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五方镇】0094

石泉 著

(版权所有 不得复制、转贴)

第二三回  愚丈夫落魄失根本 冯员外扶危济书生(二)

智友便随口道:“这扇面上的诗好像少了一个字。”那人听了,不觉好笑,心想:好一个教书先生,却连纪昀玩

砚改诗词的典故都不知,也不知这书都读到哪里去了!但又不便说破,便含笑道:“钱先生有所不知,敝人这扇

面上的诗,不是唐人绝句,而是一首长短句。”智友道:“怎的是长短句?”那人道:“钱先生请听我来念这首

长短句,”遂朗声诵道:“黄河远上、白云一片,孤城万仞山。羌备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智友听

了,笑道:“好一首长短句,改得妙,改得妙!齐先生真好学问!”那人也笑道:“在下班门弄斧,见笑见笑!

”稍坐片刻,便起身告辞道:“敝人有事先走了,钱先生请在此慢用。”又招呼店小二道:“今天钱先生的费用

由我付了,”智友刚要辞让时,见那人复回头拱手道:“幸会,幸会!”便扬长而去。智友暗想道:“这人倒是

有些气派,交个这样的朋友也好。”
    看官你道这自称齐豫的人端的是谁?不是别人,正是小妮所扮。原来小妮暗中遣娘家人暗中查访,查得智友

每日下午有空必去紫云居,遂做一番打扮,那长袍礼帽自不必说,因妇人的眉毛是画过的,就贴了一对白眉毛来

遮掩,又用长胡须来遮盖唇红,脚上用白绫缠了许多棉花在上面,穿一双男子布鞋,慢慢踱起方步来,倒还有几

分像男子,若是急跑起来,怕是要露馅了,所以力戒不能急驰,只是慢慢走来。又装作低声粗气说话,练习得熟

了,方好出去访查。这天恰好有人来报智友去紫云居的消息,故急急登上娘家事先准备好的马车去紫云居,那车

是有帷帐的,小妮在里面换好了装走入紫云居,见智友果然在里面,回来后暗里寻思道:“不成想智友果然是这

般做为,少不得要痛下针砭了,不然,这般痼疾哪里改得过来?”于是悄然返回家中,在车上又换回了自家本色

装束,到得家时,惠云自然毫不知情。小妮则默然颓坐,单等智友回来说话。


    到晚上掌灯时分,智友才跌跌撞撞、醉醺醺的到得小妮房中,也不吃饭,就上床睡了。小妮已知他在外所为

,所以也不劝他吃饭,叫仆妇把晚饭摆到惠云房中,自己随后到得惠云房中,见惠云正在逗两小儿玩耍,原来小

妮嫁过来次年,便生一子名勇生,后来惠云也生一女名敏娟,皆已两岁有余,惠云每日精心看顾,日子过得倒也

悠闲。小妮道:“智友不来吃晚饭了,我们二人在这里吃罢。”惠云便把小儿交与余氏、安氏二仆妇,与小妮同

吃晚饭,两仆妇则抱两小儿到另外房中去了。
    小妮见屋内没外人,便对惠云说了志友在外赌钱抽鸦片的事,惠云很是惊讶,道:“会有这事?怕是听错了

罢?”小妮道:“我原来也是这样想,但人家说得有鼻子有眼,不容你不信,所以我就乔装去看了一回,果然是

实。”便把自己如何乔装,如何在紫云居遇见志友的事说了一回。惠云听了,不禁大为诧异,道:“想不到智友

会变成这样,这如何是好?”小妮道:“他既染上这两种恶习,定然难于改变,不痛下针砭怕是难于奏效。等下

我们二人去问他,看他有何话说,再作区处。”
    二人吃罢饭,便到智友跟前,智友仍在鼾睡。小妮上前推他道:“夫君醒来些,且吃杯茶,我等有话说。”

智友只是翻个身,只管酣睡,并不理睬。小妮又将他摇了几摇道:“狂郎醒醒,有要紧事说。”智友被他二人搅

扰不过,便道:“有什么事明天再说罢,都这么晚了,且睡了罢。”小妮道:“天还早哩,说说话再睡不迟。”

智友这才睁开惺忪睡眼道:“什么要紧事?”小妮道:“我只问你一句:你还要不要这个家?”智友听了此话,

便知情况不妙,不觉酒醒了大半,含糊道:“家自然是要的,岂有不要之理?”小妮又问道:“有人说你在外面

吃酒赌钱,还抽大烟,可有此事?”智友搪塞道:“哪有的事,不要听他人胡说。”小妮道:“此话当真?”智

友道:“自然是当真。”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7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