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五方镇】0095 石泉 著 (版权所有 不得复制、转贴) 第二三回  愚丈夫落魄失根本 冯员外扶危济书生(三) 小妮道:“既如此,我教你看一样东西。”遂把在紫云居与智友交换的折扇放在智友面前。智友一见,便知是自己随身之物,不免心下嘀咕:这本是送与齐先生的,如何却到她手里?无奈何,且硬着头皮搪塞,但又无言可对。在一旁的惠云一见智友窘状,便知他做下了,便转过身去不正用眼看他。小妮又道:“你看,要不要我把你们在紫云居里说的话背一遍?”智友依旧不肯认帐,兀自在那里抵赖。小妮便念道:“停车坐进紫云馆,烟泡强于二月花。”智友大惊,心下道:“原以为是齐先生丢了扇子,不凑巧落在她手里,谁知她竟事事清楚,不知却是何故。”登时没了主张,不知该如何说才好。只听小妮又道:“事已至此,不必多说了,你在外面所做所为,我皆已知晓了,念与你夫妻一场,须是顾全这个家为上,你若肯决心改过,则以往之事再不题起;若仍是迷不知返,再多说也是枉然,我就回娘家去住,这个家就由你好自为之,成也由你,败也由你。”智友道:“以前的事不再题了罢,以后我们好好过日子还不成么?”小妮也知他放不下脸面,也就不强他,当晚无话,各自和衣而眠。
    智友被小妮这么一闹,到底不明白小妮如何对他的事如此了如指掌,便疑神疑鬼起来,连续两日都不敢去赌博,也不敢去烟馆,到了第三日,烟瘾发作起来,实在忍不住,便顾不得那许多了,便又去了紫云居。岂知小妮早在烟馆对面安了眼线,智友一去,便来报知。小妮便叫上惠云,急急坐了车到紫云居门口等候。约摸一个时辰,智友方慢步走出,小妮忙下车叫道:“智友,我与惠云在此,等你多时了,我们一起坐车回罢。”智友见又遇上小妮,不觉吃了一惊,顿时语塞,开口不得。小妮等二人也不与他搭话,三人一起坐车回家。智友思虑这番回去,夫人定然要问罪,惕惕然不知如何应对,然而奇怪的是,小妮竟无一语与他说。晚饭后,智友依例宿惠云处,到底心下不自安,小妮倒也不难为他,自回房歇息,当晚无话。    次日,小妮与智友照例去学校上课,智友虽是心虚,但也未发现有何异常,权且有一日度一日。孰不知小妮下午无事,早早回家,叫仆妇余氏抱上两小儿,要回娘家去住。惠丽也要同去,道:“姐姐回去,我又不能劝得他回转来,留在此处何用?”小妮道:“男人在外,说得好是大丈夫,说得不好便是个大婴儿,一日没有女人料理,便一日没有人样,就是在家,衣食饱暖,也要有人照料,我回娘家,也是怕两小儿被他爹带累坏了,到娘家自然稳妥些。你留在这里,他身边也有个照应,遇有难事时,便来找我,难道我还会不管不成?”惠云道:“姐姐真好心肠!就按姐姐的意思办罢。”小妮又道:“有事找我这话可不要与智友说,他若知有仗恃,更会放纵无度,便无药可医了。”惠云道:“知道了,不到山穷水尽之时,我不来找姐姐。”二人计议已定,小妮上车去了。
    智友回家时,见只有惠云在家,惠云道:“姐姐回娘家去了,有一封书信在此。”智友打开看时: 
夫君台鉴:
    妾闻,吃喝嫖赌,唯家是索,是为四害,贤者不齿;而鸦片之害,又远在四害之上。一旦毒发,百事不顾,典妻鬻子,苟延片刻之残喘,以此倾家荡产者数不胜数。夫君明人,奈何坠入其中?此乃万劫不复之渊薮,妾不忍眼看家业凋零之颓败凄景,请从此辞,小儿女亦俱携去,庶几免受荼毒,此亦百般无奈之下策耳。惟盼夫婿良知未泯,他日或有相见之时;否则相见无日矣。贱妾百拜上。 
    智友见小妮携儿女离去,不觉心下凄然,初时也曾思量过戒除二毒,重振家园,怎奈经不住陈三、谭四、邓六、徐七这些人日日窜缀,加之烟瘾一经发作,百药莫解,觅死觅活,惟求一嗜鸦片,说也奇怪,吸嗜鸦片之后,顿时欣快无比,诸恙全无,所以益加深深坠入其中,若想跳出来,怕是万万不能了。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7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