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五方镇】0066 石泉 著 (版权所有 不得复制、转贴) 第十七回  刚柔相济施缠得趣 姊妹同心共议从良(二)     光阴荏苒,不觉已是七个春秋过去。时当盛夏,品子和娟子已在本县读完初中,──通常读小学需要六年,初中要三年时间,缘何品子七年之中就把这些全读完了?原来品子本是颖悟之人,平日里又多承母亲多方点拨,学得就比常人快得多了,故而小学就从三年级开始读起。那娟子比品子大一岁,也是聪颖过人,在就读间也跳了一级,故而二人同年毕业,这也是聪明人必然之事,不必细表──因天气炎热,拿个小凳子坐在院中,取了个鞋片来绣,一边与母亲说话。周母则拿一块细布包那木头弓底,预备做一双木底弓鞋。
    品子看看母亲做的鞋底,道:“我看娘平日里很少穿弓底的,怎么做起弓底来了?”周母道:“因穿弓底走着累人,所以很少穿它,还是穿软底鞋便当些。但平日里也要准备两双像样的弓鞋,好出来见客人,软底鞋到底不如弓底鞋庄重。”品子道:“这倒也是。”周母看了看品子,长发垂髫,一头浓密的乌发梳成一条亮油油的大辫子,身上穿一件湖蓝布裹肚,系一条黑布裙,一副女学生的打扮,裙下衬着一对尖翘翘、窄棱棱的小脚儿,穿一双黑布面弓鞋,鞋上没有绣花,显得十分淡雅,人也出落得越发标致,已经长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周母看着甚是喜欢,道:“看你就喜欢绣鞋,做得倒是越来越精巧了!告诉你一句,你爹同你哥哥就要回来了,前几年我把你要自己缠足的事跟你爹说了,你爹很是不快,信中几番对我说,要你赶快把脚放了。如今你爹要回来了,看你如何是好?还是赶紧把脚放了罢!做这绣片有何用?还是赶快丢过一边,做一双大大的鞋子穿上才是。”说罢,便呵呵地笑了起来。品子听了,先是一愣,继而一想,道:“我缠足已经这么多年了,为什么放足的话从不曾提起?等到木已成舟,小脚都裹成了才说放足?可见不是实情。”再看母亲,越发笑得前仰后合。品子也笑道:“娘哄我哩!我想爹也不会说出那样不近人情的话来。缠足本出自愿,若要放足,也须自愿才是。想当初,爹和娘结婚之时,并不曾要娘放足,可见爹还是尊从个人意愿的。”周母诧异道:“我与你爹结婚时的事你怎么会知道?”品子道:“小时候,经常听你们说些悄悄话,看我不过是个小孩子,也不避我,以为小孩子家既听不懂,也记不住。岂不知我当时虽听不懂,却记下了一些,及到后来渐渐长大,方知其中奥妙。”周母听了,笑道:“真是个精灵鬼!以后我们说话可得有个防头,不争都被你听了去。”品子道:“我看说的都是些入情入理的家常话,有什么要避人的?或许你们另外又说了些体己的悄悄话,我可不曾听到过。”周母道:“都这大年纪了,有什么体己话?还不是些家长里短,琐碎之事,小孩子听了未必有什么好处,所以才不要你们听。”品子道:“这也罢了,还是言归正传罢,我爹他们哪天到家?”周母道:“信上说,你爹他们昨天动身,晚上要在中途歇一宿,预计今天到家,上午不到,下午是必要到的了。”品子道:“既如此,也该好好准备,为爹和哥哥接风。”周母道:“我都吩咐柳嫂准备去了,现在是专候你爹他们到来。”品子听了,道:“我也换件衣服,方显得庄重些。”说毕,进屋穿出件湖蓝布绣花镶边的上衣出来。依旧绣那鞋片,与母亲等父亲和哥哥到来。
    到了中午,还不见有人来,周母遂与品子进屋吃午饭。品子道:“我裹脚的事,你与爹说了后,爹是何反应?”周母道:“还不是说,既然村里人都裹脚,入乡随俗,原是难免之事,只是不要把脚裹得太小,以致走不了路,造成一生的累赘。”品子道:“我有娘传授的冯家脚裹法,不但不会走不了路,而且还能奔跑如飞。只是裹了脚后,轻易不得大步急驰,更不能奔跑如飞,而是要轻抬慢放,稳重端庄,才是女人本份。”周母道:“这就对了。从前看到书上有‘走路便捷失小脚体’的话,就时常疑惑:女人裹了脚,仍能行走便捷,不是求之不得的事么?为什么反说是‘失小脚体’?后来再三寻味,方知其中道理。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7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