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五方镇】0081 石泉 著 (版权所有 不得复制、转贴) 第二十回  首重在貌重开莲选 论婚及足苦志受缠(三)     到晚间,先令惠云将自己双手背剪绑缚起来,再令惠云将自己双脚紧紧缠好,然后上床,令惠云将门关上,夜间纵使如何呼叫也不许她进房来。惠云去后不久,即觉疼痛比前一日更加难忍,双足筋肉不时跳痛,像要断裂开来,可自己双手被缚,不能解缠,痛得在床上滚来滚去,不想一下滚到地上,又无人帮扶,在地上翻滚了不知多久,到了后半夜,脚痛过了头,变得麻木了,才觉得好过些,又实在疲倦不过,方朦胧睡去。
    惠云知小姐将双手缚了再紧束双足,料定她必定疼痛难忍,不知她这一夜如何熬过,放心不下,次日一早,便早早开门看视,见小姐竟睡在地上,脚带倒没有松脱,忙给小姐松了绑,将小姐搬扶上床,道:“小姐这一夜是怎么熬过来的?这样的罪哪里受得了!”彼时小妮早已醒来,便对惠云道:“昨晚你走后,过不久便觉疼痛苦难当,教人片刻也难熬,幸亏将双手缚住,想解缠却不能够,落得个受不了也得受。看来自己的双手竟是缠足的大敌,不下狠心将双手梏住,小脚哪里裹得成!双手被紧紧捆住,便没了指望,只有苦捱的份,由不得你受得了受不了,怪不得各家给小女缠足都要强迫,不强迫,这大的苦楚哪里熬得过。如今轮到自己缠足,也得强迫。昨晚痛得一直在麻上翻滚,也不知何时滚到地下,因脚痛站立不得,上不来床,就躺在地上。熬到后半夜,脚渐渐麻木,稍稍能够忍耐,不知不觉就睡着了,到现在两脚还是酸酸的、麻麻的,也不知脚是不是自己的了。”惠云道:“小姐好耐性!常言道:缠足忍得过一天,就能忍过三天,忍得过三天,就能忍过十天,忍过了十天,疼痛便不那么催命了,从此即可一径把脚裹成了。恭喜小姐过了第一关!只要最初这几天能坚持过去,裹成小脚就有望了。”小妮道:“我看也是这般。现在乘脚不太痛时,扶我走几步试试。”惠云因也是小脚,拍扶不住,就把太太房里的丫环丽云唤去帮忙。丽云正伺候太太梳头,惠云便附耳与丽云说了几句。太太徐氏问是何事,惠云道:“大小姐缠了足,叫我们扶她练习行走哩。”徐氏不觉大出意外,道:“小姐当真在缠足么?是几时开始的?”惠云道:“小姐是从昨晚开始缠足的,因忍痛不过,叫我先将她两手捆绑起来,再将双足紧紧缠上,昨晚可受了大罪了!”徐氏诧异道:“小姐竟肯这般苦自己?是谁出的主意?”惠云道:“没人给她出主意,是小姐自己的主意。”徐氏想起小妮幼时要死要活不肯缠足的情形,如今却是这般强迫自己缠足,前后竟判若两人,不禁叹道:“今天是什么日子?莫非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不成?”遂令惠云、丽云去服侍小姐,稍后,自己也想悄悄过去,看个究竟。
    且说徐氏尚生有一子,名叫金城,比小妮小一岁,平时姐弟二人常在一起玩耍,很是友爱。但女眷们缠足时,都背着金城,所以金城并不知女人还有缠足的事,平时见女人有的脚大,有的脚小,认为女人天生如此,并未在意。这天早晨金城到母亲房中取件东西,便听到惠云讲起姐姐缠足的事,大为惊奇,遂与母亲一起到姐姐房中来看。母子二人到得小妮房门口时,金城就见姐姐两脚缠着厚厚的白布条,好像跌折了骨头一般,被惠云、丽云一左一右搀扶着,吃力地在屋内走动,也不知姐姐何故会变成这样,心中老大不忍,很是心疼姐姐。徐氏见状,道:“我的儿!到底逃不脱缠足这一关!现在知道爱美、知道缠足了,固然是好,但若早早听话把脚裹了,何至于今天受这么大的罪!”小妮道:“这都怪母亲不会调教,耽误了女儿。”徐氏道:“我几时误来着?你六岁那年,我打量要与你裹脚,你要死要活不肯裹,还将脚带放到灶中烧掉,我要将你绑缚起来强行与你裹,你爹又道会被人疑为女儿是后娘养的,所以如此虐待,叫我住手,我也怕你不肯老实受缠,闹出事来,便放了手,这才耽误至今。如何怪得上我?”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7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