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余笑予眼睛瞪得大大地看着简洁,他的嘴也夸张地张着,却说不出话来。 

过了好久,他摇了摇头,可依旧没说话。但那眼神的意思是:“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怎么会想到这个?” 

简洁凝重地说道:“你没觉得这几个案子很有意味吗?如果凶手是想炫耀自己的智商或者挑战公安机关,那么他完全可以将谜题选择为我们擅长的侦破方面的东西。这样才能显示他的厉害啊!” 

教授点了一下头。 

“但凶手并没有这样做,而是选择我们不擅长的,而是你擅长的缠足,女性学研究这一类。”简洁接着说道。 

“可这正说明凶手是个摧残女性的变态狂啊!”教授反驳。 

“这倒也是。如果没有唐飞云的这个案子,我可能还会这么想。但你发现没有,唐飞云的这个案子里多了一个神秘的女人!我觉得这个女人是重点,她一直没有现身,直到现在才出来。这说明她是心计很重的。所以我觉得,这个案子可能和摧残女性的变态作案有关,但还绝不仅仅这么简单!所以我怀疑凶手或者凶手们故意选择女性问题作为谜题的原因。” 

余笑予听完,又一次点头。他不得不承认简洁分析的有道理。 

“你真的一个仇人也没有?”简洁看教授恢复了常态后又一次问这个问题。 

教授沉思良久,:“至少我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我能得罪谁?我做的是学术工作,没有什么深仇大恨的人啊。” 

两人正琢磨之间,外面有刑警在喊简洁:“唐飞云硬盘上查出了一些资料!” 

二人闻听,急忙奔到微机房。 

一名警员正坐在电脑前聚精会神地操作着。 

他看到简洁过来,暂时停下了动作向她汇报:“我们在唐飞云的硬盘里查出了上网资料,gonganbu网络中心也配合我们将她的上网情况调查清楚了。 

她也在那个‘SM主奴乐园’的群里面。但只是刚加入三天。在里面她基本上没有和别人说过话,倒是别人和她说话挺多的。但大多是问她是否一夜(被禁止)情的信息。” 

“有没有比较特别的话题?或是谁和她说的相对多?再有,这个群的详细资料弄清楚了吗?” 

“这个群是一个月以前建的。群主叫‘邪恶的微笑’,在网络中是个女性身份。网络中心调查过,她的IP地址很多,但她上网次数很少,几乎每次十几分钟,顶多半个小时就下网。唐飞云和上一个死者钟燕红都是被她加入这个群的。” 

简洁对这个信息特别感兴趣:“你们再仔细察,看这个‘邪恶的微笑’平时主要和谁聊天!” 

当刑警们又开始忙碌以后,简洁卧在沙发里,打算稍微休息片刻。但还没等她屁股坐热,电话的响声就将她弄得一激灵。 

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皱了一下眉头,是个陌生的号码。 

她不耐烦地接起来,但当她听到对方的名字时,忽然间神情兴奋起来。 

——对方是李培源。钟燕红的丈夫。 

他打电话来,一定是有新的发现! 

“在我和钟燕红结婚以前,我曾有一个女朋友,我们十分要好。但是因为家人反对,我们最后分手了。当时她曾十分激动,我和钟燕红结婚以后的几年,她还曾往我们家打过电话。有那么一段时间曾引起一些我们家的风波。” 

“那最近呢?”简洁追问。 

“最近五六年,我们都一直没有来往了。虽然我们都知道对方的电话,但可能是生活稳定了吧,一直都不联系了。”李培源说完这些,又着急地补充道:“其实她人很好的,我想不会跟她有关系。但和我们夫妻有过风波的,还涉及感情的只有她了。” 

“你的以前的女朋友叫什么名字?现在在哪里工作?”简洁没等他说完就急切地追问。 

可当简洁的手机里传来李培源的声音时,简洁一下子愣住了。 

怎么会是她? 

简洁放下电话后古怪地看着教授。余笑予纳闷地问:“怎么了?” 

简洁却不自然地摇摇头,什么也没有说。 

她陷入了沉思之中。 

“找到了!” 

