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五方镇】0082 石泉 著 (版权所有 不得复制、转贴) 第二十回  首重在貌重开莲选 论婚及足苦志受缠(四) 小妮道:“裹脚是女人的事,爹是大男人,哪里知晓女人之事?再说,谁家女儿幼时裹脚不怕疼?可哪家父母会因此就把裹脚的事荒废了?俗言道:养儿不教父之过,养女不教母之过,小孩子幼时不懂事,全靠父母调教。既知女子非缠足不可,那就由不得小孩子家肯与不肯,若是缠足时愚顽任性不肯就范,非但不能姑息,而且要速战速决,一条索子将她一捆,她还有何能为?只有乖乖受缠,别无他途,难道还能闹翻天不成?待女儿长大后,脚也裹好了,自然知道娘的苦心,左邻右舍谁会说个不是?谁家女儿小时候裹脚不要强迫?母亲就是心肠太软,该用强时不敢用强,所以才耽误了女儿呢。母亲当初若是不由分说强行给女儿缠了,女儿今天哪会受这个罪?”徐氏听了女儿一番埋怨,心下也有几分惭愧,不觉语塞,道:“虽说当初事出有因,倒底是为娘的不是了,可如今怎么处?总要有个解决的办法才好,我去请颜嫂来给你收束一下如何?她经历得多,或许会有好办法,能少受些罪。”说毕,又吩咐道:“丽云这几天就留在这里,与惠云一同伺候小姐罢,丽云记着给小姐做几双鞋,头一双是现在穿的,要合脚,以后每双鞋做得都要比前一双小两分,脚裹小了,就要换小一些的鞋穿,这样一双紧似一双,步步为营,脚方能裹小。”随后又道:“我这就去叫颜嫂。”说毕,便与金城去了。
    金城在路上与母亲道:“我见女人的脚有大有小,还以为都是天生的呢,谁知竟是裹小的,那得多疼呵!她们竟肯裹?怎么都那么傻呢?”徐氏笑道:“你这是说孩子话了,如果可以不裹的话,谁也不傻,谁还会受那个罪?”金城还是不明白,又问道“姐姐为什么也要裹?我看姐姐也太遭罪了,难道不裹不行么?”徐氏笑道:“你这又是孩子话了,须知,男人有男人的规矩,女人有女人的规矩,还能由着各人的性子来?”金城越发不解,道:“男人是什么规矩,女人是什么规矩?”徐氏道:“男人就是读书学本领、出门做事,闯天下,赚钱养家;女人就是缠足裹脚、梳妆打扮、纺绩织布、备办饮馔,生儿育女,总之一句话,就是男主外,女主内,各司其职,家才像个家哩!”金城又道:“裹了脚,又受罪,又走不得路,有什么好?倒是不裹更便当些。”徐氏道:“那你说,是小脚好看,还是大脚好看?”金城因情窦未开,不解风情,平时见女子之足有大有小,虽是司空见惯,却不知爱慕,所以不曾留心,听母亲这一问,便想了想,道:“自然是小脚好。”徐氏道:“这就对了,女子裹了小脚就是为了好看,男人见了喜欢,就想方设法娶回家来给自己做媳妇。女孩子与男孩子不同,将来总是别人家的人,你姐姐今天裹脚,也是为了以后嫁人做媳妇的。”金城平时与同伴们玩耍时,也曾说过娶媳妇的话,但却不明白媳妇到底是什么,便问道:“媳妇是什么?”徐氏不觉大笑道:“都长这么大了,还不知道媳妇是什么,也不怕人笑话!”遂又与他解释道:“媳妇就是以后整天与你厮守着过日子的人,等你再长大些,看谁家的姑娘好,娘给你娶回家,就是你的媳妇,她整天打扮得漂漂亮亮给你看,还给你做鞋做袜、做饭做菜、给你守住这个家,不好么?”金城道:“原来是这样,那当然好。”旋又问道:“若女子不愿受裹脚的罪,不把脚裹小,就做不得媳妇么?”徐氏道:“大脚女人自然也有,但都遭人鄙视,被人笑话,不是说她蠢大脚,就说她是半截观音,好人家哪会娶这样的人做媳妇?只配嫁给下人,当牛作马,吃糠咽菜,或到有钱人家做丫环仆妇,不是常听得有人说‘小脚是娘,大脚是婢 ’么?不过话又说回来,那些没有裹脚的妇人,恐怕也并非因为怕疼不肯裹,多半是因为家里穷,农事繁忙,没功夫、也没条件裹,因裹了脚后,不但自己不能做活,还得有人伺候,穷人家哪里裹得起?其中一些要强的人家,也只有到了快嫁人时,才匆匆忙忙把脚囫囵吞枣地裹上一裹,大都在五寸左右,人称半大脚,但到底是小脚,比不裹脚强多了。可见裹脚虽然受罪,却也是一种福分,众多的穷人看到别人裹脚,都羡慕得要紧,因为他们想裹还裹不成哩。”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7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