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骨金莲 第五十四章(1)

  如果此时余笑予和简洁是在另外一辆警车上,就是驶向“海滨公寓”的那辆警车。

  他们就会惊奇的发现,事情在这个晚上竟然有那么多的巧合。

  ——往医生唐飞云家中打的电话同样是无人接听!

  拨打电话的刑警徐爱军纳闷地摇着头。

  接着他又开始拨打唐飞云的手机号码。

  这次还好,在响了大约半分钟以后,终于接通了。

  “谁啊?”电话里传出来的是一名女子的声音。

  徐爱军愣了一下:“请问你是唐飞云吗?”

  “是的。”

  “我们是公安局的,因为有案件到您,所以我们一会儿要在你家附近执行任务。今晚上你都不要出门,而且门窗都要关好。”

  “好的。明白了。”对方保证道。

  “对了,刚才家里电话怎么没接听?”徐爱军想起这个事情。

  “噢,我正在洗澡,听不到那个电话响。”

  放下了电话,徐爱军松了一口气。

  ——唐飞云现在没有危险。

  他接下来给简洁和刘世明分别打了电话,汇报了这边的情况以后,终于可以暂时安稳地坐在车子里了。

  当刘世明听到这个好消息的时候,他一下子把烟扔出车窗,尽管那只烟他刚刚点燃,只吸了几口。

  他操起步话机,飞快地向其他人员布置着新的任务。

  当布置完毕的时候,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瘫倒在座椅里。

  旁边的助手看着队长疲倦的样子,笑着揶揄道:“可惜了,那根中华烟才抽了两口。”

  刘世明白了助手一眼:“你只看到抽了两口,你怎么不说我抽了一包了?抽得嘴都苦了。去,帮我买两瓶水去。”

  话虽是嗔怒着说出来,但在刘世明的脸上,已经露出些许笑意。

  毕竟这是最好的消息,而且也是让他们可以主动出击的消息。

  他抬头看着漆黑的夜空,虽然夜色比刚才更深了,但他似乎已经看见了东边的曙光。就象新的一天到来前最后的黑暗一样。

  ——确实是新的一天开始了。因为时间正指向午夜零点。6月30号,阴历六月初五。凶手行凶的日期到了。

  在此时,一个女人也同样抬着头,不过她看到的不是东边的曙光,却是死亡的身影。

  而这个死亡的恶魔竟是自己放进屋子来的。

  在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在那条空旷的走廊的尽头。就是那个影子停留在门口的屋子

  ——彩色B超室。

断骨金莲 第五十四章(2)

  此刻,彩色B超室的门被关的严严的。只有些许的灯光从门缝溢出室外。但这点灯光刚一透出,就被整个楼道的昏暗色彩所吞噬。

  女人惊恐地看着,她不知道自己看什么,她已经被吓傻了。

  她只记得当她打开门的一霎那,眼睛还没适应楼道里的黑暗色彩,只朦胧地看到外面站着一个人的时候,她就觉得自己的肚子上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就像蚊子叮了她一口的感觉,随后她就失去记忆了。

  而当她幽幽醒转的时候,她惊恐地发现自己竟然(禁止)地被吊了起来。

  她惊恐地抬着头,看着高高被吊起的双臂。

  双臂被绳子紧紧地缠绕在一起,而在两个手腕上更是绳索缠得更是紧密牢固,她感觉双手胀胀的,似乎血液都要迸出来。

  而那些如同恶魔的触须般的绳索在上端牢牢地系在了天棚旁边的水管管道上。

  女人绝望地看着。

  在她刚刚醒来的时候,她曾试图大声呼救。但在这个时候她才发现,自己的嘴里已经被塞满了东西,而且嘴也被塑封胶带缠得严严密密,发出的知识低沉的闷哼声。

  她已经不关心嘴里被塞的是什么东西了,不管是抹布也好,还是袜子内裤之类的东西也罢,这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她知道自己今晚上遇到的是一个恶魔!

  她用眼睛四处搜寻着恶魔的身影,但却没有看到。

  她只看到了熟悉的工作环境。

  ——办公桌、椅子、B超仪器、衣柜。。。。。。

  还有在办公桌上的自己的胸卡。

  那张胸卡正面对着自己,上面是她微笑的面庞,笑的是那样的甜蜜。

  她甚至怀疑自己究竟是不是胸卡照片上的那个女人。她再仔细盯了一眼,仿佛在确认自己的身份,然后她在心里悲鸣着。

  ——那个女人就是自己。在那胸卡上写着自己熟悉的名字:唐飞云。

  她悲哀地闭上眼睛。

  可当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眼前一片漆黑!

