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作为B超医生来说很少和患者有医疗纠纷的。因为医学物理检验和具体的临床不一样,临床上的医生因为误诊和患者会有医疗纠纷。但物理检验,比如B超来说,它只是提供辅助性的意见和报告,具体的确定诊断不属于他们来负责。而且物理检查客观因素比较多,患者各个时期的病情也都不一样,所以就拿B超来说,至少在我们这里没有出现医疗纠纷的情况。” 

当简洁问道“唐飞云作为B超医生和患者有没有医疗纠纷”这个问题的时候,接待她的业务院长这般回答道。 

“那你们医院关于检查的存档,以及患者病历的存档能不能让我看看,最好是现在。”简洁提出了这个要求。 

“这个没问题,我们一定会配合公安机关的工作的。”业务院长立刻答应了,而且找来病案室的负责人带着简洁去病案室检查。 

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病案室很大,足足有二百平方米。 

里面分门别类的摆放着建院以来的各种文字档案。 

病案室的负责人将简洁带到了一个大档案柜前面。 

“这里存放的都是B超的档案资料,还有什么需要的吗?” 

简洁在纸上写下了“莫丽”两个字,交给病案室负责人:“麻烦你帮我把这个病人的所有就诊病历都找来好吗?” 

负责人点了一下头刚要走,简洁又把他叫住了,笑道:“还有件事情麻烦你,能不能帮我弄点水,我有些可坏了。” 

刚才简洁在警察局想到唐飞云医患关系的问题以后,就匆忙开车赶往医院,一路上只是胡乱地往嘴里塞了一个面包,此刻她一说话就觉得嗓子里冒烟。 

水很快就送来了,简洁痛痛快快地喝了一大杯以后开始了工作。 

关于唐飞云的B超诊断资料的档案有三大本子。 

简洁看得很快,因为她只是在找关于莫丽的资料。半个小时以后,当病案室的负责人将莫丽的病历资料带来时,简洁刚好把唐飞云的资料看完。 

她在其中找到了六个关于莫丽的B超报告。 

第一个报告,也是最早的记载,是二年以前。当时B超诊断的是“慢性肾盂肾炎急性发作” 

第二个报告的日期是两个月以前。这时的诊断是“尿毒症合并肾脏衰竭”。 

再以后的几个报告都是这次住院期间的常规检查,目的是为肾脏移植手术作准备而用。 

简洁将这几个报告单放到一边,又开始研究起莫丽的病历。 

这次住院的病历简洁一扫而过,她把重点放到了二年前。 

因为她心里有个疑问:二年前莫丽在这家医院被诊断为“慢性肾盂肾炎急性发作”,但为什么没有在这家医院治疗呢?而一年以前,莫丽在这家医院就诊的诊断是“尿毒症并发肾脏衰竭”,那么,在这一年期间,病情发生了什么变化呢? 

她带着这个疑问翻开了莫丽两年前的病历。 

——那只是门诊病历,显示莫丽当时并没有住院治疗。里面的记载很简单,最后只是根据B超的提示,做出了“慢性肾盂肾炎急性发作”的临床诊断。 

简洁又重新翻看这次住院的病历,这次她一个字一个字的琢磨,特别是在病史介绍的部分。终于,她的眼前一亮! 

——病史:患者曾于两年前于我院门诊就诊,当时初步诊断为“慢性肾盂肾炎急性发作”。后该患者一年间始终进行抗炎治疗,但效果不佳。一年前在市第二医院就诊,诊断为“尿毒症合并双肾衰竭”。并于市第二医院进行透析治疗。但两个月以前,因被告知透析已对缓解病情无实质作用,故来我院就诊,要求肾脏移植手术。 

简洁反复地看着这段话,眉头越皱越紧。 

她拿起电话,拨通了徐爱军的号码:“你马上去市第二医院,查找莫丽在那里的病历资料。特别是一年以前的那次就诊情况!” 

放下电话以后,简洁沉思了一下,决定利用这段等待的时间去看一看这个疑点重重的莫丽。

第七十四章

简洁敲门进入贵宾病房的时候,莫丽正躺在床上手里拿着台历若有所思地看着。 

她见到简洁是独自进来的,脸上有一些吃惊的神情。 

“笑予呢?他没和你一起来?”莫丽问道。 

“哦,他可能还在家休息呢。我来医院办案子,顺便过来看看你。”简洁淡淡地笑着说。 

她一边和莫丽随意地聊着,一边观察着她的表情。不过,除了淡淡的忧伤之外,在莫丽的脸上看不出其它的什么来。 

“对了,昨天的那个手机是谁丢的啊?”简洁故意将话题引到手机上。 

“说来也怪,昨天你们走了,我打算去找hushi问问,可再一看,那个手机却不见了。”莫丽回答着,脸上露出莫名其妙的神情。 

而简洁的心里则颤了一下,但她仍装作自然地样子劝道:“也别想太多了,今天下午就要手术了,先好好休息吧。” 

说完,她告辞出来。走到僻静的角落里以后,简洁给组里打了一个电话:“立刻派几个人过来,对莫丽进行监视。同时立刻调查莫丽的所有情况!” 

