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骨金莲 第二十九章(2)

  教授点了一下头,“大脑是有些杂乱,似乎能想明白,又马上没有头绪了。”

  简洁喝了一口咖啡:“有点眉目了?”

  “嗯。。。。。。”教授点了点头,可脸上却是不确定的神色。“我觉得那些孩子肯定破坏了凶手留给我们的这只鞋中的秘密。”

  “哦?”

  “凶手肯定用这些东西来给我们传递信息,这是没错的。但我总觉得这些东西还少了些什么?所以解不开下一个被害人的名字。”

  简洁点点头。“那这样,今天的工作到此为止,你的任务就是睡觉了。明天我们一起再回案发小区一次,再重新调查!我正好也要去调查一下。”

  说完,她指着室内的沙发。“教授,就得委屈你在这里就寝了。”

  安顿好了教授,简洁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里。

  找出一片去痛片吃了下去。

  她得让自己的大脑减轻疼痛。

  然后她靠在沙发里闭目养神了一会儿。也想着教授刚才的话。

  余笑予的话勾起了她心中的一个迷惑。

  这时,虽然案子还没有头绪,但她却觉得好像看见了曙光,她分不清这是错觉还是什么,只是隐隐感到虽然像是摸着黑走路,却找到了出口。

但这条路,这个出口却让她心烦不已。

因为她感觉到这次的案子和以前不一样的地方是:以前的案子是主动地寻找线索,而这次的案子却是被凶手牵着走到的这条路上。

“是的,我现在在被凶手牵着鼻子走。”她再次确认这一点。

    “必须寻找到突破口。凶手一定有特别的动机,绝不会像普通的杀人案那样动机简单的。找到了动机,就会自然地发现凶手的真面目的。”她心里默念着。

然后,简洁睁开眼睛,点着头走出了办公室。

她似乎知道自己下一步该做什么了。

当听见男人的脚步声音渐渐远离了以后,米兰顾不得穿上衣服,赤裸着身体飞跑进浴室,她打开淋浴喷头,不等水热了就站到了喷头下面。

喷头的水冰凉地浇在她的身上,米兰哆嗦着,却用力冲洗着。

冲洗的不但是男人留在她身上的脏物,也还有她脸上的泪水。

关上淋浴喷头以后,她抓起毛巾,狠命地擦拭着身体上的水珠。

    仿佛这些水珠也让她的身体污秽了一样。

最后,她冻得瑟瑟发抖地钻进了被窝。

她蒙住头,在被子里抽噎了许久,然后侧过身,闭上了眼睛。

米兰此刻在心里命令着自己——睡觉!

因为她想好了,自己要彻底的休息好,然后明天要去办一件事情。

断骨金莲第三十章(1)

2006年6月29日,星期四,阴历六月初四。

这是雾蒙蒙的一个早晨。

一辆红色的丰田佳美在雾气中轻轻发动着,然后慢慢地开起来。

它有时候故意停顿一下,就像人在四处张望一样。

而后又变得风驰电掣,如同脱缰野马。

它一直奔到沃尔马超市的地下停车场,才停下来。

象是人跑步以后喘息的片刻一样,它也休息了几分钟。

然后,车门打开了。

米兰悄悄地走下了车。

她紧张地四处看看,生怕那个男人会跟着过来。

周围寂静一片。

她这时反而喜欢这种寂静了。那意味着没有人。

米兰快步走进沃尔马超市,随意转了几圈以后,走出了店门。

她在外面扬手招了一辆计程车,然后快步跑过去,钻了进去。

    “到这个地方。”

米兰将一张写有地址的纸递给了出租车司机。

昨晚临睡前简洁让他喝的那杯奶起了很大的催眠作用——当余笑予早上醒来的时候,觉得昨晚上的睡眠充分得很,身上的疲倦感觉一扫而空。

他看了看手表,六点四十分。

他轻轻推开门,却看见简洁趴在电脑旁仍在睡着。

教授犹豫着,不知道是该叫醒简洁还是让她再睡一会儿。

因为他看简洁睡眠中的样子十分难受,似乎睡梦中还冷得哆嗦。

正犹豫之间,简洁侧了一下姿势,便猛然醒了。

她揉着惺忪的眼睛,不好意思地冲教授笑了笑。

    “我睡觉的样子是不是很难看?”

    “你啊,关心睡觉难看不难看,却不知道这么睡难受不难受!”

余笑予象哥哥说妹妹那样说完了,又关心地问:“你昨天几点睡的啊?”

