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骨金莲 第九章(2)

  可是今天,当他得知莫丽将要接受换肾手术的消息时,简直是喜悦至极了。

  他看着莫丽的脸,虽然还是浮肿着,但却充满了幸福的笑容,也像以前一样充满了活力了。

  莫丽见余笑予一直盯着她看,笑道:“你今天怎么了?”

  教授笑道:“是看你好像更年轻了。”

  “我年轻的时候什么样子啊?自从生了病,我都不敢看以前的照片。现在我自己都几乎忘记了年轻时候的样子呢。”莫丽笑着问。

  余笑予笑着回忆说:“你年轻的时候啊,性格任性、倔强。像个男人一样干工作不分昼夜的。不过呢,女人味也蛮浓的。爱漂亮,爱干净,特别是穿裙子的时候,妖娆多姿的。”

  听着余笑予的话,莫丽脸颊泛起了红晕。

  她转开话题:“最近工作是不是很忙?我看你脸色不大好呢。”

  余笑予道:“我这些天一直挺忙的,也没来看你。你看,连你肾源到了的消息都不知道。你也是,早该告诉我这个好消息的。”

  莫丽善解人意地笑道:“我知道你忙,怕打扰你钻研业务,所以就没告诉你。再说,能不能做肾移植手术还没有最后定呢,告诉你那么早你还担心。”

  余笑雨笑笑,剥开一个橘子递给莫丽。

  “我今天来,还有一件事,而且是找你帮忙的。”

  “什么事?”莫丽边吃边问。

  “是我公关部门的一个朋友,她遇到个棘手的案子。”

  余笑予正说之间,响起了敲门的声音。

  他冲莫丽点点头。“应该是我的朋友来了。”

断骨金莲 第十章(1)

  “这不是捆绑,是SM的绳缚。”

  莫丽看了一眼简洁递过来的现场照片后就肯定地说道。

  “SM?绳缚?”

  简洁虽然不是第一次听到SM,但也只是在一些内部的案例报道中看过。她只是大致知道这是一种看起来很变态的性爱方式。甚至她觉得离自己的生活有些远,再加上她以前所经手的案子并没有涉及到SM,所以也就没有深入地去了解。

  但此时,她却比听任何的讲座都要认真。她焦急地等着莫教授继续讲下去。

  莫丽将躺着的身体向上挪了挪,形成半躺的姿势。解释道:“SM又叫SM虐恋,西方称之为sadomasochism,简称sm虐恋。统指与施虐、受虐相关的意识与行为。

  在咱们国家,“SM虐恋”一词是由中国的老一辈社会学家潘光旦先生首先提出的,但直到二十世纪末,李银河的《虐恋亚文化》才真正为我国填补了这项研究的空白。她将SM虐恋定义为:“SM虐恋是一种将快感与痛感联系在一起的性活动,或者说是一种通过痛感获得快感的性活动。”

  “那就是身体虐待了?”简洁插话问。

  莫丽微微笑道:“那倒也不全是。所谓痛感有两个内涵,一个是指(禁止)痛苦。像鞭打导致的快感。这些主要来自动作;另一个是精神的痛苦,比如统治与服从关系中的羞辱所导致的痛苦感觉。这些呢,主要来自语言、精神想象。”

  说到这儿,莫丽朝余笑予笑了笑。

  余笑予也不置可否地回应了一下。

  简洁听得瞠目结舌:“在我们国内这样的性行为方式多吗?我感觉里面变态成分很重的?SM性爱不涉及身体危害吗?”

  她一口气提了好几个问题。

  “SM虐恋在中国人的心中基本被归类于变态的范围,这与一衣带水的邻国–日本形成了强烈的反差。你如果仔细看日本的动画片《蜡笔小新》,那里都有SM虐恋的内容。”

  莫丽喝了一口水,又继续讲道:“但其实我们每个人在潜意识里都有SM的心理。在日常的生活,或者说性行为里也都有SM的体现,只不过我们不知道罢了。现实生活中的每个人身上都多多少少的有施虐或受虐的欲望和渴求。只是有些人表现的多,有些人表现的少,有些人没有表现出来而已。”

  简洁瞪着眼睛瞅着莫丽,那意思是——你不会说,我也有SM情结吧?

