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骨金莲 第一章(3)

  看着女尸身上这些奇怪的现象,简洁不禁摇头,陷入了沉思。

  此时,她的脑海里回忆着太多的见过的尸体:在警校上学的时候做尸体解剖用的尸体;戴上警徽以后办案时看到的被人杀害后的尸体;甚至看过罪犯被枪击中以后迅速死去的过程。

  那还是她击毙的第一个凶犯,一个持枪杀人在逃犯。

  当时,她负责在后门盯守。

  其实这是一个几乎没有挑战性的任务。因为抓捕计划很周密,凶犯基本没有可能从后门逃窜。

  但百密也有一疏——罪犯还有同伙,而且事先并没有侦察到。

  当全部刑警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个持枪杀人犯的时候,他的那个同伙便趁机跑向后门。

  直到六年后,简洁仍清楚地记得当时的情景:当她见到凶犯迎面向她跑来的时候,她猛然一怔,随即下意识地拔出了手枪。

  她的余光看到了凶犯也将胳膊抬起,但她的心中却涌起一阵热流。因为她从手枪的准星里,已经清楚地看到了凶犯的左胸口。

  她毫不犹豫地叩动了扳机,几乎在一霎那之间,她就看到那个凶犯扑通一声栽倒在地上。而她似乎都没有听到枪声。

  等到她奔过去的时候,看到鲜血从那个凶犯的前胸上的一个弹孔里一股一股地向外涌出。

  简洁那时没有紧张,没有兴奋,没有高兴。。。。。。。

  她特别安静。

  她安静地看着那个凶犯痛苦地扭曲、急促地喘着气、眼睛也瞪得大大的,像是眼睛也在抵抗着痛苦。直到那双眼睛里已经没有了光泽的时候,手脚还无意识地抽动了几下。

  然后,她又看着凶犯被枪击中的前胸——血还在往外涌着。

  队友们围上来,见她一动不动地蹲着,以为是第一次击毙罪犯的原因使得她紧张了。正要拉她起来,她却淡淡地说:“我只是在等血流完了以后看看我刚才击中他的弹孔的位置。”

  重案三组的队长刘世明在得知简洁的这次表现以后就立刻把她收入自己的阵中了。

  用他的话来说:“简洁天生就是当警察的材料!”

断骨金莲 第一章(4)

  简洁站立已久的腿在酥麻中稍微动了一下,而阳光也射在她的脸上。简洁略微眨了一下眼睛,大脑也从刚才的思绪中回到现实中。

  她又一次将目光盯在了女尸身上。

  简洁并不是恐惧。因为她的从警经历使得她对尸体早已经没有了恐惧的感觉。

  象是职业病一样,当看到尸体的时候简洁的内心里只萌发出对罪犯的愤怒感觉。很少再有紧蹙眉头的习惯了。

  可是这种样子的女尸却是她从来没见过的。她实在搞不清凶手将被害人的身体弄成这个样子的目的是什么?

  刘世明碰了她一下。

  “到院子里透透气去。”

  简洁一声未吭,随着刘世明走出房间,来到庭院里。

  1201室是一层,室外带着一个三十平方米左右的庭院。

  庭院由雕工精美的工艺篱笆围成,里面种植着各色花草。

  微风徐来,花香怡人。

  简洁一边摘下刚才检查时戴的手套,一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才觉得胸中的憋闷感觉消失了一些。

  “很挠头的案子啊!有信心吗?”刘世明问。

  “当然有!”虽然她对这个案子还一点头绪也没有,但简洁仍是作出肯定地回答。

  ——一名警察如果没有信心,那再简单的案子也破不了。这是她自己写的座右铭。

  简洁虽然只有二十八岁,但从警校毕业之后就在重案组里。几年之内,就从一个普通的警员成为了重案三组的副组长。这不是靠关系、靠脸蛋,而是她用破获的一个一个案件换来的。


  刘世明欣赏地看着身边的简洁:年轻美丽的面庞,温柔中带着刚强目光的双眸,能言善辩却又滴水不漏的小嘴。。。。。。

  这个俊俏的女警官在刚踏入警界的时候只有二十三岁,一颦一笑中还透着小女孩的率性和柔弱。几年的摔打,使得她已经变得越发坚毅。他也越来越多地将疑难的案子交给简洁,因为每次简洁都不会让他失望。

