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骨金莲 第五十一章(1)




  余笑予从打印机出口一张一张地拿着打印出来的图片,也一张一张地转到简洁手中。

  ——盘龙髻、鸳鸯髻、栖鸭髻、如意髻、半翻髻、反绾髻、乐游髻、愁来髻、百合髻、飞云髻、归顺髻、盘桓髻。

  一共十二张。

  简洁兴奋异常地看着这十二张美轮美奂的图片:“都在这里了?”

  “怎么会都在这里呢,梳髻的样式太多了。不过,这十二种是最有名的。其它的梳髻方法和样式多是

从这十二种里演变出来的。”教授兴奋不减地说道。

  “那我们还等什么啊,快走吧。”简洁催促着。

  其实不用简洁说,余笑予已经抬腿准备往门外走了。

  两人一路小跑着奔到外面停着的警车里,几秒钟以后,车子发出刺耳的轰鸣声,倏忽之间,蹿了出去。

  他们要再去那个小男孩的家中。

  而在此时,刘世明的车子却是纹丝不动停在地德里小区外面的一片树丛中。

  车子虽然纹丝不动,但刘世明的心里却是心急如焚。

  他抬起手腕看了下手表,已经是二十二点。

  “01,01,”他拿起步话机,呼叫在其它地点埋伏的刑警。

  “01在。”步话机里传来回答。

  “你那里情况怎么样?有没有异常?”

  “没有,一切正常。”

  接着,刘世明又连续问了另外的三个埋伏地点的人员。结果都是一切正常。

  刘世明关上了步话机,一言不发。眼睛久久凝视着前方二百米处的那个磁卡电话亭。

  它孤零零的立在夜色当中,似乎孤寂的被人遗忘。

  殊不知在它半径五百米之内,在树丛中、马路边、小区饭店门口一共有五辆车守候在它周围,而十个人的眼睛几乎都在盯着它。

  刘世明盯得眼睛有些酸了,捅了旁边的助手一下,然后伏下(禁止)点燃了一支香烟,闭着眼睛一边吸烟一边思考着问题。

  在这里他们只能是守株待兔,没有办法主动出击。这等待的滋味确实难熬,刘世明此刻越发希望余笑予那边出现意外之喜了。

  而且不仅是希望,甚至可以说是渴求了。

  余笑予又一次敲响了那个小男孩家的房门。

  不过这次他顾不得礼貌,捶得咚咚作响。

  过了半天,屋里传来男主人埋怨的声音:“谁啊,这么晚砸门。”

  余笑予忙告诉简洁:“你把证件拿出来,要不人家肯定不会开门的。”

  果然,当简洁和男主人对话,并把警官证给对方看了以后,门很快打开了。

  “真是不好意思,我们的案子有新情况,急需你家孩子来确定一下。”简洁焦急但却温柔地对男主人说。

  这时候孩子妈妈也闻声从卧室出来了。

  她在下午见过简洁和余笑予,此时便也不再多问,领着两人走进孩子的卧室。






断骨金莲 第五十一章(2)
 

  孩子在被窝里香甜地睡着。

  妈妈先是轻声招呼,孩子没有醒来。

  接着又用手摇晃,孩子却在睡梦中翻了个身,仍没有醒来。

  简洁在这焦急时刻看了这个情形也禁不住笑。

  ——这孩子,睡的可真死。

  妈妈见孩子还没有醒过来,便加大了摇晃的力度,这次,男孩终于被晃醒了。

  他迷迷糊糊地半睁着眼睛,嘴里嘟囔着:“什么事啊,我困死了。”

  说着,眼睛又合上了。

  简洁走上前,贴着男孩的耳朵:“你不是要破案吗?我们这就是找你来破案呢,快醒醒!”

  这句话确实管用,小男孩在“破案”这两个字的催动下终于睁开了眼睛。

  余笑予见状,忙把那十二张图片交给简洁。

  简洁坐到床边,将图片摆在男孩面前:“来,精神一下,好好看看这些图片有没有你那天见过的头发样子?”

  男孩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努力地睁着眼睛去看,但眼神却一点点迷茫,看着看着竟又合上了眼睛。

  妈妈在一旁嗔怪道:“你这是怎么了,回来就嚷着困,要睡觉。比平时早睡了二个小时呢,怎么还迷迷糊糊的。”

  简洁笑道:“小孩子都这样吧,觉大。要不给孩子擦把脸,或许能精神起来。”

  于是,在简洁的提议下,孩子爸爸弄了条冰凉的湿毛巾,在孩子脸上擦了一分钟。

  这次总算是成效显著,男孩明显比刚才清醒多了。

  他仔细地看着这十二张图片,看完一遍以后,从里面抽出了五张。“这几张都像。”

  余笑予看着男孩又有些呆滞的眼神,忙拿着毛巾跑出去,不一会儿又拿着新淋湿的毛巾回来了。

  经过再一次“冰冻治疗”以后,小男孩又可以继续“工作”了。他翻来覆去地看着这五张图片,又像个小大人一样皱眉苦想。。。。。。

  屋子里一片宁静。

  几个大人围在孩子身边,却像小学生围着老师一样,大气也不敢喘一下,生怕哪里出了响动,影响到孩子。

  而余笑予和简洁更是如坐针毡,焦急万分。

  。。。。。。

  终于,男孩抓着一张图片扬起了头:“那卷头发像这个样子!”