微机室传来的呼喊声将简洁从沉思中惊醒。 

“这个人和‘邪恶的微笑’经常聊天,而且他现在就在线上!”刑警兴奋地说道。 

“那赶快用我们进入群的那个用户和他聊天,拖住他!尽快弄到他的地址!”简洁也激动得声音高亢起来。 

刑警的手在键盘上劈里啪啦地敲打起来。他用能想到的最吸引人的话语和那个人聊着。 

而简洁则在一旁添枝加叶。 

“接下来你直接点说,就是想一夜(被禁止)情。问他有没有时间!” 

“他问咱们要照片,可咱们没有啊?”刑警抬头看简洁。 

“那就说身材好,性感!”简洁几乎要上手帮着打字了。 

“他又问三围多少?”刑警被那个人问得直摇头。 

“85、63、84!”简洁脱口而出。 

操作电脑的刑警将这几个数字输入了以后,抬起头纳闷地问简洁:“你怎么那么熟悉这几个数字?” 

忽然他看简洁的眼神变得怪异起来,接着他忍俊不止:“简洁,是不是这就是你的三围啊?” 

简洁一愣,忽然醒悟——刚才顺嘴说出了自己的三围尺寸。 

她一下子面颊绯红,手足无措起来。 

周围的人见到简洁这副模样,立刻知道是被说中了,都不由得哄堂大笑起来。 

余笑予听着众人的笑声心里也十分高兴,大家的沉默气氛压抑很久了,难得有轻松开心的一刻。他正要也加入进去,忽然间电话响了。 

“笑予,我是莫丽。”莫丽说完这一句便纳闷地问:“你那里什么声音?” 

余笑予笑道:“是这边正开着玩笑呢。” 

“看来案子进展不错啊,都有兴致开玩笑啦。”莫丽也打趣道。 

“呵,是的。正在网上搜寻罪犯呢,估计很快就有更好的消息了。你有什么事?”余笑予问着莫丽。 

巧的是,在这时,简洁的电话也响了。 

“米兰呵,找我什么事?”竟然是米兰打来的电话。 

“我给笑予打电话,可他的电话占线,就打给你了。他在身边吗?”米兰问。 

简洁看教授正打着电话,便道:“他就在我身边,打电话呢。你找他有事吗?用不用我转告他?” 

米兰哦了一声,然后道:“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就是想问问他今天下午有没有空,我想和他一起去医院看莫教授。” 

简洁看了一眼电脑,告诉米兰道:“恐怕是回不去了,我们估计一会儿就有行动呢。要不,我一会儿让教授给你回个电话吧。” 

接着她又问:“怎么?你听音乐呢?好生活啊。” 

因为她听到米兰那边正在响着音乐声。 

“噢,呵。自己待着也没事,就听听音乐啦。那你忙,我就不打扰你了。”说完,米兰挂断了电话。 

简洁和教授几乎是在同时放下手中的电话,两人又几乎同时将目光又转向电脑。 

简洁看了一眼进行的聊天后,下达命令:“准备紧急行动!等到网络搜寻结果一出来,就立刻出发!” 

几分钟之后,大家都已经待命完毕,只等着简洁一声令下了。 

“找到了,他就在地德里小区!这个是他的地址!” 

负责网络查询的刑警边喊边递给简洁一张打印出来的地址。 

简洁扫了一眼地址后又看了一下时间:下午三点十分。 

“立即出发!到车上紧急布置抓捕方案!”简洁一声令下后,包括徐爱军、余笑予在内的人都冲出了房间。

第六十六章

十分钟后简洁一行人就赶到了地德里小区。 

简洁没有像以往那样和小区的负责人详谈,而是派一名刑警向他们下达着严格的命令。 

她自己则带着其余的干警聚集在一栋楼房下。 

简洁在车上已经将队伍分成了三组,此刻她观察了一下具体的现场情况以后,又临时增加了一组。 

第一组:负责犯罪嫌疑人所在楼层以上的情况。主要是避免由楼上下来居民。 

第二组:由徐爱军带领。负责楼下以及后窗户的守卫工作。 

第三组:负责室内的抓捕工作。 

第四组是临是加的,因为简洁注意到犯罪嫌疑人所居住的这栋楼背后不到五米的地方是一面墙,而墙对面是一个小学校。如果犯罪嫌疑人由后窗逃跑,守在后窗户的人将他擒获还好。但如果嫌疑人从窗户跃到墙上而逃,那就功亏一篑了。 

