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断骨金莲》 32


[转帖].《断骨金莲》 32







第八十二章  (3)


    “你的第四个破绽就是在王挺的家里给我打了电话!

你先利用‘邪恶的微笑’的名义给王挺发短信,将他调出来。当他离开家以后,你进入了王挺家

里,将硬盘换上,并且以王挺的名义在网上和我们聊天。当你感觉我们已经快知道了王挺的地

址以后,就故意打来电话想刺探一下情况。结果当时余笑予正和莫丽通话,你就打给了我。其

实前面的这一段过程,你也没有破绽。但问题就出在你打电话的时间上,那个时候正好是下午

四点,正是旁边的小学校下课的时间。而在下课的时候,小学校里会响起独特的音乐声音。当

时我还以为你在家里听音乐。
 
但在昨天下午,我在你家的时候,当我在四点钟的时候,却没有听到小学校的音乐声。这是因

为你家离小学校远,根本听不见。所以你说那时候你在家听音乐,就是撒谎!”

听到这里,米兰不置可否地

    “嘿嘿”笑了两声。她眼神有些迷茫,似乎又回到了当时的场面里。

    “而你接下来的败笔则出现在莫丽的病房里,你故意将你和王挺联系的那部手机放在莫丽的

床下,然后利用下楼给她买东西的机会用王挺的手机给这部电话打电话。让我和余笑予都看到

莫丽隐藏着一部手机,而且还接听陌生电话的事实。而在给莫丽洗头的时候,你又故意将我们

俩支走,然后就可以方便地再将那部手机拿走。这又造成了莫丽因为担心查询手机而故意丢弃

的假象。而在这个时候,你又将教授的手机放到了莫丽的床下。
 
但你疏忽了一点,就是这时候王挺已经死了!一个死人怎么还会给人打电话呢?

其实你想得也很好,将王挺捆绑到冰柜里冷冻而死。这样我们就无法通过尸检来确定王挺死亡

的具体时间。但是有一个小细节使得你的计划出现了大问题:那就是王挺被冷冻的时候手腕上

还带着手表。而在王挺挣扎的时候,无意间使得手表停止了运行,将时间停在了王挺死亡的时

刻!而这一点失误则成了‘死人给活人打电话的败笔’。

米兰听简洁说到这里,脸上显出气愤的样子:“如果我是凶手,怎么还会将下一个被害人指向

我自己?我怎么杀我自己?”

    “这只是你的障眼法,因为你知道公安机关即将破获这个案子,你只需要将自己捆绑在柱子

上,表演成一个受害人的样子来等待救援就可以了。而捆绑自己,对于已经精通绳缚的你来

说,简直是小菜一碟了。但你最大的漏洞也出现在此!

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将地点选在这个废旧仓库里。你想得很好,这个地点只有余笑予和莫丽

知道。你的丈夫自然不是凶手,那么只有莫丽才会把你带到这里来。

但你实在是聪明过头了,因为这个地点除了他们两个人知道,你也知道。如果莫丽不是凶手的

话,那除了你还会是谁?”

说完了这些,简洁叹了一口气,看着米兰:“事情真相都摆在这里,你还狡辩吗?”

米兰的脸色飞快地变化着,一会儿红一会儿白,牙齿也紧紧地咬着嘴唇,仿佛在内心里激烈地

挣扎着。

    “你怎么不敢看我的眼睛!”简洁质问道。

    “你抬起头来,看我的眼睛!你还敢看你这个好朋友的眼睛吗?!”

米兰被简洁的话问得猛然哆嗦了一下,她果然不敢去看。

    “那你怎么解释一个男的打电话给钟燕红的校长,问她丈夫的事情?你还怎么解释,莫丽接

到的那个陌生人的电话是男人打来的?”米兰苦苦支撑着。

    “呵,我提到过男人打电话给钟燕红的校长吗?你怎么知道的呢?”简洁一下子抓住了米兰话里的漏洞。

    “不过我可以给你解释,我只说三个字你就应该很明白了把——变声器。”

米兰的神色不但是难堪,而且是痛苦了,她张开嘴想要说话,可却说不出来,好久,她又强自

镇定道:“再怎么说,你们也没有证据!”

简洁放声大笑:“没有证据?你怎么那么天真?我告诉你,我们查过你们住宅小区的垃圾处

理,在你倾倒的垃圾里发现了束髻的图片。而且在你来的路上,我的同事已经检查了你家里的

电脑,在里面发现了你用‘邪恶的微笑’同王挺聊天的记录!”

