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五方镇】0087 石泉 著 (版权所有 不得复制、转贴) 第二十一回  媳妇低眉奉侍公婆 书生浪得齐人之福(四)     一番云雨过后,智友不觉沉沉睡去,半夜醒来,见脚带兀自乱成一团,惠云一双小脚儿赤条条的,横在被外,便又捉在手中摩挲把玩,自言自语道:“真是一对尤物!怪不得男人见了便失魂落魄!”惠云被揑醒来,觉双足被丈夫紧紧攥住,正在反复摩挲足底哩。原来智友见妇人大趾外的四趾缠到足底后,如四只晶莹剔透的小贝壳,排列得整整齐齐,鲜嫩可爱,便用拇指轻轻按摩把玩,惠云被揑得又痒又爽快,道:“都什么时候了,还闹个不停,好好的睡了罢!”智友道:“你怎的不把脚裹上就睡了?当心把脚放大了,还有人要么?”惠云道:“不要了正好,我依旧退回做我的丫头,怕怎的?”智友道:“都长这么大了,谁还用你做丫头?只怕要将你卖与农人做老婆,那时吃苦受累,做牛做马,莫要后悔。”惠云道:“与农人做老婆,也强似给人做妾,整日战战競競的,不知哪日会大祸临头,倒不如把脚放大了嫁与农人,还有个自由身。”智友道:“好好的,怎会有这话?”惠云道:“这几日,我细想了一回,你看那做婢的、做妾的,但凡有些姿色、或是脚比夫人还小的,有几个有好下场的?不是投环跳井,就是吞金服毒,我也不知等着我的,是哪样结局。只因我的脚比夫人小些,你看了喜欢,把我的鞋藏了,我又不曾勾引你,却仍难免不被人说成是狐狸精,天长日久,还不知道会启什么祸端,故而想把脚放大些,做不得丫环,做个粗使的仆妇也罢。”智友听了,顿时没了睡意,仔细想了想道:“看你个小小的人儿,想得倒多!都说有心的人是‘心较比干多一窍’,我看你比那比干多两窍还不止。不过,话说回来,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我原虑不及此,你刚才所言,倒提醒了我,如今我思得一策,必令你们两位夫人长久相安无事,还是裹上脚放心睡觉罢。”惠云道:“此话当真?”智友道:“自然是当真。你且稍安勿躁,三五日内必有消息。”惠云道:“既如此,我且把脚裹上,再给你受用几日,五日后若无良策,就把我打回原形做仆妇去罢。”智友用手指在她面颊上刮一下道:“好你个小狐狸精,哪里走!等过几天我请道符来,把你镇摄在此,要想变回原形逃走是万万不能,好好的做你的姨奶奶罢!我必不亏待你。”惠云道:“你看,还不等我做什么,就已经成了狐狸精了,倒不如索性做一回狐狸精,好好勾引勾引你,免得白担一场虚名。”于是二人又温存了一回,方才入睡。
    三日后,钱母安置小妮与惠云各自专房而居,又派了两名仆妇,一为余氏,一为安氏,分别侍候两房夫人,又教智友排定日期,单日去小妮房,双日去惠云房,不得无故空了谁的房,智友自然乐从。
    又两日,智友将两位夫人唤到一起,道:“俗言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家大了就得有个规矩,我欲给你们立几条规矩,不知肯从否?”小妮道:“女有三从,既嫁从夫,乃是为妇本分,岂有不从之理?”惠云也道:“唯夫君之命是从。”智友听后大喜,道:“我先给你们看一样东西。”遂取出一个包裹来,打开看时,是四只一模一样的白铜弓鞋,有四寸余大小,尖尖翘翘,弓弯瘦削,做工甚是精细。智友道:“这是两双一样大小的弓鞋,因是不认脚的,故四只鞋看起来一模一样。因你们的小脚儿裹得甚是周正,平日里穿的都是不认脚的绣鞋,所以给你们每人准备了一双铜质弓鞋,看穿不穿得进。”惠云拿起弓鞋,穿进去毫不费力,走几步试试,恰好合脚。小妮穿那弓鞋时,觉略略紧些,也穿进了。看官你道这是为何,莫非两人的小脚已裹得不相上下了么?原来小妮出嫁之时,见惠云小脚比自己还小三分,甚是惭愧,虽在出嫁时,令惠云装大脚做了遮掩,但到底是块心病,故尔婚后又用心悄悄紧缠,经半年余,小脚已缩至四寸一分,因没有换穿新绣鞋,故看上去仍是四寸三分。而铜鞋是四寸二分,是为四寸大小的脚定做的,惠云穿上当然没问题,智友知小妮也必能穿得进,虽然会略紧些,所以才会定做那鞋。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7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