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咔嗒”一声脆响。 

贞操带被打开了! 

简洁如释重负地长长舒了一口气。 

但她没有去检查唐飞云的阴部,似乎打开了贞操裤才是她的目的,而里面隐藏着什么秘密她完全不关心一样。 

简洁掏出了电话打给刘世明:“刘队,莫丽的家庭住址查到了吧?我建议立刻搜查莫丽的家!” 

当简洁打完电话的同时,刚才过去检查的徐爱军发出了惊呼:“你快来看!” 

简洁慢悠悠地转过头看去:唐飞云的下(禁止)光溜溜的,原本的(禁止)都已不见。而在(禁止)里面插着一个东西。 

徐爱军慢慢地将那东西从女尸的下(禁止)抽出来。 

——霍然是一朵米兰花! 

徐爱军大惊失色地看着简洁,但却发现简洁的脸上异常的平静。 

“你知道是米兰花?”徐爱军大惑不解。接着又想起来:“你怎么知道密码的?” 

简洁微微一笑:“因为余教授的妻子——米兰的生日是1月31日。这朵米兰花的意思再明确不过了,凶手下一个目标就是余教授的妻子米兰!” 

“那余教授的妻子岂不是很危险?”徐爱军焦急地说。 

“应该没事的,现在莫丽已经在我们的监视之下,她本人没有机会作案。而她的手机我们也已经监听程控了,如果她联系王挺的话,我们正是求之不得呢,我们正好可以顺藤摸瓜,一举将其擒获。” 

徐爱军放下了心,但还是说道:“为保万一,还是通知教授他们注意一些的好。” 

简洁想想有道理,便拨打着余笑予家的电话。 

可是传来的却是忙音。简洁这才想起昨天米兰说的已经将电话线都拔掉了。 

于是她接着拨打教授的手机,奇怪的是竟处于关机状态。 

简洁越发纳闷,这次她又拨打米兰的手机。 

可当几秒钟过去以后,简洁的神色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米兰的手机也处于关机状态! 

“你快去看一看!”徐爱军看出不对,催促着简洁。 

其实不用他说,简洁已经拔腿在向外跑了。一边跑一边告诉徐爱军:“你把这里处理完了以后去莫丽家,我们在那里碰面。” 

当简洁走了以后,徐爱军将那个贞操带完全地从唐飞云的尸身上脱了下来。顺便他又看了看贞操带的里面,果然有一个装置,里面存着液体。 

不过那装置里的液体即便怎么用力也不会溢出来了。 

因为由于在冰柜内的冷冻,使得它已经结成了冰。 

徐爱军拿着贞操带,又好气又好笑。喃喃地自讽道:“早想到这一层该有多好,费了多么多的脑细胞呵。” 

余笑予被一个巨大的响动猛然惊醒了! 

他下意识地伸手往旁边摸去,却没有碰到妻子的身体。 

紧接着,“砰”的又传来一声巨响,接着是玻璃被砸碎的声音。 

余笑予觉得心脏都跟着怦怦乱跳,他简直是火冒三丈。 

教授捂着前胸爬起来,拉开窗户刚要对外面发出怒吼,却听见楼下传来简洁的声音:“教授,快开门!” 

余笑予气鼓鼓地开了门让简洁进来:“你发疯了啊,竟然用砖头砸我家的玻璃!” 

“那能怨我吗?你家电话打不通,你和小兰的手机全都关机,我敲了五分钟门了,也一点动静都没有!我以为出什么事情了呢,你怎么睡得象猪那么死呢!” 

简洁见教授完好无缺,也有了揶揄他的劲头。 

“小兰呢?她怎么也睡得那么死?”上楼的时候,简洁问教授。 

余笑予一下子想起来,刚才他没有摸到妻子的身体,而匆忙下楼开门也没再注意。便一边喊着米兰的名字一边往卧室里走。 

然而卧室里却不见米兰的身影! 

