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五方镇】0045

石泉 著

(版权所有 不得复制、转贴)

第十二回  敏馨儿遭打识根源 刘氏妇细说赛脚会 (三)

    李氏道:“你这双脚,才只裹到一半。脚巴骨尚未裹倒,但却把脚巴骨裹得立起来了,像是有个东西把脚给

支起来了,故而脚背甚厚;这样一来,每走一步,脚巴骨就刺一下足底的肉,故而甚是疼痛,走路只能缓慢延捱

,反不如裹成的小脚便捷。”刘大脚道:“真是神得很!果然如你所说,一些不差。想你既知病根,必有治法,

且说说怎么矫治才好。”李氏沉吟了片刻,对刘大脚道:“治法自然是有的,只是怕你忍痛不起。”刘大脚道:

“哪会有忍痛不起的事,不是常听得人说,‘只有享不了的福,没有受不了的罪’么?我看世上最难忍受之罪,

莫过于拶刑了,若有哪个妇人不幸作了犯妇,给她上拶刑时,用拶具把十指紧紧夹定,哪管她受得了受不了,只

要拶绳一收,不怕不拶她个魂飞魄散,都道是人世间的非刑,没哪个能受得了,但到了无可奈何之时,还是不受

不了也得受?妇人缠足,也是这般,或更有甚于拶刑者。施缠之时,只以尖弯瘦小为务,至于痛苦与否,则无人

顾及;受缠者也只有含泪强忍,苦捱苦熬。只道是妇人命舛,在劫难逃,但非经此劫,无以成佳人;不经磨难,

难以成绝色。但凡有些姿色的妇人,必不会因为怕痛而耽误了缠足,纵使受多大罪也心甘情愿。你说是不是这个

道理?”李氏道:“话说得轻巧,只怕到时罪难受。”刘大脚奋然道:“只因平日里动不动就听得人背后叫我刘

大脚,更有那些孟浪之辈,竟敢当面叫我刘大脚,我实在气不过,然又没奈何。总想着有朝一日若谁有办法能把

双足缠小,那就是脱胎换骨,再世为人,纵使受多大的罪也不退缩。后来见大馒头的脚也被你矫治好了,就想到

我这双不尴不尬的脚或许也还有救,故尔生出请你矫治的念头。若有手段务必施展出来,不用管我受得了受不了

。”
    李氏听刘大脚这一番言语,暗想道:想必是刘大脚受不得众人日复一日的讥诮,才下了这么大的决心,不免

要替她矫治一回。遂道:“难得刘妈妈有如此决心,我不妨把矫治的方法说与你听。因你已是中年妇人,脚骨已

变硬,光靠裹是不济事的,须用石碾在脚上轧过一遭,把外脚巴骨碾压下去,之后再用脚布裹,就能把脚裹瘦了

。脚一裹瘦,看上去就小了许多,再一扳弓,脚就会更小了。”刘大脚惊诧道:“人的脚在石碾上轧过一遭,不

成了肉饼?”李氏道:“自然不会,在轧之前,先用硬木把脚的前后左右都护住,石碾从脚外侧轧过,而且只能

轧下去七、八分,也就是刚好把外脚巴骨轧下去,脚的其它部位并不会受半点损伤,所以不必多虑。”刘大脚道

:“虽是这样说,可一听说要用石碾轧,到底叫人心生恐惧。有没有斯文一些的办法,听得人说,有一种软骨药

,用上后就能把脚裹小?”李氏道:“软骨药之说,最是听不得的。你看谁用了软骨药把脚裹小了?那不过是奸

商编钱、蛊惑人的说法罢了。世上若真有软骨药,还用得着从小就脚布严裹、含辛茹苦,以至于步履维艰、眼泪

一缸么?也就是说,若是真有软骨药,就不必小小年纪受许多罪去裹脚,等长大了,何时想裹,何时用上软骨药

不就成了?再有,若真的有软骨药,把脚骨弄软了,也怕是‘缚虎容易纵虎难’,等到把脚裹好了,必须让脚骨

再硬起来才能走路。然而世上哪有那么如意的事,只怕是变软难,变硬也难。到头来还不是落得个脚软站立不得

,走不成路,真的就成了废人了。”刘大脚道:“照你所说,若要脚小,就必得用石碾碾轧,没有别的办法了?

”李氏道:“以你的情形来看,只此一途,别无他法。”刘大脚道:“罢,罢!也不知我前世作了什么孽,今生

要受这个罪,既然逃不脱,也只有咬紧牙关硬捱了。”李氏暗想道:“什么前世作孽,就凭作老鸨子这一条就该

下地狱,你这是现世现报!”然而这话当面是说不得的,于是换一付笑脸对刘大脚道:“想好了么?这可不是当

耍的。”刘大脚道:“这有什么想不好的。不过眼前还有件要紧的事要做,等把这事做完了,再说我这双脚。”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