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五方镇】0080

石泉 著

(版权所有 不得复制、转贴)

第二十回  首重在貌重开莲选 论婚及足苦志受缠(二)

    且说西村,村中大多姓钱,乃是由一家钱姓先人传下来的,故尔钱姓乃是村中大族,但也有一些外姓人家

入住,其中就有梁家。这家的主人名中天,在外而做丝绸生意,妻徐氏,生有一女,取名小妮;后又生有一子

,取名金城。当女儿小妮六岁时,母亲徐氏便准备脚带为女儿缠足,无奈这小妮要死要活不肯缠足,还将脚带

丢到灶中烧毁,其母气不过,打了她几板子,又喊来几个仆妇,将小妮绑缚起来,欲强行与她缠足,不期被天

成看见,连连摇头道:“我在外面见得多了,如今已与过去大不相同了,外面很多地方都闹放足,不缠足的女

子已是越来越多,女儿不愿缠,不缠也罢了,何必大动干戈,如此怪模怪样须不好看,被外人看到,还道女儿

是后娘养的,所以如此将她百般虐待,还是不如顺其自然的好。”徐氏道:“养了女儿不缠足,将来嫁不出去

,你养她到老不成?”天成道:“俗随地异,美因时变。外面不缠足的女子多了,自有不缠足的活法,难道都

嫁不出去不成?”徐氏见丈夫放纵女儿,不肯支持自己与她缠足,益发不愤,便放了手不缠,道:“不缠就不

缠,我何苦作恶人来!将来嫁不出去,你老了又养她不起,那时送她去出家,作个尼姑便了。”家人听了不禁

失笑,将此事传扬出去,因梁家女儿名叫小妮,街坊邻居便给她取了个绰号叫“小尼姑”,以此四邻皆知。
    “小尼姑”因不缠足,在家无事可做,又不能过分放纵了,他父亲便送她去读书,到十五岁上,便去长治

师范学校就读。可巧本村一个钱家子弟叫作钱智友,刚好十六岁,也去长治师范学校读书。两人原本不相识,

只因到的同一所学校,又是同乡,自然亲热些,便时常往来,互通有无。因二人随着年龄增长,渐知风月,久

而久之,两人之间便有了些卿卿我我的意思,到后来,竟然如胶似漆,割舍不下,到放暑假回家时,钱智友便

与母亲说了,要娶梁家女子为妇。这钱家也是钱氏一支,乃西村大家,钱父信达,是本地知名绅士,钱母赵氏

,也是大家闺秀。钱母听说儿子要娶“小尼姑”为妇,知道她自幼未曾缠足,是一双天足大脚,便不允,道:

“钱家数代人,从来没有娶过大脚媳妇进门,这个规矩不能破。要做钱家媳妇,须是将脚裹小,否则休题。”

智友因与梁家女子割舍不下,再三向母亲哀求,钱母道:“念她未曾自幼缠足,谅难裹成三寸金莲,只要从今

努力缠足,把脚裹到四寸半以内也罢了。除此之外,再无商量。”智友见母亲执意不允,不敢将此事说与小妮

,倒是钱母派仆妇将钱家的意思对小妮说了,叫她死了这条心,乡邻们闻知,也知此事定然无成,谁知小妮定

要与智友成亲,竟答应缠足。因她从未缠过足,也不知这脚能不能裹到四寸半以内,便去问颜婆子。颜婆子察

看了她双脚后,道:“亏得是一双肉脚,且只有六寸大小,如肯吃苦,缠到四寸半或许可能,若想缠得再小些

,就不是我所知了,这就要看天意了。只是这样年龄才开始缠足,那痛苦要比幼时缠足大十倍以上,怕你受罪

不起,到头来恐怕落个半途而废,倒把脚缠得不尴不尬,天足不像天足,小脚不像小脚,走起路来踉踉跄跄,

没半分好处 。”岂知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小妮抱定了要做钱家媳妇的主意,一反从前娇惯的习气,不惜伤

筋动骨,决心要把脚裹小,忍受痛苦的毅力竟大大超出常人。她家有个丫环名叫惠云,八岁上卖与梁家,见梁

家女眷都裹着一双小脚,自己知道要好,也悄悄把脚裹了,长到十四岁,要她服侍小妮,小妮见惠云不要人操

心,自己就把脚裹好了,便要小翠给自己裹脚。头一天晚上,小妮把脚紧紧裹上,在闺房试着走了几步,虽有

些疼痛,但尚能忍耐,可到入睡时,双足疼痛越发紧迫,双足一阵痛似一阵,展转反侧,竟不能入睡,小妮受

痛不过,便把脚带去了,方才入睡。次日清晨,惠云来给她缠足时,见小姐一双脚带早已褪得精光,双足赤条

条地露在外面,不觉笑出声来,道:“小姐千金玉体,哪里受得了裹脚这个罪,还是不裹脚快活。”小妮因自

己要裹脚,却又不能忍痛,自己也觉无颜,思量多时,遂想出一个办法来。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7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