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骨金莲 第三章(2)


  她一边暗自埋怨着怎么将手机放在丈夫 身边打扰他睡觉,一边急忙跑进卧室。

  米兰拿起电话,按下了接听键后,先看了一眼在床上躺着的丈夫,见他仍然熟睡着,并没有被电话声吵醒,这才将电话放到耳边,轻声问:“哪位?”

  “哎呀,幸福的小女人啊,接通了怎么这么久才说话?”

  ——电话听筒里传来简洁那熟悉的调侃的声调。

  听见是简洁的声音,米兰禁不住开心地笑了。

  “简小姐怎么这么有空啊,都好多天没听到你的声音了呢。”米兰一边往客厅走着一边逗着她的这个好友。

  “先不和你贫嘴。你的教授先生在家吗?”电话里传来简洁焦急的问话。

  她常用“教授先生”来称呼米兰的老公余笑予。也常用“幸福的小女人”来称呼米兰。对于这样的称呼,米兰夫妻俩也都习惯了。

  “在家呵,他又不是钻石王老五,你怎么还打他的主意呵?”米兰也逗着简洁。

  “哎呀,现在没工夫和你开玩笑。我找你家教授有急事!现在正在去你家的路上呢,一会儿就到。”

  米兰还想再问两句,可简洁已经把电话挂断了。

  ——她这么着急找笑予什么事呢?

  米兰回了卧室,本想叫醒丈夫,可看他香甜的睡觉的模样,便止住了。

  ——还是让他多睡一会儿吧。

  简洁驾着车行驶在去“凤舞”别墅区的道路上。

  她的好友米兰就住在那里。

  不过,简洁这次不是要找米兰,而是米兰的丈夫余笑予——一个女性研究领域的学者。

  车子拐过最后一个弯,就驶进了凤舞别墅区的大门,不过离别墅区还有将近一千米的距离,而且还是盘山路。

  整个别墅区并不是集中在一起,而是依照地形形成东西方向的两个区域。如果从空中俯瞰,那么这两片粉红颜色的别墅区就像是鸟的翅膀一样伸展在绿色的山林之中。

  每次来米兰家,当车子开到这里的时候,简洁都禁不住嘀咕两句:“什么高档别墅区?竟然建在半山腰,冷冷清清的一点人间烟火的滋味都没有。”

  她也和米兰唠叨过,米兰听了以后就故意用那种不屑一顾的口气逗她道:“这你都不懂?这叫世外桃源的风格。”

  简洁听了就抿嘴笑,并不生气。她俩时常故意拌嘴取乐,这已经成了她们增进感情的手段了。

  她和米兰是非常要好的朋友。

  她们从初中起就在一个班级,一直到高中毕业。工作以后虽然说各忙各的,见面机会少了,但友谊却越来越深。

  米兰是个漂亮的女孩子,漂亮得象出水芙蓉。这点简洁觉得和自己很像,虽然别人说她的美是英姿飒爽的美。

  不过她们的性格却迥然不同。

  简洁是个敢说敢做的性格。而米兰的性格,在简洁看来,不仅仅是温柔,甚至可以用软弱来形容了。

  简洁记得在上初中的时候,有段时间米兰中午只买最便宜的饭菜,直到无意中简洁才知道有个小她好几岁小混混拦截米兰,管她要钱花。而米兰却吓得连老师都不敢告诉。还是简洁出头教训了那个小混混一顿,米兰这才吃上了好饭。

  所以,当简洁听说米兰要和余笑予结婚的时候,就觉得不合适。

  这一方面是因为余笑予比米兰大了十二岁,简洁觉得余笑予社会阅历肯定丰富得多,怕米兰上当受骗。再者,余笑予是研究女性学的,简洁总是觉得研究女性的人有种怪怪的味道。

  不过不久,她的这个看法就改变了。

  有一次,她陪米兰一起去大学等余笑予。他正在做一个性学方面的讲座。于是,她俩也就一起听了一会儿。

  那天的讲座题目是《中国古代性观念》。

  她们去的时候,余笑予的讲座已经快结束了。他正在大黑板上写着:

  “妇女——子宫——地——生命力


断骨金莲 第三章(3)


  男人——男性(禁止)——天——创造力”

  余笑予写完了这些字,转过身,用充满磁性的声音讲道:

  “在远古神话中,中国人就认为云是地的卵子。它靠雨即天的精子而受孕。天和地是在暴风雨中交媾的。而人类的繁衍与天地一样,就象我刚才写的——认为男为天,女为地,是天地造化的纺织品。

  就象人们认为雨水撒入田地和精子在子宫着床;富饶而潮湿的土地便于播种和女人湿润的(禁止)便于性交,两者没什么区别。所以,性交受到人们的敬仰,从不与道德上的罪恶感有什么联系。反而因为其繁衍后代,而视为男女间神圣之事。正因为其神圣,所以性交才不便随意公开进行。”

  这时有个学生举手提问:“余教授,那么性交也叫做‘云雨大作’是不是这么引申来的?

  下面笑声。

  余笑予微笑道:“是的。不过提醒现在的年轻人,不要有了这么好的名称作借口就随便的‘云雨大作’。因为在这之前一定要有‘天作之合’。”

  下面掌声一片。

  接着余笑予开始讲那天的最后一个篇幅——女性曾是性行为的主导者

  “从远古时期开始,红色在中国一直象征着创造力,旺盛、欢乐、光明、潜能。例如:婚礼叫‘红事’。在古代春宫画中,是按‘男白女赤’来画luoti(被禁止)的。其他的色情书、炼丹书也有‘男白女赤’之说。

  这种颜色的联想,表明了古代人认为妇女在性方面要优越于男子。中国的房中秘书更是把妇女描绘成房中术的掌守人和无所不知的性知识所在,把女性当成伟大的传授者,而男人却是无知的弟子。”

  下面又有人提问:“余教授,我们都知道古希腊神话传说中有性爱女神。那照您这么说,女性曾经地位那么高,在我们中国的神话中为什么没有性爱女神呢?”

  余笑予淡淡笑答:“我们中国也一样有性爱女神!大家都知道《素女经》吧,这里面的素女就是传说中的一位性爱女神。她在远古黄帝神话时期,就经常和黄帝探讨男女如何性交。其他的还有‘玄女’、‘采女’,也是性导引者。象书里写道:黄帝轩辕氏得房中之术于玄女,握固吸气,还精补脑,可以长生。

  之所以大家对这些都知道甚少,是因为长期以来‘男尊女卑’的意识已经根深蒂固了。

  所以,如果男人们还是对女朋友或者妻子采取高高在上的态度。”

  教授顿了一下,瞅着下面的人笑着接着说:“特别是性爱方面还是高高在上的话,那肯定不会和谐的。回去要是有兴趣的话,性爱的时候采用男下女上的姿势,再回味一下我的讲座,就印象更深了。”

  大家笑得前仰后合,接着便鼓起掌来。

  简洁也笑着在鼓掌。她觉得米兰找到这么一个老公一定会很幸福。

  ——不但学识渊博,成熟稳重,而且还充满幽默感。这样的男人一定能给这个温柔得柔弱的女孩子带来安全感。

  回想之间,车已经驶到了米兰家楼下。

  简洁疾步下了车,按响了门铃。

断骨金莲 第四章(1)


  余笑予觉得从早上躺下到刚才被叫起来似乎只间隔了几分钟。

  所以,当他被妻子摇醒的时候仍然感觉处在朦胧状态下。

  “简洁有急事找你!她在楼下等着你呢。”

  余笑予一边下意识地答应着,一边穿着睡衣。直到走到楼梯口,他的神志才又清醒了一点,于是他又问妻子:“谁找我?”

