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骨金莲第五十七章(1)

唐飞云被(禁止)传来的火辣辣的疼痛感觉刺激得涕泪交加。

她听得剃刀在(禁止)刮动的声音,也感觉(禁止)越来越凉。

——刽子手一边剃着她的(禁止)一边用嘴吹着粘在一旁的毛发。

    “好美的下(禁止)啊!”

唐飞云听着这温柔而且像是赞美的话语,却觉得不寒而栗,浑身起遍了(又鸟)皮疙瘩。

——这个恶魔要做什么?为什么要这么折磨我?

她正惊恐地想着的时候,突然阵阵的疼痛又将她其它的思维全部驱走。

她觉得手上的、脚上的绳索被勒得更紧了。似乎刚才的捆绑只是为了将她悬吊起来,而现在,当恶魔作完了刚才的工作以后,又开始细致地捆绑着她的手脚。

唐飞云觉得手和脚的血液已经完全地不能回到身体里了,膨胀感越来越强烈,而且竟有了忽冷忽热的感觉。

    有时候像千万条小虫在撕咬着手指脚趾,有时又像是无数根细细的冰针刺着她的肌肤。

她的脚已经没有知觉了,除了将要胀开的感觉。但她知道脚还在,因为当她的大脑传出——

    “用力顶住下面的凳子。”这个指令的时候,她的身体还没有悬起来。

但她的神志却也在一点点模糊,作为医生,她知道,局部器官的缺血坏死会导致血液回流障碍,继而引起神经反射的缓慢。

    而在她心里竟也喜欢现在的神志模糊,因为这能让她的痛苦少一些。

徐爱军第一个冲进了唐飞云的家中!

室内一片漆黑。

但马上众人就找到了灯的开关,七手八脚之后,室内一片雪亮。

可是屋子里面却空无一人!

客厅、卧室、厨房、洗漱间、卫生间、浴室、阳台。

全部搜遍了。就连各个隐蔽的角落都查遍了。

依然不见唐飞云!

徐爱军的大脑在那一瞬间一片空白。紧跟着两行眼泪流了下来。

那是悔恨的眼泪,自责的眼泪!

他痛恨地捶着自己的脑袋。

但他仍强强让自己抬起头吼道:“再查一遍!查可疑的物品!”

说完,他急忙拿出电话拨打简洁的号码。

    “现在没工夫自责,也没时间解释这些,赶快去医院,我也从这边赶过去。我刚刚调查过,唐飞云今天值夜班!我们都犯了一个错误:打通了她的电话,都以为她在家里。。。。。。”

简洁那边说完这些就匆匆把电话挂掉了,想必是已经在奔跑去上车的路上了。

徐爱军也把懊恼悔恨的情绪抛在一边,留下两个人继续检查后,带领着其他人驾车直奔医科大学附属医院。

他这一路上脑海里不时地闪着最坏的结果,那就是唐飞云出了意外。

他努力告诉自己,先不要去想,要集中精力。可是他心里也明白,当知道了这个电话是凶手故弄玄虚,调虎离山之计的时候,那就意味着他们比凶手晚了一步。

而这个结果就是唐飞云很有可能已经遭到了毒手。

不知道过了多久,唐飞云被阵阵的疼痛所惊醒。

    这疼痛是来自两只手的。

她的大脑似乎还停留在刚才的记忆当中——我的手已经麻的一点感觉也没有了。

    怎么回疼?

正当她的思维转到这一点的时候,手上的疼痛再一次传来,这次像是万根小针顺着她的手穿进身体,扎着她的躯体、扎着她的心脏。

    。。。。。

她下意识地活动了一下手,顿时明白了——手上的绳索被松开了一些,血液的回流使得局部神经特别的敏感。

但她的手仍然在绳索里面,不过虽然仍被束缚着,但唐云飞的心里已经在快乐兴奋地跳动着了。

    “放心,我不会杀你的。但能不能活下去,就要看你的运气了。”恶魔的声音轻飘飘地传来。

    接着,是拖动东西的声音。

唐飞云不知道这个恶魔要做什么,但当她听到恶魔的那句话

    “我不会杀你的。”时,心中的喜悦却无法言表。

断骨金莲第五十七章(2)

她于是静静地等待着,等待着恶魔给她的恩赐。

终于,她觉得身边有人在贴近了,接着她觉得被吊的双手慢慢地松弛下来,她的心怦怦地跳了起来。

——被吊的绳子解开了,是要放了我了吗?

