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骨金莲第三十六章

    “现在几点了?”康迪问身旁的助手。

    “十一点十分了。”坐在副驾驶位置的助手回答道。

    “应该差不多了。”康迪说道。

    “你给王挺的家里打个电话。”

——这个号码是刚才米兰提供给他们的。

康迪说完,便将目光移到车窗外面,仔细观察着从小区门口进出的人。

他们在小区门口已经停留了十分钟,并没有发现王挺出来。不过这小区有好几个出口,不见得王挺就非得从这个出口出来。

    而且,也或许王挺在他们到之前就已经出发了。

在康迪琢磨之间,助手已经拨打了王挺的住宅电话。

    “请问,是王挺先生家吗?”

听到助手的声音,康迪一下子扭过了脸——王挺还在家!

    “王先生您好,我是邮电局。今天我们收到邮寄给您的包裹,但地址栏的字迹有些模糊,看得不是很清楚,所以我们打来电话,确认一下您的地址,好给你发过去。”

助手镇定自若地说着。

这是他们常用的办法。不过多是用来套取对方地址,在今天用上则是王挺如果在家,用它来遮挡一下。

    而且他们所用的电话号码是专用的服务号码,在对方电话显示的是电信专用号码字样。

    这也就不会引起对方的怀疑了。

果然,对方没有怀疑。

电话里,王挺匆匆地将地址说了一遍。

    助手还要再问,那边已经不耐烦了:“邮这个地址就行的,我还有事。”说完,对方挂了电话。

助手和康迪相视一笑,放下心来耐心地等待。

没几分钟的时间,他们就看到照片上的那个男人——王挺走出了小区门口,扬手招了一辆计程车离开了。

而康迪的车子,也缓缓驶进了小区里面。

在楼下,康迪抬头看了看这幢六层的破旧的楼房。

    破旧的同周围的环境一样,给人萧条寂寥的感觉。

虽然往来经过这个楼房的人不多,但康迪还是在进楼前告诉助手:“你先在下面,如果有人上楼,告诉我一下。免得被别人当作贼。”

楼道里弥漫着潮湿发霉的气味,也横七竖八地搁置着很多杂乱物品,康迪向三楼走的时候顺便看了看经过的门,发现都不是防盗门,而是普通的铁门。

    他于是更放心了。这种门他开起来时间要不了多久的。

到了三楼,他扫了一眼房门,果然是普通的铁门。

    他在王挺的房门前停下了脚步,静静地站了几秒钟,听得周围一片寂静以后,才打开随身带的皮包,从里面掏出一串工具。

这套工具包括大小不一的未磨有任何齿形的锁匙胚,以及专用的钢丝、铁钩以及齿模的的拨动工具。

这其实就是

    “万能钥匙”。

很多人以为所谓的万能钥匙是一把万能的、无所不开的钥匙。

    其实不然,其实它就是运用众多拨动开锁工具,利用机械学原理,运用巧力来拨动锁芯从而达到非破坏性、无明显痕迹的开启各类锁具。

    在锁具行业,相对专业化地概括归纳为

    “技术性开锁”,而在国外,万能钥匙的英文译名就是

    “百合锁”,意思是

    “一百种开锁工具组合而成的钥匙”。

此时,康迪半蹲下(禁止),仔细看了看门锁的样子,然后从中那一套锁匙胚中找出了一把大小合适的,慢慢地插了进去。

这是用来以观摩锁芯里面珠子的突出情况。

他将耳朵贴到门锁处,手轻轻地转动,仔细地听着细微的响声,手也在感觉着精细的震动。

十几秒钟以后,他轻轻地将锁匙胚抽了出来,拿出了另一把锁匙胚,这个要比刚才的大一些。

这次他直接地就插了进去,而后康迪将专用的钢丝、铁钩按照不同的角度沿着锁的缝隙也插了进去,并且一边转动着锁匙胚,一边调整着用力和拨动的方向角度。

这次也只有一分钟的时间,就听得

    “嘎达”的清脆声音从门锁中传出来,康迪也缓缓站起了身子。

门打开了。

断骨金莲第三十七章(1)

