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五方镇】0096

石泉 著

(版权所有 不得复制、转贴)

第二三回  愚丈夫落魄失根本 冯员外扶危济书生(四)

久而久之,智友贫病交加,也教不得书了,便辞了不做,逐日出入酒肆烟馆之中,与那些无赖子为伍,不出两年,便

把家产变卖个罄尽,只剩一间破茅屋栖身,家人也都纷纷亡去,只剩惠云一人与他悽然相对,日子过得甚是狼狈。亏

得惠云不时从小妮处取回些柴米,方不致冻馁,而那陈三、谭四、邓六、徐七诸人,景况更不如智友,又没个打秋风

处。偏偏此时,又逢老天连降大雪,那雪下得有一尺余厚,村民都闭门不出,躲在家中,这四人又没个避寒处,躲在

一个破庙里,可谭四、邓六禁不住风寒侵袭,害起病来,没有几天呜乎哀哉死了,这陈三、徐七见不是头,逃到他乡

投奔亲戚去了,智友虽免作饿殍,却无钱解那烟瘾,思量要将惠云卖去,还能换几两大烟土以解燃眉之急,便向惠云

求告,惠云惊得说不出话,暂且虚与周旋,乘智友熟睡时,连夜遁去,再也不回转来。智友无惠云相帮,连饭也不会

做,真个是饥寒交迫,更兼烟瘾难熬,勉强挣扎走到街上,思量找人借贷才好,可这时街上哪有人影,便是有人,也

无人肯借贷与他,智友长叹一声:不期果真沦落到如此地步,真是生不如死,正走时,一个趔趄,倒在雪泊里,起来

不得,奄奄一息,看看待毙。
    智友醒来时,见自己躺在床上,举目四面望去,是一个清洁僻静的所在,屋中生着一炉火,屋内甚是暖和,方明

白是被人搭救。一戴眼镜中年男子坐在跟前,道:“钱先生醒过来了,快把药汤给他乘热喝下。”即有仆妇把药端上

前来,智友问道:“这是何药?”那人道:“这是黄芪建中汤,服此可重振脏腑衰颓之气。”智友喝了药后,那人又

命人端来一碗薄粥,道:“吃了这个,以助发汗,体力便恢复得快。”智友复问道:“先生贵姓?缘何救我?”那人

道:“在下姓冯名异,在此间开一个小小的冯氏饭店,因见你倒在雪泊中,有性命之忧,故而喊人将你救起。”智友

道:“救我何用?还是不如教我死了的好。”冯异道:“不是这个说法,天无绝人之路,先生何必说此丧气之话?在

我这里但住不妨,等将息好了再说。”智友思量此时已是孑然一身,衣食无着,既然主人留住,暂且过得一日算一日

,也就住了下来。
    过了两日,智友元气渐渐恢复,便起身在院内走动,忽然眼前一晕,四肢瘫软,倒在地上,且眼泪鼻涕俱流,气

息微微,不知又患了何症,有仆妇连忙报知主人冯异。冯异来了一看,心内明白,便叫人把前两日准备好的汤药温一

碗与他灌下去,须臾便清醒过来。又过了约半个时辰,诸疾全消,一如常人。智友便问冯异:“先生给我用的何药?

为何见效如此迅速?”冯异微微笑道:“这是前两年一位贩药材的客官过此,给我看过一个戒除烟瘾的方子,我想以

后或许用得着,就留了下来。先生来敝店后,我记起先生以前曾常常出入紫云居,定然染上了阿芙蓉癖,故而事先预

备了几副药,不想今天果然用上了。”智友道:“多放先生费心!到底是个甚么方,能否说与我听听?”冯异道:“

此方倒也无甚奇特处,就是左归饮加半夏、旋覆花,再加辣椒三枚煎汤服,我想这吸食阿芙蓉成瘾的人,必是肾气衰

微,痰火上炎,积久而发病,此方乃是补左肾真水,故能化膈中痰涎,是以能治先生之痼疾,只是这方中为何用辣椒

三枚,令人百思不得其解,而那药商又道方中不可少此味,否则效力便会大减,先生是有知识之人,或许能参透其中

三味。不过,听药商说,用此方每日一服,连服三个月,阿芙蓉癖必能戒除,不知先生有意否?”智友道:“能除此

疾,自然好极,不知先生为何对在下如此费心?”冯异道:“常言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更何况先生知

识渊博,乃国家有用之才,岂能坐视先生填于沟壑?先生不过是一时糊涂,上了小人的诱惑,才染上此等恶习,一旦

迷途知返,前途乃不可限量。”智友叹口气道:“我现在是有家难奔,有国难投,已是山穷水尽,还有何前途可言!

”冯异道:“先生此言差矣,迷途识返,千金不换;亡羊补牢,犹未为晚,何得言迟?就看先生有没有志气了。”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7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