    “哪还有心思想几点睡的啊!这里的线索”简洁指着电脑说道。

教授摇头。

    “你啊,我问你身体情况,你又扯到别的地方了。”

简洁一边向卫生间走去一边笑道:“等破了案子再好好琢磨休息吧。你等我一下,我洗把脸咱们就出发!”

断骨金莲第三十章(2)

米兰乘坐的出租车停靠在一座古老的哥特式风格的二层楼前面。

这是一幢二层的楼房,高耸坚挺,古朴风雅,又不失高贵典雅。

    这条街道上的建筑都是这种风格,虽然这里离市中心近在咫尺,但又如同世外桃源一般。

    因为几十年前这里是俄国人的别墅区,所以规划得独具匠心,颇有闹中取静的意味。

    街道两旁种满了丁香树,春天一到,满街充满了粉白色的花朵和謦人的丁香花香气。

    现在虽说已经是夏天,丁香花已经凋谢了,但绿意却仍将这里点缀得十分美丽。

米兰下了车,谨慎地环顾了一下四周,她不是在欣赏周围的景色,而是在观察有没有人跟着她。

确认一番以后,她才疾步走向那幢小楼。

在那座小楼的门前的牌子上写着:康迪事务调查所。

简洁洗脸的速度很快,用教授的话来说就是

    “三把屁股两把脸”。

简洁一边用毛巾擦着脸,一边嗔怪道:“有你这么说妹妹的吗?”

她还想再说教授几句,但却闭上了嘴。

因为她看见刘世明铁青着脸走了过来。

    “现在的媒体记者真是不可救药!无孔不入不说,还捕风捉影乱说一通!”刘世明嘴里咒骂着将手里的报纸摔到桌子上,仿佛这样才能消消他心中的气。

简洁拿起桌上的报纸,余笑予也走过去一起看,禁不住哑然。

在报纸的头版,用硕大醒目的字体写着一行字:我市发生连环凶杀案。

——

    “三天之内,在我市星海人家以及河松小区发生两起恶性杀人案件。受害人均为女性。。。。。。她们被凶手残忍杀害,而且被分尸。。。。。。据说,两名女性是从银行取款回来以后被歹徒跟踪。。。。。”

简洁疑惑地看着刘世明:“咱们不是已经通知新闻媒体暂时不要报道吗?”

    “几家正规的报刊倒是没有报道,可小报不管这些啊!”刘世明忿忿地说。

简洁细致地看了半天后张口要说话,而余笑予赶忙捅捅简洁,意思是这时候刘世明正在气头上,不要惹他烦恼。

但简洁却没理会:“我看这么报道也不错。”

刘世明和余笑予都奇怪地看着她。

    不知道她怎么会冒出这么一句话。

    “报纸报出来,凶手肯定也会看到。这报上写的和事实不符,乱七八糟的,我看反而会帮我们迷惑凶手呢。”简洁分析道。

刘世明眨眨眼睛琢磨片刻,脸上的神色也缓和多了,

而余笑予则更是不由得暗自赞叹简洁的脑筋。

    “不管怎么说,今天是最重要的一天,立刻分头开始工作!”刘世明撇开了报纸的事情,严厉地下达着命令。

断骨金莲第三十一章(1)

康迪细细打量着对面这个美丽的女人。

——一袭黑色的长裙,胸前是花朵般的大幅褶皱纱层,衬托出女人美丽丰满的胸部,随之收紧的腹部又将女人优美的曲线衬映的玲珑剔透,非常雍容华贵。

    而下半身的裙子一侧长裙过膝,而另一侧则如流云一般飘逸着斜向腰肢。

    像是一个美丽的少女在浣纱溪边妩媚地扬起裙角,又象是高傲的公主在翩翩起舞中华丽的定格。

而这个女人不但服饰华美,而且姿色动人,一颦一笑之间透着古典美女的楚楚动人之色。

作为康迪事务调查所的老板,也是首席侦探,康迪在这女人进来到坐下的短暂时间内就在脑海里飞快地转动着思绪。

他能确定两点:首先这个女人生活条件优越,这从她的服饰、容貌和雅致的动作就能容易地判断出来。

其次,康迪猜想这个女人十有八九是为了情感的事情来求助的。

因为他观察到,女人的脸上含着淡淡的忧伤、为难之色。这显然是她心中有隐秘的事情。

    但这女人脸上的神情却又不是很焦急,可以想见,这事情也不是突然发生的。

康迪叫助手给这女人倒了一杯茶后示意助手下去,只剩下他们两个人的时候他才开口问道:“这位女士,有什么事情吗?”

