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断骨金莲》 31







[转帖].《断骨金莲》 31







第八十一章   (2)



我真的恨她,她的诊断错误使得我的治疗整整耽误了一年。我还是按照普通的炎症去看病,可谁知道,那时候已经是尿毒症期了。 

如果有一年的时间去积极治疗,或许我就能健健康康地生活着。也或许我还会病到如今的地步,可我不会遗憾,不会悔恨那一年的时光。可是现在说这些都已经晚了。不知道这两个月能不能得到肾源,也不知道即便得到了肾源,我的手术能不能成功。 


今天我将家里彻底的打扫了一遍,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清洁,打扫完了以后我坐在沙发里看着心爱的家,可是却不知道以后会还不会回来。明天我就要住进医院了,这或许是我最后一次在家里睡觉了,我好留恋。以前自己在这屋子的时候,还时常诅咒这间屋子没有生气,可是现在我看着这房间,却觉得像我的亲人一样。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再踏进这间屋子,还能不能抚摸着墙壁,惬意地看着电视。。。。。。 


简洁看到这里叹了一口气,静了许久后,又重新翻到二年前的一篇日记。 

那日期正是余笑予和米兰结婚的日子。 

——这样的夜晚莫名其妙的想你。刚才身边好多好多人,而我现在却是孤单单的一个人。 

我刚刚从那个废弃的仓库回来,想去那里看你。虽然你不会再在那里了。但我还是想去,看你和我以前经常去的地方。在那里我似乎能看到这些没有我陪伴的日子你是怎么样度过的。 


我们再也不会有那样的时候了。不会深情的对着你,不会再去聊那些共同的的话题。更不会有我期待的却从没有听过的“我爱你”。可是我知道,你在我的身边的。只要我一转身,你就会给我满满的拥抱。我会在梦里被你牵着手,我可以坏坏的在你怀里面撒骄,我可以靠在你的肩上尽使我的小女人招术,这些我会一直静静的放在心里,放在我的梦里。我也会坚强的生活着,努力的让你只感受到我的快乐。 


可是亲爱的笑予,此刻的我好累好冷。请抱抱我。。。。。。 

我不想坚强,不想独立,不想伪装。。。。。。 

简洁忽然觉得脸颊有泪流下。 

她不想再看下去了,也不敢再看下去了,她觉得自己的内心已经受不了感情的冲击,甚至脆弱的如同玻璃心一般。 

她合上了日记,靠在窗边,看着外面的夜空。 

她不想让这个黑夜过去,她从来没有这样的喜欢黑夜。每当见到天空有一丝光亮的时候,她就心痛得哆嗦。甚至他想,如果生命在此时结束,或是地球在此时停止转动,那该是多么幸福多么美好的一件事情。 


简洁默默地沉思了良久,然后抓起桌子上的车钥匙走出了门。







第八十二章  (1)

 

“今天有空吗?我们一起去黑石礁看海吧。”简洁笑着问候米兰。 

米兰此刻正依偎在丈夫怀里,一边接着电话一边调皮地抚摸着丈夫的嘴唇 

“好啊,什么时候?” 

“我现在就在,你有空就过来吧。”简洁依旧笑着说道。 

放下电话,米兰起身穿着衣服。 

“简洁约我去黑石礁看海,你在家好好睡大觉吧。”米兰换好了衣服以后亲昵地亲了丈夫一口,然后走了出去。 

而当余笑予翻过身子正要接着睡的时候,他的电话响了。 

“简洁呵,小兰刚走,你再等一会儿她就到了。” 

“我这个电话就是找你的。”简洁说道。 

“找我?那刚才怎么不说?”余笑予纳闷道。 

“有两件事情想问你。第一件事情,你和莫丽进行SM的照片还在吗?” 

“不在了。我还纳闷呢。可能是收拾东西的时候顺手扔了吧。”教授回答。 

“那你还记得你的那些关于梳髻

的书吧,你真的不记得放在哪里了吗?”简洁又追问。 

“这个。。。。。。”教授沉思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我就是记得放在家里,可是却找不到,那天你也在场啊。” 

电话里一时无语,良久,简洁幽幽地说:“没事了,你睡吧。” 

