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半个小时以后,简洁和余笑予进来的时候发现莫丽已经被米兰打扮得焕然一新。 

“这回我能漂漂亮亮的迎接手术了。”莫丽笑着对他们说。 

“是啊,等手术结束以后,你的身体恢复好了,就又变成美丽的莫教授了。”余笑予也风趣地逗着莫丽,他尽量把话说得轻松开心,想让莫丽在手术前有一个愉快的心情。 

众人又寒暄了片刻,简洁看时间不早了,就建议先回去,让莫丽好好休息。 

米兰和教授告辞以后走在前面,而简洁慢慢地在后面跟着。 

当简洁即将走出门的时候,她突然回过头,随意地问了一句:“莫教授,钟燕红你认识吗?” 

莫丽一下子愣住了,笑容也慢慢消失,脸上换上了一幅不太自然的神色。她迟疑了片刻,说道:“认识,不过很久都没有来往了。怎么了?” 

“没什么,我只是随便问问。”简洁回答完,看了莫丽一眼后缓缓将门关上。 

“到我家吃晚饭啊?” 

走到医院外面,米兰征求着简洁的意见。 

刚才在下楼的时候,米兰让教授“放假”回家。因为现在的案情暂时不需要教授了,简洁让余笑予在家里等着抓捕王挺的消息,同时她也想让教授放松一下神经,或许他轻松了以后就能够破解那最后的一道谜题——贞操裤。 

“真欢迎还是假欢迎呵,我吃饭可是没有两个小时吃不完的。不会打扰你和教授亲热吧。”简洁开着玩笑。 

米兰笑着白了简洁一眼:“走吧,多吃点好东西把你的这张嘴塞住。” 

一进家门,余笑予就一下子卧进沙发里,两条腿驾到沙发前面的茶几上,完全没有了谦谦君子的文雅作派。 

简洁看了教授的这个样子禁不住抿嘴笑起来,不过她也理解——这几天的疲惫让余笑予的体力顶不住了。 

米兰先上的楼,此刻换完衣服下来,见丈夫这个样子不免心疼:“要不然你先上楼睡一会儿?等饭菜好了我叫你。” 

余笑予摇摇头:“我这样子,只要一躺下肯定起不来的。还是坚持等到吃过饭再睡吧。” 

听到丈夫的话,米兰赶紧跑到厨房做饭去了。 

简洁休息了片刻以后,打算给组里去个电话询问一下案子的进展情况,便顺手拿起教授家的电话,可电话听筒里却传出了忙音。 

她纳闷地看着教授:“你家电话怎么了?” 

可教授耸耸肩表示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简洁于是冲着厨房的方向喊:“米兰,你家电话怎么回事啊?怎么打不了呢?” 

过了一会儿,米兰回应:“我把电话线拔掉了,不想有电话进来,怕打扰笑予休息。” 

简洁冲着余笑予撇了一下嘴:“真

幸福啊,有这么疼你的老婆。” 

她只好拿出手机来打电话。因为客厅的电话是分机,她要是打还得跑到楼上去。简洁虽说没有把腿驾到茶几上,可也累得不想多走那几步路了。 

电话打完,米兰就已经招呼他们吃饭了。 

虽然只是简单的几个菜,但对于余笑予和简洁来说已经是山珍海味的感觉一样了。等到吃完了最后一口饭,简洁抹抹嘴巴,起身告别。 

“干吗啊你?吃完了休息一会儿再走啊!”米兰挽留着她的朋友。 

“我得赶快走。你不知道吃完饭容易困的呀,我要是休息一会儿,也恐怕就睡到明天早上了。”说完,简洁冲米兰作了一个鬼脸,推门走了。 

而教授也应了简洁的那句话,刚刚吃完饭就已经快要睁不开眼睛了。 

他迷迷糊糊地回到卧室,三把两把就把衣服脱掉,准备美美地睡上一觉,可却被米兰强强叫起:“把安眠药吃了再睡。” 

教授哭笑不得:“我都困成这样子了,你还让我吃安眠药?” 

