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五方镇】0075

石泉 著

(版权所有 不得复制、转贴)

第十九回  两小女子计议求学 五方富商筹措选美(三)

    且说五方镇上,有两家富商,一家姓陶,一家姓朱,大约是陶朱公的子孙罢,皆善于经商,在此开着偌大

一个饭店,在它处尚有几家分店。若说饮馔之事,看起来平常,人人皆能做得,只怕是没有绝技,便难长久

立足。这陶、朱两家在此开店,已不知有多少年了,自是各有巧妙不同。北街的陶家饭店,主人名叫陶承业,

三十余岁,从祖上继承下来的产业,擅长于做牛羊肉,这家的牛羊肉,非但鲜嫩无比,又且毫无羶腥气,所

以极受欢迎。南街的朱家饭店,主人名叫朱克勤,也是三十余岁,擅长于做猪鸡菜肴,味美非常,大抵也是

得了什么诀窍,所以享誉四方,经久不衰,故而当地有谚云:“行人到五方,南北两饭庄;北是牛羊嫩,南

是鸡豚香。”因两家经营不同,所以各不相扰,有时还互通往来,相处倒很融洽。一天,陶承业在街上作闲

走状,慢慢转到了朱家饭店,见往来的客人甚多,便赞了一句:“生意做得好!”被朱克勤看见,忙打招呼

把陶承业迎进来,道:“陶老板一向可好?甚风吹得到此?且坐下说话。”陶承业道:“有件事特来相商。”

朱克勤知他必有要事,遂把陶承业请进一间静室,泡上一壶香酩,道:“这里是个安静的所在,有话不妨直

说。”陶承业遂道:“朱老板,我们是多年的老相识了,就开门见山罢。常言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当

初为的一家生计,整日忙着做生意,忙到现在,还算是能够糊口,只是这后继有人无人的事,老是叫人牵肠

挂肚。我那夫人只生了一子,此后多年未再生育,我那犬子已经十七岁了,我想早早给他定下婚事,也免去

后顾之忧。”朱克勤道:“我们两家是相同的情形,你家是独子,我家也是单传,犬子与令郎是同年生,只

隔着一个月,难道忘了不成?”陶承业道:“这哪里会忘?正因为没忘,所以才来与你商议,一起寻个好媳

妇娶回来,不好么?”朱克勤道:“这诚然好,但不知是怎个寻法?”陶承业道:“还有一个月就是庙会,

也即本地的赛脚会,虽说赛脚会现在不宜大张旗鼓地操办了,但私下里悄悄的小操小办并无不可,我们可借

赛脚会将上好的女子选为媳妇,不是正当其时么?”朱克勤道:“利用赛脚会选媳妇,倒是个好主意,但不

知是怎样的操办法?”陶承业道:“这要有几个内行人相助,与我们一起选才做得来,我们两家就做为发起

人罢。为隆重起见,最好是本镇每条街各选一人做为评骘之人,南北两街,自然是你我二人了;东街有个古

怪精古良,此人精于古玩鉴赏,听说对莲选也是津津乐道的;只是西街尚无合适人选。”朱克勤道:“西街

新近来了一个做银饰品生意的商人,听说名叫袁由,主要经营金银首饰,特别是经营的银质鞋杯,制作精巧,

口碑很是不错,想必对莲选也是内行之人。”陶承业道:“我这些日子一直在在思虑选媳之事,竟没注意到

镇上又来了新的商家,既如此,四条街的人都有了,我看还要加上北街做绣片生意兼做缠足婆的李氏,此人

曾为镇上多人缠足,想必对本镇女眷内情十分熟悉,有用坐跟装小脚的,一眼就能看穿,有此人在,就不会

被假小脚欺骗了。”看官你道“坐跟”是什么劳什子?原来就是脚裹得不够纤小的妇人伪装小脚的作弊方法,

即将鞋做成厚厚的里高底,因脚实在大,脚的后跟就只能骑在鞋跟之上,超过鞋子的长度,踩到了鞋子外面,

平时用裙子掩饰,如同演戏艺人踩跷一般,所以称作“坐跟”。不是内行人便不易看破。俗言所说“后面藏

鸭蛋,前面卖生姜”,也是说的此等妇人,只不过作伪的情状各有不同罢了。总之是脚越大,坐跟的情形便

越严重。所以朱克勤听了,便道:“这样好极!有内行人把关,指望作弊的人便难于得逞。我再推荐一人,

便是西村的颜婆子,平时以为人作媒和为富家女眷缠足为业,听说西村有几双裹得细瘦如指的绝妙小脚儿,

就是出自她的手。”陶承业道:“你若不说,我还差点忘了她,此人果然有些手段!细瘦如指的小脚儿以前

只是听说,并未亲见,若得此人相助,把这般绝妙的小脚儿请到镇上参选,也让我们见识见识,开开眼界。”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7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