可马上她的欣喜就被更大的恐惧所代替了.

——胳膊虽然不被吊着了,但仍然捆着。

    而且她的头!

她感觉自己的头被绳索套进去了,而且被吊了起来!

虽然那绳子还不至于让她窒息,但她也仅是将将能用双脚支撑住身体。

    如果她的双脚稍微失去一点力量,她知道身体就会像上吊那样被悬挂起来。

    但这还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这个恶魔在套着她脖子的绳索里加了一个东西,她不知道那是什么,但她稍微扭动一下脖子,她的颈椎就断裂般的疼痛。

    于是她明白了,如果她的脚失去了支撑,那么她不仅仅是被吊起来,而且她的颈椎就会被绳索扭断。

然而接下来更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了。

——她觉得有一个软软的东西(禁止)了她的下(禁止),而且又被穿上一条内裤一样的东西。

    可她没有心情,也没有太多的感觉去想那是什么,她整个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吊着她脖子的绳子上面了。

这时候,她听得恶魔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似乎是工作完全做完了。

    接着是另外的一种声音传来。唐飞云仔细地听着,好像是弹簧锁扣的声音,那声音离她越来越远,一直消失在门口。

紧接着,她听见门被缓缓打开的声音,她听到恶魔的脚步声慢慢地远离,虽然是极轻的,但她也听得到。

唐飞云心里既兴奋又害怕,她继续侧耳听着,终于那门又被缓缓地关上了,而且是特别轻柔的,仿佛那是一扇水晶门一样珍贵。

唐飞云仿佛独自陷入寂静之中,她又听了几秒钟,确信屋子里只有她一个人喘息的声音,这才舒出了一口气。

但就在这个时候,门外轻轻地传来两声

    “嘿嘿”的笑声。

唐飞云猛地一哆嗦,是那个恶魔的声音!它还要干什么?

但笑过两声之后,就是渐渐远去的脚步声,慢慢消失在空旷的楼道里,最后融为一片寂静。

可是唐飞云却越发不安起来,因为那最后的

    “嘿嘿”声,让她觉得寒森森的,她似乎从那两声之中嗅到了死亡的气味。

断骨金莲第五十八章(1)

已经是凌晨二点时分。

在这个时候,绝大多数的人都已经进入了梦乡。即便没有睡觉的人也大多是伏案工作或是在室内工作

而在街头上的人和车则是稀疏寥寥。

但如果此时在城市的上空向下俯视,你就会惊异地发现一个场面。

——四辆警车风驰电掣般在午夜的街头狂奔。目的地直指医科大学附属医院。

它们来自两个方向——简洁的市卫校方向和徐爱军的海滨公寓方向。

像是在赛跑一样,它们呼呼地喘着气,发出阵阵的轰鸣声,争先恐后地奔向终点。

而最终的结果又是那么的巧合。这四辆车几乎在同时撞线。

简洁和徐爱军都面色凝重地从各自的车里下来,三步并作两步地直奔医院大门。

在大门口两人相遇了,但只是互相点了一下头,谁也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情多说什么,一起冲进了医院大厅。

而其他人则按照刚才在路上制定的临时方案从医院各个不同的楼梯口一起向八楼边搜索边集合。

余笑予跟在简洁和徐爱军的后面,他们三个人一路小跑着。

教授的心情由最初的兴奋已经变成现在的紧张了。

当她和简洁坐在卫校的唐飞云寝室的时候,还心情不错,谈笑风生。

可是,当简洁和徐爱军通了那个电话以后,一切都改变了。

从简洁的表情,到她的动作,再到她发出紧急结合的命令。

    教授明白,刚才的那个电话肯定是出了大问题。

教授自始至终没有再问简洁一句话,她能看出简洁内心的烦躁和不安。

    而这个表情也笼罩在所有警员的脸上。教授的心也一点一点的沉下去,不祥的预感也越来越强烈了。

他不知道简洁和徐爱军此刻是什么心情,他则是越接近八楼,内心的恐惧感就越强。

    甚至他在七楼的时候停下了脚步,似乎不敢再向八楼迈步,他生怕见到最不愿意想到的场面。

    可是,他还是迈步上楼了。因为在和简洁她们相处的这几天,教授忽然更深的理解了一个警察理念——迎着困难上。

哪怕是最不能接受的局面也要用于去面对!

