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五方镇】0085 石泉 著 (版权所有 不得复制、转贴) 第二十一回  媳妇低眉奉侍公婆 书生浪得齐人之福(二)     颜氏乃道:“小两口婚后,小妮问丈夫要以前婆婆取去的那双绣鞋,哪知智友自那日看了媳妇绣鞋后,十分喜欢,早就藏过了,哪肯还她,便推脱道:‘那鞋是你向母亲交的功课,我怎好取回?要取回时,你自去和母亲说。’小妮道:‘我是新媳妇,哪敢与婆婆说这话?不过我想,母亲既看过了,还留着它作何用?’智友道:‘既是向母亲交的功课,母亲把它拿看做个见证也说不定,以后便时常拿这鞋与你的脚比试,若是看你的脚放大了,要打板子哩!’小妮啐他道:‘就你会耍油嘴,专门编些鬼话来捉弄人!世上哪有这等促狭的婆婆!都是你在捣鬼!快把鞋还与我!’智友只是嘻嘻的与她白赖,小妮也只得罢了。
    “当初小妮出嫁之时,丫环惠云也随嫁过来,这惠云只比小妮小一岁,八岁上卖到梁家,做了丫环,那相貌也在中人以上,因见合府上下女眷都是小脚,自己知道要好,便悄悄私下缠了足,因做下人,要供驱使,不能将脚裹得太小,只裹到四寸上下,却比小妮的脚要小些。小妮出嫁那日,惠云随嫁,梁母教惠云多裹上些棉花在鞋里面,穿一双四寸半的弓鞋,以免喧宾夺主,令小姐不堪。三日过后,惠云仍复旧装,智友见了,喜她脚小,便不能忘怀,只因尚在新婚之日,不敢造次。但惠云在面前走过时,总不免要多看几眼,惠云洗脚之时,更要伺机偷看,天长日久,小妮岂有不知,但也只是看在眼里,装作不知。后来,惠云的一双绣鞋找来找去不得见,只道是忘了放在什么地方了,也没放在心上。岂知一日小妮收拾智友的书房,在书櫃里发现一个包裹,封缄甚固,随手摸了摸,又不像是书,再仔细一摸,觉得倒像是妇人的弓鞋木底,便起了疑心,打开来看时,竟是自己和惠云的两双绣鞋在里面,不禁发一声苦笑,怪不得这几日看那冤家整日像鼠窃狗偷的,原来也是个馋嘴猫!幸亏不曾把屋里人忘却,没有把我的鞋作敝履丢弃,总算是有良心。便不动声色将这两双鞋袖了,拿回臥室。晚上觑个机会对丈夫道:‘我看你是看上了丫环惠云,这小蹄子倒有几分姿色,不如将她收房作妾罢!’智友哪里敢答应,含糊支吾道:‘不要多心……没有的事。’小妮便把那包裹拿出来放在眼前,智友顿时半晌无言。小妮道:‘就知你们男人吃着碗里,看着锅里,人心不足,欲壑难填,幸亏惠云不是外人,将她收房倒也无妨。明天我就稟过母亲,选个日子将她收了房,此后我主仆二人都献与夫君尽情享用,惟望不要再生它念,就是我和惠云的福分了。’智友唯唯,连连称谢不置。
    “小妮便将惠云唤来,道:‘念你服伺我多年,辛苦劳顿,也是不易,也该有个归宿,我看夫君甚是有意于你,索性收你作妾罢,以后我们二人姊妹相称,共事一夫,你看如何?’那惠云听了,吓得面如土色,忙跪下连连叩头,道:‘奴婢并无此心,哪敢作此非分之想!’小妮将她拉起道:‘不必害怕,坐下说话,’遂将那包鞋取出给她看,道:‘这也不怪你,谁教夫君喜欢上了你,也是前世的缘份。夫君既把你我的鞋放在一起,就是要你我比肩,做个并头鸳鸯,我已与夫君说了,将你收房做姨奶奶,以后我二人同心共济,厮守着丈夫度日,便是大家的福分了。圆房后,夫君愿宿哪房,便宿哪房,我决不与你争房的。’惠云知小姐有主见、善决断,见小姐主意已定,只得战战兢兢,羞惭谢过,也不知是福是祸。”
    看官你道做妻子的,为何发现丈夫喜欢上了自己的丫环,非但不嗔怪,反要顺水推舟、坐实此事?其实大户人家子弟,有个三妻六妾乃是常事,做妻子的纵使如何反对,也无济于事,反落个妒妇的恶名声。为防鹊巢鸠占,倒不如把自己人安插进来,联手把丈夫看管起来,免得他人乘虚而入,尚不失为权衡利弊的明智之举。其实,梁家当初遣惠丽随嫁,也是预有准备,当小妮临上轿前,梁母早已对女儿“面授机宜”,故而纳惠云为妾,乃是早晚的事。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7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