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骨金莲 第三十九章(1)

  余笑予走进莫教授那间贵宾病房的时候,莫丽正站在窗前看着窗外的景色。

  “坐吧,笑予。”莫丽轻声地说着却并没有回头。

  从脚步声中,她已经听出了来人是余笑予。

  余笑予走进来,坐在窗边的沙发里,静静地看着莫丽。

  他感觉出今天莫丽有些特别,所以也没急着问她手术的事情。只是在侧面默默地看着她。

  微风轻轻地从窗户吹进来,吹在莫丽有些苍白的脸上,而她的长发也在轻微地飘动。

  余笑予这才注意到,今天莫丽是披肩发,而在以往,她总是将头发扎起来的。

  “今天怎么这么梳头发了?”余笑予打破沉默。

  “不好看吗?”莫丽转过身子,冲着余笑予,轻声笑着问道。

  “很好看!只是很少见你这样梳头发,所以问问。”余笑予由衷地夸赞。

  在以往,莫丽给他更多的是女强人一样的感觉。而此时,他觉得莫丽身上透着很强烈的女人的温柔。

  莫丽听了这话,甜甜地笑了一下。

  随后她告诉余笑予:“我手术日期定了。在七月一号。”

  虽然只是寥寥数字,但余笑予听得出莫丽的话声中有股淡淡的哀愁在里面。

  他站起身,走到莫丽身边,“你是不是担心手术了?”

  莫丽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不用担心的。我以前就问过了,医大附属医院做肾脏移植手术经验很丰富的。而且成功率很高。不会有什么事情的!”余笑予安慰道。

  莫丽梳理了一下被风吹到脸颊的头发,看着余笑予,说道:“这个我知道。可是凡事都有例外的。如果万一手术失败了,这两天就是我生命最后的两天了。”

断骨金莲 第三十九章(2)

  余笑予忽然发现,此时莫丽看着他的目光里又充满了深情的爱意。就如同以前有一段时间里,她看着他的眼神一样。

  余笑予忽然觉得内心有些异样的感觉,甚至于不敢再看莫丽的目光。

  他于是找了个借口道:“别在窗户这里太久了,还是躺着休息一会儿吧。做手术前要保证身体没问题。”

  莫丽回眸看了余笑予一眼。“没事,今天我感觉身体很不错的。站在这里看看风景心情也好。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和你这样的待着了。”

  “别想太多不开心的事情了。你啊,平时心胸看起来很豁达的,怎么这些日子总是郁郁寡欢的呢?”余笑予尽量将语调说得轻松些,不想莫丽这样的消沉。

  可莫丽继续幽幽地说道:“以前是因为没有生命即将走到尽头的紧迫感,在心里总是有对未来的憧憬。可是现在,换了谁都会有我这样的心情的。”

  余笑予在心里不得不承认她说得对。

  他剥了一个柑子递给莫丽。莫丽笑盈盈地接过去,边吃边道:“还记得以前,我嫌剥柑子费事,总是要你给我剥吗?”

  余笑予听了也回忆起以前,也禁不住微笑。

  “哎,只可惜后来你有了你的兰妹妹,我再也享受不到那福分了哈。”说完,莫丽笑了两下,却突然止住了笑容,扭过脸去。

  余笑予心里明白,知道莫丽是顾影自怜了。可是却一时语塞,不知道说什么来安慰她。

  良久,莫丽默默地叹了一口气。

  “其实我挺不愿意住在这家医院的。我最初得病,来这里看过,可是却被B超医生误诊了。结果我只把自己的病当作泌尿系统的炎症。这样耽误了快一年的时间。。。。。。哎,要是当初没有误诊,或许我的病不会发展成这个样子。”

  “我怎么没听你说过?”余笑予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事情。

  莫丽忽然转过身,随意地说道:“不说这个了,本也不想告诉你的。过去就过去了。我只和小兰说过这个事情,也是说完就算了。何必耿耿于怀呢?”

  余笑予听莫丽的话虽是说得轻松,但表情却不自然,猜想莫丽仍是将这事情挂在心上的。任一个人在面临死亡的时候都会想法很多,甚至会把陈年旧帐都翻出来的。他认为莫丽的心情现在就是处在这个状态之下。

  “对了,案子怎么样了?有进展吗?”莫丽将话题转到这里,关心地问道。

  余笑予愣了一下,思绪也从莫丽身上转到了这几天缠着他的这个案子。

  他点点头,又摇摇头。

  莫丽奇怪地看着他。问道:“你这个表情是什么意思?”

  教授苦笑道:“有新的发现,不过也有新的未解之谜。”

  莫丽关切地问道:“那有没有需要我帮忙的?”

