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骨金莲 第七章


  在离“凤舞”别墅区大约两公里的山下,有一片老式的居民楼区。远远的和半山处的豪华别墅区遥相呼应着。

  虽然和半山处的别墅区是如此的近,但两者的档次可是天壤之别。

  就如同从上海的外滩转了一圈又回到县城的小河旁的那种感觉。

  真应了那个词:“天上——人间”。

  就在余笑予和和简洁到达医院的时候,在那个居民区一栋居民楼的三楼,一个不到二十米的小房间里,一个男人在电脑前忙碌着。

  此时,他正看着电脑屏幕,而在他的面容上则带着邪恶的笑容。

  他三十岁左右年龄,身材瘦削,面容有些憔悴,但却透着精明强干。

  此刻他盯着电脑屏幕——他在等一个人上线。

  猛地,他象猎人发现了猎物一样瞪大了眼睛,然后咧开嘴笑了。

  ——他期待的那个女人来了。

  他如同吸毒的人见了吗啡似的兴奋起来。而动作也敏捷起来,手指不停地敲击着键盘,飞快地打着字。

  他激动得鼻尖渗出了细细的汗,却浑然不觉,他现在只是兴奋的感觉。因为通过这些天来和这个女人的接触,他感觉得出来,这个女人对他的印象越来越好了。

  过了半个多小时,他停止了打字——那个女人下线了。

  不过他并没有失望,脸上的笑意反而更浓了。

  因为他已经和她约好了见面的时间。

  他拿起手机,看着手机上的日历显示,喃喃自语着:“很快我又将有一顿美艳大餐了。”

  他关上了电脑。在这间简陋的不到二十米的小屋子里转了几圈,兴奋的心情仍然难以抑制。

  于是,他趴到床底,在床下面摸索着东西。

  不一会儿,他爬了起来。

  手中多了两条绳子和一只高跟鞋。

  他将床上的凌乱的东西推到一边,然后迅速地脱光了衣服,躺到了床上。

  他将一条绳子的一头系到脚上,另一头系在床尾。他系得很紧,甚至将脚上的血管都勒得清清楚楚。

  而后,他把另一条绳子打了一个圆圈,套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又将那只鞋放到了嘴边,叼住了,用绳子沿着脸紧紧地缠绕着,将鞋紧紧地系在了嘴边。最后他将这根绳子从床头穿过,左手牵着绳子慢慢牵拉着。

  当他用力拉绳子的时候,脖子上的绳套就会被勒紧,而那只鞋也更紧地贴在他的嘴边。

  他反复试了几次,找到了最合适的力量后,又仔细地看了看自己的样子,这才心满意足地闭上了眼睛。

  他的右手伸向了自己的(禁止),快速地套弄起来。而左手则随着他的呼吸节奏和套弄的速度在用力拽着绳子。。。。。。

  那是一个无比怪异的情景——头和脚都用绳子捆着的一个男人,似乎是非常痛苦。因为他的表情狰狞着,身体扭动着,头部被勒得变成了酱紫色,而两只脚则在紧缠的绳索中抽搐。

  他的声音也充满着邪恶,时而呼喊,时而呻吟,时而像大笑,时而像低泣。

  许久过后,就在这杂乱的声音伴随下,他象解脱了一般瞪大了双眼,而他的身体也跟着剧烈地抽动、痉挛起来。而他握着绳子的左手也慢慢松开。。。。。。

  正午的阳光透过窗户炙热地照射进来。

  照在他渐渐恢复了正常颜色的脸上。

  他厌恶地将头扭到一旁。他讨厌阳光,也包括一切明媚的色彩。

  此刻,头陷在阴影里让他觉得舒服多了。他从枕旁拿出一本书,翻到做记号的那一页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

  那本书的名字是《古代缠足秘籍》。


断骨金莲 第八章(1)


  余笑予下车以后,简洁一手拿起电话拨着号码,一手打开笔记本,掏出笔来,准备记东西。

  那本笔记本是她的随身必备之物,每遇到案子她都要将侦破方向、要点等等之类细致地记上去。

  三百多页的笔记本她已经用去了四分之三。

  在最新的一页上,她写下的是今天的这个案子——离奇形状女尸案。

  这时,她又在旁边加上两个字:连环。

  在这行字的下面,简洁是这么记载的:

  1、杜梅工作中有没有仇人

  2、生活中、男女情感上有没有仇人

  3、杜梅丈夫的调查

  4、小区保安、邻居的调查

  5、现场的调查

  6、尸检结果

  7、有此种形式犯罪前科人员调查

  8、电话记录调查

  三十分钟之后,简洁放下了电话。这期间,她打了四个电话。

  第一个电话简洁打给了负责去杜梅单位进行调查的刑警。

  “我们对杜梅的同事都进行了详细的询问。据她的同事介绍,杜梅这个人很有些恃才清高。所以在单位里太熟的人不多,要好的朋友可以说几乎没有。但也没有什么得罪人的地方,总之属于和任何人都不远不近,没有利害冲突的那类人。所以基本能排除工作中的纠纷的可能性。

  另外,杜梅平时很少在单位,因为她的许多工作是在外面做的。只是必要的例会之类或是定稿之类的时候她才在电视台。所以,在工作中也没发生什么纠纷。”

  简洁听了这些,有些失望。

  接着电话里又传来兴奋一些的声音:“不过,还是有一些收获。据杜梅的同事说,杜梅和电视台的副台长关系很密切。不是工作关系密切,是男女关系密切呵。”

  简洁打断了一下:“别那么幸灾乐祸的样子,你是小报记者啊?!说正事!”

  这回,电话里刑警的口气严肃了许多:“他们电视台的副台长叫罗常山。根据他们讲,杜梅和罗常山关系密切已经有两三年了,而且算是半公开把,电视台里的人几乎都知道。不过,杜梅的报导和评论在他们圈子很有些名气,这倒是凭她自己的本事。并不是因为罗常山照顾的缘故。所以大家对此也就习以为常了。”

  简洁听完了这些,问:“那你们见到那个副台长没有?”

  “他今天刚好在市里开会,没有来上班。要明天才来。”

  “那这样吧,你们在那里设法弄一张罗常山的照片,拿回星海人家,让小区的保安看一下,是不是认识,昨天去没去过杜梅家。”

  第二个电话她是打给负责调查杜梅丈夫以及家庭情况的刑警。

  “杜梅和丈夫在三年前离的婚。我们调查了杜梅的父母和她丈夫的父母。据他们说这两个人是和和气气的分的手,也没因为分割财产吵过架。具体原因是他们两个人性格都合不来。离婚以后她的丈夫就离开了这个城市。三年来一直在外地工作生活。近一年,两人都没有见过面。看起来,杜梅的丈夫不但没有作案时间,甚至连动机都没有。”

  简洁听完,叹了口气——这个调查倒是水落石出,可只是排除了一个线索,对侦破案件没有实质上的帮助。

  接下来,没等简洁打电话,就有电话进来了。

  是负责调查小区保安和杜梅的邻居的刑警打来的。

  “重新调查了小区的保安和杜梅的邻居。可是一无所获。小区保安没有发现在案发时间有可疑的人进出过小区。而杜梅的邻居更是对她的生活情况一无所知,甚至有几户人家自从搬来就没见过杜梅。”

  简洁放下电话,正暗自感叹现在人情便淡了,忽然想起自己对周围的邻居也几乎是一无所知。不免苦笑了一下。

  简洁打出的第三个是打给负责调查杜梅电话记录的警员。

  “杜梅的手机在昨天,也就是案发的那一天,共进出了十二个电话。住宅电话进出了两个。现在已经核实了九个,都没有什么问题。其余的正在核实当中。”

断骨金莲 第八章(2)


  “杜梅生前最后的几个电话查出来了吗?”

  “有两个没有查出来。一个是办公电话号码,正在核实。另一个是用公用电话打的。而且这个是杜梅生前接的倒数第二个电话。”

  这个线索让简洁兴奋了一些:“加大力度查这个电话的情况!”