余笑予放下电话,纳闷地寻思着,搞不懂简洁怎么突然问这两个问题。他翻过身子想要接着睡,可却再也睡不着了。 

简洁电话里的声音让他觉得很奇怪,他说不清具体是什么感觉,可却有种不安的预感。余笑予睁着眼睛躺了一会儿,还是决定起来。 

米兰笑盈盈地站到了简洁面前。 

“你今天怎么兴致这么好?一大早就来看海?我以为你得好好在家休息几天呢。”米兰说着挨着简洁坐在了礁石上。 

“还记得我们最开始认识的情景吗?”简洁没有回答米兰的问题,而是聊起了以前。 

“当然记得。那时候我们是在初中,只要有空,就一起跑到这里来看海。”米兰幸福地回忆着。 

“是啊,那时候我们多么快活,无忧无虑的。后来,我们都长大了,工作了,虽然见面少了,但每次来这里看海都像回到了小时候般的快乐。” 

“呵,是的。你还记得吗?我结婚的前一天晚上我们俩还在这里一边看海一边聊天。” 

“是的,那天晚上我们聊得最快活,你还说第二天晚上不洞房花烛了,出来再和我一起看海呢,结果呢,你跑到教授怀里看海去了吧。”简洁笑着揶揄着米兰。 

米兰被简洁提起往事,也禁不住羞红了脸笑了起来。 

她伸出手,想像以前那样抓简洁的痒,但当她转向简洁的时候,却发现她的好友正用古怪的眼光看着她。 

“你怎么了?”米兰疑惑地问道。 

说话之间,一个海浪扑上礁石,掀起的浪花溅到两人的脚上。米兰不由得打了个寒颤,而她看到简洁的脸色也越发阴冷了。 

她啜辍地又问了一句:“你怎么了?” 

简洁转过脸,正对着米兰,她久久地看着米兰娇美的面庞,然后缓缓地说:“米兰,你为什么要杀人?” 

说话之间,两行眼泪顺着简洁的双颊流了下来。 

“你!你在说什么?”米兰被简洁这句话惊得变了颜色。 

“我在问你,你为什么要杀人。为什么杀害杜梅?为什么杀害钟燕红?为什么杀害唐飞云?为什么杀王挺?也为什么要嫁祸给莫丽?” 

简洁一口气地问着,情绪也变得激动起来,泪水更是止不住地往下流。 

米兰猛地站了起来,倒退了两步,恐怖地看着简洁:“你在说什么啊?这明明都是莫丽和王挺干的,你怎么怀疑我?” 

简洁看着米兰表情无辜的脸,痛苦地摇着头:“我也不想怀疑你,我谁都想怀疑,可就是不想怀疑你!因为你是我从小到大的朋友,也是我最好的朋友!但你难道不承认吗?这些人就是你杀的!” 

“我杀她们?我和她们无怨无仇,我因为什么要杀她们?”米兰冷笑道。 

“非得要我说吗?那我就把这个故事说给你听!” 

简洁说完这句,反而平静了下来。她深情地望着大海,仿佛是自言自语般地说起来。 

——“在一个月以前,你被王挺奸污了。可是这个恶棍奸污了你还没有完,他照了你很多裸照,并借此来要挟你、勒索你。我想,从那时候开始你就萌发了要杀死王挺的念头。 

但你却暂时不能动手,因为一来你没有拿到那些照片,你怕万一杀了王挺,而照片还散落在别处。二来,因为王挺和你一直有电话往来,如果你杀了他,公安局一调查就会立刻怀疑到你。而第三,王挺逼着你进行3P性爱,而另一个人和你见过面,你怕那个人也将这个秘密泄露出去,所以要杀王挺的同时,也要除去那个人。” 

米兰哼了一声:“你可真会想象!” 

简洁没有理睬米兰,继续说道。 
——“于是你苦思冥想,要找到一个最佳的方案来实施你的杀人计划。正好这个时候,机会出现了。其实这也不算是机会,那就是莫丽即将做肾移植手术,而且生死难料。 
你早就看出来莫丽喜欢余教授,而你也无意中发现了丈夫和莫丽以前进行SM的照片,你更是心存恨意。如果莫丽病死了倒还好,但如果她手术成功了,生命继续延续下去的话,你觉得那会给你和丈夫之间制造很大的阴影。于是你想借这个杀人的计划也一并将莫丽除掉。 
这几年你和莫丽的假意友好,使得你有机会得到她家的钥匙。正好莫丽因为住院而家里无人,你便利用这个机会到莫丽的家中看了她的日记,掌握了她以前的许多事情,而同时也顺便学习到了许多SM的知识。至于女性学方面的知识,估计你平时在家里在教授的身边耳濡目染就学会很多了。” 