  余笑予看着莫丽的表情,心想,还是别让她伤这份脑筋吧,现在她最重要的是休息好,调节好身体迎接手术。

  于是他笑道:“暂时还没有,再者说,有需要的也得是简洁警官他们来找你帮忙,我哪有那么大的权力呵。”

  说着这话的时候,余笑予也不禁想到了简洁。

  她在做什么呢?

断骨金莲 第四十章(1)

  简洁此时正在那座豪华别墅的客厅里。

  女佣人刚刚将她引进客厅,恭敬地请她稍事休息一下,然后去叫主人了。

  简洁环顾了一下这个客厅,但并没有什么吸引她的地方。

  虽然客厅布置得美轮美奂,从色彩到装潢都无以伦比,而且陈设更是考究高雅。但她没有心思注意这些。

  她只想尽快见到这所豪宅的主人——房地产大亨张名高。

  因为张名高就是第一个死者杜梅的另外一个男友。

  不大一会儿工夫,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人从楼上走了下来。

  他旁边的女佣人向简洁微笑着点头示意了一下,然后悄然推到后面。

  简洁于是知道来人就是张名高了。

  她走上前,“您就是张董事长吧。我叫简洁。重案三组副队长。我们上午在电话里通过电话的。”

  “简警官你好,来请这边坐。我们坐下慢慢谈吧。”说着,他微笑着招呼简洁坐下,又示意佣人将招待客人的茶点准备上来。

  简洁在这短暂的时间内留意地看了看张名高。

  她主要是观察感觉这个人的言谈举止,从而分析他的性格特点,以免在谈话的时候对不上点。因为这些年的经验告诉简洁,越是身份特殊的人,在对话的时候越要掌握火候分寸。如果这个尺度把握好了,工作会进行的很顺利。

  从刚才观察他的房子,到现在短短的几句话来看,简洁觉得张名高是一个蛮有层次的人。这不仅仅是从他腰缠万贯的层次来说,而且从言谈举止,简洁看得出张名高是个有修养的富商,待人接物没有丝毫的做作和架子。

  等到佣人将茶点送上来以后,简洁提醒张名高:“这件事我们还是私下谈吧。”

  张名高示意佣人退下以后开口道:“简警官心很细。谢谢你啊。”

  简洁微微一笑,然后开门见山地说:“张先生你好,我在电话里大概和你说了一点来的意图,是因为一桩杀人案。因为这桩案件里的被害人牵涉到您,所以我来调查一下。”

  “哦?你接着说下去。”张明高脸上虽显疑惑,但话语中却没什么紧张感觉。

  “杜梅您认识吧?”简洁说话的时候一直盯着张明高的脸,看他有什么反应。

  张名高愣了一下。“你不会是说那个案子的受害人就是杜梅吧?”他吃惊地问道。

  “就是杜梅。”简洁继续看着张明高的脸。

  张名高起初惊讶得张开嘴,继而狐疑地思索着什么,然后问道:“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简洁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因为她知道,在这种情况下,保持发问的主动权是第一重要的。她紧接着又问了一句:“你和杜梅认识多久了?”

  张名高随口应道:“认识很久了,大概有三年了。”

  而后他又问道:“你们是怀疑我和这个案子有关?”

  张名高说这话的时候是一种莫名奇妙,而且是一种苦笑的面容。

  简洁这次回答他了。“我们查过,在案发的时候,您正在国外。不过,因为这个案子很复杂,没破案之前任何怀疑都是存在的。这点还希望你理解。”

  简洁这句话,既解除了张明高的困惑,但同时又提醒张名高配合公安机关的调查。她想象张名高这样的人物,一定会听出她的话外音的。

  果然不出所料,张名高几乎马上就把话跟上了:“这是自然。你们早些破案,我也早些解除怀疑不是?先喝口茶,然后你有什么问题就问吧。”

  他说完,笑着招呼简洁喝茶。

  ——和聪明人交谈就是省力气。

  简洁也没有客气,端起茶杯喝完了一盏茶。刚才吃的面包让她一直口渴着。

  放下茶杯,简洁开始了正式的工作。

  “先说说你和杜梅的关系吧。”

  “我和杜梅三年前认识的。因为那时候我的房地产生意牵涉到媒体广告的事情,所以认识了她。她帮了我很多忙。当然我也没亏待她,为了感谢她,我用很低的价格卖给她一套房子,几乎算是送给她的。就是星海人家那套。”张名高毫不隐瞒地说道。

断骨金莲 第四十章(2)

  “除了生意往来,你们之间有没有其他的事情呢?”简洁问到了要害。

  张名高听到这个问题,笑了两声。继续说道:“既然问到了,我也就不隐瞒什么了,杜梅和我也是很要好的朋友。男女之间的那种,不过不是恋人的关系。”

  “情人关系。是吧。”简洁是这么理解的。

  “倒也不算是。具体怎么说呢——我们有过性关系。但也没牵涉到情感。只是性爱而已。不知道你能不能理解?”