简洁从李培源家里出来的时候,正巧手机也响了。

简洁拿起手机看去,是余笑予打来的。

    “你那边工作结束了?”简洁问余笑予,然后充满期待地听余笑予的声音。

但只是刚听到教授的声音,简洁就失望了。

    “所有的新婚盘头的图片都给那个小男孩看过了,他没有认出来。”余笑予沮丧地说道。

    “那你也别太着急了,放松一下,或许会有其它的情况也说不定呢。”简洁安慰着余笑予。

    “现在也只有这样想了。你现在在哪里?”

简洁看了一下手表,时间已经指向中午十二点半。

    “我还得去办一些事情,时间定不下来,要不你回家休息一下?”

电话那边沉默了片刻,然后教授说道:“我先去医院一趟吧,我去看看莫丽,估计她快做手术了,今天要是不去的话,可能明、后天就没有时间了。”

简洁应了一声,告诉教授她忙完了再联系。

然后她匆匆走向停在小区里的车子,又迅即地发动了车子,简洁现在真觉得自己是在争分夺秒了。

她此刻要去见一个人,而这个人曾经淡出她的视线之外。她曾觉得去找他核实情况是可有可无的一件事情,但在昨天晚上,她思考了以后,觉得这个人不但要见,而且可能会有很多的收获。

她一边开着车,一边往嘴里塞着面包。

自从上次余笑予讲过

    “米兰每天都会往他的包里放些小食品,以免他饿肚子”以后,简洁就学会了这一招。

    早上顺便买几个面包丢在车里,以免来不及吃饭而饿肚子工作。

康迪闪身进了屋,轻轻地将房门带上。

他先给楼下的助手打了一个电话,叫他在外面盯着。然后他这才环顾四周。

这是个一室一厅的老式的房子。

室内墙皮剥脱,阴暗的角落里布满灰尘,地面铺着地板块,但已经看不出原来木质的颜色。

    康迪往里走的时候路过厨房,他顺便瞥了一眼,只见厨房的炉具周围乱七八糟地放着碗筷,几个空的啤酒瓶子也歪斜着放着。

走过几步就是一个七八米的小客厅,里面稍微规整了一些。因为至少摆着一个旧沙发、一个茶几还有一个简易的书柜。

断骨金莲第三十七章(2)

康迪大致看了一下,并没有在这里停留太久,接着走进了卧室。

他养成了这样一个习惯——每到一个新的环境,他都要全部观察完毕才开始具体的行动。

推开卧室的门,康迪立刻就闻到一股汗酸的味道,他禁不住皱了皱鼻子。

而映入眼帘的也同样让他紧锁眉头。

靠门的一侧墙旁摆着一张床,被子在床上凌乱地铺着,床脚还夹杂着一支脏兮兮的袜子。

    除了这张床,屋子里就剩下一台电脑、一台电视机以及一个衣柜了。电视机上布满了灰尘,看起来好久都没用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坏了。

    衣柜紧紧地闭着,康迪估计打开的时候要屏住一大口气才行。

整个屋子里,只有电脑还是干净的。

    虽然电脑桌上的空间被烟灰缸和方便面盒子弄得的拥挤不堪,但电脑还算是出淤泥而不染,至少表面上没有灰尘。

看完了这些,康迪心中有了数。

这屋子搜寻起来不会太费事,时间应该比预想的少很多。

他掏出电话,拨打了一个号码:“你那边情况怎么样?”