“哎呀,你这个困不是正常的困,是疲劳过度。不见得睡眠质量就好的。”说着,米兰把药喂到了丈夫嘴里。 

余笑予拗不过妻子,也想着早点睡觉,也就不再争辩,张口吃了。 

米兰坐在床边,看着心爱的丈夫。他的头刚沾到枕头就打起了鼾声。 

丈夫的鼾声让米兰既觉得心疼,又感觉放心了。

第七十一章

回警局的这一路,简洁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她头痛欲裂。 

她知道头疼是因为缺乏睡眠的缘故,但她不想睡,也不能睡。 

好容易车子在警局的院子里停稳了,简洁将手搭住方向盘,手指尖顶在喇叭上,而头则枕在手上,她需要睡一会儿。 

只要一会儿。 

猛地,简洁的头重重地砸在手上,而指尖触碰到喇叭发出的刺耳的声响让她一下子精神过来。 

人有时候虽然非常困倦,但是一个出乎意料的声音或者是其它的什么刺激就会让大脑立刻精神起来。 

简洁刚才这么睡,就是人为地设置一个刺激,好让自己的睡意消除。这是她克服困意的办法,而且是独家绝活。 

简洁回到重案三组的办公室内,发现有的刑警还在工作,而有的已经疲惫地趴在桌子上入睡了。 

她没有打扰那些人,而是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她的办公桌上摆着两份材料。 

第一份是关于被害人唐飞云的。 

在核实了蒙被害人的眼睛所用的白布来自外科一病区13号病房1床以后,具体调查了分管这个病房的hushi孙燕。 

经过详细调查,可以排除对孙燕的怀疑。同时孙燕提供了一条线索:当她将采的血洒在床单上的前后十分钟,她看见病区里有个女人经过,而且来回好几次,每次都在这个病房前停留几秒钟,象是在寻找病人的样子。 

简洁皱了一下眉头,她暂时分析不出具体的意思。于是再看第二份材料。 

这一份材料是检测王挺电脑的分析报告。 

——经过彻底的分析调查,可以肯定,王挺在“SM主奴乐园”这个群里交往最密切的就是那个“邪恶的微笑”。而且王挺也是被这个“邪恶的微笑”加进群的。 

从聊天记录上来看,王挺是这个人的“奴”。不但对她十分忠诚,而且可以说是卑躬屈膝、言听计从。但双方没有见过面,也没有文字描述这个“邪恶的微笑”的外貌、性格以及联系方法之类的。只是从王挺和她的对话中能够感觉到,这个女人有时候用手机短信的方式联络王挺,但也没有找到手机号码的资料。 

而且值得注意的是,在杜梅、钟燕红遇害的前后,他们两个人的联系极其频繁,大大超过了其它时间的联系频率。 

简洁将这个材料看了一遍又一遍,几乎都可以背诵下来了,但还是死死地盯着这些字。 

此刻,她的注意力、她的思绪已经不在王挺的身上,而是全部转移到了这个神秘的女人身上了。 

——这个女人是谁呢? 

现在简洁已经确定了一点:这个女人是这个案情的关键人物。不管王挺的杀人动机是什么,一定是和这个女人有关系。 

甚至,这个女人就是主谋,而王挺不过是她的一枚棋子、一个走卒也未可知。 

但这个神秘的女人在哪里?她又是谁? 

这个问题缠绕在简洁脑中,使得她又开始头疼。 

她又习惯地站在窗口,让夜风吹着脸颊。这样不但头痛能够轻一点,而且思绪也更能清晰一些。 

如果抓到王挺,这个疑问自然会迎刃而解。 

可是王挺在哪里? 

难道非要等到抓到王挺才可以揭开这个女人神秘的面纱吗? 

如果这个女人的杀人游戏已经停止,那么还好办一些,还能够慢慢地去调查。 

可是万一她还要继续行凶呢? 

被害人可不能慢慢等到调查结束。如果调查结束的时候又是下一个无辜的女人被害,那么侦破还有什么意义? 

想到这个问题的时候,简洁不由得想起唐飞云的贞操裤。 

——那个贞操裤里面一定会有秘密。而依照前几次的情形来推断的话,这个秘密就一定和下一个被害人有关。难道他们还要继续行凶吗? 

