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骨金莲 第十四章(2)

  简洁闻听,兴奋不已!

  “那就是说,我们能知道整句诗了?就能知道全部的日子了?”

  余笑予却尴尬地摇摇头。

  “很抱歉,凭这一句还做不到。因为很多行酒令的酒歌,开头都是这一句。第二句接的词句里,初三的日期有,初五也有,初七、十五也有。。。。。。”

  简洁失望地“哦”了一声。

  教授见状,笑道:“也不是一无所获。我们知道这句话的来历,就大体明白了意思了。现在很明显就能知道:凶手杀人选择的是阴历的单数日子——初一高声双日默。我们要做的就是抓紧时间抓获凶手,不要让他再一次作案。”

  简洁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

  “我们现在唯一宽心的就是今天——初二,凶手不会作案。可最坏的结果马上就来了,明天是初三。谁敢保证他不把第二次杀人的日期定在初三呢?”

  听了简洁的话,余笑予默然不语。他担心的也正是这一点。

  两人都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突然,电话铃声打破了沉寂。是简洁的电话。

  “噢,知道了。我这就回去。”

  放下电话,简洁向教授告辞:“我得走了,法医来电话,刚刚做过尸体解剖,化验结果显示:死者的胃里含有安眠药的成分。”

  简洁的腿还没有迈进办公室的门的时候,就听见室内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我猜简洁现在的样子一定是又把头发披下来了。”

  简洁听着好笑,箭步进去冲着说话的人笑道:“你回来也不琢磨案情,琢磨我的头发干什么!”说话的时候,她披下来的长发在耳旁摇摆着。

  “呵,怎么样,我说得对吧。”那人笑着指点着简洁的头发对大家说。

  接着他又道:“简洁的头发平时总爱扎起来,但每当遇到疑难的问题的时候,她就习惯性地用手指头缠绕头发。这个案子这么复杂,我想简洁的头发一定是披下来了。”

  “行啦,把琢磨我头发的劲头用到案子上吧。对了,爱军,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这人名叫徐爱军,是简洁工作上的一个搭档,前两天刚去外地办案。简洁此时见了他,嘴上嗔怪,但心里却是高兴。

  “我刚下火车,本来想休息一两天的,没想到会来就遇到这么个大案子,看来又没得休息了。”徐爱军故意叹了口气,但眉宇之间却是露着兴奋的神色。

  “别那么多罗嗦话了,先说说你对这个案子的看法。”简洁将话题引到了这个案子上。

  徐爱军收敛了笑容,严肃地说道:“这案子我刚看完笔录,是挺蹊跷的。一时间我还琢磨不出什么具体的东西,但我感觉,肯定和普通的凶杀案不同。这背后肯定大有文章。”

  说着,他递给简洁一张报告单:“刚刚法医送来的报告,在死者体内发现安眠药物成分。但法医提到:药物的药量并不是很大,只是达到催眠的程度,并不会使人致死。”

  简洁拿起报告单看了一遍,抬起头来的时候看到徐爱军的眼神里同样露出不解的神情。

断骨金莲 第十五章(1)

  夜已经深了。

  外面下着瓢泼大雨。

  雨水敲打着窗户噼啪作响。

  卧室的床上,余笑予鼾声如雷地睡着。

  他真是累坏了。

  以往他要一直睡到下午两、三点钟才会起床,可是今天,简洁的到来打乱了他的生物钟。他不得不按照正常的作息时间入睡了。

  可是在他身旁的米兰却辗转反侧,久久难眠。

  夜,漆黑一片。

  在这黑暗之中,如果你借着被乌云遮住绝大部分光亮的月色,你会看到一个黑影在悄悄地向着余教授家靠近。

  那是一个中等个子的男人,虽是瘦销身材,但却灵敏的很。

  在滂沱的大雨声中,根本听不见他走路的声音。

  他似乎很熟悉这栋别墅,只在别墅正门稍稍站立了片刻,就转身去了后门。

  他蹑手蹑脚地翻过后门前方的一处庭院,来到后门的台阶上站住。

  这时,他才长长地呼了一口气,仿佛刚才那一路都是屏气而行。

  他抬起头,盯着二楼卧室的窗户,眼神中露出邪恶的光。雨水顺着他的面颊扑簌落下,他惬意地甩了甩头发,然后掏出手机发出了一个短信息。

  “嗡。。。嗡。。。。”