  刘世明决定把这个案子也交给简洁来办。

  两人再也没有说话,陷入了沉默之中。

  他们都在思索这个案子。

  不多时,一个警员走到他们身边,对刘世明说:“队长,取完证了。”

  “收队。”刘世明说完看了一眼这所美丽的房子,随即迈步向外走去。

  简洁进屋又看了一眼已经蒙上白单的女尸,忽然间想起了一件事情,她略一寻思以后告诉法医:“女尸先不要做尸体解剖!原封不动地冷藏起来。”


断骨金莲 第二章


  重案三组会议室内。案情分析会。

  没有出去办案的警员全部到场了。

  “长话短说,今天的这个案件由简洁这一组负责。先由简洁介绍案情。”

  刘世明历来说话都是简明扼要。

  简洁在他的熏陶下也养成了这个习惯:

  1、今早八时,‘星海人家’A座1201室发现一具女尸。是由每天去死者家打扫卫生的保姆首先发现的。经查证:死者名叫杜梅。35岁,离异。任职于市电视台,记者。

  2、死者被发现时位于卧室床上。但根据现场勘查,由浴室至卧室地板上有拖动的痕迹。所以推测第一现场应为浴室。经初步检查,死者为溺水窒息死亡。根据初步尸体鉴定,死亡时间基本确定在昨天,也就是6月26日的下午16点至晚上20点之间。

  3、尸体形状非常古怪:全身赤裸并被捆绑;双脚被白布缠绕;尸体上没有锐器伤、钝器伤、也没有其它伤痕;尸体后背上留有一句诗:“初一高声双日默”;尸体两只脚上分别留有一个字:“三”和“下”。这些字都是用口红写上去的。另外,在尸体(禁止)及外阴发现有性交痕迹,并且在(禁止)内发现了禁止(男性的一种液体)。

  4、门窗没有撬动痕迹、室内没有搏斗痕迹、室内箱柜没有翻动破坏痕迹、现场除了在庭院内采集到四个41码鞋样,案犯没有留下丝毫痕迹。

  简洁顿了一下,表示案情介绍完了。

  接着又说:从案发现场的情况推断如下:

  1、凶手是男性,而且与被害人熟悉;

  2、凶手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致人于死地。基本排除入室抢劫杀人动机,初步认定是仇杀或情杀;

  3、凶手手段残忍,而且基本没留下痕迹,说明凶手心理素质极好且非常有经验。

  4、凶手在尸体上故意留下那些字句。一方面可以理解为转移我们的视线,但另一方面很有可能这是凶手故意挑衅。如果是后一种可能性的话,那么凶手就要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厉害得多,甚至很有可能有变态心理。”

  所以初步侦破方向我认为有几点:

  1、迅速调查死者近几天的电话通讯记录。特别是昨天所接到、打出的电话。彻底细致地摸排被害人杜梅的社会交往情况。特别是近期有没有与人交恶。要着重说明的是,杜梅是个有名的记者,交往很多,人际关系较为复杂。据小区保安证实,杜梅和丈夫离异以后,经常有男子留宿在她家。

  2、调查有此种形式犯罪前科的人员,在押犯、在逃犯都要细致调查。

  3、调查杜梅前夫的情况。

  4、再细致地调查小区保安,重点询问昨天进出小区的人里面有无可疑人士。

  5、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弄清楚凶手在被害人尸体上所留下的这些线索具体含义。

  说到凶手女尸身上的留下的字的时候,在场的人顿时议论纷纷起来。

  简洁打断了大家七嘴八舌的猜测声,说:“我先抛砖引玉吧。我觉得那句‘初一高声双日默’是指犯罪的日期。”

  大家一下子静了下来。

  “因为我刚看过日历,6月26日,也就是杜梅被害的这一天,正是阴历六月初一!”

  下面一个警员问道:“那么‘双日默’呢?是初二就休息沉默的意思?”

  简洁苦笑了一下,“我也不是罪犯肚子里的蛔虫,我只想到这么多。”

  半个小时以后,当会议结束,室内只剩下简洁和刘世明的时候,刘世明问道:“你怎么先不做尸解?”

  “我正要跟你说。我想请一个人来协助我们。这个人可能会帮助我们弄清楚尸体上的真相。我想等他看过尸体以后再做尸体解剖。”简洁解释道。

  刘世明点了一下头。“那个人是谁?”