  简洁点了一下头。这些天来,她相继熟知了缠足、SM、绳缚、虐恋、3P(**),此时再听到纯粹性爱的男女关系,也不觉得如何异常了。

  “我们之间其实相聚的时候不多。一来是各自都很忙, 二来我们这种关系不牵涉感情问题,也很少有卿卿我我的那种思念的感觉。只是有了性爱的感觉才在一起。”

  他呷了一口茶,又说道:“可能我和杜梅的生活圈子都离时尚比较近吧,所以生活观念和普通人也不一样。我们想得都比较开放,也没有太多的顾忌和世俗的压力。彼此在一起互相感到满足愉悦就好,这样双方都自由舒心。”

  等张名高说完,简洁又问:“那你最后一次见到杜梅是什么时候?”

  张名高回忆了一下:“大概是一个月以前吧。”

  “当时你发现她有什么异常的地方吗?”

  “没有。”他肯定地回答。

  “关于你们之间的关系,特别是杜梅和异性的交往方面的事情我还希望你多提供一些,我也会问得多一些。你不介意吧?因为杜梅的这个案子,牵涉到性方面。但具体的我不能向你透露。希望你能理解。”

  简洁又一次重申了一下。因为这毕竟是问到别人的隐私。而且对方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

  张名高的脸上并没有出现介意的表情。相反,他淡然一笑:“没关系的,我能理解。我和杜梅虽然谈不上是恋人、情人,但毕竟在一起过。如果能帮助你们抓到杀害她的凶手,我也算是了却一桩心事了。”

  见张名高这么说,简洁便更直接地问了下去。

  “您和杜梅的关系,你的家人知道吗?”

  “我是独身一人,已经十多年了。而和杜梅要好,也是在她离婚以后的事情,所以我们的关系对双方的家庭,没有丝毫的影响。”

  “那你知道和杜梅关系密切的男人还有谁吗?”

  “好像她们电视台的副台长和她关系也很密切。”

  简洁知道他说的是罗常山。这她已经调查过,也就省略了这一步了。

  她“哦”了一声,跳过这个问题。

  “除了那个副台长呢?”

  这句话让张名高陷入了沉思。

  “这个我不清楚。我们虽然有过性关系,但彼此都不干涉对方的生活的。所以我也从不过问她和其他男人之间的事情。”

  他犹豫了一下又说:“不过,她应该还有其他的性伴侣。”

  “怎么呢?”简洁对这个很感兴趣。

  “有两次她和我提过3P。而且半真半假的说3P相当的刺激和兴奋。”

  说到此处,张名高的脑海里浮现出一个月以前和杜梅相聚时的情景。

断骨金莲 第四十一章

  (一个月之前)

  夜晚,在张名高的卧室里。

  在晕黄的的灯光下,杜梅光滑细腻的肌肤更显得性感诱人。

  张名高靠在床上,侧着身子看着身旁的杜梅。

  ——光滑而结实的大腿,高耸而富有弹性的(禁止),浑圆高翘的臀部。。。。。。

  虽然她已经三十五岁的女人,但由于生活优越,保养得当,无论是从外表还是从身材,看起来都如同二十七八岁的女人。

  而且不光如此,激情澎湃时的杜梅更令张名高喜欢、心情荡漾。和杜梅在一起,他感觉自己也随之变年轻了。

  有时候他甚至有种想法——和杜梅长久的生活在一起。

  不过,这念头几乎都是一闪而过。因为他知道,自己和杜梅现在的这种关系是再好不过的了。如果牵涉到情感,甚至婚姻,那么反而会让两人彼此都不快乐。

  三年的时间,让他了解到这个女人不但是我行我素的性格,而且个性开放。娶个开放的老婆那是任谁也不会愿意的。

  就像刚才,当两人云雨大作以后,张名高抚摸着杜梅微微渗出汗珠的(禁止)的时候,杜梅忽然说道:“你玩过3P吗?”

  “没有,怎么?你玩过?”张名高虽然知道3P,但他对这个没有好感,甚至是排斥。他能接受每天晚上换一个女人来睡,但他接受不了三个人,甚至更多的人在一起(**)。

  杜梅笑了一声,却没有回答。

  张名高看过去,发现杜梅的脸红了。

  “你肯定玩过。是怎么样的?”他确定着说道,又问着杜梅。

  杜梅回身看了他一眼,发现他不是生气的样子,才开口:“就前几天,和一个男的,还有一个女的,我们一起。。。。。。”

  “那个男的多大?”