“呵,真不愧是重案组的副组长,杀人动机都被你编的象真的一样。那我倒要听听,你怎么给我编造杀人的过程。”米兰冷笑道。 

——“说起你的计划我倒是很佩服你,真下了一番苦心,而且是很巧妙。这个计划困难的有两个方面:











第八十二章  (2)

 

第一、如何将王挺和莫丽连在一起。 

你必须要给公安机关造成一个感觉,就是王挺和莫丽是同丽是主谋。因为王挺在你的计划当中是要比莫丽先死的。而且你最后摘清自己也需要莫丽来帮衬。 

在这一点上你做得很到家。你自己建了一个SM群,并且按计划地将王挺和几个被害人加进群来。而且根据你对王挺性格的了解,很容易的就已“邪恶的微笑”这个名义成为了王挺的主人,并且使他臣服于你。 

至于那几个被害人,你的意图只是将她们加进群。并不在乎他们是不是真的喜欢SM。因为只要这三个被害人都进入了群里,那么就容易给公安机关造成错觉,而把注意力都集中在SM的调查上。这样怀疑目标更容易到王挺和莫丽的身上了。 

第二、如何将王挺和莫丽的‘罪行’一点一点地而且是有顺序地展现给公安机关。 

这一点你做得更是精妙绝伦。 
你利用的是凶手每做一个案子以后都故意留下迷题这样一个高明的手段。 
这个手段有两点好处。 
首先,会将公安机关侦破的方向引到SM和女性学研究上面,容易怀疑到王挺和莫丽。 
其次,因为案情的需要,我们会请你的丈夫来协助破案, 而你则更方便的知道我们破案的过程。” 
你真的很聪明,把杀人现场设计得完美无缺。不但故意在现场留下42码鞋的鞋印,还特意将王挺奉献的禁止(男性的一种液体)注入被害人的(禁止)里,造成凶手是男人的假象。 
此外你还弄到了医院里的那种安眠药,这也将目标指向了莫丽。造成的我们错误分析是因为莫丽在医院住院,很容易能够得到安眠药。” 
说到这里,简洁竟似乎也真的欣赏起米兰的计划了。她看着米兰微微一笑,不过眼神中却是讥讽的神色。 
“至于杀人的过程,就要比这个计划要容易得多了。还用我细说吗?”她揶揄道。 
“想说就说吧,我还洗耳恭听呢。”米兰也毫不示弱地回答。 
——“那好,我就一个一个地说起。 
先说杜梅。 
杜梅是你这个计划中第一个要杀的人。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先选择她。据我猜想,可能是因为你和杜梅还有王挺一起进行过3P的缘故吧,你觉得你被王挺玩弄的这个事情除了王挺以外就是杜梅知道。所以你要先把杜梅杀死,以免夜长梦多。 

进入杜梅的家里应该是很容易的,因为你和杜梅在3P的时候就见过面,而且杜梅应该还很喜欢你这个漂亮的女人。到了杜梅家以后,你应该很容易地将安眠药洒进水里,等到杜梅入睡了以后,捆绑、缠足、窒息杀害,这一系列的操作就轻而易举了。 


再说钟燕红。 

你选择钟燕红,是因为你从莫丽的日记中知道,她们以前因为恋爱的事情有过节。 

而杀害钟燕红就要比杀害杜梅稍微麻烦一些。因为你要同钟燕红取得联系,我不知道你用的什么办法让钟燕红匆忙离开学校,但我猜想很有可能是你编造了莫丽和李培源偷情的故事,钟燕红本来就对这件事情难以忘却,此刻听你一说,肯定要匆忙回家与你见面。 

见面以后的发展应该就同杜梅的一样了,我也就懒得再说。 
接下来,你要杀唐飞云了。选择唐飞云也是因为她和莫丽有关。她造成了莫丽的诊断错误。唐飞云虽然是第三个被害人,但我估计你早在杀害杜梅的时候,就已经将后面的过程都想好了。否则你不会事先就知道唐飞云那天值班,也不会知道每当她值班的时候,她的丈夫和孩子都不自家。 
而至于王挺那个恶棍,确实死有余辜。说实话,我很欣赏你将王挺冻死在冰柜里的做法,那真是解恨解气。也很佩服你的胆量,将王挺约到莫丽的住处见面。我想你是因为通过“邪恶的微笑”已经牢牢地掌握了王挺的心理,知道他只会俯首帖耳的盲从才会这么大胆的吧。” 
听简洁说完了这些,米兰眨眨眼睛,反而放声大笑:“你再怎么说,这也是你的想象。你们公安机关不是都讲究证据吗?那你把我杀人的证据拿出来啊?” 

