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五方镇】0090 石泉 著 (版权所有 不得复制、转贴) 第二十二回  制绣履佳人起暇思 认姑嫂三美话家常(二)     小妮又想到当初上学时,见智友倜傥风流、谈吐不俗,遂生爱慕要嫁他。嗣后听颜母说,不将脚裹小就不许做颜家媳妇,便不顾千难万苦,狠命缠小了双足嫁到颜家。以为从此夫妻恩爱,定然百事顺利。岂不知进了颜家,便被婆婆拘管住,如同鸟儿进了牢笼一般,动弹不得。丈夫又只知一味玩耍,专在妇人身上下功夫,不知料理生计,只怕日后丈夫未必靠得住,故而出去做事以求自立之心益坚,只是没个机会,权且忍耐。想到此时,小妮不禁走到案头,举笔书道:
        为报郎恩勉从俗,束了双弯拜舅姑。
        夫婿惟解课绣履,教侬终日误诗书。
                     其二
        错嫁狂郎误此身,日习针黹到如今。
        可怜绣户知书女,变作懵然愚妇人。
小妮意犹未尽,复书一词曰:
        闭塞不知世事,痴忙误了诗书。
        可怜辜负好时光,作了愚夫愚妇。         樊笼何由得破,放飞铩羽鸿鹄。
        不枉人世走一回,莫待佳人迟暮。
书毕,自己端详了一回,不免轻轻叹息几声,又想这诗若被夫婿看见,定然不喜,所以登时焚毁,不留一些痕迹。
    那惠云在房内见小妮到案头写字,此乃小妮素日在闺中之常事,所以并未在意,也未去观看。而后见小妮写过又烧,又是叹息,便问道:“姐姐有何心事?”小妮掩饰道:“几日不写字,都生疏了,因写得不中意,便又烧了。”    约一个时辰,二人已将鞋片绣好缝在铜鞋上面,就与平日穿的绣鞋难分难辩了。遂将铜鞋穿在脚上,在房内走了一回,果然觉得袅袅婷婷,美妙无比,惟觉较平日所穿绣鞋略重些,但也不碍于行走,因下面缀了毡底,走起路来,无一些声响,真个是:“窄窄双钩,迎风欲却;纤纤一捻,落地无声。”。二人甚是喜欢。惠云道:“穿了这鞋,双足便被梏住,变得日益瘦削,再不能退回来变肥的,真是保持脚样的好办法,到底是夫君调教有方。”小妮道:“丈夫常在外边走,见识自然多些,不比我们做妇人的,整日锁在家中,能有甚见识,只有听丈夫的了。”惠云道:“妇人竟是锁在家中的好,每日在家里打扮得干净整齐,在亭台楼阁间翩翩而行,自己看去,也觉意兴盎然,走累了,便回房做些针黹,便是神仙眷侣,也不过如此。”小妮道:“说得也是。”便暗想:“愚人自有愚人福,或许是我杞人忧天了。”又道:“以后我们一起去与公婆请安如何?这样方显得一家和睦,其乐融融。”惠云道:“姐姐说得是,以后就一起去。”
    次日一早,惠云果然到小妮房中聚集,二人一起打扮整齐,再去后房见公婆。钱母本是大家闺秀,一双小脚儿裹得尖尖瘦瘦,只有三寸大小,素日里见媳妇迈着四寸余的小脚儿,比自己的脚大了一寸有余,甚是不以为然,只因有言在先,不好再苛求,知道小妮十五岁上缠足,能裹到四寸余也属不易,才同意接纳小妮做媳妇。其实,钱母接纳小妮,并非只为儿子考虑,也暗含着自己的奇怪念头。因小妮姓梁,嫁过来后,对外便称钱梁氏,正合了钱母的迷信心思,道是“钱梁氏”便是“钱粮氏”,有钱有粮,自然是好兆,若是媳妇姓王、姓肖,便是“钱亡”、“钱消”了,纵然小脚裹到三寸也是枉然,必不能允婚的。故而小妮能嫁到钱家,还是沾了姓氏的光。小妮嫁到钱家后,方知个中奥妙,不禁长嘘一口气,总算是自己与智友有缘,才未被莫名其妙的拆散。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7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