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骨金莲第四十六章

晚上七点。

这已经不知道是简洁今天第几次看手表了,她从没像今天一样这么关心过时间。

    也从没觉得哪一天的时间像今天这样过得飞快。

下午的时候她还信心倍增。

    可是现在,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过去,她的心竟然也随着慌乱起来。

在夏天的这个时刻,天色已经开始渐渐地暗了下来。简洁看着越来越黑下去的天空,心中的沉闷也越来越重。

    而余笑予的脸色也象天空一样,越发的黯淡了。

他俩刚刚从余笑予所在的学院出来,两人一路无语地走回车子。

——在余笑予办公室里,他们又是一番仔细寻找,可是仍然没有找到那本书!

    “我明明记得那本书在家里的,怎么会没有了呢?学校的办公室里也没有,真是见了鬼了!”快上警车的时候,余笑予耿耿于怀地说着。

    “先不要想太多了。我们回队里。”拉开车门前,简洁劝着教授。

    “好吧。回去利用网络再找,或许也能搜寻到的。”余笑予喃喃地说着。

这是他认为的仅存的希望了。

小男孩已经在车后座迷迷糊糊地睡了,他其实从教授家出来以后就已经直打瞌睡了。

    看起来他的兴奋劲也已经消退。

    “先把他送回家吧。要不他父母该着急了。”简洁征求着余笑予的意见。

——没有找到书,这个小孩跟着他们回去也没什么用了。

余笑予点点头,看简洁要去开车,便叫住了她:“你坐副驾驶位置吧,我来开车。”

简洁疑惑地瞅着他。

    “这几天你都累坏了,一会儿回去以后肯定一夜不能睡了。你得趁这时间好好休息一下。”说完,余笑予将简洁推进车里,自己坐上了驾驶座位。

简洁笑着点点头,被余笑予关心着确实感到是很温暖,而且被余笑予这么一说,也确实觉得周身酸软无力了。

    这几天的工作给她带来的疲劳感觉超过以往任何一次行动。

她这几天时常觉得,一个人如果在有目标的情况下,再大的苦,再大的痛也能够忍受,都能够顶过去。

    可是如果前方的目标是个遥遥无期或者漫无目的的影子的话,那人的精神和体力就会消耗得飞快。

简洁此刻就是如此。在以往她可以三天三夜不合眼,为了追踪一个逃犯;也可以在胳膊中了枪以后,浑然不知疼痛仍然与歹徒搏斗;甚至有一次在寒冷的三九天,当凶犯慌不择路地从结着薄冰的小河里游泳逃跑的时候,简洁也毫不犹豫地跳下水去,虽然那时正赶上她来例假。

    可是这次,虽然体力上没有以往的工作那样受苦,但在精神上,她真是觉得疲惫不堪。

简洁将车窗摇上一半,这样晚风吹得既不强也不弱,不一会儿,她在车子行驶所带来的轻微震动中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她觉得仿佛睡了很久,也很香甜,直到肩膀被人在摇晃着她才勉强睁开眼睛。

    “到哪了?”简洁迷迷糊糊地问。

    “到队里了,精神一下啊。”余笑予的声音传进她的耳朵。

    “孩子呢?”简洁下意识地想多说几句话,想再在这舒服的状态下迷糊一小会儿。

    “我已经把孩子送回家了。”

简洁心里竟有些失望。在心里叹了口气以后,她终于把眼睛完全睁开了。

    “好啦,知道你累,可还得坚持啊!”

随着余笑予的声音,简洁感到一双大手罩在她的头上,恶作剧般地揉了揉她的头发。

简洁这次彻底精神过来了。因为被教授抚弄着头,她心里涌起激动的感觉。

以前虽说和教授也很熟悉,但是却仍然是朋友的感觉。而这几天,在一起办案的交往,让简洁对余笑予有了更深的认识,在她的心中对教授也有了更加亲密的感觉。

    甚至有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在教授身旁更像一个小女人。而且在有那么一瞬间,她仿佛想到了以前的那个男人,那个做医生的好朋友。

但这感觉在此刻来说也只是一闪而过。当简洁步入办公室的时候,她又立刻变成了坚强干练的女警官了。

断骨金莲第四十七章(1)

    “快帮我找一台电脑,我要上网查找资料!”

还没等刘世明问什么,余笑予已经迫不及待地说话了。

刘世明看教授急切的样子,也不再多说,扬手叫过一个警员:“你带教授去微机室,挑最好的电脑给教授用!”