简洁说完得意洋洋地看着米兰,眼神中尽是怜悯的神色。

    “你胡说!我把那些图片都烧毁了,根本不会有残留。而且我也从来没有用过家里的电脑和

王挺聊过,我都是。。。。。。”

米兰说到这里,突然间愣住了,因为她看到简洁如释重负的表情,而在简洁的手里还拿着一个

微型录音机。

    “你!你是故意诈我!”米兰恍然大悟。她忽然间觉得天旋地转。

——完了,一切都完了。

她忽然浑身没有了力气,眼泪也失去了控制,流了下来。
 
    “我不是想杀她们,可是为了笑予,我不能没有笑予。我不能让别的女人对他好,也不

能。。。。。。”她捂着脸低声哭泣起来。

    “真的。。。。。。是你?”

突然,在米兰的身后传来了一个男人悲怆的声音。

当听到着声音的时候,米兰几乎瘫在地上。

那声音对于米兰来说是那么的熟悉,那么的重要,甚至超过她自己的生命。

    她可以为这个声音痴迷、为他欢欣、为他流泪、为他付出一切。。。。

    。。

只要能换来那个人温柔地说:“我爱你。”这三个字。

然而,此刻在她身后的声音却是悲痛的,米兰听着仿佛心都要碎了,她好想把自己的心掏出

来,捧到这个男人面前,换来他温柔的声音。

可是米兰连身子都不敢转回去,她不敢看到那人的眼睛,不敢看到他的脸,甚至不敢看到他的

衣服。

——因为在她身后说话的是他最爱的男人,她的丈夫余笑予。

    “笑予。。。。。。”米兰说了这两个字就再也说不下去了。

    “小兰。。。。。。”余笑予也同妻子一样,强忍住泪水后却只说了这两个字。

简洁立在一旁也纹丝不动,她的身体似乎僵住了,而她的心仿佛在这一刻也碎了。

在她脑海中不停地浮现出以前和米兰在一起的快乐的场面,那曾经是多么美好的场面啊,两个

人欢笑着在一起,歌唱着、奔跑着、嬉戏着。

    。。。。。

可是此刻,围绕在她们身边的除了痛苦、悲伤,只有咸湿的海风。

    那海风无情地吹进她们的心里,再换成咸湿的泪水流淌出来。

许久,米兰的声音又缓缓响起:“笑予,冰箱里冷冻层的第三个格子里有我给你包的馄炖,我

分几个小塑料袋装的,你不愿意做饭的时候就煮一袋吃;洗衣间的衬衫干了,不过我还没来得

及给你熨,你只有自己熨了,记得一定要熨了以后再穿,要不然领子会不齐整的;这周的电视

报我放在床头柜里了,我在上面用红笔把你爱看的电视节目都画出来了,周五电影频道有一个

你爱看的电影。。。。。。”

    “不要说了,小兰。”余笑予带着哭腔的声音在米兰身后传起。

米兰的声音也越发的哽咽了,但她还是兀自地说下去:“笑予,再让我叫你一声吧。我知道你

可能忘不了你曾经的小兰,但你还是忘记吧。只有忘记了,你才能快乐,才能幸福。

我也做过你的女人了,我好幸福,我好满足的了。我也好爱你,我好爱你!笑予!认识了你,

被你爱着,是我这一生最幸福的事情!可我还想要你陪着一起去看海,我们一起光着脚丫在海

滩上散步。我还想吃你给我做的饭,想天天听你说你爱我,我好想啊!”

说完,米兰转过头深情地看着丈夫,有好几次她的胳膊在抬,似乎要伸出手抚摸丈夫的面颊,

去为丈夫拭去泪水,但最终她还是放下了胳膊。

她忽然间笑了,笑得如桃花盛开般艳丽,然后她再深情地瞥了一眼丈夫以后,猛然转过去,

纵身  跃入了  波涛汹涌的海中!

    








尾声




一年以后,仍是在盛夏季节。

在黑石礁的礁石上站立着三个人。

他们久久地看着翻腾的海浪,却相互无语。

直到夜色已经将他们的身影淹没在黑暗之中时,一个女人开口说道:“我明天就要走了,去国

外待一段时间。”

另一个女人柔声道:“出去散散心也好,这一年虽然看你身体恢复的很好,但你心情总是不愉

快的。”

    “我总梦到小兰在给我洗头,醒了以后我就止不住泪流满面,没想到那竟是她最后一次给我

洗头。”女人言语之时已是有些哽咽。

   
    “我也是。总梦见小兰还活着,在和我亲昵地说着悄悄话。昨天晚上我还梦到她在海里游,

而我在后面追。我问她,去年怎么我跟着跳下海却找不到你呢?而小兰调皮地笑着却不告诉

我。”


两个女人挽着手,回忆着

    “小兰”,竟心情轻松了一些的样子,但在她们身旁的那个男人却始终默然不语。

此刻,他慢慢蹲下(禁止)子,从怀里掏出一些东西,扬起手向海中撒去。


那是一朵朵美丽的米兰花,在夜色中,她们在翩翩起舞。





(全文完)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