  手机短信的震动声使得米兰浑身一颤。

  她飞快地从枕边抓起手机。

  她静了几秒钟,听到丈夫的鼾声还是照旧,这才将目光投向手机屏幕。

  那是一条她心里期待却又令她恐惧的信息。

  米兰咬着嘴唇,眼睛盯了那信息许久。

  最后她似乎下定了决心,轻轻地掀开被子,慢慢地坐起身,试探着将脚放到地板上。

  她紧张地浑身僵硬着,却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终于,她站到了地板上。

  她回头看了一眼熟睡中的丈夫,然后转身赤着脚向楼下的厨房走去。

断骨金莲 第十五章(2)

  雨还在下着。

  站在门外的那个人已经有些冷得哆嗦了。

  但当他看见厨房的窗户前站立了一个人的时候,顿时兴奋得浑身燥热起来。

  他移步向前,脸颊紧紧贴着玻璃。

  玻璃对面是个身穿睡衣的女人。那个女人正用惊恐的眼睛看着他,浑身瑟瑟发抖。

  一道闪电划过夜空。照亮了他邪恶的笑容。

  女人惊得一抖,几乎站立不稳。

  他幸灾乐祸地看着女人的神情,然后掏出几张照片一样的东西,贴到了窗户上。

  女人的眼神中立刻露出乞怜的神色。

  他满意地点着头,仿佛这一切都在他意料之中。

  随即他又拿出手机,飞快地按着键盘,又发了一条信息。

  片刻之后,女人颤动了一下,然后低头看手机。而一边看着,女人颤抖得更厉害了。到最后,女人耸着双肩,嘤嘤地低声哭泣起来。

  他胸有成竹地静静地看着这一切。他似乎知道,这个女人会怎么做。

  果然,几分钟之后,女人慢慢地抬起脸,茫然地瞅着他,然后缓缓地脱下了外面的睡衣。

  他笑了,伸出手将窗户玻璃上的雨水擦去,这样能看得更清楚些。

  那玻璃此刻好像是一个电视屏幕,而屏幕里的女人赤裸着诱人的身体。。。。。。

  一道闪电在震雷德伴随下划过夜空。

  在照亮天际的一瞬间,能看到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画面:

  在一所房子里,在窗户前,一个年轻美丽的女人无助地展示着赤裸着身体。

  而窗外的那个男人屏住了呼吸,眼睛瞪得大大的,那目光好象能够射进女人的体内。

  他的眼睛在随着女人的动作而转动着,仿佛那双恐怖邪恶的眼睛能支配女人的身体。而他的瞳孔也兴奋地聚合,好像汇聚成一束光线,将可怜的女人牢牢地射穿。

  许久,当女人瘫软在地上,被冰凉的感觉刺激的惊醒的时候,她再次注视窗户,那个男人已经不在了。

  外面的雨还在猛烈地下着,象是这女人流下的泪。

  而天空仍然一片黑暗。

  仿佛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只是窗户上贴着的东西在告诉这个女人,刚才发生了什么。

断骨金莲 第十六章(1)

