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五方镇】0042 石泉 著 (版权所有 不得复制、转贴) 第十一回  小妇人细说三境界 求佳品还需再造功(四) 馨儿道:“我比你们先压,压了这一会儿,都不知道这脚是不是自己的了,真是片刻也难捱,思量把压的砖去了,松快一下才好。”莺儿道:“这可使不得,妈妈知道了,还不打你个半死!”馨儿道:“打个半死也比石板压着双足受罪强,哪里顾得了那许多。”于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竟把压在脚上的砖和木板尽皆去了,双足已经是又麻又胀又痛,乃不住地用手来揉搓。莺儿等人见馨儿如此,都惊得说不出话来。馨儿自恃刘大脚是她亲娘,所以敢做敢为,料想亲娘也不能把她怎么样。谁知这时却惊动了一个人,你道是谁?就是在门外伺候、听召唤的仆妇王婆子。原来院内东、西厢房和后正房都各有一个婆子伺候,分别是吴婆子、石婆子和王婆子,用来应筹杂役等一应事务,并兼做刘大脚的眼线,如遇要事要及时报知刘大脚定夺。如今王婆子见馨儿如此胆大妄为,赶忙跑到前厅报与刘大脚知道。刘大脚听了登时大怒,吩咐一个叫翠儿的丫环伺候李氏吃茶,自已则取了鞭子,并命王婆子拿了绳子到后边侍候。进得后房正厅时,见馨儿把砖和木板丢过一边,尚自不停的在按摩双足,不防刘大脚闯进门去,朝馨儿身上没头没脑狠狠抽了几鞭,骂道:“不长进的东西!我花了钱请人给你们收拾脚,你却这样不知尊重,今天非打死你不可!”馨儿从未见自己的娘对自己发这么大的脾气,吓得不敢作声。须知当时乃是仲夏时节,众人穿得甚是单薄,刘大脚这鞭子乃是牛皮绳编成,一鞭子下去,就如同刀割一般,几鞭子下去,就等于在细嫩的皮肉上划了好几刀。刘大脚这样一闹,惊得门外的吴婆子、石婆子都进来看究竟。吴婆子、王婆子上前劝道:“刘妈妈,这可使不得!馨儿因小脚被紧裹重压,实在忍受不住,才想放松一下,还请多多体谅才是。你看馨儿长得细皮嫩肉的,哪里经得住你这么一抽,万一打坏了,如何接客?还是生意要紧。”刘大脚经王婆这么一劝,也觉得打得重了些,顺势丢了鞭子,喝教:“将这小贱人绑了!”王婆不敢违拗,遂将馨儿背剪绑了。刘大脚又大喝道:道:“将这小贱人捆紧些,不要被她挣脱了又来放脚!”王婆只得用些力,将馨紧紧捆了。刘大脚又叫:“把砖再给她压上,看她还敢不敢松动一下!”刘大脚这一发威,吓得莺儿等人面如土色,大气都不敢出一下,哪里还敢作声。经吴婆等人不住的劝解,刘大脚的怒气才渐渐平息。捆在一边的馨儿,又被重新压上木板和砖,更加动弹不得,可在人前受此大辱,还是头一遭,心中甚是不不忿,小声嘟囔道:“还说是亲娘哩,世上有这样的亲娘么!”不防又被刘大脚听到了,刘大脚对馨儿发狠道:“你也不打听打听,裹脚时哪有亲娘?统都是后娘!等裹好了脚再说亲娘!如今就是让你尝尝后娘的厉害!”又对王婆等人道:“你们都给我看好这个小贱人,看她还耍什么花样,及时报与我知道,如有违逆,定然不饶!”说毕恨恨而去。
    刘大脚去后,这里王婆赶忙给馨儿松绑,一边解绳子,一边对吴婆、石婆道:“看姑娘身上被打得几道血印子,血都渗到衣裳外面来了,还不快去拿些药来给姑娘敷上!”吴妈遂急忙取来跌打损伤的药递给王婆,王婆把药轻轻敷上,边敷边道:“我的小祖宗,你以后就安份些罢!你看今天,饶挨了打,还捆了一绳子,这是何苦来!女儿家唯有裹脚的事,最是违逆不得的,裹脚再疼也得忍,忍不了也得忍,要想不受这个罪,除非来世做个男人。这也不知是前世作了什么孽,托生为女人受这个罪,姑娘你就认命罢,做女人都是这样过来的。你也不要记恨你娘,她也是为了你好。脚裹得好看了在人前才有脸面。再说,谁没为裹脚挨过打?我小时候因偷拆脚布,被我娘用手腕粗的笤帚疙瘩重重打了几十下,打得我三天起不来床。最后还不是也得顺从,把脚裹小了?”馨儿听了,默然无语。吴婆、石婆也上前劝慰了几句,方才散去。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