他没有问对方姓名,这是业内的规矩。

    除非是对方主动说明,或是必须提供真实的个人资料的案子,这时他们才会留下对方的姓名。

    这也是针对对方的心理感受而言,其实在案件调查的过程中,侦探毫无例外的都会掌握到详细的个人资料。

    只不过这都属于行业秘密,也是职业道德罢了。

    “我想请你们调查所帮我到一个人的住处搜寻些东西。不知道你们接受不接受?”女人充满希望地看着康迪。

康迪又看了看这个女人:“您有什么情况,详细地说一下。”

女人脸上略微浮现出一丝难言的神色。

    “您放心,在我们这里,所有的情况都是为您保密的。即便是我们不能接手,也绝不会将您的秘密泄露出去的。”康迪笑着安慰道。

女人听了康迪的这话,脸上的拘谨神色放松了许多。

    “我也打听过,你们事务调查所是很有信誉的。我这就把详细情况告诉您。”她说完以后,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一张身份证,递给康迪。

断骨金莲第三十一章(2)

    “这是我的证件,我叫米兰。”

简洁在车上就已经打电话通知了河松小区派出所的民警,委托他通知发现那只鞋的几个孩子的家长,让他们将孩子留在家里,一会儿要再详细询问一下当时的情况。

而后,简洁开着车再无一句话。

余笑予见她紧锁着眉头,知道简洁一定是在思索着什么重要的事情,便也不多说话打扰她。

他也闭上了眼睛,在这行驶的车中短暂休息片刻。

车子快到河松小区的时候,简洁放慢了速度,突然开了口。

她像是问教授,也像是自言自语:“显而易见这个凶手作案不但是有预谋,而且是有周密的计划。他杀这两个女人不是冲动,否则他杀人之后不会故意留那么多线索给我们。”

余笑予没有吱声。

因为这些话简洁在案情分析会上都已经说过。他想,简洁后面的话才是她更要说的。

    “他故意留这么多谜题给我们,我想有两个可能。一个是他仇恨社会,向公安机关挑战;再一个就是他很自负,智商很高。”

余笑予点着头,继续听下去。

    “一个智商很高,很自负的人,他决不会像普通的杀人犯那样图财图色而杀人的,他杀人一定有更充分的理由!而且我感觉,这两个死者之间,或者这两个死者和凶手之间一定有特殊的关联。”

    “她们很可能都和凶手在SM群里?”教授插话道。

简洁点头:“从钟艳红这个案子的发现来说,这个SM群是现在最倾向性的,也是最可疑之处。但也还要杜梅那个案子有这方面的突破才更直接。不过我在想,除了这个关系,还能不能有其他的关系了呢?”

教授回答不上来。

他看到简洁也是如陷迷雾一样的表情。

两人又是无语,两人的耳边只是汽车缓缓的行驶声。

——车子已经开进河松小区,正在慢慢停靠。

断骨金莲第三十二章(1)

    “他有我的luoti(被禁止)照片,最近总在恐吓、勒索我。。。。。。。。”

米兰抽噎着说不下去了。

康迪将纸巾递给米兰,同情地看着这个柔弱的女人。

然后,他低头看着手上的一张照片。

    这是米兰刚才给他看的。

——照片上是一个男人。看起来三十岁左右,平淡无奇的面容,没有丝毫引人注目的地方。

康迪在心里叹了口气。——这样一个男人竟然逼迫得米兰无计可施。

他接手过太多涉及隐私的

    “案子”:或是婚外恋调查;或是被胁迫求助;或是财产纠缠等等。虽然种类不一,但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来此的人无一例外都涉及到隐私。

    为了保全面子、顾及地位以及不属于法律约束范畴等各种因素而无法经官,只好求助于私人侦探。

此刻,他并没有追问米兰事情的原委。

他知道,这个女人既然已经找到了他这里,而且已经开口,就一定会把她的噩梦经历讲出来。

现在要做的,只是静静地陪着她,让她宣泄眼泪而已。

然而在这个时候,在河松小区,余笑予却是对着坐在对面的几个孩子追问不停。

在简洁和余笑予到来之前,小区所属派出所的民警就已经将安排下来的工作都做好了。

——最初发现鞋子的几个孩子都被带到了小区物业办公室的一间会客厅里。

当简洁和余笑予走进会客厅的时候,这几个孩子正交头接耳地谈论着什么。

简洁笑着问:“你们在聊什么呢?那么神秘的。”

    “我们捡的那个鞋是不是很有用啊?”一个大一点的孩子问。接着他又兴奋地说:“要是真有用就好了,我们也跟着破案了啊。”

简洁指着余笑予对这些孩子说:“是很有用,不过你们上次说的还不够详细。这次要仔细想想,把全部的过程都告诉这位叔叔。破案可都靠你们了呢。”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