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五方镇】0072 石泉 著 (版权所有 不得复制、转贴) 第十八回  双回缠裹弯创新法 两学子惊艳颜家院(四)     品子道:“你这一问,可就把我问住了,这题目也太大了些,我们几个小女子如何说得清?自民元鼎革,新文化崛起,原有的文化、礼教便都成了旧的了,连缠足女子也成了旧式女子,称过去的东西为‘旧’,也微寓贬意,有失公允,若是将原有的东西称为‘传统文化’、‘传统礼教’、‘传统女子’,倒还说得过去。若说以前的女教,都是谬误,我看也未必,譬如《女论语》,开篇便讲女子立身道:‘凡为女子,先学立身。立身之法,惟务清贞。清则身洁,贞则身荣。行莫回头,語莫掀唇。坐莫动膝,立莫摇裙。喜莫大笑,怒莫高声。’我看还是今天女子不可动摇的戒条,你试想一下,如果一定要反其道而行:行则回头,语则掀唇,坐则动膝,立则摇裙,喜则大笑,怒则高声,那会是什么样子?人们见了,说她不是疯子,就是刁民泼妇,谁会和这样的人来往?恐怕还是宁肯被这些规矩束缚起来的好。”曼子笑道:“那倒也是。”品子又道:“看来,有时所谓束缚,其实就是规矩。女子缠足也是一样,一双脚被脚带紧紧束缚,多疼也不许松开来,这就是规矩,没有规矩,哪里裹得成?有了规矩,一双小脚儿才能缠得秾纤合度、瘦削有方,便有了莲瓣、新月、竹萌、和弓、菱角等俏模样,人们见了,便生艳羡。如若怕疼不肯受这束缚,放任双足长成蠢大脚,人人见了都要作呕,都道她家没有教养,没有规矩,好人家的女儿哪里会成这个样子?可见还是有规矩的好。”曼子听了道:“解得切!我怎么就没想到这里呢?你这样一说,我就没有疑惑了。”又用手抚摸着秀子的耳坠子道:“以后我们读书,就要像品子那样,多想想其中的道理,取其合理之处,摒其无妄之言,这样读书才对。”秀子跟着也道:“我娘说,品子姐人家是书香门第,所以懂的道理多,为人处事也甚为得体,以后多跟她学没错。”品子道:“这话可言重了,我哪有那么强?”
    正说间,只见娟子已然回来,道:“我说我哥是一定赞许的,跟他一说,不但立刻赞同,而且恨不得马上就见。我就说,来日方长,哪需那么急?还是选个好日子会一会的好。我哥听了,道,‘这也有理,那就明日请他来相会也好。’又道:‘品子与你,和我原是在同一所学校就读的,可平时却难得有说句话的机会,如同陌路人一般,此次相聚,你与品子何不都来,大家在一起聊天,岂不更热闹些?’我听后,觉得也无不可,品子你看如何?”品子道:“既是邻居,又是同窗,聚聚也无妨。”娟子道:“那就定了,明日一早,我和我哥在此专等你兄妹光临!”品子道:“知道了,明日早饭后就过来。”说毕,便与曼子、秀子,一起作别回家。
    次日一早,品子与哥哥用过早饭后,略事装扮,便来娟子家。到了娟子居室时,娟子与哥哥宇轩已先在等候。娟子便对哥哥介绍品子兄妹道:“这是周全,字秉章;这是他的妹妹周婧,字品章。”品子也将娟子兄妹对哥哥作了介绍:“这是颜宇轩,字如山;这是他的妹妹宇娟,字如玉。”四人便都认识了。宇轩见品子,正如秉章见娟子,但见:
    莲脸微匀粉嫩,蛾眉淡扫春山;雅淡有天然之态,轻盈真物外之仙;更兼裙下一对金莲窄窄,瘦小堪怜;正凝眸,觉幽香暗度,几疑是仙子落凡间。
    这周全与宇轩相似,平时难得如此近看女人,此一番相见,便觉甚为清爽,特别是见了娟子裙下一对小脚儿,裹得甚是脱俗超凡,更觉妙趣非常。对宇轩道:“令妹一定是住在蜀中。”宇轩不解,问道:“你说的是‘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先锋’的‘蜀中’?”周全呵呵笑道:“岂不闻,常言道:‘书中自有颜如玉’?是以见问。”宇轩也笑道:“原来如此,这么说,令妹字品章,一定有称量天下士之才了。”品子忙插话道:“品章,原只是品味文章,自得其乐之意,岂有他哉?何敢称量天下士?”周全也道:“初次见面,开个小小玩笑而已,幸勿见怪!”四人你一句、我一句说得火热起来。且看下回。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7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