简洁忽然觉得发慌,大喊了数声以后突然发现在床头桌上有一张纸条:“笑予,莫丽来电话说,你的手机遗忘在她那里了,我去替你拿回来。小兰。” 

教授见了纸条放了心,可简洁却被惊得一阵阵眩晕。 

她迅速拨通了莫丽的电话,她将心情尽量放的平静,然后问道:“莫教授,米兰去你那里了吗?” 

“昨天半夜来过啊,笑予的手机落我这里了,我叫她过来拿的。她拿了手机以后就回去了。怎么,她不在家?” 

听着莫丽的解释,米兰狠狠地咬着牙。但仍装作若无其事地说:“哦,没事,我随便问问。” 

挂了电话以后,简洁抓起一件衣服撇给教授:“快穿好衣服,我们马上走!” 

“去哪里?这么着急?”教授一边穿着一边纳闷地问。 

“别那么多废话了,到了你就知道了!快下来,我先发动汽车去了!”说这话的时候,简洁已经跑到楼下了。

第七十七章

余笑予象失了魂魄一样站在莫丽家的客厅里一动不动。 

干警在他身边来回经过着,可是他却置若罔闻。 

他现在什么都看不见了,眼前反反复复的只是妻子美丽的面庞。而同时还有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回荡:小兰可能处在危险之中,或者。。。。。或者已经遭到意外了。” 

那是简洁的声音。 

当简洁开的警察即将开进“盛世嘉年华”这个豪华小区的时候,余笑予莫名其妙地问:“简洁,你把车开到这里干什么?” 

“这里是莫丽的家。”简洁幽幽地回答。 

“是啊,我知道这是莫教授的家。所以我纳闷呢?” 

简洁知道该向余笑予说明情况了。于是她先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然后缓缓地说:“笑予,我跟你说件事情,在这起连环凶杀案中,莫丽有可能是凶手,或者是主谋。” 

教授顿时瞪大了眼睛,嘴也长的大大地,说不出话来。他以为自己听错了。 

但还没等他再问,简洁的第二句话又让他觉得整个世界都不存在了:“而且我们有证据表明,莫丽的下一个目标就是米兰。小兰可能处在危险之中,或者。。。。。或者已经遭到意外了。。。。。。” 

接下来简洁向他讲述具体怀疑并且发现贞操裤秘密的经过时,余笑予一句话也没有听进去。 

他被这个噩耗吓傻了。 

到了莫丽家楼下,简洁原打算让余笑予留在车里,可是教授死活非要上楼。简洁看教授这个样子,也就不再勉强。 

在他们到之前五分钟,刘世明已经带人进入了莫丽的家中,已经开始了具体的搜查工作。 

而刘世明也告诉了简洁另外一个让她意想不到的消息。 

——通过调查王挺的父母,得到了王挺的手机号码。而且调查结果刚刚出来:王挺和米兰之间在最近一段时间内有过数次的通话记录。 

这是怎么回事?米兰怎么会和王挺这个变态扯到了一起呢? 

简洁不停地问着自己,可却回答不上来。她知道,这个谜也只有找到王挺或是米兰才能解开了。而现在最主要的就是彻底检查莫丽的家。 

简洁和其他刑警一起在莫丽的家里四处仔细地检查着。但她时不时地用眼角扫一眼教授,看着教授失魂落魄的样子,简洁心中一阵阵发酸。 

她想去安慰教授,可是一来她现在有工作要做, 
二来她也真的不知道该对教授说什么。只是随着心中的酸痛感觉越来越强,她的愤怒也就越来越大。她真想立刻冲到莫丽面前,把她拽起来,质问她把米兰弄到了什么地方或是把米兰怎么样了。 

可是她却不能这么做。 

因为现在还没有证据表明这几个案子是莫丽所为。所有的一切只是怀疑。虽然这怀疑已经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但没有证据就只是空谈。 

