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骨金莲 第四章(2)


  余笑予听着简洁的分析,不置可否地笑了一下,又问:“还发现什么了?”

  “还知道你的右脚应该是很疼,而且可能磨破皮了的样子。”

  米兰听了,不由得心疼地问:“真的?”

  余笑予点点头:“你怎么知道的?”

  “很简单,因为你穿着的是新鞋。而且你走路,右脚不敢用力呵。”简洁随意地说道。

  “还有吗?”余笑予问的时候竟有些心虚的感觉,仿佛是学生做错了事情,在老师面前一样。

  简洁调皮地笑道:“我还知道,你们可能快要结婚了。”

  这次,余笑予索性不问了,而是听着简洁道来。

  “你和米兰带的手表都是最新款式的手表,价格不菲,而且崭新的很,应该是这两天新买的。你俩的手机也是这样,像你们的这部新手机,价格应该在六千元左右呢。平时情侣之间买些东西是很自然的,但一下子都成双配套地买,而且都是高档的物品,十有八九就是要结婚的了。”

  余笑予听着简洁的分析,不由佩服得哈哈大笑。从这时候起,余笑予就对简洁有了哥哥对妹妹一样的感觉。

  而简洁也成了知道他们婚礼日期的第一个人。

  此刻,余笑予仰头一口气喝完了咖啡,仿佛才有了些精神,问道:“你找我什么事?”

  “是这样的,今天我遇到一个棘手的案子,想请你帮忙。”简洁放下手中的咖啡杯,脸上也收敛了笑容,一本正经地说道。

  余笑予奇怪地看着简洁。“我?一个教书匠能帮上你们公安什么忙?”


“是这样的,今天我刚刚接了一个案子,被害人是个女性。尸体上发现有很多奇怪的现象,其中她的双脚被白布包裹住了。我当时就想起你说过的以前女人‘缠足’,所以想请你去鉴定一下。”

  简洁将刚才的案件情况简单地向教授描述了一下。

  余笑予平时一向对妻子的这个好友的侦破工作不感兴趣,不过现在,当他听简洁口中说出“缠足”这两个字的时候,顿时来了兴致,眼神闪烁之中也出现了光彩。

  “现在这个年代还能有人会缠足?这我倒要看看。”

  简洁见余笑予答应了,便起身说:“那事不宜迟,现在咱们就去。”

  余笑予点头应允,上楼换衣服去了。

  米兰在一旁却听得紧张兮兮的。“拜托你再来我家,别提杀人、女尸什么的好不好?”她对简洁嗔怪地说道。

  简洁故意做出郑重的神色,频频地点头,口中却道:“好的,下次我绝不说女尸。说男尸!”

  几分钟后,余笑予换好衣服走下楼来。

  米兰上前仔细地将丈夫的衣领整理好了,这才微笑着看着他和简洁走出家门。

  可当简洁的汽车驶离了以后,米兰美丽的笑容却慢慢地凝固了。

  沉思了片刻以后,她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我丈夫现在不在家。你过来吧。”

  她幽幽地说道。

断骨金莲 第五章(1)


  那具女尸现在正躺在余笑予的面前。

  她刚刚从太平间的冰柜里被推出来。

  余笑予俯下(禁止)子,仔细地察看。

  她看起来三十四、五岁的年龄,模样俊俏可人,脸上也看不出有什么皱纹。适中的身材、白皙的肌肤、精心修饰的眉毛嘴唇、纤细的手指,无一不显出生前是个精致的女人。

  只是现在,她毫无生气地躺着。身上曾经有的生命的光泽已经被暗淡的色彩所代替。

  不过她的头发还是油黑发亮,而且由于刚从冰柜里被推出来,在温度差异的作用下,头发上微微渗出霜珠。也只有这一点还显现出曾经的生命迹象。

  她的眼睛紧紧闭着,眉头深锁着,仿佛在此刻还在忍受着临死前的痛苦。而细长的曾经是温柔的手指也紧紧地攥着,象是在攥着最后的生命。

  如果抛开女尸的面部表情,那呈现在我们面前的则是一个诱人的胴体。

  她全身赤裸着。由于死亡时间不长,而且一直在冰柜里存放,所以女士的皮肤颜色还没有太多的改变。依然白皙、细腻。

  但诱人的不仅与此。

  ——她裸露的胴体被绳子紧紧地捆绑着。

  绳子绑的很紧,绳子旁边的肌肤都微微膨胀出来。

  而女尸的(禁止)、阴部、臀部这些性感的地方被绳子勒得更是牢固而明显——阴部夸张的突出、(禁止)和臀部更是被勒得圆球般的隆起。

  如果这是一个活生生的胴体的话,那一定美艳性感得让人垂涎欲滴。

  余笑予用戴着塑胶手套的手拽了拽绳子,可是纹丝不动。只是感觉到从女尸皮肤上传来的寒冷。

  此时,简洁在一旁说道:“尸体后背上有字。”