  米兰又重复了一遍简洁的名字,余笑予这才明白了。

  不过下楼的时候,他还没有想米兰有什么急事来找他,而是在迷迷糊糊地伤感自己四十岁的身体赶不上年轻的时候了。

  看着余笑予睡眼惺忪的样子,简洁禁不住笑——这和他讲台上意气风发的样子可是天壤之别。

  “不好意思,这几天一直在忙着写东西。今早睡得太晚了。”余笑予一边抱歉地说着一边招呼米兰坐下。然后用手揉着因为缺乏睡眠而隐隐作痛的太阳穴。

  简洁笑着坐下。她知道教授那句话的意思——“今早睡得太晚了。”

  这种作息方式是这个教授的习惯了。——每天晚上是工作的时间,而凌晨才是入睡的时间。如果赶上有重要的工作,那入睡的时间就会推迟到早上。

  所以“今早睡得太晚了”的含义就是“昨晚上睡得太晚了。”

  米兰端来两杯咖啡,余笑予一边端起一杯一饮而进,一边示意简洁喝咖啡。

  余笑予和简洁之间的关系就像哥哥和妹妹一样自然亲切。所以两人见面素来也不拘小节。这当然是因为米兰和简洁之间特别要好的缘故。

  而且简洁给余笑予留下的印象一直很好,余笑予第一眼看到简洁的时候就觉得妻子有这样一个性格开朗的女友是再好不过的了。

  不但如此,简洁给余笑予的第一个印象中还包括佩服和赞叹。

  他对和简洁第一次见面时候的情景至今记忆犹新。

  当他那次做完了讲座,收拾了随身物品准备走的时候,看见米兰和一个女孩子正在门口等他。米兰和那个女孩挽着胳膊,亲亲密密的样子,余笑予猜想那一定是米兰常对他提起的那个叫简洁的好朋友了。

  说起来,当时余笑予并没有怎么注意到简洁的外表,虽然简洁也是个很漂亮,而且是那种让人过目不忘的女人,但在教授的眼里,最美丽的女人自然是米兰了。吸引余笑予更多注意力的是简洁身上独具的魅力。

  就比如那次,在三人离开学院,找了一家饭店共进晚餐的时候,米兰说的第一句话就让他觉得这个女警员的观察力很强。

  “余教授今天带的是隐形眼镜吧?”简洁笑着问余笑予。

  听到简洁的问话,余笑予纳闷地看了她一眼:“你怎么知道我是近视?”随即他醒悟:应该是米兰给简洁讲了自己的样子。

  可他看到米兰的神情也是迷惑不解的眼神,这才知道自己猜的不对。

  “我是看到你的一个下意识的动作想到的。”简洁笑着替他们解开疑惑:“我发现你好几次用手摸鼻梁,这应该是戴眼镜的人习惯性的推眼镜的动作。而你今天虽然没戴眼镜,但这个下意识的动作却是改不掉的。”

  余笑予口上没说,但心里着实佩服。而且简洁的敏锐的观察力和分析也让他提起了更大的兴趣。

  “那你再看看,从我现在还能发现出什么来?”酒过三巡之后,三人聊天的时候,余笑予又问简洁。

  简洁笑着观察了教授一番,调侃道:“还真别说,真有不少发现呢。”

  余笑予洗耳恭听。

  “第一,你的衬衫应该是米兰给你买的,而且你以前没有穿过这样的衬衫。”简洁肯定地说。

  余笑予和米兰对视了一下,均露出吃惊的神色。

  “你的这件衬衫是立领的,但你穿着好像不太习惯的样子,总有意无意地动一下脖子。应该不是你平时习惯穿的衬衫。一个人的衬衫应该算是贴身的衣服,如果是自己买,一定会买自己习惯的喜欢的。所以这衬衫应该不是你自己买的。但不是自己买的,又不太习惯立领,却又穿在身上,那肯定是送你这衬衫的人对你非同寻常,所以一定是米兰给你买的。”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