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五方镇】0084

石泉 著

(版权所有 不得复制、转贴)

第二十一回  媳妇低眉奉侍公婆 书生浪得齐人之福(一)

    且说李氏听钱氏讲了上面一段故事,不觉笑道:“果然是一段趣闻,比看戏还好看!这‘小尼姑’也奇了,

在家说好说歹不肯裹脚,可这八字没见一撇的婆婆一句话,她就乖乖把脚裹了,可见女儿的心总是向着婆家。”

钱氏道:“女儿要在婆家站住脚跟、与丈夫过一辈子,哪能不听婆家的话,这也是没奈何的事。她既离不开智友

,就不得不忍痛把脚裹了,好做钱家媳妇,嗣后又听得丈夫说喜欢小脚,更要下决心狠缠,再苦再痛也都顾不得

了,真是一个痴心女子呢。”李氏道:“这‘小尼姑’的脚到底裹到多小?我思量她到底年龄大了些,纵使再要

强,也裹不成三寸金莲了。”钱氏道:“那是自然,她婆婆也知她裹不成三寸,只道能裹到四寸半也就罢了,还

算近人情,可这未过门的媳妇却很要强,殚精竭力,历尽千辛,经过两年余的苦心狠缠,小脚竟裹到了四寸三分

,也着实难为她了。”李氏道:“这‘小尼姑’裹了脚后,怎么向未来的婆婆交‘功课’呢?恐怕也要费些思量

。”钱氏道:“谁说不是呢?不过有智友一心一意帮她,这事就好办了。智友觑个机会,悄悄取了他娘的鞋样,

叫‘小尼姑’为他娘精心做两双绣鞋,待到志友娘四十大寿之时,以贺寿为名,作为贺礼,叫钱家仆妇献与钱母

。钱母见绣鞋果然做得精巧,心里喜欢,便问是谁做的,仆妇便道是‘小尼姑’送来的。钱母不知就里,便道:

‘这梁家的姑娘还不死心么?纵使她再会奉承,不把脚裹小,也休想进钱家的门。’仆妇这才将梁家小姐苦志缠

足的事说了。钱母听了,将信将疑道:‘果真如此么?你再去见她,看她的脚是不是假装的,再将她穿的鞋脱下

来拿给我看看。’仆妇便去梁家,把钱母的意思讲了。小妮知道过不了未来婆婆这一关,便不能做钱家媳妇,顾

不得害羞,教钱家仆妇验看自己的双足,又将所穿绣鞋脱下,交仆妇带回。钱母听了仆妇所讲,又见拿回的绣鞋

倒是尖尖瘦瘦、端端正正,虽不十分纤小,但到底把脚裹到了四寸半以内,又且有模有样,便知她缠足下了功夫

,道:‘怪不得我家智友一听说给他说媳妇,便千不肯、万不肯,想办法推脱,原来他还一心惦着梁家姑娘,既

如此,我也不好再反对这门亲事。’遂将儿子叫来,把绣鞋拿给儿子看,问:‘知道这是谁的鞋么?’智友接过

绣鞋一看,知道是小妮的绣鞋,惊得说不出话来,暗自沉吟:小妮的绣鞋怎么会到了母亲手里?甚是不解。钱母

见状,笑道:‘这是你媳妇的鞋,快把它收起来罢。这鞋归了你了,穿这鞋的人也归了你了!看你喜不喜欢,若

不喜欢,我就把这鞋退回去,叫她另找人家。’智友慌忙答道:‘喜欢,喜欢!’钱母呵呵大笑:‘这下可遂了

你的心愿了,以后有了媳妇,可不要学花喜鹊呵!’智友不觉赧然道:‘母亲说哪里话,哪能呢!’原来当地盛

传着这样两句俗语,道是:‘花喜鹊,尾巴长,娶了媳妇忘了娘。’钱母说这话,不过是打趣儿子罢了。钱母见

儿子笑逐颜开,便知儿子与梁家小姐是难解难分的了,再说,梁家小姐也是好人家的女儿,遂答应下这门亲事,

派人去梁家求亲。因两家门户本就相当,梁家并不知女儿早已与智友好上了,就连女儿缠足乃事出有因等情节也

全然不知,更不知未来婆婆悄悄派人验看未来媳妇鞋脚等事,只知钱家是好人家,更兼智友也是个英俊后生,自

然应允。钱家遂择个吉日,将梁家小姐娶进门,一对小妻遂了心愿,自是欢喜非常,从此夫唱妇随,男欢女爱,

不必细说。”李氏道:“梁家姑娘嫁到了钱家,这段风流公案倒是了结得好,像钱母那样,说话做事有理有节、

不苛求于人,又能做顺水人情、成人之美,也算是会做母亲的了。”
    钱氏又道:“梁家小姐嫁到了钱家,好戏还未完哩!”李氏听了,越发来了兴致,道:“还有什么好戏在后

头?快说与我听听!”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7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