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骨金莲 第四十九章(1)

  莫丽躺在贵宾病房那张宽大舒适的床上,却周身不舒服。

  疾病带来的痛苦是一方面, 而内心的煎熬才是她难受的主要原因。

  她拿起床头桌上的台历,盯着上面的日子,看了许久。

  不知不觉,从眼角留下了眼泪。

  ——难道只看着这些简单的阿拉伯数字也会心酸吗?

  她在心里自嘲地说。

  她叹了口气后放下台历,拿着遥控器换着频道。

  可是哪一个频道都无法吸引她的注意力,她漫无目的的按了半天以后索性关上了电视。

  在柜子里有一个小皮箱,她下了床,从皮箱里翻出一本影集,就蹲在地上慢慢地翻看着。

  那里面是她从年轻到中年的相片,还有余笑予的照片。

  每次她看的时候,都禁不住用手轻轻抚摸,而每当这个时候,她的脸上就不由自主地浮起笑意。

  她不知道自己对余笑予的这份爱恋是不是属于柏拉图式的爱。

  她知道,余笑予或许能感觉到这一点。每当想到这个的时候,她就既紧张又兴奋。不想让余笑予看出来自己对他的爱慕,可又想让他了解自己的心思。

  而此刻,当她又一次翻看这些照片的时候,心里充满了别样的感觉。

  ——就要做手术了。如果成功那该多好,就能够在以后的日子里,天天看着余笑予。

  ——可如果失败了呢?这可能就是她看到的最后几眼了。

  莫丽叹了一口气,又接着翻看下去。当翻到一页的时候,她从一张照片的背面抽出了隐藏着的几张照片。

  那只是四张照片,两张是她的,两张是余笑予的。每当她看到这四张照片的时候,都觉得浑身被幸福的感觉拥抱着,就好像余笑予在抱着她一样。

  那是几年之前她和余笑予“进行”SM的时候拍的照片。

  照片上的她,脸上充满了崇拜、幸福的喜悦表情,因为那时候她正抬着头看着余笑予。在那个时候,她能够尽情地将心中所有的感情释放在眼神中,而不用担心害怕余笑予知道她的内心。

  而余笑予的照片也是深情地看着她。

  看着这些照片,莫丽仿佛又回到了当时,脸上不由得浮现出幸福的神情。

  正在这个时候,她听见床上的手机在响。

  她走过去看,是米兰打来的。

  莫丽梳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接起了电话。

  “小兰呵,还好吧?”她笑盈盈地问候着,像忽然变了一个人。

  “不好。我自己一个人在家呢。想笑予,也想你。”米兰柔柔地说道。

  莫丽一边宽慰着米兰,一边推开落地窗,走到阳台上。

  “想你身体怎么样了?昨晚上我还做恶梦了,说你手术失败,我再也看不到你了。”米兰的声音显得悲戚戚的。

  “傻妹妹,瞎做什么梦呵。姐姐没事的。”反倒是莫丽这个病人劝说起米兰来了。

  两人又闲聊了一会儿,才依依不舍地互相问候着挂了电话。

  而当挂完电话的时候,莫丽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了,又换上一幅若有所思的样子。

  她想起了米兰,这个可爱的小妹妹。

  当初得知余笑予和米兰将要结婚的时候,她曾是十分嫉恨米兰,可后来随着交往,她反而慢慢喜欢上了这个柔柔的女孩子。甚至两人成了亲密的好姐妹。

  可是在此刻,她的脑海里却反反复复地出现这样一幅画面:她的墓前冷冷清清,杂草丛生。而在余笑予的家中,余笑予和米兰恩恩爱爱、亲热无比。

  想到这里,莫丽禁不住又闭上双眼,可眼泪还是肆虐地流淌下来。

  她迎着风站立着,直到夜风将脸颊的眼泪吹干才走回屋子。

  不过她没有躺回床上,而是思索了一下后,推开门走了出去。

  而在公安局重案三组的微机室里,此刻却是另一番景象。

  “图片资料呢?怎么没有图片?”简洁站在教授旁边,焦急地发问。

断骨金莲 第四十九章(2)