她刚挂完这个电话,徐爱军的电话就打进来了:“我这边已经查清楚了。莫丽在一年前到市第二医院住院治疗,诊断的是‘尿毒症双肾衰竭’,并且做了透析治疗。我调查了病历资料,也问了当时给她看病的医生,据介绍说:莫丽一年前虽然被查出是尿毒症双肾衰竭,但结合检验报告,医生估计在这以前的一年,她就应该也属于尿毒症期了。” 

简洁听完这个消息,心中豁然明朗。 

——莫丽两年前在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就诊并作了B超检查。但B超的诊断是错误的!因为她当时就已经是尿毒症肾衰了。这个错误导致了她耽误了一年的有效治疗!而做这个错误的B超诊断的正是唐飞云! 

此刻,原本模糊交错的几条线现在都清晰明辨了。 

——莫丽和杜梅有关联。因为两人曾经因为意见的分歧在论坛上互相攻击。 

——莫丽和钟燕红有关系。因为莫丽曾和李培源恋爱过,而且在李培源夫妇结婚以后还曾经因为莫丽而起过波澜。 

——莫丽和唐飞云有关联。因为唐飞云曾给莫丽做出了错误的诊断。 

而在简洁脑海中清晰起来的还不仅仅是这三条。 

——莫丽精通SM。而网络上的那个“邪恶的微笑”也十分精通。 

——莫丽精通绳缚。而杜梅和钟燕红都被绳缚过。 

——莫丽也熟悉女性学知识领域。而凶手在杀害这几个被害人以后所留的线索都和女性问题有关。 

——前两名被害人都被服用过安眠药。而莫丽所在的医院就有这种安眠药。 

——而莫丽所在的贵宾病房,待遇颇高。如果不经过允许,包括hushi都不能随便进入,她完全有时间、有机会作案而不被人发觉她离开了屋子。 

简洁将脑海里的这些疑问重新梳理了一下,竟发现所有的问号都已经变成了句号。她兴奋异常! 

但她也知道,所有的这些都只是她的推理、她的猜测。找到王挺,或是找到物证才是最重要的! 

她慢慢地从泌尿外科所在的十二楼往下走,现在她的脑海里萦绕的是唐飞云(禁止)的贞操裤。贞操裤的密码到底是什么呢? 

那个密码一定不是随意输入的,肯定代表着什么含义。可会是什么含义呢? 

从那条贞操裤的密码设置来看,只能是三位数的数字。三位数的数字能代表什么样的含义呢? 

当她走到外科一病区的时候,她忽然间被触动了。 

她一下子想起调查报告里提到的那件事情——分管13病房的hushi孙燕在将采的血洒在床单上的前后十分钟,看见病区里有个女人经过,而且来回好几次,每次都在这个病房前停留几秒钟,象是在寻找病人的样子。 

又是一个神秘的女人!这个女人是谁?是莫丽吗? 

如果是她,那么她在病区里来回走什么? 

——如果说她是为了寻找白床单,为什么不到废旧收集箱里去找?到哪里找更方便也更安全啊,根本没有人会注意那里,何必冒着被别人看见的风险到病房里去找呢? 

——难道她就是要找带有血液的床单?可也说不通。hushi将血洒到床单上是突发的情况,这个神秘的女人除非有未卜先知的本领,否则她怎么知道hushi会将血洒到床单上?难道hushi没有将血洒到床单上,她就要一直等下去不成? 

——那么这个神秘女人在病区内,特别是13号病房停留的目的就应该只有一个,那就是她对这个病房情有独钟。或者是她住过,或者她就要这个病房的床单,或者有其它的什么隐情。 

简洁在外科一病区门口停下脚步思考着这些问题,她仿佛觉得答案就近在咫尺在她眼前,可是她的眼睛也像被白布蒙上了一样看不到真相。 

她忽然间醒悟,这块白布其实才是真正的迷题。 

但涉及到白布的疑点只有两个: 

——白布上有血。 

——白布所在的床单是外科一病区十三号病房一床的。 

白布上的血是hushi无意之中洒上去的,那就应该不是凶手设的谜。 

那么凶手的谜题就应该在第二种疑点上去搜寻! 

此刻,简洁的大脑抛去其它的问号,集中了全部的精力去想这个问题。 

猛然间,一连串的数字出现在了她的脑海中:一病区、十三号病房、一床! 