  最后,简洁又询问了gonganbu门计算机网络控制中心。

  结果她又失望了。

  通过公安系统计算机网络,彻底斟查了一遍以后,并没有发现有此种犯罪前科人员。

  简洁在她的本子上第一条、第三条、第四条、第七条的前面打上叉以后失望地合上了笔记本。

  迄今为止,除了余笑予对女尸缠足的确定以外,几乎没有令她振奋的消息。而这个缠足的发现,也让她头痛无比。

  她从后排的座位上拿起一个大塑料袋准备下车。塑料袋里面装着捆绑被害人用的绳子。

  “不知道教授的朋友能不能提供新的发现。”

  简洁怀着渴望的心情走进了医院大门。

断骨金莲 第九章(1)


  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是这座城市水平最高,也是规模最大的医院。

  这座医院里的贵宾病房的规格就可想而知了。而且全院总共也才有八间贵宾病房。

  六十平方米的病房里,浴室、卫生间、会客室一应俱全。液晶电视、冰箱、空调、宽带网络更是自然配备的。

  至于说医疗方面,这间贵宾病房里还包括着心电监护仪、自动生化检测设备以及各种急救设备。每位入住贵宾病房的患者都有两个专门的hushi轮流负责护理。

  所以,住在这里的病人要么是病情很危重,要么是身份特殊,否则单单每天一千元的床费就足以打消绝大部分患者的入住之心。

  莫丽则是这两种情况都具备的患者。

  她是重度的尿毒症患者,已经到了肾衰的阶段,几乎每两天都要进行透析治疗,否则身体就无法承受。这次她住院已经一个多月了,目的是准备肾移植。这也是唯一的能彻底治疗尿毒症的办法。

  在一年之前,她被别的医院诊断为肾衰,就开始用了透析治疗。但在两个月以前,她被告之透析对她的病基本没有用途了。于是在那时候开始,莫丽就在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就诊,目的是等待合适的肾源,然后做肾移植手术。

  因为在本市内,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是肾脏移植手术做得最好的医院。

  一个月前,医院通知她:近期有可能会有合适的肾源。

  这个消息让她和另外一个人大喜过望。

  另外那个人就是余笑予。

  他们是同一所大学的教授,也是非常好的朋友。

  而且可以说是莫逆之交,甚至是红颜知己了。

  起初,他们研究的领域都是女性学。不过后来,莫丽慢慢将自己的研究重点转移了。在患病之前,她主要研究的是两性行为科学。

  两个人在学术上不但是各有所长,而且在合作上也配合得相得益彰。

  患病之后,莫丽将很多自己的研究成果毫无保留地提供给余笑予。用她的话来说就是:我留着这些也没什么用了。即便发表了也只不过是个虚名。

  而余笑予则不像她这么悲观。一方面他劝导莫丽积极治疗,另一方面也倾其所能帮助莫丽治愈疾病。

  ——这个贵宾病房就是余笑予通过他的关系帮莫丽订下来的,也包括治疗上的一部分费用。

  余笑予走进贵宾病房的时候,hushi正给莫丽抽血准备化验。

  莫丽见余笑予来了,脸上露出了笑容。

  莫丽招呼他坐下以后,就迫不及待地告诉他:“前几天医生告诉我,肾源找到了!而且初步配型很合适。现在抽血化验作最后的确定。”

  余笑予听了这个喜讯忙问:“那就是说,要是顺利的话很快就能做手术了?”

  “是的,医生说一切准备就绪的话,一周后就能做肾移植手术了!”

  说话之间,hushi采完了血。冲着余笑予笑了笑,转身离开。因为余笑予常来看望莫丽,大家都知道他们是好朋友。

  莫丽又叮嘱了一下hushi:“我今天的透析都做完了,什么事也没有的。今天就不用进来了。我喜欢安静。”

  hushi点头表示明白,随即轻轻地带上房门。

  莫丽笑着说:“这个贵宾病房确实不错,hushi的服务态度都特别好。告诉她不用进来,她肯定不会随便打扰的。”

  余笑予微笑着看着莫丽,这是由心底发出的微笑。

  在以前,每次他看望莫丽的


时候虽然也都是把笑容挂在脸上,可是那都是强作笑颜。在心里他无时不充满着伤心、忧虑。

  每次当他看到莫丽浮肿的脸庞时,心里都针扎一般的疼痛。

  而莫丽也是装作没事的样子,故作轻松地和他聊着天。但余笑予清楚,莫丽也是怕他担心才这么做的。

  每次看望完莫丽,余笑予都觉得心里很沉重,很压抑。觉得他和莫丽像两个演员在演戏,明明都知道对方心里难受,可为了让对方心里好受些,却还是自作聪明地演下去。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