他问的是在金紫荆咖啡厅里监视王挺的那个助手。

    “王挺刚刚到。现在看起来,两个人都很正常地说这话。王挺没有什么异常的表情和举动。米兰做得很好,看起来应该会按照正常的步骤进行下去。”

听了助手的描述,康迪更放了心。

他戴上了手套,准备开始搜寻。不过他迟疑了一下,又戴上了一个口罩,否则那种酸臭的气味实在让他难以呼吸。

康迪看了一眼床上的被子,将被子在床上的大致形状记在脑海中,然后慢慢地掀开。

此时他忽然在脑海里闪过一个场景:在这肮脏的床上曾经躺着米兰那洁白干净的(禁止),而在这刺鼻的汗臭味伴随下,米兰那样娇美纯洁的女人又在男人的蹂躏中大口地呼吸。

想到这里,康迪禁不住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断骨金莲第三十八章(1)

简洁的车开进了一片海滨别墅区。

车子在鹅卵石铺就的路面上缓缓地行进着,而这道路掩映在错落有质的花坛以及绿茵

茵的草坪之间,简洁的车轻巧地在其中转了几圈之后将车停在了一幢别墅门前。

  虽然她没有来过这幢别墅,但在这片高档的别墅区中,每一幢别墅都有着独具风格的造型,而且面积广阔,寻找预定的目标是极其容易的。

  在快到之前,简洁给这所别墅的主人打过电话,所以,在简洁的车来到别墅门前的时候,别墅的装潢精美的电子程控门也几乎在同时打开了。

  这是意大利托斯卡纳风格的最新款的别墅,简洁知道这个是因为前一段时间一位国外的知名建筑专家来做指导,简洁曾经负责安全工作。所以耳濡目染,也知道了一些现在最时尚的建筑风格。

  这种风格的别墅一般而言设施都非常齐备。

  在地下室中规划私家专用会所,家庭剧院、健身房、家庭娱乐室、酒吧、古董字画收藏室及阳光房一应俱全。

  别墅外面配备一个根据自家地形地势特色度身定制的私家精装修私家花园,而里面配有私家游泳池。独立别墅外墙则采用专用石材和专用进口STUCCO涂层,美国进口PELLA门窗,另配备中央空调、中央净水系统,中央洗尘系统,中央热水系统,壁炉,智能化小区系统及智能家居等等。

  简洁虽然在办案过程中接触过很多富豪大亨,也去过很多富丽堂皇的地方,但是像这样的豪宅,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下车之前,她特意将自己的衣服又整理了一番。她拉低后视镜,看到镜子里面出现了一个美丽,干练的女警官的形象时,才拉开车门走了下去。

  康迪将床上的被褥慢慢掀开。

  虽然在大多数人看来,一般重要的东西不会放到床底下,而是放在更加意想不到的地方,但康迪每次搜寻物品都喜欢从床下开始。因为以他的经验看来,人们放在床下的东西即便不是贵重的,但肯定是隐私的东西,同时也是平时常用到的东西,伸手可得。

  王挺床褥下面的东西让康迪吃了一惊。

  几根细长的绳子、类似于警用手铐的束缚用具、SM的专用口塞以及几根蜡烛。

  康迪又一次摇头。

  他真没想到这个王挺会变态到这种地步。

  “哎,米兰落入这样一个变态人的手里,可真是吃尽苦头了。”他心里感叹着,将床褥盖上,又将枕头、被子按照当初的模样摆好。

  接下来,康迪将目光向四处仔细扫去。

  他这是在分析、观察这间房子有什么地方可以存放隐秘的东西。

  ——每个人都会将重要的物品放在自以为隐蔽的地方。不知道地点找起来自然会如盲人摸象一般。

  康迪不愿意做这样的笨人。

  他在观察,在琢磨如果自己在这个房间存放东西,会露出什么破绽。

  他一边观察一边走着,从卧室走到客厅,又走到厨房。然后再折回来。

  当往返第三次的时候,康迪突然间停住了脚步,而他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王挺的家里几乎到处布满灰尘,这正是寻找物品的关键之处!