  起初她以为是灯光灭了。但马上她就明白了。

  在她脑后,又一双手正在动着,正在用布蒙着她的眼睛。

  她不知道这个恶魔蒙她的眼睛是为了什么,只是知道自己陷入了黑暗之中。

  “刚才你看到的东西可能是你这一生中最后看见的东西了。”

  在她背后,一个温柔的声音缓缓响起。

  这一点也不像恶魔的恐怖、骇人的声音,那是温柔的让人如醉如痴的声音。

  但在唐飞云听来,这却是世界上最恐怖的声音。

断骨金莲 第五十五章

  简洁和余笑予乘坐的警车飞快地驶进市卫生学校的大门,丝毫没有减速。

  在电话中,简洁已经命令了卫校的保卫,一会儿将门打开。

  当车子停稳的时候,简洁刚一探出车子,几乎就撞倒了面前的人。

  那是卫校的保卫科长,当值班的人告诉他这个消息以后,保卫科长立刻赶到了学校,在这之前五分钟,他就已经焦急地等待简洁一行人了。

  简洁也顾不上和他握手。在这个时候,多余的客套一切去掉。

  “有没有异常情况?”简洁劈头就问。

  “现在没发现什么异常情况。”保卫科长快速地回答。似乎只要他回答说没有事情,以后出了任何事情就可以推得一干二净了。

  “那快带我们去唐飞云的寝室。”

  你们可算来了,要真是出了人命,这责任可是太大了!”保卫科长一边说着,一边领着简洁走。“我已经都布置了,女生寝室都封锁了,任何人都进不去的。”

  “把你布置的人都撤走,学校周围、女生寝室周围的环境要和平时一样!”简洁一边往前走一边命令着。

  保卫科长面露疑色,愣在那里,刚要开口问原委,却看见简洁催促的眼神:“还愣着干什么,布置完了快点带我们去寝室啊!”

  保卫科长不再犹豫了,忙吩咐下去。他看出来了,眼前这个年纪轻轻的女警官是个雷厉风行的角色,他只有照着女警官的指令去做得份。

  “我们学校女生寝室楼有两个,唐飞云所在的护理年级班的学生都在这栋楼里。她们寝室在五楼,512寝室,一共八个女学生。”

  在上楼的时候,保卫科长向简洁介绍着具体的情况。

  简洁仔细地听着,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你快派人告诉那几个女孩子,先把衣服穿上,一会儿我们要进寝室去。我们这里有男同志的。”

  “这个我都已经告诉她们了。”保卫科长说着,然后得意地笑了。因为他看见女警官的脸上浮现出赞许的笑容。

  他觉得这是他今晚做的最漂亮的事情。

  当简洁一行人步入512寝室里面的时候,简洁的脸上快速地换成了满脸笑容。

  “不用担心,有我们警察在,大家都不会有危险的。”她冲着坐在各自床上的八个紧张兮兮的女孩子说道。

  看着领头进来的是一个漂亮的女警官,又听到她和善的话语,这几个女孩子紧绷的脸一下子松弛了下来。

  然后其中一个模样小巧可爱的女孩子怯怯地说道:“我就是唐飞云。”

  简洁走过去,温柔地抚摸着唐飞云的头。

  然后她转过头问保卫科长:“你们还有没有其它的休息室,先让其余的学生们去那里休息,我们要和唐飞云单独谈一会儿。”

  “我遇到什么事情了吗?”当其余的女生离开了以后,唐飞云问简洁。

简洁笑道:“还不能肯定是你遇到了事情,但有这个可能,所以我们就来了。有一个坏人最近在犯罪行凶,据我们掌握的情况,他要下手的目标,名字就叫你这个名字。但全市不光是你叫这个名字,还有别人。但以防万一,今晚上我们要对你进行保护。”

说完,她看着唐飞云的眼睛。

    “不会害怕吧。”

    “刚才害怕了,不过现在有你们在,我不害怕的。”唐飞云说道。

简洁听了以后点点头。

    “这样,今天晚上呢,我就在你们寝室和你在一起,顺便我再问你一些事情。我们其余的警员都会在学校附近埋伏。只要有凶手的影子,我们就会把他抓到!”

对唐飞云说完,简洁又冲着其余的警员示意了一下。

    意思是按照既定的方案在各个地点埋伏布控。

警员们即刻下楼准备了。

    余笑予呆在那里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好。

    “你也别站着了,过来和我们一起聊天。”简洁笑着招呼教授。

唐飞云看着余笑予傻愣愣的样子也禁不住笑了。

断骨金莲第五十六章(1)

然而,在那间已经被恐怖怪异的气氛所笼罩的彩超室里,唐飞云则是恐惧的连哭的念头都没有了。

她的眼睛被布缠得很紧,甚至勒得她的眼睛都直冒金星。

而更令她疼痛的是吊着的双臂,似乎那绳索在一丝一毫地将她的胳膊拽离开她的身体,尽管在她的脚下有个凳子,她还能勉强用双足的力量来支撑身体。

但疼痛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她在这黑暗之中如同带宰羔羊的感觉。

而宰杀羔羊的这个刽子手现在正一步一步走向她。

因为唐飞云听到了刽子手轻轻的脚步声。

继而,她感觉到湿热的鼻息在贴近自己的(禁止)!