  教授“哦”了一声,表示知道了。然后又示意简洁过来帮忙。

  两人将女尸翻转过来以后,只见在女尸的后背上用口红写着七个鲜红的字:“初一高声双日默”。

  字是用宋体写的,一笔一划,很工整。看不出写字的人原本的笔迹特点。而且口红写出的字还很纤细,不难想出是先把口红象削铅笔那样处理过后才用来写字的。

  余笑予的目光盯在这几个字上面,而眉头越皱越紧。

  许久,教授摇了摇头,又示意简洁帮着把尸体再翻转过来。

  这次,余笑予的视线慢慢下移,最后目光停留在女尸的双脚上。

  ——双脚都被白布缠裹着,除了两个大脚趾。外观上看,像是芭蕾舞演员跳舞时立起脚尖的形状。脚尖、脚背和小腿在一条直线上。

  余笑予皱了一下眉头。嘴里叨咕着外语:“Sur Les Pointes?”

  简洁问:“你说什么?”她听得教授的发音不是英语。

  余笑予随口说道:“噢,是法语。这样子很象芭蕾舞的那个舞蹈动作——投跃双足踮立。就是四小天鹅那样的动作。”

  简洁脸上闪出一丝敬佩的神情,但马上又严肃起来。她等着教授的发现。

  很快她听到了余笑予的问话:“最初发现的时候脚就是这么缠裹的吗?”

  “不是。最初的样子要比现在的弯曲度更大。脚尖和脚背被反折过去,和小腿直线大约形成三十度的角度。”

  说完,简洁把现场拍的照片递给了余笑予。

  余笑予接过来,看一眼照片又对比着看一眼女尸的脚。如此这样仔细地看着。

  简洁见状又补充说:“我们把白布打开了,然后又按照原样缠上去的。”

  余笑予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

  然后伸出手,解开了缠着女尸左脚的白布。

  “我量过,这个白布长一米,宽四十公分。”

  余笑予拿起白布仔细观看的时候,简洁在一旁说道。

  余笑予却不是在看这个,而是将白布贴到眼前,细细地看着什么。

  简洁莫名其妙地看着教授——这只是普通的白布啊。

  “你们解开的时候,这个白布上没有用针线缝起来吗?”教授问道。

断骨金莲 第五章(2)


  “没有啊。”简洁回答。

  说完,她马上就想起了一件事:“对了,解开白布的时候很费劲,因为上面沾着胶水。”

  余笑予像是如愿以偿地舒了一口气。又低头看女尸的左脚。

  那只脚白净纤细,趾甲也修剪得漂漂亮亮。在脚背上用口红写了一个大大的“三”字!

  余笑予看了会儿那个字,摇了摇头。转而仔细地看女尸的脚趾缝。

  看过之后,他一言不发地拿过白布,又重新将这只脚缠裹起来。

  他缠得很用力。

  也由于用力的原因,这只脚缠完了以后,脚弯曲的角度要比刚才的大一些。

  十分钟后,当余笑予缠完脚的时候,额头上已经有微微的汗珠了。

  教授舒了一口气,看着自己的杰作,问简洁:“当初没解开白布的时候,是这个样子吗?”

  简洁边看边回想当时的印象。

  “嗯,几乎是一样的。”

  余笑予微笑了一下,然后开始解女尸右脚上的白布。

  这次他的速度加快了许多。

  解开以后他也没看白布,而是直接盯住了那只脚。

  女尸的右脚同样是白皙嫩滑。不同的是,这只脚的脚背上写的是一个“下”字。

  余笑予俯下(禁止)子,将女尸右脚的脚趾依次掰开,当他看到脚趾缝里的一些东西的时候,他的眼神里出现了兴奋的神色。

  他甚至半蹲着将鼻子贴到女尸的脚上嗅了一阵!

  简洁看得一头雾水,但却知道教授有了发现!

  “是缠足吗?”她迫不及待地问。

  “是的!”教授肯定地回答。

  而且又加了一句——“凶手还要再杀人!”


断骨金莲 第六章(1)


  简洁被余笑予的后一句话惊呆了!——这个案件还没有头绪,竟弄出连环凶杀案!

  她匆忙告诉法医可以做尸体解剖了。

  然后迫不及待地追问余笑予:“你都发现什么了!?”

  余笑予说:“我们先去个地方。路上我再跟你细说。别忘了把捆绑女尸的那些绳子带上。”

  坐在了车里以后,简洁问:“我们要去哪里?”

  “去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我有个朋友在那里住院。”

  简洁纳闷地看着他——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看病人?

