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2)

出租车在距离

    “黑石礁”两百米的地方停下了。

并不是出租车不往里面开,而是这是主人每次都要求的:在离黑石礁两百米的地方下车走过去。

    “黑石礁”是临海的一片礁石区的统称。这里虽然也在市区之内,而且也并不算偏远,但游人却非常少。
因为这里几乎都是各式各样、或大或小的突兀的礁石,一点沙滩都没有。

    而且附近没有平坦的路面,无论是游玩、漫步,还是锻炼,这里都不是合适的地方。

而王挺却喜欢这里,因为每次主人都会在这里给他留下心爱的礼物。

在这个即将下班的时间,人人都忙着收尾的工作,谁也没有念头在这个时刻跑到如此僻静的黑石礁来。

    所以当王挺到来的时候,整个黑石礁几乎没有超过十个人。

他大步流星地径直走向了一块礁石旁。
可是在礁石四周找了一圈以后,王挺却并没有发现任何的东西,更不用说主人留给他的礼物了。

王挺纳闷极了。

——主人从来都不会失约的。今天是怎么了呢?

他焦躁不安地在这里转来转去,他想发个短信问问主人,可这念头马上就打消了。

——还是不要惹主人不高兴,耐心地在这里等着好了。

几乎在焦急地等待了半个小时以后,他的手机终于又响了。

王挺迫不及待地掏出来看。

这次他终于咧开嘴笑了。

这条短信写着:到我家里来。主人。

接下去就是主人的家庭地址。

王挺飞奔到街上,拦了一辆出租车以后,他急切地告诉司机:“去盛世嘉年华。要快!”

司机没有再问,因为

    “盛世嘉年华”是有名的住宅区,出租司机没有不知道的。

王挺下车的时候大方地甩给了司机五十块钱,其实计价器上只是显示三十块钱。

因为司机不但车子开得飞快,而且还按照他手机信息显示的地址将在这个豪华小区里找了三圈,将王挺送到了目的地的门口。

    这让他心里十分高兴。

他下了车只迈了几步就到了电子门前。

    他静了几秒钟,调整了一下呼吸,然后将手搭到了显示1401室的按钮上。
在他按响了三次以后,对讲器内传出了一个温柔的声音:“谁呀?”
    “我是王挺。是,是主人吗?”他声音颤抖着回答。

对讲器内没有再传出话语,但王挺听到了

    “嘎哒”的声响。

电子门被打开了。

接下来的这一段路,王挺可以说是懵懵懂懂地走过来的。

如何乘坐的电梯,如何听到的电梯到达楼层的声音,如何迈步来到主人家门前,这一系列的过程,都被他兴奋的大脑遗忘了。

他只知道他的心脏一直在剧烈地跳动着。而当他走到指定的门前时,更是激动得喘不过气来了。

他在门前待了好几分钟,直到气息平稳了,他才轻轻地敲了两下门,却发现门竟然是开的。

——一定是主人给他留好的门。

正当他琢磨之间,屋里传出女人悦耳的声音:“进来吧。”

王挺虽然还没有看到主人,但走进去的时候仍是毕恭毕敬的,甚至在进了屋子以后不敢乱看室内的陈设。

他低着头,象个畏首畏脚的囚犯,在聆听着管教的训导。

    “进卧室里面来!”

主人严厉的声音从他左边的房间内传出。

王挺深吸了一口气,迈出了脚步。

当他走进卧室的时候,顺着刚才声音的方向稍微抬了一下头,他想搜寻一下主人的位置,但立刻被主人的声音吓得低下了头。

    “让你抬头了吗?说话!”

    “是,主人。”王挺啜啜地回答。

  “怎么,看你声音都发不出来了。桌子上有水,先喝点水润润嗓子吧。”主人的声音忽然变得温柔起来。

王挺心中的感激无以伦比,他听话地低着头走到桌旁边,端起桌子上的一个水杯一饮而进。

他觉得这杯水似乎有些发苦,但他也没有多想。以为是自己口干舌燥的原因。

见他喝完了这杯水,主人的声音更加温柔了:“这是给你的赏赐。好好给主人表演吧。”

说着,一只女鞋撇到了他身边。

王挺如获至宝地拾起来,恭敬地捧到自己的嘴边,闭着眼睛一边嗅着一边舔起来。

他透过眼睛的余光能看到主人。

——身材看起来妖娆多姿,一双玉足也如他想象中的一样细腻光滑。

    只是主人的脸上蒙着一层面纱,他看不清楚主人的面庞。

但这也足够了。

——只要我好好表现,主人一定让我看到她的。

王挺幸福地想着,也更卖力气地抚弄着鞋子。

那鞋子的味道和前两只鞋子不同,里面有一种医院特有的味道,王挺不知道是不习惯这种气味还是什么原因,渐渐地觉得有些眩晕,他张口努力地呼吸,想多吸入些空气让大脑更清醒些,但是他吸入的是更多的鞋子里的气体。