然后,一双柔软的手触碰到了她隐私的地方!

唐飞云的大脑一片空白,她嘴里呜呜地发出痛苦的声音,而脚也在不停地踢动。

    但她并使不上太大的力气,因为她的双脚也被绳索紧紧地捆着。

    “不要乱动,我手里拿的可是剃须刀,划伤了你可别怪我!”

刽子手依旧用那温柔的口吻说着。

可这声音却让唐飞云心中一阵发抖,随即她停止了挣扎。

她想咬住嘴唇来抵抗一下这种羞辱和痛苦,但密贴的胶带使她的牙齿触不到嘴唇。

    她只有狠命地咬着舌头。

作为医生,她见过太多的病人,她曾看到那些病人是怎样被病魔一点点摧残着,她也曾以为那种滋味是人生最大的痛苦和悲哀。

可现在她知道了,还有一种痛苦更加可怕,就是现在她所遭受的这种痛苦。

她感觉周身发冷,特别是下(禁止)。她觉得下(禁止)在被抹着什么东西,滑腻腻的,又冰凉的。

    就像是在家中洗澡时涂抹的浴液。

她觉得神志慢慢模糊了,甚至有一个片刻,她觉得自己仿佛回到了家中,在用浴液涂抹着身体。

    她也觉得似乎眼睛麻的已经不属于自己了,那眼球在飞转,也似乎飞回自己住的小区楼下,看着自己家的窗户,却怎么也回不去家。

而在

    “海滨公寓”的小区里,在树丛中,在不同的位置,又着十双眼睛在紧紧地盯着唐飞云家的窗户。

徐爱军他们已经到了十多分钟了。

很快他们就按照既定的部署寻找好了各自隐藏的位置。

    此刻,他们就是静静地守株待兔。

如果那只残忍的兔子撞上来的话。

等待的滋味总是痛苦的。而且是不知道未来如何的等待。

徐爱军不时地看着手表,时间一点一点指向午夜十二点了。

    可依旧一点异常的动静也没有。

小区里楼群的灯光越来越稀少了,几乎都笼罩在黑暗当中。

    甚至徐爱军他们的眼睛在此刻都显得闪亮了。

徐爱军揉了揉眼睛,继续看着周围,不时瞟一眼处于五楼的唐飞云家的窗户。

——也是漆黑的。

他知道唐飞云家中现在肯定没有什么意外,因为如果有风吹草动的话,埋伏在她家楼道里的公安干警肯定会发出信息给他的。

突然,他的手机猛地震动起来。

是来电话了。

徐爱军急忙打开去看,是简洁打来的。

断骨金莲第五十六章(2)

    “你那边怎么样?”简洁轻声地问。

她知道徐爱军他们现在所处的环境,是不能大声的。

    “我这里一切正常。”徐爱军也小声地回答。

简洁沉吟了一会儿:“我这里也是,毫无动静。而且我刚才和唐飞云详细地聊过,从家庭到学校,到同学到男朋友,包括个人爱好,上网等等。没有发现什么能引起凶手注意的地方。我看我们还是把重点多往你那边考虑一下。”

徐爱军点头称是:“可我这边也没什么异常情况啊?”

    “你那个唐飞云情绪还好吧,没有紧张吧?”简洁问道。

徐爱军迟疑了一下以后回答:“应该没事吧。”

    “怎么?应该没事是什么意思?”简洁不解。

徐爱军道:“我们没见到她本人,因为她那时正在洗澡。只是和唐飞云通的电话,电话里听她声音没紧张的。”

    “嗯?”简洁迟疑了一下,发出了这个声音。似乎在思索什么问题。

    “她没紧张?你再把刚才打电话的经过说一遍!”简洁的声音提高了一些。

    竟似有些激动的样子。

徐爱军于是把刚才打电话的情景又复述了一遍。

他说完以后,简洁也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突然,简洁的声音忽然高了八度:“你告诉她说,她有危险,她没有问是什么危险?”

    “没有啊。”徐爱军回答着,突然感觉大脑震了一下。

    “肯定出问题了!这不符合常理!一个人被别人告诉她现在有危险,她肯定会急切地问什么危险,她怎么会若无其事的不理不问呢!”

徐爱军一下子明白过来,腾地站起身,向唐飞云家的楼洞口跑去。

    这时电话里还响着简洁的声音:“你快去她家,当面弄清楚!”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