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五方镇】0043 石泉 著 (版权所有 不得复制、转贴) 第十二回  敏馨儿遭打识根源 刘氏妇细说赛脚会 (一)     却说李氏掐着钟点,看众人压石板的时间已然够了,就前去检视,却见馨儿被打得鲜血淋漓,不禁摇头,对刘大脚道:“我看今天上午脚都压得可以,不必再压了,下午再来。”遂与刘大脚仍回前厅。李氏道:“我没成想你竟会把人打成这样,浑身鲜血淋漓的,也不好看。”刘大脚道:“今天的事,你也看到了,自己的女儿都辖治不住,如何拘管他人?故而要煞煞她这桀骜不驯的脾气,下手不免重了些。”李氏道:“这压石板,说得不好就如同受刑一般。岂不知妇人缠足有三关:即压石板、夹竹片、裹碎瓷。恐怕哪一关都胜过上拶刑,委实是疼痛难当,耐性多强的人也难熬过。你若不信,把自己的脚压上石板试试就知道了。这小脚一旦压上石板,就如同上了重刑,进了鬼门关,任你是再结实的人也要掉三层皮,故而须要在小女子健康无病之时方才做得。像你今天把人打成这样,再给她紧裹、压石板,不压出病来才怪。从稳妥计,还是让她们休息几日为好,我十天后再来。”说毕竟去了。刘大脚也深悔做事孟浪,送李氏回去后,自己不免叹息一回。
    这边莺儿等人听说有几天不再压石板了,不禁皆大欢喜。待刘大脚及李氏走后,齐来看馨儿的鞭伤,莺儿道:“妈妈今天委实打得狠了些,现在还疼不疼?”馨儿道:“背上像被烧红的烙铁烙了几道,又烧又痛,碰不得。”众人靠近一看,背上的血都透出到衣裳上,果然打得重了。莺儿道:“回屋好好休息罢。”遂扶着馨儿进了内室,帮馨儿侧身躺下,各自散去无话。
    且说这宜春院里数馨儿年龄最长,也只得十六岁;莺儿、燕儿小馨儿一岁,都是十五岁,莺儿比燕儿大一个月;紫环、翠环都是十四岁,紫环大翠环两个月。因馨儿是刘大脚的女儿,故而比众人娇惯些,衣裳首饰也比旁人多,但因馨儿已长成,能接客;莺儿、燕儿虽也能接客,但客人来得少;紫环、翠环年纪尚稚,乃在调教之中。平日里馨儿心气高傲,对众人颐指气使,众人皆有不忿之意,但又无可奈何。今日见馨儿遭此意外毒打,到底是兔死狐悲,物伤其类,遂各自生出一片怜悯之心,把素日里的成见都看淡了。
    这日晚饭后,因无事可做,遂各自歇息。紫环、翠环平日里与莺儿、燕儿甚是说得来,今晚遂又到莺儿、燕儿住所聊天解闷。翠环道:“今天馨儿挨了打,却换得几天的休息,也算没白挨打。”燕儿道:“这不过是把压石板的事往后拖延了几天而已。所谓躲过了初一,躲不了十五,到时还不是一样要压石板,该受的罪一点也不能少。”紫环道:“还是得轻松时且轻松,以后受不受罪那里管得?”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正说得热闹,却见莺儿并不搭言,凝神若有所思,紫环遂问道:“莺儿姐姐,你在想什么?”莺儿道:“因想起今天上午馨儿所说是不是亲娘的话,细想起来,倒像是有什么蹊蹻在里面,故而在细细思量。”众人道:“有什么蹊蹻,也说与我们听听。”莺儿遂道:“据馨儿所讲,她娘原是在院中接客的,到三十岁时,因年老色衰,被鸨母撵了出来,嫁与冯亭,生了馨儿。我觉得这里面有两个可疑之处:一是说她母亲三十岁嫁人,可现在才只三十五岁,如果馨儿是她所生,现在也不过四五岁才对,如何却是十六岁?再有,你们看馨儿的长相,那鼻子、那眼、那嘴,那脸,哪一点与她母亲相像?我看没有一点相像处。”众人一想,恍然大悟道:“是了,是了!莺儿姐说得果然有理。”莺儿接着说道:“这么看来,馨儿不是买来的、捡来的,就是骗来的,反正不是她生的。”燕儿道:“今天上午见馨儿受此毒打,我也对馨儿是不是亲娘生了疑惑,经莺儿姐姐这么一说,果然其中有大有蹊跷。这么说来,馨儿竟是和我们一样的苦孩子了。所不同的,是我们都知道自己的身世,而馨儿却一直蒙在鼓里。”莺儿道:“大家说话小声些,不要被馨儿听到了!若被她知道了,还不知她会怎么伤心呢,还是暂且不要说破,只当没有这事,等以后合适的时候再说与馨儿为好。”众人答应,遂将此事放过一边,又闲聊些别的话。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