断骨金莲 第五十二章




  “飞云髻!”

  从男孩家里出来到回到警车里的这一路上,余笑予的嘴里一直喃喃自语着这三个字。

  到了车里,余笑予掏出手机,将要拨打号码的时候却犹豫起来。

  “怎么了?你要给谁打电话?”简洁纳闷。

  “想要给莫教授打个电话,想问问她SM和头发的关系。”

  “那就打啊,这可是事关重大呢。”

  “可是你看现在都几点了。”余笑予将手机举到简洁面前。

  “啊,十一点啦?我们竟然在小男孩家里耽搁了将近一个小时?”简洁这才觉得刚才在小男孩家里的时间过得飞快。

  “是啊,我就是看时间太晚了。莫教授马上就要手术了,这么晚打扰她,我怕她身体受影响。”余笑予握着电话说道。

  简洁也面露不忍之色,但还是劝说道:“这也是没办法,万一这个电话使得案子有了突破呢?人命关天啊!还是打吧。”

  余笑予狠狠心,拨打了号码。

  很快,听筒里传来“用户已关机”的提示语。

  教授翻了两下手机的通讯录,找到一个号码,又拨了出去。

  “莫教授病房的电话。既然决定打了,就打到底吧。”他对简洁说。

  电话里传来“嘟——嘟——”的长音,却始终没人接听。

  直到听筒里传出刺耳的蜂鸣声。

  教授大惑不解:“莫丽不在病房吗?”

  简洁摇头:“你问我,我问谁去呵?要不再打一遍,或许是她睡着了没有听见。”

  余笑予又拨打了一遍。

  结果仍是同出一辙。

  教授疑惑不解:“这么晚了,她怎么不在病房呢?”

  “先别考虑那么多了,还是把你的脑细胞都用到‘飞云髻’上吧!”

  简洁说完,发动了汽车。

  余笑予将车窗完全放下去,将头枕在旁边,任夜风呼呼地吹着他的额头。

  他手里捏着那张“飞云髻”的图片,但目光却没有投向那里。

  “飞云髻”的样子早已经深深地刻在了他的脑海里。

  ——飞云髻是将头发分成二至三层,层层堆上,顶部梳理成云朵状。将头发盘上头顶挽髻,犹如一朵彩云,即所谓“髻挽巫山一段云”。并且在面颊两旁的鬓发上插饰金凤珠钗。

  ——凶手将头发做成飞云髻是什么意思呢?

  余笑予的眼睛被风吹得干涩,便闭上眼睛,在心里绞尽脑汁一问一答地思索着。

  ——飞云髻代表着什么样的审美呢?

  没什么特别的含义,就是正常的审美啊。

  ——飞云髻的习俗呢?

  也是没有什么独特的,也不是少数民族的习俗,是大众化的啊。

  ——飞云髻的含义是代表着下一个被害人的名字。飞云髻的样子能引申出什么名字呢?

  ——飞云髻还有什么其它的名字吗?

  没有啊,唐朝飞云髻只是这个称呼啊。

  当余笑予在心里对话到这里的时候,忽然间睁开眼睛。他感觉似乎哪个字眼触动了他的神经。

  他将思绪再到回去琢磨,一样一样返回去。

  终于,当他又一次对话到“唐朝飞云髻”的时候,他的眼前一亮!

  ——飞云髻是唐朝特有的梳髻方法。而凶手在纸条上写的也正是一个“唐”字!如果“唐”代表着姓的话,那么“唐朝飞云髻”的“飞云”莫非就是名字?!

  “快点开车!”

  这个念头像是美妙的乐章在余笑予心头奏响,但他还不敢肯定这个推断。于是他焦急地催促着简洁。

  简洁用眼睛的余光瞥了一眼教授,只见他脸上尽是兴奋之色,嘴唇微微翕动,鼻尖也渗出了细汗。

  她还从没见到教授有这么兴奋的样子。

  她心里明白,教授一定是找到突破口了。

  于是,简洁狠狠地踩着油门。而她的心也跟着剧烈地跳动起来。








断骨金莲 第五十三章(1)




  车子还没停稳,余笑予就跃下车子,向里面跑去。

  等到简洁跟进去的时候,教授正在气喘吁吁地摆动着鼠标。

  “快,帮我连上gonganbu的系统。”教授催促道。

  简洁白了他一眼。

  “你先到那边喝口水,这个位置归我。想要查什么就告诉我,不过是我来操作,这个可是内部的系统。”

  教授愣了一下,悻悻地赶忙站起来,将位置让给简洁。

  “你快查全市范围内的医护人员,名字叫‘唐飞云’的!”

