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外传(03)  作者:一清居士
 
第 二 回 西门庆生子加官 众丫鬟厅前争艳(一) 词曰: 醉生梦死竟何如?白马悍奴冯子都。不期竟拜执金吾。
侵幕露桃初结子,生花莲步储金屋。此时何得识荣枯!     话说徐图在街上转了一回,正要进酒店时,忽听有人喊他,回头看时,那人似曾相识却又不甚了了,遂一边陪笑,一边细细打量。那人见此光景,已知就里,忙道:“大官人真是贵人多忘事,今日发迹,就忘记了故乡人不成?”徐图这才想起,这人正是当年贩药材的同乡人赖成。那年因做生意折了本钱,偏又遇上患病,以至淹留他乡,回家不得,露宿清河县街头,那时节,正当来旺儿到生药铺料理生意,不期遇见,问明情况,方知是故乡人,不由得生出一片恻隐之心,助他银两还乡。这赖成无端受人大恩,自是深铭不忘。这一二年,因折了本钱,只做得些小生意糊口而已。近日见徐图在大街上每日闲逛,好像是当年的恩人来旺儿,但因来旺儿时来运转,衣冠变易,已与昔日大不相同,况又见人称他徐大官人,故尔不敢轻易上前招呼。因自忖道:来旺儿家乡本是徐州城北徐村人,自然姓徐了,只是不知缘何发迹了,细察他每日在城中只是打听生药行市及房屋行情,便知徐图有些来历,于是暗想:莫如与他做一路,或许有出头之日也说不定。主意已定,方上前与徐图招呼。这徐图认出赖成之后,连忙作揖道:“赖兄幸会!不期在这里遇见!如今在哪里发财?”赖成道:“当年多亏恩兄助资,方免冻死沟壑,回乡后,因没了本钱,只做得些小生意度日,那得发财处?”徐图道:“此处说话,多有不便,且到里间酌饮细谈。”遂与赖成一同进了酒店,少顷,叫了酒菜,赖成道:“恩兄何得发迹?实是羡煞小弟了!”徐图道:“一言难尽!”遂将西门庆要图他老婆,诬他贪污主家银两、被逐出清河县等事一一道来,后又道:“幸亏这里的县令知我冤枉,并不为难我,故此落得个自由身,且朋友处一向存得些银两,方不至狼狈。今后作何打算,尚未考思周全,贤弟可否与我一道,做些生意?”赖成道:“愚弟正有此意,恩兄此言,正合吾意。”因接着道:“我看恩兄一向是做生药生意的,我也曾做过生药生意,我看还是轻车熟路,竟还是做生药生意罢。”徐图道:“此言正合我意。只是你我二人,形单影孤,须是有几个得力的帮手才好。我在此前,也是此等考虑,故此迟滞了些时日。”赖成道:“恩兄不必多虑,此事甚易。我在此做生意时,曾认识两个做生药生意的同乡,一个叫童新,一个叫童立,都是老实人,童新晓得生药切、熬并炮制等,童立则会制作些丸、散、膏、丹,如今正好用得上此二人。”徐图满心欢喜,道:“如此甚好,那童新、童立是兄弟二人么?”赖成道:“非也,他们二人都住城东村,村中乡民多姓童,或许五百年前是一家,但此二人并无瓜葛,只是一村人罢了。”徐图道:“如此甚好。就请贤弟请他二人到来,竟开一个生药铺罢。”于是二人谋划了多时,数日后,果真在徐州城内开起了一家生药铺。也是时济运至,否极泰来,不到二年,一个小小的生药铺竟然获利数倍,这是后话不题。    话说那天西门庆听了蕙莲之语,登时大怒,回到自己房中,当即想把金莲揪过来痛骂一回,正盘算间,忽见李瓶儿的丫鬟迎春来报,说李瓶儿怀孕至今,将要临盆。西门庆不由得转怒为喜,忙问:“你娘现在怎样了?”迎春道:“娘只说,心口连着小肚子往下鳖墜着疼。大娘已请了接生婆蔡老娘前去关照了。”西门庆听了,如何不喜,三步并作两步,直奔李瓶儿房前来看究竟。    那玉楼见蔡老娘进门,便向金莲说:“蔡老娘来了,咱不往屋里看看去?”