简洁被这些问题搅得头越发昏沉,她用凉水洗了两次脸,可仍然控制不住阵阵袭来的睡意。在迷迷糊糊之间她还纳闷自己刚才克服睡意的办法怎么失灵了,以往都是很管用的啊?但这个念头随着慢慢合上的眼皮也消失了。 

当凌晨的钟声敲响的时候,简洁也趴在办公桌上熟睡起来。 

但在这个时候,简洁的好友米兰却没有丝毫的睡意。 

她侧着身子躺在丈夫身边,看着余笑予沉沉的睡相,听着他如雷的鼾声,却觉得甜蜜和幸福。 

米兰象妈妈抚摸孩子那样轻柔地抚摸着余笑予的脸颊,眼神中尽是爱恋。 

她多想现在丈夫也睁着眼睛,也温柔地看着她。 

可是她现在也只有让丈夫睡觉,看着他熟睡,米兰的心里才踏实一些。 

她看了许久,然后轻轻地转过身子,从床头桌上拿起手机。刚才她将住宅电话的电话线拔掉了,手机也关掉了,怕家里来电话打扰到余笑予。此刻,她打开了手机,心不在焉地玩起了手机游戏。 

突然,她的手机震动了。米兰看了身旁熟睡着的丈夫一眼赶忙接起来电话。 

“小兰吗?我给你家打电话怎么打也打不通。怎么回事啊?”电话听筒里传来莫丽的声音。 

“哦,我怕打扰笑予睡觉,就把电话线拔掉了。有事吗?” 

“是这样的,笑予的手机不知道怎么落在我这里了。我明天就要手术,怕笑予没有手机耽误他的工作联系,你现在能过来取吗?” 

米兰闻听,立刻说道:“好的,我现在就过去拿手机。” 

挂了电话,米兰就迅速地穿好了衣服。又给丈夫留了一张字条:莫丽来电话说,你的手机遗忘在她那里了,我去替你拿回来。 

做完了这些,米兰将嘴唇贴在丈夫的脸上,深情地吻了一下后走出了卧室。 

当她走出家门的时候,抬头看了一眼黑惨惨的夜空,忽然间在心头涌起一阵寒意。

第七十二章

当刺目的阳光直射到简洁的脸上的时候,她才迷迷糊糊地恢复了记忆。 

她在半梦半醒之间似乎回忆到了昨天晚上思索的那一切。 

那些问号使得她一下子清醒过来,她知道还有好多好多工作还没有去做。 

简洁一边洗着脸一边又在脑海里飞快地闪现着杜梅、钟燕红、唐云飞的尸身,还有和这几个案子相关的人的身影。突然,象是定格一样,有一个人在她大脑的记忆中被锁定了。 

这个女人就是李培源电话中提到的那个人。 

当时,李培源在电话中说出这个人的名字时,简洁的身体微微一颤。 

而此时,当她想到这个人的时候,身子同样的又微微颤动了一下。 

——李培源提到的那个女人是莫丽! 

简洁又想起昨天在病房,突然打进来的那个电话。 

——莫丽的病房怎么会有另外一部电话?她解释说是hushi遗落的,有这个可能吗? 

——当向莫丽要电话的时候,她却推托不给。为什么呢? 

——打电话的男人是谁? 

这些问题在简洁脑海里纠缠着,她又仔细向前回忆,忽然间想起了另一个细节:在唐飞云出事前,她和余笑予曾经打电话给莫丽,可是手机关机,而病房电话有没有人接。她去哪里了呢? 

余笑予说他后来问过莫丽,莫丽说是去花园散步了,有这个可能吗? 

简洁接着又往前面回忆,结果她的身子又颤动了一下。 

——前两个被害人在死前都服用过安眠药,而这种安眠药只有包括莫丽所在的医院才有,这又是巧合吗? 

——那个神秘的“邪恶的微笑”会是莫丽吗? 

简洁一遍又一遍地问着自己。当她转身去微机室的时候心里仍然在不停地问着。但也还有另一个声音在说:“我要再找线索,仅凭这一个还不够。如果莫丽是那个神秘女人的话,那么她与这三个被害人一定都有关联!而且是我们以前忽略掉,或者是没有留意的关联!” 