  莫丽看了看这个可爱美丽的女警官,说道:“心理学家认为,SM情结最初来源儿童时期的感觉和记忆。

  弗洛伊德学说认为,这与童年的生活或者性经历有关。在家庭中,占绝对支配地位的父亲或者母亲,容易使孩子产生畏惧的心理。在孩子成人后,表现为不善于与异性交往,存在一定的自卑。而生理上又有对异性身体的需要。

  当然,那种很明显的有自卑心理的人是很少的,那就是心理病态了。但不可否认,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卑心理,只不过在大多数的时候,我们能够控制,能够解脱,能融到正常的心理活动中。但是SM心理还是潜在着,适当的时候,它就会被激发出来。就会走向两个方面,一是喜欢控制别人的心理;二是喜欢被别人所控制的心理。最明显的就是性行为的时候。”

  余笑予倒了一杯水递给简洁。笑道:“你慢慢听,莫教授讲起来那可是滔滔不绝的。她不讲完SM,就不会提到绳子的。”

  莫丽嗔怪地看了一眼余笑予。“不解释SM,怎么解释那几根绳子?”

  简洁冲着莫丽笑着点点头,表示她很有兴趣听下去。

  莫丽坐了起来,看起来这个话题让她又回到了在讲坛时的状态。

  “最典型的例子是自慰。虽然自慰行为纯粹由个人支配,但说自慰具有强烈的SM的色彩却毫不为过。因为自慰的本质在一定程度上包含了自我SM的幻想,所以习惯性自慰的女性中几乎不会有拒绝SM的人。在很多人的意识里,自慰不容于传统的道德观,在很多人眼里,自慰是比排泄更私密的事情。即使独自一人的自慰行为也会产生羞愧和负罪的感觉,偏偏自慰之后的(禁止)会让你欲罢不能,忘记各种文明观念的约束。好在现代的观点已经肯定了适度自慰对身体的积极作用。所以把自慰引入SM,毫无变态或叛道的意思。

断骨金莲 第十章(2)

  在比如,性行为的时候,很多情况下,特别是(禁止)的时候,我们在语言上会有羞辱、淫秽的话。在行动上,也有暴力的动作。这在平时,这些侮辱的语言,粗暴的行为肯定是不能接受的。但在性爱的时候,就会激发兴奋,实际上就是激发内心的SM感觉。

  而现在接受或者喜欢SM的人,只不过是把这种潜意识开发的更明显一些罢了。在SM里,分为S和M。S代表‘主人’,M代表‘奴隶’。主人对奴隶拥有控制权,而奴隶属于被迫的、被羞辱的角色。实际上主人只是一个载体,真正的‘主人’是M心中的那个心理。当这个心理被现实的主人激发的时候,M才对主人产生敬畏的感觉,从外表到精神,从(禁止)到灵魂。”

  讲到这里,莫丽忽然停下,问简洁:“简警官,在你经手的(被禁止)案中,有没有你觉得不可思议的?确切一些说,有没有被害人在被(被禁止)的时候出现性(禁止)的?”

  简洁被问的脸红了。轻轻点了下头。

  她确实遇到过这样的一个案子:一个女性被恶人强暴。令人奇怪的是,之后的一段时间这女人还被迫和那个恶人发生了多次性交。直到那人勒索钱财,她才报案。

  当时她就问受害人原因。受害人起先说害怕名声。后来说漏了嘴,说她被强暴的时候,生理上十分兴奋。

  简洁当时差点没惊讶地晕过去。

  莫丽接着说道:“心理学家曾做过调查,被(被禁止)的女性,当她能确认生命、财产不会受到侵犯的前提下,有70%的人对被迫进行的性行为产生了性(禁止)。这其实也是SM意识带给她们的刺激——被羞辱、被虐待所带来的兴奋感觉。”

  简洁笑道:“您可别是鼓励性犯罪。”

  莫丽点点头,“我知道你的意思,怕SM引发犯罪。其实SM只不过是心理的反应。即便存在在现实社会中,它和性犯罪、暴力犯罪是截然不同的!