那金莲一面不是一面,说道:“你要看,你去。我是不看他。他是有孩子的姐姐,又有时运,人怎的不看他?头里我自不是,说了句话儿‘只怕是八月里的’,叫大姐姐抢白相。我想起来好没来由,倒恼了我这半日。”玉楼道:“我也只说他是六月里的孩子。”金莲道:“姐姐是个明白人,我和你恁算:他从去年八月里来,又不是黄花女儿,当年怀,入门养。一个婚后老婆,汉子不知见过了多少,也一两个月才生胎,就认做是咱家孩子?我说差了?若是八月里孩儿,还有咱家些影儿;若是六月的,踩小板凳儿糊险神道──还差着一帽头子哩!失迷了家乡,那里寻犊儿去?”正说着,只见小玉抱着草纸、绷接并小褥子儿来。孟玉楼道:“此是大姐姐自家预备的,今日且借来应急儿。”金莲道:“一个是大老婆,一个是小老婆,明日两个对养,十分养不出来,零碎出来也罢。俺们是买了个母鸡不下蛋,莫不吃了我不成?”又道:“仰着合着,没的狗咬尿胞虚欢喜?”玉楼道:“五姐这是什么话?”以后见他说话不防头脑,就不作声应答他。谁知正当西门庆走过来,刚好听个正着,只是正在喜事当头,不好发作,心想:好个该死的贼淫妇!这时还在嚼烂舌头!待我有功夫时再与你计较!    良久,只听房里“呱”的一声养下来了。蔡老娘道:“对当家的老爹说,讨喜钱,分娩了一位哥儿。”吴月娘报与西门庆。西门庆慌忙洗手,天地祖先位下满炉降香,告许一百二十分清醮,要祈母子平安、临盆有庆、坐草无虞。并赏了蔡老娘五两一锭银子,许洗三朝来,还与他一匹缎子。这蔡老娘千恩万谢的去了。    当日,西门庆进房去,见一个满抱的孩子,生的甚是白净,心中十分欢喜。合家无不欢悦。晚夕,就在李瓶儿房中歇了,不住来看孩儿。次日,巴天不明起来,拿十副方盒,使小厮各亲戚邻友处,分投送喜面。应伯爵、谢希大听见西门庆生了子,送喜面来,慌得两步做一步走来贺喜。西门庆留他卷棚内吃面。一时间热闹非凡。    正热闹一日,忽有平安来报:“来保、吴主管在东京回还,见在门首下头口。”不一时,二人进来,见了西门庆报喜。西门庆问:“喜从何来?”二人悉把到东京见蔡太师进礼一节,从头至尾说道:“老爷见了礼物甚喜,说道:‘我累次受你主人之礼,无可补报,’朝廷钦赏了他几张空名诰身扎符,,就与了爹一张,把爹名姓填注在金吾卫副千户之职,就委差在本处提刑所理刑,顶补贺老爷员缺。把小的做了铁铃卫校尉,填注郓王府当差。吴主管升做本县驿丞。”于是把一样三张印信扎付,并吏、兵二部勘合,并诰身都取出来,放在桌上与西门庆观看。西门庆看见上面衔着许多印信,朝廷钦依事例,果然他是副千户之职,不觉欢从额角眉尖出,喜向腮边笑脸生。便把朝廷明降,拿到后边与吴月娘众人观看,说:“太师老爷抬举我,升我做金吾卫副千户,居五品大夫之职。你顶受五花官诰,做了夫人。又把吴主管携带做了驿丞,来保做了郓王府校尉。吴神仙相我不少纱帽戴,有平地登云之喜,今日果然。不上半月,两棒喜事都应验了。”又对月娘说:“李大姐养的这孩子甚是脚硬,到三日洗了三,就起名叫做官哥罢。”来保进来,与月娘众人磕头,说了回话。吩咐明日早把文书下到提刑所衙门里,与夏提刑知会了。吴主管也需明日早下文书到本县,作辞西门庆回家去了。    到次日,洗三毕,众亲邻朋友一概都知西门庆第六个娘子新添了娃儿,未过三日,就有如此美事,官禄临门,平地做了千户之职,谁人不来趋附?送礼庆贺,人来人去,一日不断头。正是:         豺虎也有三年运,未可等闲作笑看。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