她找到了杜梅的笔记本电脑,迫不及待地就在微机室看了起来。 

虽然刑警告诉她说,这里面没发现线索,但是简洁有种感觉,这里面一定有些秘密。 

简洁瞪大了双眼,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脑里的资料。 

电脑里面很“干净”,除了WORD以外,没有任何的应用软件。 

简洁点击打开了word。 

里面有四个自建的文件夹:“张名高自传”、“报社杂志稿件”、“电视台稿件”、“其他稿件”。 

简洁看了看文本大小,“张名高自传”是最长的。她决定留到最后再看。 

她先是点击开了“报社杂志稿件”。仔细地看起来。 

一个小时过去了,简洁的目光还是炯炯有神,不过,她在这个文件夹里没有发现和莫丽有关的信息。 

她看了着另外两个文件夹,下意识地将鼠标箭头移到了“其他稿件”上。 

这个文件夹里的稿子种类很杂,饮食、美容、健康、两性等等。还包括一些摘抄的文章。 

简洁琢磨了一下,开始看关于两性话题的文章。 

因为她有种预感:杜梅是一个性开放的女人,如果那个神秘的女人,或者说“莫丽”和杜没有关联的话,那么一定是和杜梅的这个特点有关系。 

半个小时简洁看了四篇文章,都没有什么发现。她觉得有些腰酸,便将身体仰在椅子上,看起了第五篇文章。 

文章的题目是“中外性认识的差别”。 

简洁很快就看完了,觉得里面并没有什么新的观点和有趣味的东西。里面提到的大多数的两性关系她都能接受或者都道听途说的司空见惯了。甚至包括3P性爱。 

她于是看了一下完稿的时间,上面显示的是四年以前。简洁点了一下头,如果是四年以前的话,那么这些观点应该还是蛮新潮的。至少在四年前她还不好意思穿T裤。 

不过简洁却被这篇文章末尾的一个“注解”所吸引了。 

上面写道:此文章在网络发表以后,引起争议。主要的焦点是多人性爱和SM多人性爱的区别。 

而在最后,杜梅还将网址的链接复制在了上面。 

简洁于是连上了网络,将那个链接地址输入了进去。 

果然,这篇文章的回复足足有六页之多。她兴致勃勃地看着。 

但突然,她被一个名字所吸引了。 

在回复的第三页上,她在一篇回复的作者栏里清楚地看到了“莫丽”这个名字! 

她的回复是这样写的: 

——作者将SM多人调教也划归到3P性爱的范围里面是不对的。在你看来,SM就是性乱而且还包括多人性爱是完全错误的。3P性爱可以在不属于SM的范畴内发生,它是属于性乱的,3P不用考虑感情,只强调单纯的性刺激。而SM则不然,SM的主和奴的关系是有感情的,是爱情的一种表现形式。请不要将两者混为一谈。作者将SM认作是多人性乱,完全是无知的体现。 

接下来,简洁越往后翻阅,就越来越多的看到莫丽的回复。因为在后几页当中,杜梅也针对莫丽的回复进行了回击。 

在最后三页当中,几乎成了她们两个人唇枪舌剑的舞台。两个人辩论得不亦乐乎,甚至言词都颇为激烈和极端。 

当看完最后的一条回复以后,简洁压抑不住兴奋的心情几乎手舞足蹈起来。 

因为她发现了——莫丽和杜梅有过严重的意见分歧。 

现在莫丽的形象在她的脑海里简直是挥之不去了。 

——莫丽和钟燕红有关系。是因为莫丽曾和李培源恋爱过,而且在李培源夫妇结婚以后还曾经因为莫丽而起过波澜。 

——莫丽和杜梅有关系。因为两人曾经因为意见的分歧在论坛上互相攻击。 

现在,最后的目标就是唐飞云了。 

莫丽和唐飞云也有关联吗? 

如果有,那是什么关联呢? 

我要从哪个方面去调查这个关联呢? 

这一系列的疑问使得简洁充满了兴奋的感觉,就像是孩子在过年前一天那激动地感觉一样。 

简洁立刻回到办公室,将桌子上“唐飞云的调查结果”重新看了一遍。她发现了一个疏忽:在调查唐飞云的社会关系时,刑警们只是按照惯例调查了被害人的亲属、同事、朋友的关系。却忘记了作为唐飞云的职业特点决定了她还有一层社会关系。 

那就是——医患关系! 

简洁想到这里禁不住出了一身冷汗,她一下子就联想到了莫丽。她也是住在这家医院,会不会因为医患的关系而和唐飞云有过接触呢?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