制、转贴)

第二十四回  痴书生立志赎田产 贤妇人巧计复家业(三)

    看官你道这智友在落魄之后,缘何频频遇到好人相助?那陈三、谭四、邓六、徐七等人,遇上寒冬暴雪,饥寒

交迫,死的死,亡的亡,怎的就无一人相助?莫非上天特别有意眷顾智友不成?智友何德何能、有何根基,偏偏就

能遇难呈祥、化凶为吉?且看智友所作所为,不过一凡夫俗子而已,有何德何能?要说根基,或许因祖上积德,荫

及子孙后世也说不定。然而天道玄远,世人识不及此,至于所谓“一饮一啄,莫非前定”,只怕未必,因事涉虚妄

,从无验证。最难得的是当急需有人扶危解困之时,果然便有人出来相助,世上哪有这般凑巧?冯异何人?既善于

经营店铺,又有一付好心肠,智友所需之事,他全数都能与之解决,连烟瘾都有办法使他戒除,可见此人非比寻常

,只怕是有些来历。那么此人到底是谁?不是别人,正是智友之妻小妮所遣。


    原来小妮离家回娘家居住之时,便有一番打算。算定智友是不到黄河不死心的主儿,不到山穷水尽,难得叫他

回头,所以料定这个家必被他败光,所以未雨绸缪,准备重建这个家园。看官须记得,小妮婆婆在世时,曾给小妮

一支紫金凤钗,那可是钱家的传家宝,价值数千金,小妮回到娘家后,便以这支紫金凤做抵押,向娘家借贷数千金

,又从娘家管生意的人中找出两个老成厚道的人来,一个姓冯,便是这冯异,本在梁家管粮米生意,一个姓石,名

唤石开,是管梁家做酒生意之人,小妮遂将他二人请过来,用借来的钱开了一家饭店,一家药店,分别名唤“冯家

饭店”、“石家药店”,二店开起来后,每月也有数百金的进帐,小妮遂教二人时时观察智友行止,遇智友卖房卖

地,务必全数收购,所以两年来,智友先后卖出的宅院、田地等物,全数卖到了小妮所管店铺的名下,智友哪知就

里!小妮又多方访查各地知名良医,求得戒除烟瘾的药方,以待后日必有用它之时。智友后来,果然到了潦倒落魄

之时,再教冯异小小的接济于他,顺便给他用药,把烟瘾戒除,从此去了祸根,再渐渐导他走上正途。此乃陈仓暗

度、再造乾坤之法,若无雄才大略,哪得如此回天之功?一个莲步纤纤的妇人竟能成此大事,足令巾幗生光、须眉

失色!若说小妮能有这般胆略、这般作为,乃是事出有因,所谓“冰冻三尺,并非一日之寒”,这小妮因自幼不喜

缠足,家人又奈何不得她,她便整日到处行走无遮拦,整日与男孩子厮混,这一厮混不要紧,气象便与往昔大不相

同。昔日大家女子,养在深闺,每日做的是涂脂抹粉、梳头裹脚、描龙绣凤、针黹炊馔,读的是女诫、女论语,久

而久之,便养成了一种处静内敛的性情。而小妮整日混在男子群中,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眉宇间便生出

一股英武气,又兼稟赋聪颖,时常留心注意玩伴中那些超群拔俗、好发壮语、敢想敢为之辈,便生羡慕,常常思忖

:怪不得书上有“性相近,习相远”的话,各人经历、见闻、习学不同,其识见、能力便各各不同。而那些顽童们

,偏又鄙视女子,时时嘲笑女人见识短。见小妮在旁,便取笑她道:“你一个小女子,成日里在我们队里混有何意

味,莫非要做男子不成?还是把脚裹小了,给人做媳妇去才是正经。”众人听了,便齐齐的发一声哄笑。岂知说者

无心,听者有意,小妮回家后,便细细思量这些人的话,暗想:世人常常笑话妇人见识短,那是因为妇人没有出去

见世面,也没有学习谋生本领的缘故,若是女子能同男子一样在外面走动,只怕女子未必就比男人差。故而萌生了

到外求学的念头,以便学些本领,也好立身做人。可巧家里怕她在外放纵不好拘管,便送她去师范学校读书,这却

正合小妮心意。小妮在师范学校就读时,与本村的钱智友是同学,遂常常往来,日久生情,欲结为夫妇,不料智友

的母亲不许大脚媳妇上门,小妮不得己,只好忍痛把双足裹小,先过了婆婆这一关,方与智友结为夫妇。虽说小妮

到头来终不免要缠足、作媳妇,看上去与一般妇人无异,然而自小养成的一股阳刚之气却从未泯灭,只是婆婆在日

,不得不听婆婆调教,把那湖海豪情,暂且放过一边。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7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