当这一串数字出现的时候,她觉得周身的汗毛孔都在张开。 

简洁激动地向外跑去,她要立刻到太平间去检验她的推测! 

当简洁往外跑的时候,迎面遇上赶过来的徐爱军和其他三名干警。 

“你们负责监视莫丽,但要注意别让她发现。”她向那三名干警交待完了以后,和徐爱军匆匆赶到了太平间。

第七十五章

唐飞云的尸体被从冰柜里拉了出来。 

简洁示意太平间的管理员离开以后,关上了门。 

在太平间昏暗的灯光下,盖着白单的女尸看起来怪异冷漠。她的长发散落在头的两旁,头发上的霜水在灯光下闪着奇怪的色彩。 

整个太平间里静悄悄的,甚至简洁和徐爱军都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声。 

而整个太平间内也没有一丝流动的空气,当简洁向女尸低下(禁止)子,呼出的气体吹到女尸脸上的时候,女尸的头发也在微微翘动。简洁虽是有徐爱军在身旁,却也不由得哆嗦了一下。 

简洁伸出手,搭住了白单的一角,缓缓地拉下来。当她的手触碰到女尸的脸颊时,经似乎还感到女尸脸部肌肉的弹性。 

白单被拉下来了。 

唐飞云裸露的尸身呈现在简洁和徐爱军面前。 

由于冷藏的关系,唐飞云的尸体显得格外的白。不是那种雪白,也不是洁白,而是没有丝毫血色,又没有丝毫活力的惨白。 

简洁不忍心再看到这幅景象,便将唐飞云尸身的上半部分用白单盖上,然后才和徐爱军一起搬动她的两条大腿。 

她俩将女尸的两条腿分开成“大”字的样子,这样能更容易显露出女尸下(禁止)所戴的贞操裤。简洁轻轻地提拉了一下,发现贞操裤和唐飞云的下(禁止)仍然是紧密地贴着,并没有因为温度的降低而出现缝隙。 

贞操裤的密码锁上显示的数字是“0、0、0”,就象三个张开的小口,在盯着简洁的手。 

看着这三个相同的数字,简洁却迟迟不敢去拨动密码拨盘。 

她想起教授说的:“这里面和密码锁相连的有一个装置。里面好像装着液体。如果密码不对,那就会触碰机关,使得装置破碎、液体流进(禁止)。如果里面的液体是强腐蚀性的液体,那么当我们破坏性打开的时候,就会将(禁止)烧灼腐蚀,那么里面有什么秘密我们就永远不会知晓了。” 

这就是简洁迟迟不敢拨动密码的原因。 

只有一次机会。 

如果选择的密码错了就功亏一篑了。 

——1病区、13病房、1床。连起来是四位数的数字,并不是三位数。 

要是把它们组成三位数字,按照顺序来说,有两种方式。 

——113和131。 

可到底是113呢?还是131呢? 

简洁拿不定主意。 

她在心里反复地念着这几个数字,可是那一组数字她都感觉很

熟悉,她凭直觉分不出应该选择哪一个。而且她知道,这个密码可不是凭直觉就能认定的。 

徐爱军也在沉思着。一时间,太平间里又寂静下来。 

忽然,徐爱军喃喃地问道:“简洁,你想到了吗?这个凶手怎么所留的谜题都和余教授研究的领域有关?莫非她是有意让教授来解这些迷题?” 

简洁微微颔首,她在心里也在思考着这个问题。 

她也曾问过余笑予有没有仇人,但余笑予否定了。 

现在,随着莫丽的浮出水面,这个疑问在简洁的脑海里更强了。 

——如果莫丽的真正意图是余笑予的话,那么是为了什么呢?她和余笑予没有利益上的仇怨,也没有金钱冲突,那么如果找犯罪动机的话,那就只有情感这一条线了。 

她回忆着这几天余笑予和莫丽见面时双方的神色,回忆起莫丽提到余笑予时的表情,说话的口吻。。。。。。 

当时简洁只顾着案子,并没有留意。可是现在回过头去琢磨,她感觉莫丽对余笑予的态度是何等的暧昧! 

简洁忽然间象被冰冻了一样浑身从头到脚一动不动。 

——难道莫丽爱余笑予吗? 

这个念头刚一出现,简洁就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因为马上在她的脑海里又出现了一个女人——米兰。 

难道莫丽的目标是余笑予身边最亲的人——妻子吗? 

当想到米兰的时候,简洁的心剧烈地跳动起来,她缓缓走向唐飞云的尸体,将手搭在了密码锁的数字转盘上。 

她轻轻地将第一个数字调到“1”,将第二个数字调到“3”,最后将第三个数字调到“1”。然后,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后,屏住呼吸,按下了密码锁的开关。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