  “那具女尸被捆绑,不是普通的捆绑手段。我得问我这个朋友。我想,她应该能帮我们解开这个谜。”余笑予解释道。

  简洁点了下头,然后一边发动着汽车一边追问:“那你现在快说说你的发现。”

  余笑予笑道:“你啊,真是个急性子。”说完,从皮包里拿出几块小甜点,撕开塑料包装,放到了简洁旁边。“顺手拿一块先垫垫肚子吧。你总这么不饥不饱的,胃肠该有毛病了。”

  说着,教授自己先往嘴里塞了一块。

  简洁笑道:“没看出来呵,教授这么懂得保养身体呢。”

  余笑予一边吃着,一边道:“哪是我会保养身体啊,是米兰给我养成的这个习惯。每天她都往我的包里放上一些小食品、小点心之类的,说是怕我来不及吃饭。”

  简洁羡慕地看了教授一眼,抓起一块小甜点放进嘴里。“等我吃完你再说缠足呵,免得我倒胃口。”

  看着简洁吃完了最后一口,余笑予也开口说话了:“这个凶手不但了解缠足,而且是很擅长。他留下的那些字我虽然没全弄明白,但可以肯定和缠足有关。而且还隐含着很多秘密。我想,他是在跟我们玩一个杀人游戏!我们要是解不开他留下的谜题,他就会肆无忌惮地逍遥法外。”

  说到这儿,余笑予停顿了一下,脸上浮现出憎恨的神色:“或许这个恶魔现在正躲在哪个角落里嘲笑我们破解不了他的谜题呢!”

  听着余笑予的话,简洁皱起了眉头,心里越发沉重。

  “先说说缠足吧。”她说。

  “这个凶手是按照缠足的不同阶段来给被害人缠足的。两只脚缠得都不一样,代表着缠足的头两个阶段。”

  简洁侧耳倾听——

  “古时候给女人缠足,分成好几个阶段进行。需要的时间大约是三年。

断骨金莲 第六章(2)

  缠足正式开始时,女孩先坐在椅子上,双脚在脚盆中洗干净。然后,施行缠足手术的人将女孩子的一只脚放在大腿上。趁着脚还湿热的时候,将大脚趾之外的其余四个脚趾用力向脚底弯曲。等到脚底弯曲到底后,便用布绑起来。绑好之后再用针线将布的一端和缝隙紧紧缝合起来,使其不再松开。同时,让女孩子穿上缠足用的袜子和尖头布鞋。这是缠足的第一个阶段——试缠。

  这具女尸的左脚就是按照‘试缠’来缠的。”

  简洁听到这里,不由得将车速放慢,以便更专注地听。

  “打开裹脚布的时候我就发现,凶手缠足的方法是对的。但有两个疑问:一个是脚弯的不是很明显,再一个就是裹脚布没有被缝上。

  不过,你说你们曾拆开过裹脚布,于是我将女尸的左脚重新裹了一遍。这个样子应该就是你最初见到的了。——这样就对了。因为成人的脚不象小女孩的那样软,也无非裹到这个样子。

  至于第二个疑问,很快也排除了。因为虽然没有用针线缝合,但是你说过在白布上有胶水。我想,这就是缝线的替代品了。”

  “那右脚呢?”简洁问。

  “右脚,则是按照缠足的第二个阶段来缠裹的。

  第二阶段是‘试紧’,也就是加强紧缚的阶段。这个阶段要持续半年以上的时间。平均每三天要将缠脚布解开消毒一次,然后再绑紧,并且将越绑越紧。这样,疼痛自然会增加,由于脚趾被用力弯曲,因此很容易长(又鸟)眼。同时,全身的重量都落在弯曲的八只脚趾上,疼痛的程度是可想而知的。而且,这个时期由于裹脚布勒得紧,脚趾之间甚至脚背的皮肤都会破溃。为了避免感染,通常往脚趾之间以及脚背上涂抹药物。


  这具女尸被裹的右脚,大概形状其实和左脚差不多。因为短时间内裹脚,没办法从形状上有太大的区别。从这点倒是确定不了第二个阶段,但我却发现在右脚的脚趾缝之间有药物的粉末。这个凶手很聪明,他用这个来告诉我们,左右脚的不同之处。”

  听到这里,简洁侧过头问:“缠足有几个阶段?”

  “一般来说,有四个阶段。”余笑予回答。

  简洁倒吸了一口气:“这么说,按照凶手左右脚各代表一个缠足阶段的方法来推断,他最少还要再杀一个人?!”

  “我想是的。凶手对缠足这么熟悉,又煞费苦心地故意留给我们线索,他肯定要继续下去的。”余笑予肯定地说。

  “那被害人后背和脚上的字呢?”简洁越听越觉得大脑隐隐作痛。

  “对于被害人身上的字,我可是一头雾水。你怎么看?”教授反问。

  “我怀疑后背上的那句‘初一高声双日默’代表的是杀人的日期。因为6月26日,就是案发的那一天,恰好是阴历六月初一。”简洁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余笑予眉头紧锁,嘴里嘀咕着:“初一高声双日默。”

  他陷入了沉思。他隐约觉得这句话在什么书里见过。

  猛然,车子停下来了。

  余笑予抬头看去,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到了。

  简洁说:“我先给组里打几个电话问问案子进展的情况,你先去吧。我打完电话就上去。”

  余笑予点了一下头,下车前告诉简洁:“我朋友住在十二楼泌尿外科贵宾病房。”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