他的大脑越来越沉,而手也觉得有些麻酥,他不知道这感觉是怎么来的,下意识地抬起头去看主人。

可是,这次进入他视线的已经是重叠的身影了。王挺尽力地眯起眼睛,似乎主人的样子曾经清晰了一下,但随之就越发模糊。

    接着,他听到

    “扑通”一声倒地的声音,直到他看见一双脚在他眼前的时候,他才弄清楚刚才倒地的就是他自己。

他搞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只是看到地板在远离他、沙发在远离他、主人的脚也在远离他,总之他视线内的一切物体都象慢动作一样悄悄离他远去,而且不发出任何一点响声。

当最后的一丝光亮从他的视野内消失的时候,他听到了主人邪恶的微笑声。

第六十八章

——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在拨弄着自己的头,有些疼的感觉。

——又象是被什么东西抽打着,脸上火辣辣的。但身体却一阵阵寒冷。

在这冷与热的刺激下,王挺的神志渐渐清醒过来。

他觉得身体极不舒服,似乎是在蜷曲着。

    他试图换一个姿势,这才发觉自己真的是在蜷曲着,而且是被捆绑着!

他一时间搞不清楚自己怎么会成了这副样子,也不知道自己被塞在什么地方。

    他下意识地想喊,可是却发不出声音。他恐惧地感觉到自己的嘴上被贴了密封胶条。

而当他左右环顾一下以后,更是大惊失色!

——自己竟然被捆绑着塞在冰柜里面!

突然,又是一下火辣的感觉在脸上。他痛苦地抬起头,而迎面而来的又是一下抽打。

而抽打他的竟然是主人。主人正用鞋子狠狠地抽打着他的脸。

王挺搞不清楚自己做错了什么,会招致主人这样地虐待他。

他无辜地看着主人,象个不解的孩子一般。

    “一会儿在冰柜里慢慢想吧!”随着主人痛恨的声音,冰柜的盖子也在慢慢地合上。

当冰柜的盖子即将合上的一瞬间,王挺看到主人摘下了罩在脸上的面纱,如果此时他的最没有被封着,他一定会吃惊得张大了嘴巴。

他终于看到了主人的庐山真面目!

那是一张美丽的面庞,但在此时,这张面庞却带着憎恨的、邪恶的笑容。

    “砰”地一声,冰柜盖子重重地关上了。

王挺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也陷入了无尽的寒冷之中。

他竭尽全力挣扎着,浑然不知手表的镜面也在挣扎中被砸破了。

    但几分钟之后他放弃了。他觉得,即便是手腕拽断了,他也挣脱不了捆绑他的绳子。

此刻,他再也不象那个狰狞的恶魔了,他觉得两行眼泪悄然滑过。

    这也是他周身

上下唯一的温暖感觉。 

他象个无助的羔羊那样低声哭泣着。这哭泣的声音让他想起了米兰,米兰也曾经在他的面前发出过这样的声音。他做梦也不会想到,这悲鸣一般的声音有一天会由他的喉咙发出。 

冰柜里的气温越来越低了,恐惧和寒冷使他开始打起了哆嗦。刚才他挣扎的时候,脸颊曾经碰到过冰柜内壁,蹭到了很多的冰霜。他知道这个冰柜已经运作很久了,照这个速度,他感觉自己支撑不了多大一会儿。 

是半个小时?一个小时? 

他暗自希望着坚持的时间能长一些,甚至下定了坚持下去的决心。但马上就有一个嘲笑的声音在他心里响起:坚持十个小时又怎么样?还是会慢慢地死去,然后象一大陀冻肉一样被丢弃在冰柜里。 

他悲哀地想着自己的下场,眼前浮现出自己死后的僵硬的样子。他忽然感到,这种死亡是最无情的死亡方式——眼睁睁地、慢慢地看着自己死去。 

他现在就是。 

他感觉到手和脚在慢慢地失去知觉,等到脸颊开始变得僵硬的时候,四肢又开始发涨了。他下意识地撞击着冰柜,然而不知道是力量在慢慢减弱还是听觉在一点一点丢失,那撞击的声音离他越来越远。只有心脏似乎离他最近,他能听到心脏咚咚地蹦跳着,但那声音也在慢慢便慢。他觉得心脏每跳动一下,他身上的僵硬就重了一分。仿佛心脏里面射出的不是血液,而是流向全身的冰水。 

