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五方镇】0093 石泉 著 (版权所有 不得复制、转贴) 第二三回  愚丈夫落魄失根本 冯员外扶危济书生(一)     上回说到惠丽不小心说漏了嘴,说到小妮丈夫智友的事,被小妮急急追问,惠丽不得已,才说出了智友的实情:
    “我们初到这所学校时,智友就在这里教书,开始也无甚异样处,每日在学校里教书,倒也是个谦谦君子。后来不知因何结识了几个破落户家子弟,一个叫陈桑,一个叫谭石,一个叫邓留,一个叫徐起,原本都是旗人,他们的先人在此做过官,置起了家业,又有皇朝的俸银,故而在当时也是地方富户,后来皇室退位,民元鼎革,这些人没了生计,便改了姓名,混充汉人,但又无谋生本领,故而无人肯把女儿嫁他,因此这四人都是无妻无子,光棍一条,整日不干正事,一味的吃喝嫖赌,兼干些偷鸡摸狗的勾当,故而村人极是讨厌这几个人,称他们为陈三、谭四、邓六、徐七。当初,四人在一起商议,合伙在城里开个酒馆,因智友写得一手好字,在城里也有些小名气,便请智友为他们的酒馆题匾,故而相识,此后常、常在一起吃酒。后来酒馆经营不善倒闭,但彼此来往却是依旧。智友与这四人来往,吃喝嫖赌抽样样俱全,但智友最为热心的,还是这两件事:一是吃酒赌钱,二是抽大烟。据说是想靠赌博赢来的钱抽大烟,日子便能过得长久。孰不知自古以来,靠赌博度日,岂能长久?十有八九最终都落得个倾家荡产,也不知智友中了什么邪,日日沉湎于此事,一经陷入,便积重难返,时不时的典房卖地,去填那永远也填不完的沟壑,以此外面的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只瞞着你一个。你在家里,闭门不出,哪里知道这许多事?若不是这番出来做事,遇上我们二人,与你说些体己的话,恐怕会一直蒙在鼓里呢。”小妮听了,方恍然道:“怪不得看着家境一天不如一天,原来如此。”默默思量了一回,便觉此事不是轻易便可挽回的,遂告诉二人暂不要声张,待日后再择机而处。
    小妮暗忖:回去若是直说此事,只怕是空口无凭,丈夫定然与你白赖,反倒弄得没趣,不如等拿到凭据后再说。故而回家后绝不提及,并连惠云也不告知,言谈举止一如往常,只是暗中细加访查而已。
    县城内有条西街,因是新辟,行人较为冷落,内中有家烟馆,名“紫云居”,是瘾君子们常来光顾处。一日,智友无事,便走入来,到一间僻静的室内,这是他常来之地,所以每次到来,便入此室。正在吞云吐雾之时,见一穿着长衫礼帽之人,戴着墨镜之人进来,手拿一把折扇,向智友拱手道:“钱先生请了!”智友抬头见那人时,脸上是长胡须白眉毛,又见衣着光鲜,举止不凡,便知是个有钱人,遂还礼道:“先生在哪里发财?”那人道:“敝人姓齐名豫,齐人之福的齐,刘豫州的豫,本县东郭村人,想在本县开一家绸布店,闻知钱先生书法高妙,特来拜访,求赐先生手书,润笔资定然不亏的。”智友道:“这个容易,待选个吉日写与便了。”那人连连道谢。智友道:“既来此间,不来个烟泡,一起边过瘾边聊?”那人道:“不了,我刚刚用过。”那人见智友身旁也有一把折扇,便道:“初次相识,愚意欲与先生交换折扇,做个记念,不知肯赏光否?”智友道:“如此甚好。”便取扇子与那人换了。那人接过智友的扇子,打开看时,见上面有诗一首,乃是杜牧的《山行》,便随口念道:“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生处有人家。”那人念到此时,笑道:“真是好诗!正合眼前情景。不过,后面两句不如改为:‘停车坐进紫云馆,烟泡强于二月花’,似更贴切。”智友不由笑道:“改得好,改得好!齐先生真可谓随风生珠玉了!”那人道:“过奖了,玩笑而已。”智友看那人交换过来的扇子时,上面写的也是一首诗:“黄河远上白云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暗想:这不是王之涣的《凉州词》么?却如何少了一字?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7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