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五方镇】0097

石泉 著

(版权所有 不得复制、转贴)

第二三回  愚丈夫落魄失根本 冯员外扶危济书生(五)

智友道:“话虽是如此说,怎奈我现在一文不名,还能有何作为?”冯异道:“先生既然辱临敝舍,也是与在

下的缘份,我看不如既来之,则安之,先生尽可一面养病,一面再思鸿图之举。如暂无去处,在下倒有一个提

议,敝店目前尚缺少一个管帐先生,先生如肯俯就,是再好不过的,届时每月有十块大洋的薪酬,若生意做得

好,年终还有分红,不知先生意下如何?”智友暗想:在这里管帐,每月有十块大洋,比当年在学校还多些,

这样的好事哪里去找?便道:“多谢先生美意!为敝人疗饥又疗疾,已是大恩难报,现又有如此好事与我,岂

有不从之理?”冯异听了大喜,道:“既如此,更是自己人了。”遂又道:“你那一间破矛屋,我看也住不得

了,不如索性就住在这里,此房前面便是帐房,你做事也方便些,”智友道:“多谢先生美意!既如此,在下

只有恭敬不如尊命了。”自此,智友便在冯氏店中住下来,总算有了安身之处。那店中的伙计并仆妇们,见智

友做了管帐先生,便都来趋奉他,有的送柴米,有的送些应时的瓜果菜蔬等物,日子重又安稳下来。


    这冯氏饭店是由三层四合院组成,最里面一层的正房,是老板冯异夫妻居住,两边厢房住的是一些仆人仆

妇;中间一层正房,是帐房先的帐房兼住处,东厢房有房两套,其中一套住的是伙计赵政和仆妇钱氏,另一套

住的是伙计孙仁和仆妇李氏,西厢房也有房两套,其中一套住的是伙计周毅和仆妇武氏,另一套房中住的是伙

计郑通和仆妇王氏。再前面就是饭店,两边东西厢房是客房,共有二十余间,是给客人住宿用的。因县城是南

北东西交通要道,故而往来之人甚众,每日到冯氏饭店吃饭的人也有百十来人,住店的也常常有十几、二十人

,所以生意也很是兴隆。客人来吃饭、住宿时,费用都有人在前面收取,智友只是核查收支情况,并根据生意

旺季、淡季预做计划,何时该进何货,进多少,都由智友预做安排,时间久了,做得熟了,有了空闲便到各处

走走看看。

    光阴荏苒,不觉已过了三月余,智友在冯氏店中安居下来,冯异又叫人每日伺候智友服药,把鸦片瘾也戒

除了,自此后便觉神清气爽,体力渐渐恢复起来。一日下午闲着无事,在院中小坐,拿本书来看,那西厢房的

周毅与妻子武氏做完差事回来歇息,见智友坐在院内,便齐齐问候一声“钱先生好”,智友也答一声“周兄、

周嫂好”,抬头望二人时,都是寻常装束,周毅走在前,先进屋内去了,武氏跟在后面,迈着一双小脚儿,大

约四寸半左右,穿着一双深蓝布面弓鞋,尖尖瘦瘦的,虽不是很小,却也有几分风韵,不觉多看了几眼。想起

自己当初妻妾俱全,琴瑟和谐,那时何等快活,如今却是孑然一身,不禁感慨万端。那武氏已然跟着她丈夫一

径进屋内去了,智友兀自在那里出神。不料正值冯异从后间走来,见状已明白了几分,便远远地轻轻咳嗽一声

,示意有人走来,接着便顺势走近前,道:“钱先生读的什么书?”智友见是冯异来,便起身道:“冯先生好

!”接着又道:“不过随便找本书消遣消遣而已。”冯异道:“近来身体可好?”智友道:“多谢冯先生美意

,已全好了。”冯异又道:“我见你整日一个人在此,是不是有些岑寂?要不要娶房妻小,以便时时有人做伴

也好?”智友叹口气道:“多谢先生美意,此事再也休题。”冯异不解道:“找房妻小有何难处?附近村镇,

先生看上哪家姑娘,我就遣人去说,以先生一表人才,还怕找不到不成?”智友赧然道:“不是此等说法,不

怕先生笑话,我原是有妻室的,只因我以前昏了头,做了些不才之事,把好端端一个家破败了,妻妾见我不成

材,又劝不转来,遂先后离我而去,故此只落得孤身一人,看我到得如此地步,如何有脸去见她们?”冯异道

:“原来如此,恕我不知,不该提起此事,倒让先生不快。不过,既然事已至此,回避也无益,不如索性想个

解决办法,必使你们夫妻破镜重圆才好,先生以为如何?”智友听了,便有一番话说,且看下回。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7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