  简洁听着教授的指示,飞快地输入着信息。

  她没有问教授任何话,她知道结果一出来,教授就会立刻向她说明的。

  当回车键刚刚敲击完毕,屏幕上就显示出了结果:

全市叫唐飞云的医护人员有两个人。

  一个是市卫生学校的学生,护理专业。

  另一个是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B超室医生。

  简洁将头转向余笑予。

  “就应该是她们两人中的一个!”教授肯定地说。“那个唐是姓,而‘飞云髻’代表着她的名字叫‘飞云’!”

  简洁闻听,也浑身血液沸腾。

  她顾不得再和教授说什么,大声招呼着其他刑警。

  “快去准备车辆!准备出发!”

  “去哪里?”

  这时,简洁才又将视线投向电脑屏幕,搜寻着联系方式和地址。

  她定睛看着,然后在纸上飞快地记着地址和电话号码。

  “徐爱军,你带一队去海滨公寓,路上给唐飞云打电话,确定她在家而且没有危险就好,然后都埋伏起来,或许今晚凶手就会出现!”

  说完了这句,她又急忙加上一句:“路上再给刘队打电话,通报我们这边的情况,让他那边派几个人也到海滨公寓,我怕你们那里人手不够。”

  简洁说完这句,又扫了一眼屏幕。将另一个唐飞云的地址和电话号码记在了纸上。

  “第二队跟我走!”

  坐进警车里,余笑予的心里充满着激动。

  这可是他第一次跟着公安出击抓捕罪犯。以前他听到简洁将起她们抓捕罪犯的过程,有点将信将疑的感觉,也觉得有时候简洁是故弄玄虚、夸大其词。但是此刻,当他同刑警们一样,迈着急匆匆的步伐跨上警车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手在不自主地抽动,也觉得浑身的血液都要沸腾起来。

  他侧目看了简洁一眼,心中对这个女人的敬佩感更加强烈了。

  他看到简洁如同以往一样,没有丝毫的紧张和慌促。只是眼睛的光芒在黑暗之中变得更加有神。

  车子迅速在启动,不过不是简洁开的车,而是另外一个刑警。

  简洁和他都坐在后排座位上。

  “去市卫校!”简洁简单、明确的指令一发出,车子就像离弦之箭一样射了出去。

  简洁坐在后排座椅里并没有休息,而是掏出刚才记载电话号码的纸和电话,拨打着号码。

  余笑予坐在简洁身旁,清楚地听到电话听筒里传出“嘟——嘟——”的没人接听的声音。

  “怎么回事?今天都怎么了?市卫校的保卫室怎么也没有人?”简洁一口气问了三个问题。他抽了一眼自己的手机。甚至怀疑自己的电话出了问题。

  “千万别是我们发现的晚了,唐飞云已经。。。。。。”余笑予没说完就闭上了嘴。他觉得在这个时候,自己还是不要给简洁泄气的好。

  其实教授说的话根本没有进入简洁的耳朵里,在余笑予说话的同时,简洁正在一边看着纸条,一边拨打着另一个号码。——唐飞云的手机号码。

  这次,在电话铃声几乎响了半分钟之后,终于被接起来了。

  “是谁啊!这么晚打电话?”电话里传来一个女孩子睡意朦胧中才发出的声音。而且语气中充满着不耐烦。

  “你是唐飞云吗?”简洁追问。

  电话那边刚传来“嗯”的声音,简洁就接过话来:“我是公安局重案三组的简洁!”







断骨金莲 第五十三章(2)




  简洁声音很大,也很响亮,接着她又清楚地把自己的警号报给了唐飞云。她的意图是让这个女孩从

睡梦中立刻惊醒过来。

  “公安局?”唐飞云吃惊得很。“你们找我有什么事?这么晚了。”

  “你先不用问这么多,先照我说的去做!”简洁命令道。“把房门窗户全都关好、锁死,在我们没有到

之前,不要离开屋子半步!我们大概十五分钟后就到!”

  听到唐飞云肯定地回答以后,简洁关掉这个电话,又拼命地拨打市卫校保卫科的电话。

  一边焦急地听着听筒里的声音,简洁一边不住地咒骂:“什么保卫科,纯粹一个摆设,不会连值班的

人也没有吧!”

  这次,在连续拨打了两次以后,总算有个男人接听了。

  简洁压住心中的怒火,将事情大概向对方解释说明了一下。当放下电话的时候,她发现教授在瞅着
她笑。

  “教授你笑什么啊?”简洁假意愠怒道。

  “我发现你很厉害的,一点不像个女孩子。刚才你和保卫说话的时候,我听到那个保卫说话的声音都颤抖了。”教授笑着辩解。

  简洁眨眨眼睛,作出一幅若有所思的样子。

  她想问教授:“那这个样子喜欢吗?”

  不过话到嘴边,她还是咽回去了。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