  把照片藏到一个隐蔽的地方,而且还要不时拿出来去恐吓对方。或许有时候还会自己欣赏这个杰作。那么这个地方就会比其他的地方灰尘少。

  ——即便他不爱清洁,不去擦拭,反复的取、放也会使得这个地方没有灰尘的。

  康迪确定了自己的推断以后开始有目的地寻找了。

  他先是来到客厅的书柜前,仔细地看着书柜里的东西。

  十几本书横七竖八地躺着,还有一些杂乱的日用品。但都是许久未动的样子。

  于是康迪又折回卧室。

  窗台、电视周围、电脑周围,一一检查过以后,康迪将目光停留在衣柜上。

  他慢慢拉开衣柜的门,和他预料的一样,那种没有洗过的衣服的臭味扑面而来,他屏住气仔细检查以后,赶紧关上了柜门。

断骨金莲 第三十八章(2)

  虽然没有找到,但康迪信心仍是不减。他找来一个凳子,站了上去,他要搜寻一下柜子的顶部。

  当他登上凳子,看到衣柜顶上的时候,康迪的心就有底了。

  在衣柜顶上,清晰地看到在灰蒙蒙的尘土中间有好几个手印!

  虽然表面上空无一物,但康迪还是确信地在那几个手印的位置敲了敲。

  木板发出了“空、空”的声音。——里面有夹层。

  康迪下了凳子,从带的皮包里找出了工具,又翻身上去,不大一会儿,夹层就被打开了。

  他再下来的时候,手里已经拿到了一叠照片。

  康迪迫不及待地将目光投向照片,顿时他的心跳加快了。似乎比刚才搜寻东西的时候还要激动。

  照片上是米兰裸露的(禁止)!

  或是身体摆着性感的姿势,或是脸部的表情,或是(禁止)的特写镜头,或是异物(禁止)的变态样子,甚至还有在(禁止)和臀部写有淫秽字体的照片。。。。。。

  康迪实在不忍心再看下去,他眼前浮现出米兰被这些照片恐吓着的屈辱无助的样子。

  他将照片翻转过去,准备装进随身带的信封。但在这时,他注意到这些照片是用打印纸打印出来的,而不是专门的相纸。

  他马上明白了过来。

  ——这是王挺用电脑打印出来的。电脑里一定还有原始的资料!

  康迪将照片放进皮包,然后打开了王挺的电脑。

  当电脑视窗打开以后,康迪扫了一眼就气愤得要捶碎电脑了。

  屏幕设置的竟然是米兰的luoti(被禁止)图像。不但放大得占据了整个屏幕,而且在中央位置是清晰的米兰下(禁止)的特写!

  康迪咬咬嘴唇,告诉自己先不要管这些,找到电脑里存放的照片资料是最主要的。

  于是他开始动手操作起来。

  但还没两分钟的时间,他的电话响了。

  “我这边有点不对劲,看样子王挺和米兰谈得不是很融洽。他似乎要走的样子。”在金紫荆咖啡厅的助手焦急地说。

  “你想些办法,再拖延一段时间,哪怕十分钟!”康迪命令道。

  助手刚要应声,却突然卡住了。

  “怎么了?”康迪不耐烦地追问。

  “王挺。。。。。。他刚刚离开。”助手啜啜地回答。

  康迪狠狠地“哎”了一声,然后失望地放下电话。

  十多分钟之内王挺就回到家,可这边的工作还没有结束。怎么办呢?

  康迪焦急地琢磨着。

  时间紧迫,不容他再细想。康迪索性关上了电脑,从皮包里拿出螺丝刀,飞快地拆卸起电脑来。

  不多一会儿,电脑硬盘就拆卸下来了。

  ——拿到这个,也算是去除病根了。王挺没有了这些照片资料,也不会再有什么逞强的手段了。

  想罢,康迪又迅速地将电脑主机装上。走之前,他回身看了一眼,没发现有什么遗落的东西,这才原路退回。

  而当他钻进停在外面的车子不久,就看见王挺走进了楼道。

  “给米兰打个电话,让她回事务所等我们。”

  当王挺的身影消失在楼道里以后,康迪吩咐助手给米兰打了电话,然后发动了汽车。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