  2006年6月28日,星期三,阴历六月初三。

  雨从昨晚一直下到今天白天。

  此刻的雨虽然不像夜里那么大了,但也是哗哗地不停。

  这种天气,最佳的选择就是躲在家里蒙头睡大觉。

  余笑予就是这样。

  在雨声的催眠作用下,他从昨天晚上一直睡到第二天上午九点。

  此刻,他正慢慢地睁开眼睛。

  睡到自然醒来,这种感觉是十分舒服的。

  余笑予觉得疲劳感觉一扫而空,仿佛又年轻了十岁。

  他侧过身子,充满爱意地看着在他身旁熟睡中的妻子。

  米兰在熟熟地睡着。

  洁白的皮肤像婴儿般一样润滑,俏美的小嘴随着呼吸轻微地翕动,但美丽的眼睛旁边却残留着淡淡的泪痕。

  余笑予心怀歉意地轻轻吻了一下妻子的嘴唇——这些天一直忙着业务的事情,可能是冷落她了。

  他轻轻将手从妻子的臂弯中抽出来,又蹑手蹑脚地下了地。回头看妻子仍然香甜地睡着,这才放心地去了书房。

  余笑予有时候很反感自己的思维——只要大脑清醒的时候,就不可避免地想到那些要做的事情。他很羡慕那些平日日理万机,却又能抽出时间清闲的人。

  他不是抽不出时间,而是抽不出那种闲情雅志的心情来。

  此时,他的大脑空间又被简洁求他帮忙的这个案子所占据了。

  他站在书柜前,仔细地看着书柜里的书。

  可是找了半天,他却找不到想要看的书。

  琢磨了一会儿,教授想起学校的办公室里可能还有这类的书,便匆忙出门,开车直奔学校而去。

  简洁这时候正坐在电视台副台长室的沙发里。

  她的对面是电视台的副台长罗常山。

  既是杜梅的领导,也是和杜梅关系密切的两个男人之一。

  早上六点钟,简洁就醒了。

  她本就是一个睡眠少的人,再加上脑子里全是这个案子,让她更没兴趣在被窝里多待一分钟了。

  她开车直奔警局。

  先是把昨天搜集到的成果细细研究了一番,然后等到同事上了班,又再追问了一遍。

  于是,她的笔记本里记载的内容更多了。

  ——查到了和杜梅关系密切的有两个男人。

  一个是电视台的副台长罗常山,另一个是一个房地产商。据说杜梅的这所房子就是那个房地产商已近乎于赠送的价格卖给她的。不过,这个男人基本上很快就被排除出犯罪嫌疑人的名单。

  因为在案发的时候他有充分的不在现场的证据:昨天晚上,这个富商刚刚乘飞机从国外回来。当然也不排除他雇凶杀人。那也只有慢慢调查他和杜梅之间的利害冲突了。

  另外,刑警将这两个男人的照片拿给星海人家的保安看过,好几个保安都证实,这两个男人以前去过小区。但案发那天罗常山没有去过。

  用这些保安的话来说,这两个男人和杜梅关系很密切呢,我们一眼就能看出,肯定是情人关系。

  简洁听了刑警复述的保安的这些话,禁不住苦笑。“哎,现在的保安,除了能留意这些男女之间的事情,什么也不留意。”

  心里嘀咕完了,简洁又特意叮嘱道:“除了再细致一些调查案发时间

这两个男人的去向外,更要仔细调查这两个男人同杜梅有没有利害冲突。我指的是严重的利害冲突。比如金钱上、名誉上的。”

  简洁的第六敢告诉她,这两个男人除非对杜梅恨之入骨,或者之间有不可调和的矛盾,否则这两个功成名就的成功人士决不会冒着身败名裂的危险作案的。

  ——电话通话记录方面,十四个通话记录已经核实了十二个,都没有什么问题。只剩下两个从磁卡电话亭打出的号码。其中一个是杜梅生前接的倒数第二个电话,而且时间很长,有十分钟之久。磁卡电话亭的地点也已经锁定,此刻徐爱军已经奉命负责这项任务,正在这个电话亭附近进行走访调查。

断骨金莲 第十六章(2)

  ——杜梅死前不久服用过安眠药。但药量不大,只比睡眠的剂量稍多一点。从在体内消化代谢的时间上推断,安眠药是在杜梅死前大约一个小时服用的。

  简洁拿着这份尸检报告迷惑不解。如果说是凶手给杜梅服用的安眠药,那剂量为什么不大呢?而如果是杜梅自己服用的,那她大白天为什么要睡觉呢?或许是和余教授一样工作到了深夜所以白天要补充睡眠?

  而死者脚趾间的药物粉末检查也没什么收获,结果显示只是一般的云南白药,普通得满大街都是的那种。

  等到刘世明来了以后,简洁先向他汇报了一下昨天余笑予和莫丽提供的情况。

  刘世明听得很仔细,而且越听表情越严肃起来。

  “虽然余教授和莫教授的见解也很在理,但没有出现连环凶杀我们就先不要去猜测。抓紧时间把这个案件的头绪清理好。当然侧重点和思路也要适当地向凶手连环作案靠拢。”刘世明向简洁布置道。

  接着,两人又商量了一下,决定上午由简洁去拜会一下和杜梅关系密切的另一个男人:电视台的副台长罗常山。

  临出发前,刘世明又叮嘱道:“现在看来,罗常山的犯罪嫌疑也不是很大。因为如果他是凶手,就没有必要再杀其他的人。而根据现在的推断,凶手是要连环行凶。所以你去,最主要的目的是让罗常山多提供一些杜梅生活上更细致的材料。但同时也别忘了仔细调查罗常山和杜梅之间有没有利害关系。”

  “罗台长,你能不能提供一些杜梅工作、生活上的事情。比如一些生活习惯上的细节事情?”