  “正在找!图片资料可比文字资料难找的。”教授依然头也不抬。但语气间已是兴奋的声调了。

  简洁也索性搬了把椅子,坐在教授身旁,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脑屏幕。

  不一会儿,她的手也痒了。

  她打开旁边的一台电脑,登录上了网络。

  不过简洁不是去找梳髻的图片资料,而是登录上了那个“SM主奴乐园”。

  ——那些图片还是交给教授去找吧。

  简洁是第一次上这种类型的聊天群。事实上,其它的聊天群她也不怎么上。

  倒不是她不喜欢网络,而是她平时时间有限,抽不出那休闲的时间来。

  页面很快就打开了。

  映入眼帘的是硕大的标题——“SM主奴乐园”。

  接下去是在群公告一栏里,简洁看到上面写着:具体的栏目划分。

  ——SM调教指南、调教器具一览、调教心得、SM照片、绳缚指南。。。。。。

  简洁没工夫看这些,继续将目光投向群内的成员名单。

  她粗粗一看,少说也有七八十人。而且在名字前面都有S或者M的字样。她知道这是代表着主人和奴隶的身份。

  群主是一个叫“邪恶的微笑”的S。简洁点击了它的名字看里面的具体信息。

  ——性别:女  年龄:(空白)  省份和城市(空白)

  在个人说明里面填写的是几个网站的网址。

  简洁分别点击开,都是SM网站。她随手就关掉了。

  接着简洁又将目光投向管理员。

  群里一共有四个管理员,两个S,两个M。而且性别都是一男一女,倒是很配套。

  和群主的资料一样,除了SM的相关资料,没有任何的现实真实资料在上面。

  而且和群主一样,这几个人都不在线上。

  也或许他们是在隐身的状态下。

  简洁看完这些,仰身靠在电脑椅上一边休息一下,一边看着群里的聊天情况。

  不多时,有条信息发给了她:请将名字前标示身份。

  简洁这才想到,自己的名字前面还没有标示S或者M。

  她瞅了教授一眼,看他仍在聚精会神地搜索。但简洁还是忍不住问:“教授,我在群里装扮成S好还是M好?”

  余笑予哦了一声,眼睛仍是没有离开电脑屏幕。

  停了半晌,余笑予仍是没有应声。简洁便也不再打扰教授,在键盘上敲着字,而在她的名字前面加上了“M”。

  ——既然两个被害人都被绳缚,那凶手一定是S。用M的身份才能吸引到这个凶手。

断骨金莲 第四十九章(3)

  更改完资料,简洁忽然愣了一下:自己明明已经知道装扮成M好,怎么还下意识地问教授呢?

  她不由得想起刚才回来下车的时候,教授在她头上抚弄的感觉。她又觉得一阵温暖,但却不好意思再去看余笑予了。

  简洁将注意力再次投向SM群。

  这次她注意的目标是群里的成员名单。

  七八十人的大名单使简洁看得脑袋作痛,看哪个都像,也看哪个都不伦不类。

  简洁琢磨了一下,在公聊栏里上打出一行字:M,女性未婚。寻本地有经验男S。要求擅长绳缚。

  接下来,简洁闭上眼睛休息了一会儿。

  等到她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守株待兔的办法已经见了成效。

  这时已经有人在和她说话了。

  一共三个人。名字前面都标示着S。

  简洁假意聊了几句,便将话题扯到对方所在的城市上去。

  看到简洁问所在城市,那几个人都显得兴奋起来,纷纷问是不是接受现实调教。

  简洁禁不住失笑。但她也不和这几个人多废话,只是再次追问他们的所在城市。

  但很快,随着电脑屏幕上出现的字,简洁失望地撇了撇嘴。

  ——这几个人都不是本地的。

  简洁发现自己真的不适合做这项工作。她可以没日没夜的加紧工作,可以像男警员一样和歹徒搏斗较量;也可以在看似枯燥的卷宗里找出乐趣,但在电脑前的这份工作却让她心烦意乱。

  正当她瞅着电脑屏幕发呆的时候,身旁的余笑予突然兴奋地站起来,简洁侧目看去,教授的手搭在打印机的出口处,那手竟在微微发抖。

  “图片都找到了!”教授激动地对简洁说。

断骨金莲 第五十章(1)