而到后来,他觉得冰水也不流了,似乎都冻结在了血管里。他不敢动了,觉得只要轻轻一动,他的身体就会象被枪打中的冰块一样散落。 

恍惚之间,他竟也觉得头顶出现了光亮,但他抬不起头来。他只感到从头上跌落下很多东西,将他的身体压住。他闻到那是生肉的味道,这是他闻到的最后的一种气味。他忽然又挤出一滴眼泪,因为他知道,自己将和这些生肉一样冰冻在这里了。 

当关门的声音传进王挺的耳朵时,他的大脑里闪过了他生命中的最后一个念头:恶魔走了,但把死神留下了。

第六十九章

“刚才小兰给我打了个电话,问你有没有空,她想和你一起去医院看莫教授。” 

现场工作暂时告一段落的时候,简洁想起了这件事情。 

“呵,真巧。那时候正好莫教授也给我打电话呢,问我有没有空过去。小兰和莫丽真是不谋而合呢。”余笑予笑道。 

他给妻子回了电话以后,用商量地口吻对简洁说:“你们这里要是暂时用不到我,我就先陪小兰去医院了。莫教授明天就要做手术,我得去看看她。” 

“好的。正好唐飞云的尸体还在医院,那个贞操裤的问题还需要你来解决。你在医院也好,一有消息你就能立刻赶到。” 

简洁说完,寻思一下又道:“你和小兰约什么时间去?” 

“我们先去买些礼品,然后再过去,大概一个小时以后到医院吧。”教授回答。 

“哦。。。。。。那这样吧,一个小时后我们在医院碰面,我也去看看莫教授。” 

余笑予听她说也要去看莫丽,稍感意外。 

——现在案子正在紧要关头,简洁怎么有时间去看望病人呢? 

不过,他赶着去找米兰,也就没多想。匆匆告辞走了。 

当余笑予走后不久,刘世明匆匆赶回了队里。 

发现王挺是重大嫌疑人这个新的突破使得他们要召开紧急会议。 

这次,刘世明不但废话一句没有,而且连让简洁和其他人发言的机会也省略了。 

他直接下达着命令: 

“经过初步的对比,基本证实在王挺家里发现的绳子、女鞋、以及瓶子里的禁止(男性的一种液体)成分与杜梅、钟燕红遇害现场所发现的物证完全一致。而且根据王挺的鞋和现场凶手留下的鞋印对比结果完全一致。 

所以,现在确定王挺为这一连环杀人案的犯罪嫌疑人! 

现在具体侦破方向如下: 

1、迅速调查王挺的社会关系,寻找王挺可能藏匿或落脚的地点。 

2、通过王挺的社会关系、交往情况,尽快弄到他的手机号码,查找和他有密切联系的人。 

3、将王挺的照片下发到各个派出所,并力协查。 

4、将王挺的照片给相关人士辨认。(杜梅小区的保安、罗常山、张名高、钟燕红的同事、李培源、河松小区的保安、医院的保安、唐飞云的同事、她的丈夫)。” 

当布置完毕,众人纷纷各行其职的时候,简洁找到调查杜梅手提电脑信息的刑警。 

“有没有发现特别之处?” 

“没有。电脑里面只是文档资料。文档是给张名高写的自传。其余的一些文档资料都是杜梅写的文化评论之类。” 

简洁失望地“哦”了一声。她满以为从这台笔记本电脑里面能挖掘出有用的信息来的。 

然后她又叮嘱道:“刚才交给你的王挺的电脑硬盘,一定要彻彻底底地检查里面的信息!一旦有消息,立刻通知我。” 

交待完这些,她跟刘世明打了招呼。驾车向医科大学附属医院进发。 

五点整的的时候,她在医院门口见到了余笑予和米兰。 

两人手捧着大花篮,挽着胳膊,站在医院门口四处张望。 

她看到米兰时不时地瞅着丈夫发出甜蜜的笑容,而教授在这时也每每回以妻子会心的微笑。 

看着两人恩恩爱爱的样子,简洁不由得羡慕。而微微地,心中竟也有一丝酸意。 

“真是甜蜜呵,才几天不见,就有小别胜新婚的感觉啦!”简洁下了车走到教授夫妻后面笑着说。 

米兰回头见是简洁,顿时笑逐颜开。两人一边互相打趣着一边迈步走进医院。而余笑予则跟在两人身后,边走边想着贞操裤的问题。他现在也几乎是有简洁她们的职业病了,案子的问题不解决就总是萦绕在他的脑海里。 