  首先,SM双方是自愿的,不是强迫的行为。当游戏的时候,S和M的角色不同、地位不一样。但游戏结束,双方都还回归正常生活,不会将那种虐待羞辱引入彼此的现实社会生活中。所以,它和犯罪远得很,最多涉及道德范畴,就象一夜(被禁止)情一样。

  其次,SM中的虐待不同于犯罪意义上所说的虐待。SM的虐待是在双方认可的前提下的,而且,SM的虐待不会对生命、身体有损伤。因为SM的虐待是通过疼痛感觉激发心理感觉。它不是真正的打人。甚至SM的虐待器械都是特制的,不会引起身体损害的。”

  说完这些,莫丽拿起那根绳子。“就比如说照片上的绳缚。”

  简洁舒了一口气——终于讲到绳子了。

断骨金莲 第十一章

  “SM的绳缚和捆绑的意思不一样。对‘奴隶’实施的捆绑只是一种拘束手段,用来配合其它调教,而紧缚则可以单独成为一种SM的形式。

  SM的绳缚又叫做‘紧缚调教’, 通过给予肢体完整的束缚感,而满足奴隶潜在的稳定和安全的需求。由于正常人是拥有自由的,所以一旦被紧缚,人的尊严即被剥夺,自然会产生屈辱或羞耻的感觉。”

  说到这里,莫丽看了一眼余笑予和简洁。“绝大多数喜欢SM的女性,最初都是从紧缚的经历开始的。甚至可以这样说,幼年有过被捆绑的幻想的女性,成年后多会出现SM的倾向。”

  “那你的意思是:杜梅是个SM喜好者。或许说,她是M?”简洁问道。

  “这个我不敢确定,但那个罪犯肯定喜欢SM。因为只有喜欢SM的人才懂得绳缚。”

  莫丽肯定地说。“绳缚需要技巧高超的‘主人’来实施。不但要达到肢体完整束缚,不产生痛苦的要求,而且主人还要根据奴隶的体格特点相应创造性地组合。”

  说到这儿,莫丽拿起现场的照片,指给简洁看。

  “这种绳缚方法叫做‘龟甲缚’,是种非常美丽的全身捆绑的方法。基本型简单易学,捆绑起来没有痛苦,由于绳索捆绑全身所产生的花纹像龟壳的形状,所以叫做龟甲缚。捆绑整齐的话,能够突出女性的婀娜身材,非常美丽。而且奴隶任何的挣扎都会首先抽紧陷入耻部绳索,是很容易产生‘感觉’的捆绑方式。

  不过这种方法只能捆绑躯干。所以你们看,这个女人的四肢是用另外的绳子捆住的。捆手脚的方法就不是绳缚的了,而是我们普通的方法。”

  “为什么被害人手脚没有被绳缚,只是普通的捆绑方法呢?”简洁问。

  莫丽迟疑了一下,犹豫道:“一般来说,手足的绳缚要高级的多,因为捆不好的话会影响美观。我猜想,凶手可能只是初级绳缚的水平,所以手足没有绳缚。不过,看他这个龟甲缚,也蛮好的。你看,在女尸颈下、手腕内侧、腹股沟、关节这些地方都没有打结。”

  简洁问:“这是为什么?”

  “紧缚决不能在动脉静脉流经的地方打结。这是出于安全的因素考虑。这是紧缚的常识。”

  简洁点点头,又将绳子从塑料袋里拿出来。“那您再看看这根绳子,看看有没有什么发现。”

  绳子一共有六根,每根都在六、七米长之间。简洁都仔细量过。

  莫丽接过来,先用鼻子闻了闻。笑道:“这个凶手很细心的呢。”然后她让简洁闻闻。

  ——绳子上有淡淡的酒精味道。

  “是为了消毒?”简洁猜测。

  “那倒不是,用酒浸泡绳子,会使绳子产生香味。”莫丽说着,又拿起绳子仔细地看。

  ——真没想到SM还有这么大的学问。简洁一边想一边期待着莫丽有什么新发现。

  “这是一根麻绳,紧缚其实最常用的是棉绳。不过麻绳也可以。只要牢固安全就好。丝绳也可以用,但不能用电线。”

  莫丽口若悬河地讲起来。

  余笑予冲着简洁挤了一下眼睛。意思是:莫教授就这样,讲起来滔滔不绝的。

  “这根绳子处理过,绳头被蜡封住了,目的是不让绳子散开。也在沸水里煮过,因为要是没有煮过的,几乎不能捆出效果来。”

  说完这些,莫丽疲倦地伸了一下腰。“呵,我也就能帮你们这么多了,还不知道有用没有?”

  简洁笑了。“要不是您和余教授,这案子我一点眉目都没有啊。”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