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五方镇】0044 石泉 著 (版权所有 不得复制、转贴) 第十二回  敏馨儿遭打识根源 刘氏妇细说赛脚会 (二)     岂不知说者无心,却不料窗外有耳。你道是谁?原来就是馨儿。那馨儿自从挨打后,见众人对她甚是关切,回想自己平时盛气凌人,也觉惭愧。晚上一个人在床上躺着甚是无聊,遂起来想与莺儿等人说话,叙叙友情。知道平时众人都在莺儿处闲聊,所以前往东厢房来。因馨儿穿了双软底弓鞋,走路甚是轻巧,快到门口时,也没人发觉,听得众人正在谈论自己身世,不由得停住了脚步,听莺儿所讲,觉得甚是有理。暗忖:原来如此。遂不进莺儿房内,悄悄退回自己房中。细思:莺儿说得句句有理,若把这话去问刘大脚,她必不肯说实情,反暴露自己知晓隐情,不如得过且过装糊涂,等以后有机会时再作道理,故而也把此事隐忍下来。自此后,馨儿待莺、燕、紫、翠等人较以往亲热了许多,众人不知何故,但对馨儿的变化自是皆大欢喜。
    自此后,众人皆知刘大脚厉害,此后再压石板,因惧怕毒打,不敢再有丝毫违拗,故而李氏再来与她们紧缠、压石板,众人无不横下一条心苦苦忍耐,再无他言。因此李氏的矫治很是顺利,不出半年功夫,把五双小脚收拾得甚是周正平整,又兼香软柔嫩,光滑如玉,尖尖瘦瘦如十支新笋。若是握在手中,端的是勾魂摄魄,妙不可言。就是刘大脚见了,也不免心生艳羡,暗忖:“不想李氏竟有如此手段,五个人竟像是换了一双脚。而且,眼见得大馒头这双脚也让她收拾好了,想必也能收拾好我这双脚。倘若真能如此,必令自己身价倍增,再续风流梦当属不难,也不枉来人世上一回。”遂生出矫治自己这双大脚的念头。
    一天下午,李氏做完与众人收拾小脚的功课,刘大脚备了一桌酒席款待李氏,把李氏让进自己房中,说了些感谢的客套话。李氏不免也谦逊了一回。刘大脚遂言归正题道:“李嫂矫治小脚,果然是出手不凡,五个雏儿都像是换了一双小脚一样,端的难得。我也不怕你笑话,因幼失怙恃,无人为我料理这双脚,故而裹得不尴不尬,时时被人见笑,每想至此,甚是不自在。你既有此好手段,索性一客不烦二主,我是想让你看看,我这双脚还有救没有?”李氏暗想:“怪不得今天刘大脚如此殷勤,原来是有求于我,少不得我也要还个人情与她。”遂回答道:“有没有救还不好说,须要把裹脚布去了,让我细细察看一番才能知晓。”刘大脚道:“这么腌臜的东西,如何敢露出来现丑?”李氏道:“刘妈妈不必客气,我们做的乃是为人裹脚的行当,哪里会忌讳这些。再说,若不察看仔细,不知就里,也就无从下手矫治。”刘大脚道:“既如此,也不宜在酒席这里看,请跟我到另一间房中看罢。”遂引李氏到另一间房中,把脚布尽皆去了,其实并无臭味,你道为何?大抵妇人要把脚拿与人看,是必事先仔细洗过,方不致臭气熏天、引人作呕。而且洗过之后,常常又涂上些兰麝之类的香料,去除异味,使人不心生厌恶,方能仔细察看、好生整治。此不过是闺中常套罢了。李氏看这双脚时,大约有五寸余长,而却宽近两寸,四趾虽已裹倒,但脚面却甚宽阔,也甚为蠢厚,原来是因小时候裹脚怕疼,外脚巴骨只裹得一半下去,并没有踩倒,故而裹成了这种不尴不尬的样子。人们叫她刘大脚,还算是客气,若遇上说话没遮拦的,叫她一声“烂蹄子”,恐也不为过。李氏暗想:这哪里像妇人的脚,分明是欠打,若是像打馨儿那样,狠狠抽上她几十鞭子,不怕她不尊约束、不肯就范,哪至于把脚裹成这样。但又不宜明说,遂笑对刘大脚道:“这脚的情形,我已看明白了,把脚裹上说话罢。”刘大脚道:“把手洗了,回那边去,边吃边谈罢。”遂教佣妇端了水来,李氏把手洗过,与刘大脚仍回酒席间。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