莫丽见到她们三个人一起来有些吃惊,特别是看到简洁也来了。 

“你们案子怎么样了?是不是有进展了?”莫丽招呼三人坐下后问道。 

“呵,教授怎么猜到案子有进展了呢?”简洁看着莫丽。 

莫丽一边摆放着教授夫妇送来的花篮,一边随口应道:“只是想你和笑予都应该挺忙的,以为你们抽不出时间过来呢。” 

简洁微笑了一下,把话留给教授夫妇,自己则坐在沙发里有意无意地看着他们。 

余笑予因为米兰和莫丽都在,反而有些话少,不象是单独和莫丽在一起的时候那样自然。倒是米兰,坐在了床上挨着莫丽,开心地和她聊着天,问着手术方面和身体保养方面的事情。 

而莫丽见了米兰也是格外开心,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海阔天空地聊了一会儿后,米兰摸着莫丽的头发道:“你呀,一点也不注意保养头发,看你的头发都分叉了。” 

莫丽笑道:“我平时就不怎么注重打扮,住进了医院以后更是没心情料理头发了。再者说,这一个多月我始终在这里,家也没回,那些护法之类的东西都在家里,我这里也就什么也没有了。 

米兰嗔怪道:“没有你就不会买呀,哪有你这样的。我这就给你去买,一会儿回来我再帮你把头好好洗一下。” 

莫丽拗不过米兰,只好由她去买了。 

米兰走后,莫丽对教授说:“米兰好像变得开朗许多呢,以前总是文文静静的,现在活泼的很呢。” 

余笑予听莫丽夸自己的妻子,也露出笑容,但想到莫教授即将到来的手术,又忧心起来,便细致地问起这方面的事情。 

正说话之间,忽然室内响起了细微地震动声。 

“好像是手机来电的震动。”作为刑警的简洁耳朵尖,她几乎立刻就听出来了。 

三个人都低头翻看自己的电话,却都不是自己的电话在震动。 

三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简洁再听了一下便道:“莫教授,震动的声音是你床头那里发出的。” 

莫丽的脸上显出纳闷的神情,便在床头处翻看,竟然果真有一部手机。 

她看了一眼简洁,又低头看着正在震动的手机:“这个手机不是我的啊?” 

话虽如此,她还是将电话接了起来:“哪位?你找谁?” 

当她接电话的时候,简洁对余笑予作了一个示意他别出声音的手势,然后侧耳倾听。 

但由于和莫丽距离较远,再加上对方的声音很小,简洁只听出来对方是个男人,但具体说的什么简洁就听不出来了。不过,隐约之间她仿佛听到有“主人”这两个字。但她还不敢肯定。 

电话只通话了几秒钟就结束了。 

“怎么回事?”简洁盯着莫丽问。 

莫丽一幅莫名其妙的样子:“不知道啊,里面的人说了句话就挂断了。” 

“说的什么?”简洁追问。 

“没,没什么。说的支支吾吾的,我也没听清楚。”莫丽带着疑惑的表情说道。 

“这个手机不是你的?”余笑予插话。 

莫丽点了点头。 

“要不你把手机给我,我负责查一下吧。”简洁说着就要走过去拿手机。 

“呵,不用麻烦你了。不就一个电话嘛。有可能是hushi遗落在我这里的。我抽空问问她们,实在不行我就交给医院保卫科。你那里案子那么忙,就不用费这个心了。” 

莫丽笑着拒绝了简洁。 

简洁刚要再坚持,米兰在这个时候推门进来了。 

“买了好几个种类的护发素,一会儿我给你洗头的时候,感觉一下你的发质就知道用哪个了。” 

米兰刚一进门就滔滔不绝地说开了。 

接着他冲余笑予和简洁努努嘴:“我上、下楼的时候听很多人议论医院里死了大夫呢。你俩有工夫就去外面想想案子吧,别在屋子里碍事。一会儿莫姐还得换内衣呢。” 

余笑予和简洁听米兰这么说,便也只好走出了房间。 

而在室内,米兰则细心地给莫丽洗起了头。 

在米兰那柔软的手指按摩下,莫丽觉得舒服得很,她不由得握住米兰的小手。 

“怎么莫姐?洗得不舒服吗?”米兰关切地问。 

“没有,特别舒服。”莫丽口中虽这么说着,两行眼泪却从眼角流淌下来。 

“怎么了?”米兰不解。 

莫丽微微叹了口气,话中有话似地柔声说道:“只是不知道你以后还有没有机会给我洗头了。”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