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五方镇】0060 石泉 著 (版权所有 不得复制、转贴) 第十五回  乔模乔样真乃模样 亦鞋亦杯方是鞋杯(五) 至于女子缠足,虽说苦些,到底衣食无忧,更不会有性命之虞。两相比较,就知道做男人更不容易了。若要把男人的脚也裹起来,走不得路,干不得事,挣不了财富,如何养家糊口?男人挣不来钱,又有谁来供养你们?所以说,世人既分男女,就要各司其职,说到底,做男做女都不容易,要互相体谅、互相帮衬才是。”
    馨儿听了袁由如此一番话,细细思量,似觉言之有理,便低头不语,只顾看着自己的一双小脚儿发呆,一副爽然若失状。袁由暗想:初次相交,不可过分计较琐事的是非曲直,还当以温存为主,乃又换个口气道:“听你刚才说话的语气,像是缠足受了很大的委屈,是不是?一定挨过许多打罢?”馨儿道:“开始缠足因疼痛难忍,总想松一松,希求片刻的缓解,为此没少挨板子,这倒还平常,最难堪的是因压石板难熬,去掉石板歇息一会儿,就挨了一顿鞭子,打得背上肿起好几道血印子,痛得不能平臥,只能趴着睡,过了半个多月方才痊愈,还被当众捆了一绳子,教人脸面全无,真真晦气到家了!”袁由听了,也不禁扼腕叹息:“这样玉一般的人儿,细皮嫩肉的,如何经得起鞭打?妈妈调教也未免太狠了些,如何就下得了手!──让我看看有伤疤没有?”说罢,就要把馨儿衣服揭开来看。馨儿将袁由的手推开道:“又来了,大天白日的,动手动脚,成何体统?”袁由笑道:“不是说,‘一日夫妻百日恩’么?我缘何就看不得?我与你现在虽只是做的一夜的夫妻,说不定以后还会做长久夫妻呢。”馨儿道:“此话当真?我们门户人家出身,哪有那个福分。”袁由道:“我说做得就做得,这就要看以后的缘份了。”馨儿拗他不过,只得让他揭开衣服看伤痕。袁由看了道:“还好,白净净的身子,没留下一些儿疤,不然,玉一般的人儿,背上留下几个疤痕,就大煞风景了。”袁由看完了,还要解去馨儿的脚带,想看那一丝不挂的、光溜溜的小脚儿。馨儿更是不许,道:“这么腌臜的东西,看它作甚!”袁由免不得说些甜甜的话儿求她,可馨儿就是不允。
    袁由暗忖:若要这般,惟有用计诱她了。遂不再说看小脚儿的事,转说些别的话来凑趣。稍后,便笑嘻嘻地对馨儿道:“我带来了一件好东西,要不要看?”馨儿道:“什么好东西?自然要看。”袁由不慌不忙,从袖里拿出一个小小的包裹,打开一看,像是一对银制的弓鞋,鞋帮上镌刻着两只凤凰,做工颇为精细。袁由道:“你的脚多大?看看穿不穿得上?”馨儿道:“我的脚是三寸三分。”袁由道:“这就好了,这鞋是三寸四分,正好合适。”馨儿道:“我的脚是三寸三分,怎的穿三寸四分的鞋反倒合适了?”袁由道:“你有所不知,你平时穿的是布质绣鞋,可以拉伸的,比鞋大一两分或两三分的脚也能穿得进。而我这鞋是金属质地,一丝一毫也拉伸不得,比鞋大的脚无论如何也穿不进的,只有比它小的脚才能穿得进。”馨儿道:“原来如此。”遂脱了绣鞋,穿上这双银质弓鞋,觉得略紧些,但尚能合脚。只是鞋底太硬,一时间还掌握不好平衡,有些东倒西歪,站立不稳,袁由连忙将馨儿扶住,不使倾跌,问:“如何?”馨儿道:“感觉甚好。”扶着袁由走了几步,听着脚底槖槖作响,甚觉有趣。袁由道:“穿此鞋行走,要缓抬轻放,须得落地无声,才算得高妙。”馨儿道:“这样硬的弓鞋,又是走在木板上,又要不出声,怕是做不到。”袁由道:“这就要看平时的修练了,只要有心,没有做不到的。”馨儿把银鞋脱下来,换上自己的绣鞋,又细细端详这双银鞋道:“还是绣鞋得劲,穿这银鞋怎么就用不上力?”又道:“这鞋是银的罢?怕要用很多银子吧?”袁由道:“银的太软,怕走不了几步就会踏烂了。这是白铜的,外面镀了银,又硬又光亮,原是做鞋杯卖的,当然也能做鞋穿。要一两银子一只呢。”馨儿不觉失声道:“我的娘!一双鞋就要二两银子,我们如何穿得起?”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7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