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五方镇】0056 石泉 著 (版权所有 不得复制、转贴) 第十五回  乔模乔样真乃模样 亦鞋亦杯方是鞋杯(一)     且说袁由用红绳缚住了一对小脚儿,心想选定的一定是个绝色,等布幔拉开,见是紫环、翠环拥着一个蒙着盖头的丽人,那馨儿扮作媒婆模样,手中拿着一块帕子,向袁由道:“袁大官人,快扶新人入洞房罢。”一边说,一边笑个不住。袁由心下疑惑,道:“且让新人过来,让我揭了盖头看看。”馨儿笑道:“新人哪里走得动,一双小脚儿都被你缚住了,你把她抱到洞房去瞧个仔细罢。”说罢又笑。接着,莺、燕也出来了,莺、燕、紫、翠等四人也都忍俊不禁。袁由越发疑惑,走上前去,将新人盖头揭了一看,哪里是什么丽人,乃是一个头发半白的老妪,看上去有五十多岁,袁由顿时惊得目瞪口呆,半晌无言。这老妪原来是刘大脚雇来做饭的郭婆子,被馨儿叫来乔装成新人,以此戏耍袁由一回。这郭婆子也是个寡妇,又没儿没女,生活过得很是艰难,刚刚到了五十岁上,头发已有一半都花白了,但却做得一手好菜,所以被刘大脚雇来做饭。刘大脚见状也笑了,道:“这又是馨儿在捣鬼罢?”这郭婆子脚裹得比馨儿等人还要小,所以被馨儿妆扮成年轻姑娘,穿的是馨儿的绣鞋,因此哄得大家一笑。
    刘大脚见客人甚是狼狈,忙喝住馨儿,道:“还不撤下去,闹得越来越不像话了!”馨儿犹自笑个不止。还是莺儿上前,将那人脚上红绳去了,这才退下。待那妇人走后,五人复又上来,笑着给客人福了一福,馨儿笑道:“袁大官人,刚才多有冒犯,开了个小小的玩笑,莫怪莫怪!”算是赔个不是,客人也只得一笑而罢。刘大脚又道:“都是馨儿,把客人的意兴起搅散了,如今就要她来赔。”馨儿道:“不知这‘高兴’是怎么个赔法,我且说个打油诗逗大家一笑罢。”说罢,随口吟道──        顾头不顾脚,只怕把个半截观音找。
            顾脚不顾头,挑来挑去挑个老芋(妪)头。
    馨儿刚刚说完,众人又大笑开来。刘大脚也笑了,道:“偏这小妮子花样多!”又道:“既然她把今天该谁作东道的事搅了,就让她赔个东道罢。”馨儿道:“是妈妈请来的贵客,理应妈妈做东道,我们只是作陪,逗客人笑笑,就错了该罚么?”袁由接过来道:“这东道原是该我做的,今天就算没有这婆子插进来,我也是猜不中的,因为五双小脚儿裹得一模一样,大小肥瘦也都相同,竟像是一个模子铸出来的。听说这五双小脚儿是出自一人之手,但我总不明白,小脚儿都是肉长的,哪能像泥巴一样,说揑成什么样就揑成什么样,由此可知这缠足婆子手段必是非同一般。五双小脚儿穿的又是一样的绣鞋,谁能辩认得出?这也算是天下奇观了,我看任是谁也无法猜出的。还是我作东道,来个皆大欢喜罢。”说毕,从袖里掏出两块大洋,放到桌上,道:“这个够的吧?”刘大脚连忙把钱放回袁由手中,道:“哪能让大官人再破费呢?我刚才是说着玩的,这东道自然是要我做的。姑娘们在这里陪客人,我去看看,酒菜马上就到。”说罢去了。
    不大功夫,酒菜均已齐备。馨儿道:“我们行个酒令才有趣。”袁由道:“如此最好。”那紫环、翠环道:“我们不会做诗,酒令我们就免了罢。”馨儿道:“酒令就是要大家一起玩,这才显得热闹有趣。你们若不参加,岂不煞风景?”莺儿道:“我看不如这样,酒令还是要行的,但遇上难说的,就由袁大官人说;馨儿也是个能的,能者多劳,就多说两句,这样如何?”众人道:“这个主意好!”莺儿接着道:“既如此,开头、结尾这两句,就由馨儿说;第四、第六句是要对仗的,就由袁大官人说;剩下来的,我们四人按次序往下说,这样总该可以的罢?”那燕儿及紫环、翠环道:“如此最是合理。”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