  “三十多岁吧”

  “那个女的呢?”

  “可能二十七八岁。”

  “你们怎么认识的?”张名高听得兴奋起来,边问边将手伸向了杜梅的(禁止)。

  “在网上无意间遇到的。”杜梅呻吟着说道。

  “你们玩了多久?”

  “三个。。。。。。三个多小时。”杜梅的声音已经断断续续了。

  “看起来真是刺激啊,看你说的时候就兴奋了呢。”张名高笑着揉搓着女人已经湿淋淋的下(禁止),两人又搂抱着缠在了一起。

  当两人再次仰面倒在床上喘息的时候,杜梅娇笑道:“有没有兴趣,下次我们一起玩?”

  张名高摇了摇头:“我也只是听你说说而已,我可享受不了那么开放的场面。”

  杜梅笑了一下也没再说什么,翻过身从旁边的床头桌上拿过笔记本电脑,操作起来。

  她在张名高家留有一个笔记本电脑,倒不是为了上网和游戏用,而是她在给张名高撰写自传。张名高见她忙碌起来,就也不再打扰,翻身自己睡去了。

  “没想到,那竟是我和杜梅最后一次见面。”

  张名高说到这里,眼中已然噙满泪水。

  “杜梅有没有说到那个男人的模样,姓名什么的?”

  “没有。我也没问。”

  “那关于杜梅和那两个人3P,还有什么细节?你再细细想想。”

  张名高沉思了片刻,忽然道:“对了,她们3P是在宾馆进行的。杜梅提到过一句,说他们还曾在宾馆房间的窗户附近对着外面(**)。而从房间的窗户正好能看见星海公园里的正门。”

  简洁将这个收获牢记在心,然后提出将杜梅的笔记本电脑先拿去检查。

  张名高很痛快地答应了。不过,在将电脑交到简洁手里的时候,他黯然道:“这个电脑用完了一定还给我,别损坏了。杜梅不在了,这个电脑是我唯一的纪念。哎,只是电脑虽在,人却没有了。她再也不会陪在我的身边,给我写这个自传了。”

断骨金莲 第四十二章

  “这是那些照片。”康迪将用信封装着的照片交到米兰的手里。

  米兰感激地接过来。她先用手捏了捏信封,确定一下里面确实是照片,然后打开信封,却并没有将照片拿出来,而是撑开信封往里面看去。

  康迪知道她是不好意思,便道:“放心吧,整个屋子我都检查过了,别的地方没有存放照片,应该就是这些。不过,除了一个地方。”

  康迪说着,从皮包里将王挺电脑的硬盘拿了出来。

  米兰狐疑地看着康迪手中的硬盘,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这是王挺电脑的硬盘。我发现在他的电脑里也存有你的照片。本来想在他家将这些照片文件找到并且删除的。只是刚才王挺离开得太快了,我那边没有太多的时间去做,只能将硬盘都带回来了。”康迪解释道。

  米兰稍微愣了一下,似乎这在她的预料之外。

  “也怪我,没做好您安排的事情。他来了以后就着急问我钱的事情,我开始还搪塞他,后来无意中说漏了嘴,说身上没带钱,他就不再和我谈下去了。所以他很快就走了。”

  米兰歉意地解释着。

  “没什么,反正所有的资料我们都弄回来了,总算是按照我们预想的都完成了。”康迪宽慰着米兰。

  而他也看到米兰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接下来的事情就变得十分简单了,米兰将一张银行卡交给康迪,告诉他账号以及密码。那里面是他们事先谈好的价格。

  而米兰又加了一句:“我在卡里面多加了五千元钱,这五千块钱是我的感激意思。你们就不要推辞了。”

  康迪知道多说也无用,便笑纳了。

  当米兰婀娜地走出事务所的时候,康迪看着米兰妖娆的背影也会心地舒了一口气。

  但他并不知道,当米兰刚刚转过街口的时候,她的手机就响了。

  米兰看那号码,是王挺打来的。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接通了。

  “你是不是

找人去我那里动手脚了!”电话里传来王挺气急败坏的声音。

  “是!你想怎么样!我告诉你,你不要再想着威胁我了!”米兰毫不示弱地回答。

  “你把照片拿走了,把我的电脑也动了。现在又抖起威风了是吧!你是忘了在我面前下贱的样子了。我告诉你,我还会让你那样的!”

  米兰冲着电话大喊了一声“滚!”,然后狠狠地关掉了手机。

  她站在阳光下,气得浑身直哆嗦。

  那样子就象在寒冷的冬天穿着单衣在外面,冷得直打寒颤那样。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