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五方镇】0086

石泉 著

(版权所有 不得复制、转贴)

第二十一回  媳妇低眉奉侍公婆 书生浪得齐人之福(三)

    次日一早,小妮到后房给公婆请安,乘便道:“丫环惠云也渐渐的大了,须给她觅个婆家方好,媳妇看她相

貌还算不差,以前也曾找相面的先生看过,说她有宜男相,更兼她平日为人处事也小心知礼数,常言道,‘肥水

不流外人田’,与其嫁给外人,不如给智友收房,以后我与惠云姊妹相称,共事一夫,岂不更好?”钱母听了,

暗想:“智友结婚还不满一年,就急着把丫环收房做甚么?这业障不知又做下了什么,媳妇分明是在替儿子遮掩

。”便答道:“难得你有这份心,真是好孩子!就依你的主意办。”小妮谢过了婆婆,刚要退下,钱母又道:“

等下把惠云唤来让我看看。”小妮答应了。须臾,带惠云上来,与钱家夫妇叩头。钱母见惠云果然有些姿色,而

且裙下一双小脚儿也裹得周正,比媳妇的还小些,便想起小妮嫁过来那日,惠云做伴娘,那脚却比媳妇的要大些

,猛然省悟道:原来那日是要她特意装大脚,以烘托新娘脚小。后来惠云复了旧装,依旧穿素常的弓鞋,虽也常

在前房后房出出进进,只是没个比较,便不知就里。今日二人同来,两双小脚儿站在一处,立时分出谁大谁小,

惠云的小脚儿虽只小个两三分,却越发显得瘦削可爱。钱母见了,口中不言,心下暗忖:这丫头成日里在眼前过

来过去,就是个大大的诱惑,肯定是智友那业障被这双小脚儿迷住了,我若是男子,也未必放得她过,正是:
        移干柴近烈火,无怪其燃;以美玉配明珠,适获其偶。
钱母将惠云全身上下看了个遍,也觉中意,便对小妮道:“这事就算定了,你说与她听罢。”小妮忙教惠云给二

老跪下磕头,呼二老为“爹”、“娘”,惠云连忙跪下,羞答答把头低了,只是不敢喊“爹,娘”,小妮在一旁

催促道:“快叫啊!”惠云这才嗫嗫嚅嚅地小声叫道:“爹,娘”,把钱氏夫妇喜得合不上嘴。小妮把惠云扶起

来,道:“好妹妹,以后喊我姐姐就是了。”惠云又要跪下去,小妮扶住不许,二人平见了礼。钱氏又把儿子叫

来,道:“多亏你贤德的媳妇主张,把个如花似玉的人儿给你作二房,还不赶快谢谢你媳妇!”智友忙向小妮作

揖道:“多谢贤妻!”小妮忙欠身还礼道:“夫君在上,奴家不敢!”颜母又对智友道:“今日惠云就留在这里

,不过前面去了,让她别房居住预备妆新,明日与她拜堂、圆房,此后你就有两房媳妇了,也不知是哪世修来的

福分,要知道珍爱,不得偏心、宠一个冷一个,我知道了定然不依。”智友赶忙谢过,道:“多谢爹娘费心,谨

遵教训!”说毕退下。
    颜母又唤仆妇将惠云带去别室居住。小妮方欲退下时,又被婆婆唤住,待无人时,取出一支紫金凤钗,一对

翡翠玉镯,递与小妮道:“念你一心一意为这个家着想,也没有甚好物件与你,这是祖上传下来的两件首饰,如

今传与你罢。”小妮见那对玉镯玲珑剔透,又见凤钗制作得精细非常,便知不是寻常之物,道:“这么贵重的东

西,媳妇如何敢受领?”颜母道:“我就智友一个儿子,你就是咱家嫡传的媳妇,不传你传谁?此后将这个家托

付与你,还望你替我管好这个家,我就心满意足了。”小妮这才明白婆婆用意,深深谢过,道:“请娘放心,媳

妇敢不尽心尽力!若有何事做得不当,还望爹娘多多教训!”小妮说毕,方才退下。
    且说惠云与智友拜过了堂,当晚在洞房安歇,智友急欲将她的一双小脚儿掠取到手,便不由分说,将惠云推

倒,把绣鞋褪去,脚带扯得一团狼籍,两只小脚儿被剥得赤条条地,如一对嫩笋,便意兴大发,不住地狂揑狂嗅

,把惠云揑得痛楚难当,然在痛楚之中,又觉有几分妙不可言的酣畅,教人春情荡漾,如醉如痴,欲死欲仙。惠

云方才悟道:怪不得背后听人说,男人最喜揑妇人的小脚儿,妇人也最喜被揑,当时还以为大不正经,原来却有

此等乐趣。正是:
        日日缠束不肯弛,个中甘苦有谁知?
        双弯缚得尖尖嫩,惟恐儿夫不握持。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7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