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五方镇】0059 石泉 著 (版权所有 不得复制、转贴) 第十五回  乔模乔样真乃模样 亦鞋亦杯方是鞋杯(四) 原来年轻女子的小脚儿与老妪的小脚儿是不同的:老妇由于年老力衰,再加上脚带紧束,双足日见羸弱,越来越像一对枯骨;而年轻女子则由于稟赋佳良,气血充盈,既便紧束双弯,也依然是“春色满园关不住”,所以往往是骨肉停匀,有骨有肉,生气勃勃,瘦削中总要带几分丰腴,虽经缠足,也是一双粉嫩的小脚儿,就如平素所说的“像一把水葱一样,揑得出水来”,自然与老妪干瘪的小脚不同。袁由也是勾栏中之常客,自然精于此道。一见小脚儿有如此的丰腴态,便知不是老妪了。
    到得客房中时,见客房已是收拾一新,床上挂起大红帐子,床内放的是崭新的被褥,大红喜字挂在正中,一对银烛高悬,把屋内照得通红,与寻常百姓家的洞房一般无二。袁由暗忖道:这老虔婆倒会安排,房间摆设得竟像真的洞房一般。看仆妇拿着喜秤在一旁伺候,就要接过喜秤揭新人盖头。仆妇且不给他喜秤,道:“刚才主人说了,要新郎猜出新人是谁方可揭盖头,若猜得中,新人向官人敬酒三杯;若猜不中,罚酒三杯。”袁由道:“这还不容易,新人是馨儿,还会有错么?”那仆妇笑道“大官人好记性,果然猜得不错!贺大官人有此艳福,度此美景良宵!”说毕,递过喜秤,退去了。
    这边,袁由边揭盖头边说道:“鬼精灵的小美人儿!这回看你还跑到哪里去!”待揭去盖头一看,果然是馨儿,兀自低首含羞不语。袁由笑道:“都是老相识了,还妆什么新?把这旧套蠲了罢!”馨儿遂笑道:“就你会嚼舌头,还是少说几句罢,小心有人在外边听声!”一句话提醒了袁由:“我只顾着高兴,竟忘了‘螳螂扑蝉,黄雀在后’!不管门外是否有耳,倒是不得不防。”见馨儿一双小脚儿还被红绳缚着,遂为馨儿解去红绳,道:“好一双小脚儿!像一对小粽子!香喷喷,嫩滋滋!让人总是看不够!让我再揑一回,看看攥得出水来不?”遂不由分说,复将两只小脚儿捉在手中,一手一只,不停地用力揑弄,把馨儿揑得疼痛难当,用手推袁由道:“刚刚缠的脚带,原本就裹得很紧,再经你这狠命的一揑,骨头都要揑酥了。求求你手下留情,饶了我罢。”袁由正揑得高兴,哪肯放手,道:“你须自称‘奴家’,叫我一声‘夫君’,我就放开手。”馨儿没奈何,只得低低的叫了一声“夫君,饶了奴家罢!”袁由听后大喜,也揑得累了,这才顺势将馨儿的两只小脚儿放开。
    袁由道:“我平生最喜欢的就是小脚儿了,我见过的小脚儿虽说没有千双万双,也总有数十百双了,虽说是环肥燕瘦,各尽其妙,但总不如你们姊妹的小脚儿有神韵,既周正,又瘦销,五对小脚儿都裹得一模一样,竟像是一个人的一样,不知是怎样裹来?”馨儿道:“就为了这双脚,可受了大罪了,先是每日紧裹,这倒也罢了,好不容易到了快裹成时,谁知又来了个李婆子,说裹得不周正,要压石板,害得我们姊妹们压了半年多的石板,每天如同受拶刑一般,你说难熬不难熬?”袁由道:“诚然是难熬,不过,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没有当初的狠缠严裹,哪来的今日这般风光,是不是?”馨儿道:“你们男人站着说话不腰疼,哪里知道我们女子缠足的艰难?须知是历经十载缠束苦,方得一对小金莲。什么时候立个规矩,让你们男人也裹上几天,哪怕裹上三两个月也好,等裹到十趾溃烂,鲜血淋漓时候,再把脚放开来,逼令你们出去行走,不肯走时,就拿鞭子往身上没头没脑地狠抽,那时才会知道三寸金莲来之不易,方懂得怜香惜玉,尤其是对这双不知用多少泪珠换来的小脚儿,更要深怜痛惜。”
    袁由听了,不觉笑道:“此话貌似有理,可到底偏激些。要知道男人也有男人的苦。譬如上战场,就顾不得是死是活,也要向前冲了;再有,为了养家糊口,出外谋生,谈何容易!要说忍饥挨饿、受苦受累,且都不算,夜行要防狼虫虎豹,走小路又怕遇上强盗,至于病死他乡,饿死沟壑,又不知有多少!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7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