这第四组人马就是专门负责这一点的。 

一起准备就绪以后,简洁将教授留在了车里,然后带着第一组和第三组人马进入了这栋楼。 

她特意叮嘱了教授不要上去,里面稳定了以后,如果需要他的时候,自然会派人叫他。 

一行人静悄悄地在三楼犯罪嫌疑人的家门口列好阵势以后,简洁敲起了门。 

她已然在脑海里想好了应对之法,就是借着邮政快递的名义进入室内。这个办法在以往的工作中她经常用过,一个女警官来办这类的事情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可是,在她敲了一分钟的门以后,室内仍然是一点动静也没有。 

简洁将耳朵贴在门上,再一次地敲门。 

可是里面仍然没有声响。 

简洁疑惑地琢磨了片刻,立即通知第二组人马由后窗强行进入! 

几分钟之后,简洁在门口就听见室内玻璃破碎的声音,接着是纷杂的脚步声。但始终没有听到反抗或者搏斗的声响。 

难道犯罪嫌疑人没有在家? 

她琢磨之间,房屋的正门已经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简洁一见到里面开门的徐爱军的脸色,就知道刚才所猜的是对的。 

——犯罪嫌疑人没有在家。 

简洁拿出电话,拨打了教授的手机,响了一声后就挂断了,意思是告诉教授可以上来了。 

而后她把目光投向了犯罪嫌疑人的这个住所。 

如果说康迪已经受不了这间房子的脏乱的话,简洁简直是难以忍受了。 

她实在想不出一个男人的房间会这么乱,这么脏。 

待了没几分钟,她就将所有的窗户都打开。当清爽的空气扑面而来的时候,她才觉得呼吸顺畅一些。 

简洁主要是检查着卧室,因为她进门的时候一路走过来,观察了客厅和厨房以后,感觉在卧室里找到线索的可能性是最大的。 

床上凌乱地堆着被褥和内衣,连床单都皱皱巴巴的。 

其他的地方更是一塌糊涂,伸手触及到的除了灰尘就是油渍渍的感觉。如果不是电脑在开着,那么这个屋子就似乎搁置了很久一样。 

简洁走到电脑前,看着闪烁的电脑屏幕。 

电脑屏幕上是SM主奴乐园的群的信息。群里其他人还在说着话,包括一个人还在问着他。简洁知道那是负责网络调查的刑警还在工作着,便在回复栏里打上:“我是简洁,我们到了,你工作结束,先休息吧。” 

然后她默默无语。 

——从电脑开着的情况和聊天的情况来看,犯罪嫌疑人刚刚走不久,而且还是匆忙之间离开的。因为电脑都没来得及关上。 

那他会去哪里了呢?又是什么事情让他匆匆离开呢? 

她翻看着刚才的聊天记录,觉得并没有什么让人怀疑的地方。而且通过刚才的聊天,她感觉已经快把犯罪嫌疑人勾住了。 

那是什么事情有那么大的吸引力,让犯罪嫌疑人舍弃开即将到手的美色而走了呢? 

简洁一边想着一边和其他干警一起搜查着房间,或许在搜查到的东西中能找到她所需要的答案。 

二十米的房间搜查起来很容易,不到半个小时搜查工作就结束了。 

收获颇多,而且都是极其重要的!

——两只女鞋。样式、大小均不一样。而且看起来很象杜梅和钟燕红的鞋。

    这当然要拿回去具体比照以后才能最终确定。

——绳子。在床底下找出十根麻绳。

    每根大约一米左右长,而且绳头都被蜡处理过。简洁闻了绳子的味道,也散发着淡淡的酒精味道。

    这和在犯罪现场发现的绳子情况是一样的。

——书籍。一共有十多本书,引人注意的有三本:古代缠足秘籍、SM束缚大全(这是一本网络下载后打印而成的自制书)、古代女性装束汇编。

    简洁翻了翻,在里面的一个章节里有很多女性梳髻的图片和资料。
但磁卡电话卡并没有找到。
而在床头桌的抽屉里,还发现了一个废弃的塑料瓶,在瓶底残留着少许白色的液体。

    简洁那过来正要细看一番,先发现这个小瓶的徐爱军挡了她一下:“没什么好看的。”

简洁刚要再说什么,徐爱军又说了一句话,让她缩回了手:“我刚才看过了,那瓶子里面装的是禁止(男性的一种液体)。”