但简洁确认自己的推断,也确认在这间屋子里一定能够找出证据。她环顾着整个房间,寻找着可疑的地方。 

莫丽的家虽然不是十分豪华,但却十分整洁,处处都显得干净利落。 

而且很多地方都看得出主人是很细心的一个女人。因为她这一段时间一直住在医院,所以在沙发上、床上、电视机上都被蒙上了单子。各个电器的电源插头也都从插座上被拔了下来。 

但突然,简洁听到一阵细微的声响,她皱了一下眉头,那声音好像是从厨房穿出来的。 

她疾步过去,只见厨房里的冰柜正在运行着。刚才的一阵细微的声响就是冰柜运转发出的声音。 

“刚才我们看了,那冰柜里存放的是肉。”一个警员顺口说了一句。 

“肉?”简洁顿生狐疑。 

——莫丽在住院之前,将家里的所有电源都拔了下来,这是多么细心的女人。怎么还会在住院前往家里放那么多肉呢。而且刚才察看了另一间屋子里的冰箱,里面空空如也,这说明莫丽是把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才走的啊。 

简洁走到冰柜前,掀起冰柜的门,她要再检查一番。 

随着冰柜门被掀起,一阵冷气传出。 

简洁哈了一口气,往里面看去。 

——是一大堆猪肉。 

简洁不甘心,将那些猪肉纷纷撇到外面再往下看。 

当她再翻动了几次以后,突然她倒退了几步!同时发出了一声惊恐的叫声! 

——她看到了一个挂着冰霜的人脸! 

众人被简洁的惊呼声吸引过来,几个人七手八脚将外层的肉搬走以后全都呆住了,很多人还从没见过这样恐怖的场面——一个人被活活地冻死在冰柜里! 

那张脸上布满了冰霜,似乎从雪地里挖出来一样。紧紧闭着的双眼在满脸的冰霜笼罩下显得格外的恐怖,甚至比死者圆睁着双目还要骇人! 

而在冰柜内,这张脸还显得格外的硕大,因为这个人的整个身子都被扭曲着塞在冰柜里,怪异的姿势使得身躯看起来很小。 

大家几乎在同时都默然不动,似乎都在考虑如何将这个冰冻的尸身从冰柜来拿出来。而大家也几乎在同时都失去了语言功能,短暂的沉默之后,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他是王挺!”

第七十八章

“快申请逮捕令,逮捕莫丽!”当简洁恢复了常态以后,她第一句话就是对刘世明说这个事情。 

刘世明点了点头,他已经在吩咐下属去办理了。 

发现了王挺的尸体,使得这个案情的轮廓更加地清楚了。 

——莫丽就是这个连环凶杀案的主谋! 

她十分爱恋余笑予,但当她得知自己将要不久于人世的时候,心态失衡了。虽然可以有肾脏移植的机会,但是如果失败,她就会永别人间。 

在这个时候,她痛恨在她的生活中曾经为危害过她、欺骗过她的人,而这几个人就是杜梅、钟燕红、唐飞云,还有米兰。她于是决定在自己临死之前杀掉这几个人,而在这计划开始之前,她又意外地遇到了王挺。这个甘心拜倒在她“主人”威严之下的男人于是成了她的替罪羊,也是刽子手。 

而当前三个女人除掉以后,莫丽发现公安机关已经发现了王挺的行踪,于是危急时刻,她将王挺杀死在自己的家里,由于时间紧迫,她无法转移尸体,便先冷冻起来,留待日后处理。 

正在刑警准备回局里办理逮捕令的时候,简洁的电话响了。 

“简洁,莫丽已经被推进手术室,进行手术了。”负责监视莫丽的刑警打开电话。 

“你说什么?”简洁气不打一处来。“你们怎么让她做手术呢!” 