  夜,寂静得令人心慌。

  没有蝉鸣,没有风吹,轻飘飘的树叶也纹丝不动。

  月亮在动。

  看不见的云彩时而将月亮遮住,待它轻飘飘地漂走的时候,月亮才仿佛睁开眼睛一般亮出了明眸。

  但它的动作也同样是毫无生息的。

  灯光也在闪烁,就像医科大学附属医院门前硕大的红十字灯。

  还有医院楼房的窗户里透出的各个病房的或明或暗的光。

  但也是静静的。仿佛那灯光在睁着眼睛入睡一样。

  唯独在第八层楼,整栋楼却都是暗的。

  一盏灯都没有亮起。

  八楼的科室都是住院处的物理检验科室。

  ——B超室、彩超室、心电室、胃镜室、血液流变室、生化检验室、血液检验室等等。

  在这个时间,各个科室的门都紧锁着。屋子内也不见丝毫光亮。只有走廊的灯还在亮着,但那也只是为了避免上下楼的人看不到楼梯而开启的几盏灯的亮度而已。

  作为住院处的物理诊断科室来说,只是白天接诊患者。到了晚上,都是没有病人的。一般需要进行物理检验检查的病人也都是门诊病人,所以门诊部的物理诊断科才是昼夜服务的。

  不过在医科大学附属医院这样一个城市最大规模的医院,即便晚上没有病人,物理诊断科室也是要有人来值班。虽然这只是做个表面文章,但有人在岗就意味着医院规章制度的完善、管理的齐备。

  虽然物理诊断科室的医生们对此不以为然,甚至有的人抱怨不止,但终究是胳膊拗不过大腿。也只好按照排班顺序,每天有一个医生在这里值班。只是到了晚上,一个病人也没有的值班工作使得值班的医生除了到别的科室转转散心,就是早早地睡下了。

  不过,好在医院领导心里也明白这是形式主义,所以对这现象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闻不问了。

  此时,在微弱的光亮下,整个走廊笼罩在晕黄沉寂之中。而绿色的墙在着黯淡的灯光下更显得灰蒙蒙的。如同在医院里病人的脸色一样。

  一个小时前,这个走廊还被几个住院的孩子占据,在空旷的走廊里跑来跑去地玩耍着。那些影子在墙壁上飞逝,或突然变得模糊,或突然变得硕大。虽说不伦不类的感觉,但总归是给这个寂静的楼层增添一点响声。

  可是在晚上十点的这个时刻,连那些个鬼魅一样的身影也不见了。只剩下了死一般的沉寂。而如果在楼道口向走廊的尽头望去的话

,就像是放眼进入了一条空旷的、透着灰蒙蒙色彩的甬道。

  而在这寂静之中,远远地传来了走路的声响。

  脚步声时而正常,时而停顿,似乎来人在搜寻着目的地。

  而不大会儿功夫,一个人的影子投射到了转弯处的墙壁上。

  那影子起初在墙壁上一动不动,接着影子的头随着光影而转动起来,似乎在四处张望,又好像在侧耳倾听。

断骨金莲 第五十章(2)

  实际上,在整栋楼里,它即便等上一个小时,也不会见到第二个影子。

  但它还是小心谨慎地在墙上慢慢移动着。

  直到它最终确定了在墙上只有它一个身影,它这才拖着长长的尾巴快速地从墙上划过。

  马上,影子又倏忽间立住。

  而后,影子的头向上抬起。似乎在注视着科室门口的标牌。

  在那间科室的标牌是:彩色B超室。

  影子伸出了手,似乎要敲门。但在手将将搭在门上的时候却又停住了。

  墙上,影子的胸部在起伏着,似乎影子在深吸着气。

  然后,墙上的影子慢慢地平稳了下来,再次举起了手。

  “咚。。。。。。咚。。。。。。”

  敲门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在这空旷的楼道里却传得很远。那声音像幽灵的微笑声一样远远地飘荡着,又再绕回来透过门传进了室内。

  “谁啊?”

  从室内传来女人不耐烦的声音。

  “我是一名患者,急着要做B超!”门外的人柔声恳求着。

  “白天怎么不来!晚上我们这里都不做的。”里面的女医生话里带着拒绝的意思。

  “我是就想找你来做B超,都说你做得好。白天我看你这里人多,所以晚上才过来的。”

  任何医生当被人追捧的时候都会心情舒畅的。

  这个值班的女医生也不例外。

  于是屋里传来下地的声音。

  接着,细微的光亮从门缝透了出来。

  ——女医生把灯打开了。

  而当光亮照出来的时候,外面的人也哆嗦了一下,似乎是习惯了黑暗,而对光明产生了恐惧。而且也不知道是突然间寒冷的原因还是激动的心情,影子突然间打了个寒颤。

  当女医生从里面将门慢慢打开的一刹那,室内的灯光全部撒了出来,将外面人的影子拖得很远。而如果这个时候,那个医生能注意到影子的话,她就会恐怖的发现:那个影子的手上正紧紧地握着一个注射器。

  那注射器的针头在墙上的投影如同一把黑黑的利剑!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