这个东西简洁可不想碰。

此外,在衣柜里的一个小皮箱内找出了这个人的个人资料。

——王挺,男性,31岁。

    1975年5月20日出生。原籍黑龙江省。大学在本市一所大学就读,毕业后留在本地粮食厅任普通职员,但不到半年就辞职下海经商(经商情况不详)。

皮箱里还发现了王挺的照片。

简洁拿着照片仔细端详:中等个子,身材适中,略显消瘦。

    脸倒是显得稍微胖一些,只不过细长的眼睛和略塌的鼻子使得这张圆脸更显得普通。

    “从王挺家中所搜查出来的这些证据来看,他无疑是这个连环凶杀案最大的嫌疑目标。”简洁身旁的徐爱军对她说道。

简洁微微颔首,她也认同这个观点。

不过,王挺到哪里去了呢?

她走到后窗户前,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想让自己的大脑更清楚一些。

突然,从对面传来一阵悦耳动听的音乐声。简洁抬起头,原来是对面的小学校放学了。

    这个音乐声就是放学的提示声音。

简洁看了一下手表,正是下午四点钟。

她看着从小学校里鱼贯而出的孩子,不仅心生羡慕:如果也这么无忧无虑该有多好啊!

第六十七章 (1)

如果简洁他们能早到一个小时的话,那么在那间狭小的房间里,他们就能看见王挺正像个没头苍蝇一样在屋子里乱走乱动。

王挺自从那天和米兰通过电话以后心绪就乱了。

——没有了照片。

    他失去了要挟这个女人的筹码。

这该如何是好?

他想的头皮都跟着疼起来,却一点主意也没有想出来。

王挺在屋子里转来转去,那邪恶的样子象一头几天没有吃到食物的恶狼。

他喃喃自语着:“不能这么轻易的就罢手。这个女人是我的摇钱树!”

可他却只能这样像饿狼一样低声嚎叫着,却没有丝毫的办法。

正当他无计可施的时候,他的手机突然响了两声。

是来短信的声音。

会是谁呢?

他纳闷地去看,顿时兴奋起来。

——好几天都没有收到这个号码发来的短信了。
那是一条通知他到一个地方的短信。而在短信的末尾是两个让他兴奋的字符:主人!

王挺用最快的速度洗脸刷牙,然后找了一件最干净的衣服换上。

他要用最好的面貌去见主人。

然后他兴高采烈地奔下楼,招了一辆计程车飞驰而去。

一路上,他的大脑里象是电影快放一样闪过这些天来和

    “主人”所交往的情景。

一个月前——他被拉入了一个SM聊天群。

    拉他进群的那个人名字叫

    “邪恶的微笑”。他一下子被这个名字所吸引了。而当

    “邪恶的微笑”和他交谈的时候,他惊喜地发现这个人竟然是一个女S!

优雅的话语、丰富的SM知识、若即若离的高傲态度让他如醉如痴。

而当

    “邪恶的微笑”问他是不是M,想不想做她的M的时候,王挺兴奋得几乎是感激涕零。

    二话没说就跪倒在

    “邪恶的微笑”的石榴裙下。

但他们的关系仅仅是限于网络上,王挺从没有见过主人的庐山真面目。

    只有两次他听到了主人的声音,那声音悦耳动听,听得王挺血液沸腾的感觉。

不过他也只是听到了两次而已,其余的交流除了网络就是手机短信。

    而对主人的崇拜和敬畏使得他不敢给主人随便发短信,每次都是主人在短信里命令他做事情。
——将自慰的样子描述给主人。

——将禁止(男性的一种液体)保存到小瓶子里。

    然后将瓶子放到主人指定的地点。

主人的这些命令让王挺做起来心花怒放。

    而且更令他想不到的是,每次当他去那个指定的地点送上装着禁止(男性的一种液体)的瓶子时,都会得到主人的赏赐!

——那是主人穿过的鞋子。

每当他象捧着圣物一样捧着主人的鞋子的时候,他浑身都舒畅无比。

    而闻着鞋子里的味道,脑海里想着主人纤细白嫩的玉足,又是他满足陶醉的顶点。

这几乎成了他精神的寄托,也成了他生活重要的一半。而另一半就是纠缠勒索米兰。

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身份和感觉。

一个是主宰别人、要挟别人的恶魔。

    一个是臣服别人、恭顺别人的奴隶。

这强烈的对比,使得他觉得生活充满了刺激。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