简洁看米兰笑完,厉色而道:“你以为你做的就天衣无缝吗?那我就告诉你犯的错误。” 

——“可以说你在杀害杜梅以及钟燕红的案子上都没有留下什么破绽,而且你巧妙的将我们的视线都转向SM和女性问题。但你没有想到,也没法控制杜梅对别人说起过你们3P的事情,虽然只是只言片语,但也足够我们公安机关顺藤摸瓜了。我们特意将夹杂着你的一些照片给宾馆的服务员看,而宾馆服务员很快就认出了你。 

当然,这不能算是你的破绽。因为这不在你控制范围之内。 
你的第一个破绽是从唐飞云的案子开始的。 
还记得那天我和教授去你家查找梳髻方面的书吗?可是怎么找也找不到,甚至在学校里找也找不到。当时我只以为确实没有,但其实并不是这样。 
教授的书都是极有规矩的,怎么会突然间少了书的呢?这个问题我昨天刚弄明白,书是你故意弄没的。因为那天晚上你要去杀害唐飞云,你不能让我们在家里停留时间太长。如果书在你家的话,那么就会带着孩子一起研究,你很难保证我们研究多久。为了支开我们,你销毁了书。 

而当我们在楼上找书的时候,你和小男孩聊天中得知他见过那卷头发,为了再拖延时间,你给孩子吃了含有安眠药的糖果,这当然是我猜测的,但我想肯定是对的。因为事实就是如此,那个小男孩在车上就睡着了,而且当我们再次去找他的时候,用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他弄醒,而他醒了以后又用了很长时间的刺激才精神过来。这足足耽误了我们两个小时的时间,我想,你这两个小时一定做了不少的事情吧。” 

而我又联想到一件事情,那就是前天我们从医院回到你家中,我想你一定在给我们的饭菜中放了安眠药。因为我虽然经历过很多次的熬夜工作,而从来没有像那天晚上那样忍不住趴着就睡到天亮。而余教授也是如此,当昨天我去你家找余教授的时候,他还在睡觉,而且我砸门都无法让他清醒,没办法只好用砖头砸碎玻璃他才被惊醒。 

我想你这么做的目的是因为你这个晚上要去医院。你怕教授知道,也怕我在这个晚上有什么突然的举动。 
直到昨天我才在记忆里搜寻到这个片断,但幸好还不晚,因为在我的化验中,显示出来我的体内有安眠药的成分。这两天来,我只是在你家里吃过饭,对吧? 
而我又想起那天,你将家里的电话线都拔掉了。你口口声声说怕家里来电话打扰到丈夫睡眠。但其实你是怕莫丽早早就发现余教授的手机,而给你家打电话。如果太早的话,我和余教授都还在,或是他还没有睡觉,你的计划就不能实行了。所以你才将电话线拔掉。” 

“那第二个破绽呢?”米兰也似乎平静下来,一幅专心听讲的样子。只是嘴角讥讽般地撇着。 
“你的第二个破绽则在给唐飞云蒙眼睛的白布上。你为了能提示我们131这个数字,煞费苦心地用白布做文章,特意找符合这个数字的病房床单。但你可以说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你这样做的结果是,你的样子被值班的hushi看见了!其实你蛮可以不这么复杂的,你蛮可以随便找一个床单,哪怕是写上隐喻的数字也比这个做法要好。” 

简洁说着这个事情,看了看米兰,发现她的脸颊在不自主地抽动。 

简洁笑了笑,又开始说第三个破绽。 
“如果说这两个破绽都是小破绽的话,那么你的第三个则是大破绽了。 
你为了得到王挺要挟你的那些照片,特意找了康迪事务所。你的想法是很好的,一来可以得到照片。二来呢,如果以后警方查到你和王挺的关系,你完全可以用康迪事务所的证词来表明你只是想得到照片,并没有想危害王挺的意思。所以你一再和康迪说‘只是要照片,不要伤害王挺’。
但百密而有一疏,你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康迪竟然将王挺的电脑硬盘也拿了回来。
    这是你不想看到的事情。因为如果没有了电脑硬盘,公安机关就找不到王挺和‘邪恶的微笑’聊天记录,就不会将案子引到莫丽身上。

    所以你还得千方百计将硬盘重新安装到王挺的电脑里。”

    “所以,就有了你的第四个破绽!”简洁说这句话的时候,狠狠地盯着米兰的眼睛。

——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