  简洁客气的问道。

  “好的,没问题。配合公安机关的工作那是义不容辞的。”罗常山一脸诚恳的样子。

  这已经是他们见面之后十分钟以后的对话了。

  但如果以为罗常山如此好的配合,那就错了。

  起初的十分钟,罗台长始终遮遮掩掩,刻意澄清着他和杜梅之间的暧昧传闻。

  简洁不动声色地听着罗常山侃侃而谈,暗地里则细细观察着他。虽然当他知道杜梅被害的消息后一脸吃惊、紧张的样子,而且竭力地摘脱着自己。但简洁凭着多年的经验能感觉到罗常山并不像凶手,他只是担心因为公安机关调查他和杜梅的关系而使他声名狼藉。

  简洁看着这个仪表堂堂的男人,心里却有些悲哀。——杜梅怎么看上这样一个男人呢?既然两人的关系连同事都知道了,还道貌岸然地矢口否认。

  不过这也是简洁一转念想的,她见罗常山解释得有些口干舌燥了,知道该反驳这个副台长了。

  于是简洁微微一笑,柔中带刚地说道:“罗台长,我们不是新闻媒体,也不是小报记者,如果不是杜梅被杀,我们不关心你和杜梅的个人交往。我既然问你这个问题,你就应该知道你和杜梅之间的关系,我们一清二楚。我所想知道的,只是关于这个案件的事情。所以,希望你能配合我们。我到这里问你这些问题,是为了顾全你的社会形象。否则要是经过传讯的手段,您的面子上可不好过。”

  简洁的这几句话一下子就把罗常山顶了回去。

  于是就有了十分钟以后,副台长配合的话语。而接下来的对话也更加顺畅了。

  “杜梅在工作中的情况怎样?”简洁开始发问。

  “杜梅的专业能力毋庸置疑,在我们电视台是属于名牌记者。而且在圈内也是有些名气的。此外她还担任着几家报纸、杂志的兼职评论员。”

  “那你所知道的,杜梅在工作中有没有可能和别人结仇?”

  罗常山思索了一会儿,“杜梅呢,写的报道文笔犀利,褒贬时事,揭露了很多阴暗面的社会现象。从这点来说,肯定有得罪的人。不过她的这些报道都是很客观的,也都没有什么杜撰、人身攻击、违反法律的一面。所以这些年除了有些意见信之类的问题,倒也没有惹发官司、纠纷之类的事情出现。”

断骨金莲 第十六章(3)

  “那你所知道的杜梅的个人生活方面的情况呢?”

  罗常山被问到这个敏感话题的时候顿了一下,斟酌一下用词以后说道:“杜梅的生活很新潮的,一些生活习惯也很西方化。朋友也很多,几乎一周要参加三四次聚会。另外她很喜欢接触新的领域。甚至她曾经提出过要3P(**)。“

  “3P(**)?”简洁禁不住脱口而出,她倒不是不明白3P(**)是什么意思,而是没有想到这种性乱的(**)也会发生在电视台台长身上。

  罗常山以为这位女警官不明白3P(**)是什么意思,轻咳了一下,有些不自然地说道:“就是三个人一起。。。。。。(**)。”

  简洁嘲讽地笑了一下:“你不用解释,我明白。那接下来呢?”

  “这么开放的事情我当然是拒绝了的。”罗常山立刻表白道。接着又说:“不过,杜梅和其他人会不会有这样的新潮举动,我就不得而知了。”

  三十分钟以后,在简洁的笔记本上又多了许多内容。

  这些收获,让她在准备离开的时候心情很不错。

  正当简洁准备告辞的时候,她的手机响了。

  她看了一眼号码,是余笑予打来的,便接通了电话。

  当她听到一句话的时候,眼睛立刻就瞪大了。

  简洁急切地告诉余笑予:“好的。你先去,我马上就到!”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