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五方镇】0099 石泉 著 (版权所有 不得复制、转贴) 第二十四回  痴书生立志赎田产 贤妇人巧计复家业(二)     写完之后,正在端详时,不防冯异搴帘而入,见了智友写的楹联,不觉赞道:“写得好字!”智友见冯异来,连忙让坐,道:“近来大字写得少,手便生了些。”冯异道:“近日见你面上浊气尽消,晦气全无,是好事将至的预兆。”智友道:“我还能有什么好事?”冯异道:“先生眼前就有一宗大大的好事,且听我慢慢道来。先生从前变卖的房宅与田地,一共四笔:田地五十亩一笔,共是三笔,连同宅院一笔,共是四笔,我都着人找回来了,你当初因是急切要卖,等银子用,所以八折便卖了,当时每笔卖得八百块大洋,共卖得大洋三千二百块,现在如若买回来,人家便把价钱翻了一倍,亏得我多少与他们有些交往,便说钱先生当时是不得已才低价卖出的,现在想赎回来,君子成人之美,不要乘机抬价,论个厚道的价钱才好。人家最后说,按一般行市论,也得五分利,每笔一千二百元,共是四千八百元,再不能少了,我想这个价钱虽然贵了些,怎奈这些田产当时卖出时不是卖的一家,而是四家,难得作一揽子收回,万一其中一家或两家改了主意,就不好办了。所以我劝先生还是答应下来,先把田产宅院赎回来的好。”智友道:“先生的好意我自然知道,可我现在哪来这多钱去赎呢?”冯异道:“是这样,我还未与你细说,那就是本店生意今年做得格外的好,除了众伙计分红之外,余钱就借给你,足够赎那宅院、田产,你就不用再等三年了,这样,你们夫妻很快就能团聚了,这不是天大的好事么?”智友道:“先生一而再、再而三地帮我,叫我如何受得起?”冯异道:“我因算了店中的帐,既有这笔盈余,又无别的用途,为何不让它做些有益的事?令钱先生夫妻破镜重圆,这不是皆大欢喜的好事么?至于价钱,你就不用多虑,依旧按原来说的,你在本店做上十年的事,这帐就算两清了。”智友道:“哪能这样算法?原来是按四千元计算的,当时已经是十分优惠的了,现在比原来的预计要多上八百块大洋,自然要十二年才能还清,而且还是受了贵店特惠,不然哪能有这等好事?”冯异道:“十年也好,十二年也好,都由你,这都可以从容计议,现在最重要的是尽快赎回家产,你们夫妻就能过一个团圆的年了。明天一早我们就去找他们,把契约写好,你在上面签字画押,我做个中人,所用款项全部由店上垫付,这事就算办成了。”智友道:“只是一再得你资助,心下很是惶恐。”冯异道:“这有什么?我们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先生是有学问的正经人,我又有这个能力,理当相助。”接着,两人又把具体事宜仔细商议了一回。 
    次日,宅院及田产果然顺利交接,房契、地契到手,智友却是一喜一忧。喜的是家产全数完璧回归,总算是挽回了脸面;忧的是:如何与夫人见面?见面时又把些甚话来说?因此颇费踌躇,不知如何应对。
    下午,冯异复到智友房中,见智友仍在若有所思,便笑道:“钱先生还在思虑什么?我告诉你个喜讯,好事来了!”智友道:“有何好事?”冯异道:“上午我已派人去把宅院收拾整齐干净,尊夫人那边,我也着人去说了,好说歹说,总算将两位夫人说得心回意转,同意收拾行囊回家,现在想已到家了。你须尽早回家去见两位夫人,话总比在夫人娘家好说多了。就算她们的话再不中听,也无外人听见,彼时该忍让时且忍让,女人最终还不是得嫁鸡随鸡?况且先生现在的情景,已是脱胎换骨、与昔时大不相同了,尊夫人听说先生有了这般变化,心中自是欢喜,只是一时不便轻易俯就罢了。我算定了,尊夫人既然肯回,是必心里已经原谅了先生,先生就得抓住良机,趁热打铁,在闺房里服个输、认个错原不算什么,破镜重圆,就在此一举了。”智友道:“多谢先生指示,现在才知道‘行百里半九十’的意味了,多谢先生一力相助,现在就剩最后一步了,无论如何也要过好夫人这一关。”冯异道:“这就对了,先生是个聪明人,自会见机行事。”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7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