等到余笑予走后,刘世明才把目光投向简洁:“刚才有收获吗?”

简洁摇了摇头,将刚才的情况向队长作了汇报。

刘世明听完沉吟片刻:“这么看来,教授那边我们只能是听天由命了。我们还是抓紧做好我们的工作吧。”

    “你先看看这些。”刘世明将一些材料递给简洁。

简洁接过来仔细看去。

是法医对两名死者胃内容物的分析报告。

——经对两名受害人胃内容物的的检验分析及对比试验,得出结果如下:

1、两名受害人(杜梅、钟燕红)在死前大约一小时至两小时之间曾服用镇定剂。

    服用的剂量大约为常用催眠剂量的二至三倍,但不足以对受害人产生致命影响。

2、经过化验以及药物对比试验,初步认定所服药物为最新型镇定剂(AW05)。

    该药物的药理特点是显效快(约比国内同类药物显效快三倍,口服后五分钟之内显效)、作用维持时间长(催眠计量下可维持睡眠时间10小时)、副作用小、没有成瘾性。

简洁看完后刚要开口说话。刘世明已经告诉她道:“已经调查过了,这种药物目前在我市只有三家医院使用,在药店现在还买不到这种药物。”

    “那凶手肯定是从这三家医院中的某一家获取的药物。只是。。。。。。”简洁说到这里,抬头看了一眼墙上挂的时钟,面露难色。

刘世明接过话来:“是的。以现在的时间来看,用这几个小时来查清药品源头,再由此查出凶手的话显然不现实。这个调查只能是尽快吧,想用它来找到突破口,短时间内希望不大。”

    “凶手用磁卡再打电话了吗?”简洁说完就知道自己问了一个蠢问题——要是有消息,她早就能得到了。

她于是没等刘世明表态,又接着问:“那磁卡电话的附近小区调查的怎么样了?”

    “大海捞针啊。”

刘世明只说了这几个字。

简洁明白其中的意思。

    “那出租车调查那方面呢?”

这次刘世明更是懒得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断骨金莲第四十七章(2)

简洁暗自伤神地站了几秒钟。

    “地德里小区那部磁卡电话那边我们是不是再加些人手?”简洁瞅着刘世明。

    “现在看来,我们最大的希望就是死盯那部磁卡电话以及那个磁卡号码。希望凶手再次打电话的时候我们能够抓获他。”

刘世明点了点头:“我正要和你说这个呢。今晚你在这里留守,我这就带几个人过去增援。我怕原来的那几个人手不够用。”

简洁还要争执一下,但刘世明怜惜地瞪了她一眼:“你就在这里留守吧,一整天你都在外面奔波,该喘口气了。再说,这里可是指挥所呢,别以为这里的担子就轻!”

简洁看刘世明不由分说的架势,知道拗不过他,便嬉笑着答应下来。

刘世明临行前又再次叮嘱简洁:“余教授那边你多协助一些,他那边要是能打开缺口,那就再好不过了。记住,一有消息就马上通知我!”

刘世明走后,简洁洗了把脸,感觉精神了许多。

她先给计算机网络中心去了一个电话,询问钟燕红的QQ里SM群的调查情况。

对方告诉她:目前正在监控这个

    “SM主奴乐园”,而且已经以用户的名义进入了这个群里面。但因为群里人员众多,信息量太大,还无法得出结果。

简洁于是将这个公安机关的QQ用户名以及密码要来,她打算在她这里也同时进行调查,以加快速度。

她将这个任务先交给徐爱军,然后冲了两碗方便面,端着向微机室走去。

    简洁感觉自己的身体现在需要先补充些能量,然后体力才能坚持下去。

    “先吃点东西吧。”简洁对埋头摆弄电脑的余笑予说道。

    “你先吃吧,我找到了再吃。”