“我们也没办法,没有逮捕令,我们没办法阻拦这件事情。” 

简洁此时也稍微冷静了一些,她明白这确实没办法阻拦。 

她向刘世明投去了无奈的目光。 

“先不要想这么多了,总归是能将莫丽绳之于法的。现在抓紧时间继续搜寻证据要紧,看看能不能挖出来关于米兰的线索。”刘世明镇定地说道。也提示着简洁现在该做什么。 

简洁听了刘世明的话,也镇静了一些,开始继续搜寻着物证。 

接下来的搜寻大家更是满腔热情,而在这催动下,很快又发现了一只女鞋。 

“这应该就是唐飞云的那只鞋。”米兰拿过来看了看肯定地说道。 

而另一边,徐爱军还在检查着王挺的尸体。 

简洁也走了过去,一起忙碌起来。 

“说来也怪,今天我们和冷藏打上交道了。你刚才走了以后,我看了看那个贞操带,里面不是有装液体的装置吗?你猜怎么,它在冷冻室里被冻成冰了。早知道它不会破裂,我们就不用费那么多力气想密码了。”徐爱军和简洁说起刚才的小发现。 

“所以啊,很多时候我们要是换一个思路去想案子的话,或许收获会更大更快呢。”简洁下意识地回答道。 

说话的时候,他们已经检查完了王挺的正身。没有任何的物品在身上。 

她俩协力又将王挺的尸体反转过来。 

这时候,简洁注意到了王挺被捆绑的手腕上戴着手表。 

她蹲下来,看着表面已经破碎的手表,又盯着手表上的指针和时间,她忽然觉得脑海里闪过什么画面,但又不是很清晰。她正努力回忆之间,忽听得教授的喊声从客厅传来,她于是匆匆将手表上的时间记在本子里,然后向客厅跑去。 

“我知道小兰在什么地方了!”余笑予冲着简洁大喊。 

“在什么地方?”简洁激动地问。 

“在我们学校的一个废弃仓库里。快走!”说着,教授疯了一样往楼下跑去。 

半个小时以后,六辆警车停在了余笑予学校里一个废弃仓库前面。 

这个仓库原来是装图书用的,后来慢慢废弃掉了,但一直也没有翻新。 

由于知道王挺已经死了,而莫丽也已经在手术室里,所以如果米兰在这里的话肯定也是孤身一人,不会有其他人的危害和胁迫。所以众人都放心大胆地向里面冲去。 

不过当进入到里面以后,刘世明还是严肃地提醒大家:“一定不要忘了唐飞云是怎么遇害的。” 

他的意思是或许凶手在这里也布置了陷阱。 

包括简洁在内,众人不用刘世明说也是万分小心,一边细致地搜索着米兰一边留意这周围有没有机关。 

教授似乎来过这里,他走在众人前面,遇到拐弯的地方或者其它的什么建筑物,他只是站在那里想一下便又继续领路,没过一会儿,教授就带领着大家走到了仓库的深处。而在这时,众人也隐约听到了女人痛苦地呻吟的声音! 

教授听得真切,脱口而出:“是小兰!她还活着!” 

说着,便疯也般顺着声音的方向跑去。 

众人紧紧跟随在教授后面,既紧张又兴奋。 

兴奋的是米兰还活着,而紧张的是生怕还会有什么陷阱。 

但当转过最后一个弯的时候,面前的景象让大家都长出了一口气。 

——米兰被捆绑在一根柱子下面。而教授正抱着妻子幸福地号啕大哭。 

简洁随着教授也冲到了米兰面前,她兴奋得眼泪止不住地流,但还没像教授那样只顾着抱米兰却忘记了给妻子解开绳索。 

她迅速地将绳子给米兰解开,三个人紧紧地抱在了一起。 

“是莫丽。。。。。”米兰呜咽着说。 

“我们都知道了,你什么都不用说,快抱着你亲爱的老公吧!”简洁这个时候还不忘逗一下米兰。 

而米兰憔悴的脸颊上也闪出喜悦的神情,她紧紧地搂着丈夫。然后幸福得一阵眩晕,疲劳、疼痛还有兴奋使得她在丈夫的怀里晕了过去。 

当教授将妻子抱上了车,车子急速向医院行进的路上,简洁笑盈盈地问教授:“你怎么一下子就猜到米兰在那个废弃仓库呢?” 

余笑予闻听,有些汗颜地道:“以前我和莫丽进行过SM,就是在那个仓库里。这个地方只有我和莫丽知道。我想她那么恨小兰,一定会把她带到这个仓库的。”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