当他跑上八楼的时候,已经是气喘吁吁了。

    他看见简洁和徐爱军在他前面十米远的地方站着,却不是大口吸气的样子,而是在侧耳倾听。

    他慢慢走过去,随即也听到了一间屋子里传来的微弱的呻吟声。

——唐飞云还活着!

简洁和徐爱军对视了一眼,均露出惊喜的神色。二话不说,直冲向彩超室门前。

    大声地喊着唐飞云的名字。

而在彩超室室内,这个可怜的女人此时已经被悬吊的神志恍惚了。

但她仍然用脚尖尽力地顶着下面的凳子。

好几次她觉得脚已经没有了丁点力气,甚至觉得让脚悬在空中哪怕一秒钟都会舒服万分,可是当她试验了一次以后就立刻放弃了这个念头。

    因为套在脖子上的绳索立时就勒紧了,她几乎都能听见绳子拽动颈椎关节的声音。

她于是咬紧牙关,准确地说应该是咬紧舌头,将全身的力气和全部的希望都用在了脚尖上

她坚持着,一秒一秒地在心里数着数。

    用她流着血的心在数。

她知道她多坚持一秒钟,她的生命就延长一秒钟,而她被解救的希望就会更大一分。

    他不知道数了多少数,时常数的混乱了,但她仍坚持着。

——只要再数一个数,就能听见楼道里有人来了。

这是她仅存的也是唯一的一个信念。

她在心里鼓励着自己。

    尽管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神志也在一点一点的模糊,但她始终知道:自己活着!

她甚至在朦胧中想起家中的席梦思床垫。她想着,等到她获救以后第一件事情就是躺到那席梦思床垫上美美地睡上一天。

就在她朦胧之际,她仿佛听到了有人在楼道里跑的脚步声。最初她以为这是她的幻觉,可是当这声音越来越强,甚至撞击着她的耳膜的时候,她的泪水再一次夺眶而出。

断骨金莲第五十八章(2)

——终于有人来了!

紧接着,她听到了门外面有人在呼喊她的名字,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在呼喊。

    “唐飞云!唐飞云!”

她觉得这是世界上最美妙的呼喊声了,于是她竭尽全力回应着。

    虽然她喊不出什么声音,但她知道外面的人肯定能够听到一点的。

果然,她听到外面的人喊道:“不要担心,我们马上进来救你了。”然后她就听见了震耳欲聋地撞门声。

唐飞云的心几乎要跃出嗓子眼,她幸福地听着这撞门的声音,只要一小会儿,她就会挣脱束缚了。

    。。。。。

但她马上就充满了恐惧:因为她感觉到,一个毛骨悚然的现象正在向她逼近。

——当那门被撞得晃动的时候,她突然感觉到脚下的凳子也在晃动,而且是向外被拽着的感觉。

    而同时进入她耳朵里的还有一种细微的声音,她听了两下就听出来:那是弹簧拉扣的声音!

唐飞云一下子恐惧到了极点,她想起了那个恶魔在临走前摆弄地上的东西,她忽然醒悟:那个恶魔一定是设置了弹簧装置,当门被打开的时候,弹簧装置会将她脚下的凳子抽走,而当她的身体悬空的时候,她的颈椎在这同时就会被绳索扭断!

她终于明白那个恶魔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了——我不会杀你的,但你能不能活下来要看你的运气了!

唐飞云大惊失色地

    “呼喊”着,但这声音却成了门外的人撞击房门的催化剂,门被撞得越来越摇了。

唐飞云把全身的力气都用在了脚尖上,拼命地勾着那个凳子,但它却一点一点地远离自己的脚尖。

    。。。。。

那可怕的撞门声终于变成了撞破房门的撕裂声!

而当这一声到来的时候,唐飞云脚下的凳子也猛然被拉倒。

    她感觉身体忽然一下悠了起来,然后她的耳朵里涌入了她在这个世界上听到的最后一种声音,“嘎巴”的声音。

    她知道那是颈椎折断的声音!

她甚至没觉得疼痛,只是觉得有一道白光在她眼前闪过,然后就越飘越远,带着那嘎巴的声音。

好像还有一种声音。她在记忆最后丧失之前突然想起,那就是恶魔在临走时发出的

    “嘿嘿”的声音。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