教授说话的时候头也不抬,继续摆弄着电脑。

简洁无可奈何地笑了一下,端起面,一边吃一边瞅一眼电脑屏幕。

当她吃完,正回身扔掉垃圾的时候,忽听得教授兴奋地声音传来。

简洁忙转过来看。

只见微机旁的打印机已经在开始工作。

几秒钟以后,纸张从打印出口吐了出来。

简洁急忙拿过来盯了上去。

断骨金莲第四十八章

——梳髻资料

据考古资料研究可知:在人类社会的初期,人们不分男女一般都将长发散披在肩上。

    以后,随着劳动生产的发展,人们交往的增加,感到长发散乱颇有不便,就用绳带系束,以骨簪插别。

    直到距今四五千年的原始社会后期,人们也还是如此处理头发。

而到夏商时期,人们开始以梳辫子来装饰自己,直至春秋战国。

    但男女之间的辫子略有差异。

此后,女子开始挽髻于头。根据古书记载:“乃自我始祖黄帝制作衣冠以来,隐蔽形体,仅露首面,扑朔迷离,莫可辨识。后圣知其然也,乃命男辫女髻,以便一目了然,诚法良而美意也。”

《礼记.曲礼篇》注中,有女子许嫁则十五着笄,未许嫁者则二十着笄的记载。

    “笄”,原是梳髻盘头发用的簪子。

    “十五及笄”,也就是说女子十五岁就算是成年了,可以梳髻插簪,可以出嫁了。

秦汉之际,妇女及成年,开始梳髻。从遗留下来的历史文物中,可以见到

    “倭堕髻”、

    “堕马髻”等发髻式样。至魏晋南北朝,再至唐宋元明清,妇女的发式面妆日趋讲究,梳髻不仅是中国女性的特色妆式,还与缠足一样,成为礼教对女性的一种约制。

辛亥革命以前,中国的妇女除出家为尼外,一律是蓄发梳髻,视发髻为珍宝,绝无一丝一毫剪发的念头的。

    这首先与千百年来人们的审美观有关系。妇女们注重发式面妆,对镜梳妆,梳出许多形态各异的发髻。

    诸如盘龙髻、鸳鸯髻、栖鸭髻、如意髻。。。。。。再插以金钗玉簪,一方面显示身份尊卑,一方面刻意妆饰,取悦于男子。

《妆台记》中说:“周文王于髻上加珠翠翘花,敷之铅粉,其髻高曰凤髻。又有云髻,步步而摇,故曰步摇。始皇宫中悉好神仙之术,乃梳神仙髻,后宫尚之。后有迎春髻、垂云髻,亦相尚。汉武帝李夫人取玉钗搔头,自此宫人多用玉。”可见,女子梳髻妆饰是为了投男子所好,以男子的好恶为转移的。

如唐代,经济繁荣,文化发达,妇女的发式此时也最为繁绮。

其造型之多,名称之美都是空前绝后的。据史书记载,唐代妇女的发式多大二、三十种,有半翻髻、反绾髻、乐游髻、愁来髻、百合髻、飞云髻、归顺髻、盘桓髻等等。初唐时期,女子沿袭隋代旧式,发髻比较简单,变化也比较少,多做平顶式,将头发分成二至三层,层层堆上,顶部梳理成云朵状。到了贞观年间,妇女们讲究发式,发髻日渐高耸,并出现高髻、义髻、飞髻、螺髻、反绾髻等等。其中最俏美的属“半翻髻”,这种发式,把头发梳起,用刀型,直竖发顶,再朝两侧翻斜,有的称“单刀半翻髻”。有的稍微变化,称“双刀半翻髻”。

  到唐玄宗时,妇女中流行“双环望仙髻”。两髻高高耸起,插以各种金玉簪钗,犀角梳篱,穿上宽松长袖衫,显得婀娜多姿。此外,唐代最为流行的是一种“抛家髻”,这种发式梳留两髻抱面,一髻抛出,最衬托女性娇柔之美。

  宋代妇女的发髻虽比不上唐代多姿多彩,但也刻意妆饰。如南宋时,临安妇女多梳云髻,将头发盘上头顶挽髻,犹如一朵彩云,即所谓“髻挽巫山一段云”。并且在面颊两旁的鬓发上插饰金凤珠钗,“金银珠翠插满头”。一般妇女若买不起金银珠饰,就插上各种香花,使发髻头饰与缠成的三寸金莲交相辉映,取悦于男子。

  许多文人学士、封建士大夫如同欣赏妇女小脚一样,把妇女的发髻也当作赏玩物。他们把妇女的头发称作“青丝”、“乌云”,视为神圣宝物,赋予特殊的意义。如男女定情,女子绞下一缕青丝送给男子,那是最坚实的誓志了。而女子如果触犯了妇道族规,有的族长就会当众剪下女子的头发以示惩罚,对被剪发的女子来说,这是最大的羞辱了。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