  简洁正迈步向外走去,回头应道:“我现在就去找他。回来你就知道了。”


断骨金莲 第三章(1)


  这是一栋被温馨的粉红颜色拥抱着的别墅。

  如同这个别墅外观带给人的温馨感觉一样,在别墅里面,也同样有给人温馨恬静的感觉。

  这个感觉是由一个年轻、美丽的女人带来的。

  此刻,这个温柔的女人正在细心地打理着二楼的书房。

  她家的书房很大,比隔壁的卧室两个还要大。但六个大书柜就已经将书房的空间占据了一半了,再加上宽大的办公台和几个布艺沙发,这间书房反而显得拥挤了。

  她非常喜欢在夜晚走进这间书房,然后卧在沙发里静静地看着在埋头伏案工作的丈夫。而后,她会打开沙发旁的台灯,在晕黄的灯光中安逸地享受着陪伴着丈夫的幸福。

  她觉得和丈夫在一起的每时每秒都是幸福无比的。

  此时,她正站在丈夫的办公台前,手里拿着一个小像框。

  ——像框里是张女人的照片。

  白皙纯洁的面容,乌黑光亮的长发,小巧可爱的嘴唇,含情脉脉的双眸。

  那是她送给丈夫的第一张照片。

  那天也是她的生日,1月31日。对于米兰来说,那天是双喜临门。不但生日过的快乐异常,而且在那一天他还正式地向她求婚了。

  她记得,当丈夫深情地拥吻她的时候,她觉得心脏都要激动得跳出来了。然后她就听见剧烈的心跳声,很杂乱,似乎和丈夫的心跳声混合在一起。而这杂乱的声音对她来说却是世界上最美妙的音乐。

  她每每看到这张照片都在心底涌起一阵幸福的感觉。因为在这张照片的背后,是丈夫潇洒飘逸的字体——我最爱的女人,我的妻子米兰。

  米兰记得,当在新婚之夜到来的时候,她是何等的兴奋与娇羞。虽然她曾在脑海里想过无数遍和余笑予走上婚姻殿堂的情景,担当这美好的时刻终于来临的时候,她仍是禁不住地神魂颠倒。她几乎忘了在婚床上,她是怎样依偎在余笑予的身旁,又是怎样娇羞地看着衣服被丈夫脱下。。。。。。

  而当丈夫的嘴唇吻上她的那一瞬间,米兰的大脑突然间一片空白,这是她从未有过的感觉。

  她感觉娇嫩的皮肤被温暖湿润的嘴唇不停地触摸,像潮湿的海风拂过。而又感觉余笑予的双手在不停地揉捏,仿佛要将她体内的每一分液体挤出。她时而燥热得要尽情地展开躯体,时而凉爽得要紧紧地依偎。

  她听见丈夫忘情的低吼和自己急促地呻吟,好像很远又好像很近,但始终围绕在自己的身边,将她的(禁止)完全的包围。她被这声音激荡得不能自已,仿佛每一个神经都在为此而剧烈的跳动。

  她起初怀疑这是假的,但当男人进入她体内的那一刻,那真实的充实感和撕裂般的疼痛又让她幸福得流出眼泪。这眼泪还来不及流下,她又陷入了陶醉的意识当中,她觉得自己飘浮在蔚蓝无垠的海水中,浪涛时而将她坠入深底,时而又将她抛向浪尖。她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觉得身体好像要融化在海水当中,随着波涛一起翻腾,一起跳跃。忽而,那浪似乎平静了,像微波一样荡来荡去。她像一片树叶,全身湿润着被海水拥抱着。但马上,那激情的浪又将她卷了起来,将她的全部都带到了空中。她再也不想让这海浪停下,她尽情地呼喊,而那浪潮也在她的呼喊声中一波又一波地将她推向幸福的巅峰。

  在米兰的记忆中,感觉过了许久以后她才恢复了意识,但仍然觉得自己支配不了身体,因为她感觉身体还在下意识地抽搐。她不想挣开眼睛,想让这快感再多一秒钟停留。她伸出手,抚摸到了男人赤裸的身体,便紧紧地依偎过去,喃喃地说:“我好幸福。”

  这虽然已经过去两年了,但每每回想起来,米兰都觉得似乎是昨晚的经历一样。而每次一回想,她都又被幸福的感觉所拥抱。

  突然,电话铃声从隔壁的卧室里响起。

  那原本动听的音乐振铃声在现在米兰听起来却是那么的刺耳。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