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骨金莲 第二十六章(1)

  在余笑予讲解分析的时候,简洁和刘世明低头仔细研究着目前的提供上来的案情分析报告以及尸检报告:

  1、电话记录查询方面——对比杜梅和钟艳红的通话记录以后,发现她们两个人在案发当天都接到过同一个电话,号码是73285069。而且通话时间都比较长,都有十分钟左右。不过令人遗憾的是,这是一个磁卡电话。无法查到打电话的人。

  2、对杜梅和钟艳红的亲友重新取证——根据钟艳红同事提供的情况,又重新重点调查了两名受害人的电脑、上网情况。结果既有意外之喜,又增添了难解之谜。

  重新返回钟艳红家中检查电脑的时候发现:受害人的电脑中硬盘不见了!而在当时,由于电脑外观丝毫没有动过的痕迹,都疏忽了检查这一点。

  而对杜梅家的再次检查,家中没有电脑的痕迹。而后,负责调查的刑警又去了一次电视台,对杜梅的同事以及罗副台长重点地询问了这一点。结果得知,杜梅平时都是使用笔记本电脑。而现在,无论是家里,还是单位,这台笔记本电脑都是踪影皆无了!

  3、尸检报告提示:在两名受害者体内提取到的 安眠药物成分、剂量、使用时间都大体相同。特别提示的一点,这种安眠药物的成分与普通的安眠药物成分有些区别,但具体差异之处还在化验对比之中。另外,在两名受害者体内发现的禁止(男性的一种液体)的化验已经得出结论:为同一名男子的禁止(男性的一种液体)。

  简洁一边看一边思索,而手上也没闲着,拿着笔在笔记本上飞快地记载。

  等到教授的讲解结束,简洁便接过了话题。——她不想让时间耽搁一秒钟。

  她把刚才的那些报告结果先向大家通报了一遍,然后又将SM的情况和大家细说了一下。

  这之后,简洁具体分析道:“从这些搜集上来的情况来看,这两起恶性杀人案件是由一个凶手做的毋庸置疑了。现在我们必须也是唯一要做的是事情就是:在31个小时以内抓获凶手!”

  余笑予在一旁聚精会神地看着简洁一项一项地分配布置任务。虽然他没有当过兵,可是这时,他忽然觉得好像是临上战场前的那种状态。就像他在书中看到的那些临战前的部署一样让他热血沸腾。

  “现在不难看出,凶手是利用磁卡电话联系被害人,所以,从现在开始,对那部磁卡电话要严看死守。二十四小时派人盯住这部电话,不漏掉每个打这个电话的人。”

  “可打这电话的人会很多,怎么知道哪个人是凶手呢?”有人发问。

  “我们会马上和电信部门沟通,对这部电话实行监控。而不漏掉每一个打这部电话的人,就是我们的责任!”简洁干脆地回答。

  “同时,对这张磁卡进行追踪,如果凶手再用这个磁卡进行通话,哪怕他是在其它的地方,我们一样可以追踪到的。”

断骨金莲 第二十六章(2)

 接着,她布置第二项任务。

  “凶手两次都用这部电话和被害人联系,说明这个地点他很熟悉,或者是离家很近,也或许是离单位很近。所以要对这附近的居民区、办公单位进行细致的摸排。”

  “也可能凶手是故意找个远离自己居所或单位的电话打的呢?”

  简洁点了点头。“有这个可能,但不是也有我刚才说的那种可能吗?只要有存在的可能性,我们就不能掉以轻心。”

  “再者说,你们想想,凶手作案的绳子有很多,放在包里要一个大包才能够装下。他会背着大包到离家很远的地方打个电话,再去被害人家吗?我们常见的思维是,遇到着急要办的事情的时候,要尽快简单一些才好。”

  简洁分析完这个又说道:“通过尸检,我们基本能确定被害人死亡的时间。再算上凶手捆绑这个时间,我们大致能推算出凶手到达被害人家的时间。从凶手打电话的地方到杜梅家,他大概用了二十分钟。而到钟燕红家,他大概用了三十分钟。我们做过测试,这两段距离,用上述的时间到达,只能是乘坐车辆。而且还不是公交车。因为公交车的时间我算过,都要超出二十分钟才能到达。那么凶手只能乘坐两种交通工具:一是出租车,二是自用车。

  所以,我们的第三项任务就是调查出租车。重点调查凶手打电话以后的这段时间,途经这个地点和被害人家的出租车!”

  “第四,罪犯是极有可能是通过网络先同被害人取得接触,熟悉之后选择作案。但现在两个被害人的电脑资料都已经无法找到,所以我们只能是猜测了。会议一散,立刻再去一次钟艳红的家里,详细询问他的丈夫,看看他能不能提供一些例如钟艳红的网络登陆号码之类的线索。如果这个能打开缺口的话,那对我们的侦破帮助会很大的。”

  简洁说完这个,看了一眼余笑予以后,又道:“第五,在这点同时要下大力气,也可以说是开动脑筋吧,弄清楚罪犯留下的谜题,要是知道了罪犯下一个要杀害的人,那我们抓捕罪犯就是再简单不过了。”

  简洁这些话虽然是对着在座的刑警们说出,但余笑予明白,解破谜题的这个任务是属于他的。

  简洁把这些工作部署完毕以后,侧过脸和刘世明耳语了几句,脸上露出顽皮的笑容。

  然后刘世明清了清嗓子:“我这个组长一开口说话呢,就是给大家添压力、下任务来了。可没办法,咱们干这行的就得承受压力。我也不多说了,因为大家也都明白:这么大的案子,时间这么紧,所以就不用想着回家了。什么时候案件侦破,什么时候回去。另外,嘴上都牢着点,不要和外人说太多,这案件还没水落石出,要是被宣扬出去,肯定闹得人心惶惶的。另外跟媒体打个招呼,先不要报道。”

  在座的刑警们其实也早就预料到了,没什么奇怪的神色。

  刘世明又笑着瞪了一眼简洁,然后和大伙说道:“今天晚上我请客,一会儿让饭店送菜过来,但酒是没有啊!”

  大伙纷纷笑着鼓掌,而简洁则插嘴打趣道:“给刘队鼓什么掌呵,要不是我说他,他原本的意思是要给咱们买方便面吃呢!”

断骨金莲 第二十七章

  吃晚饭的时候,刘世明和简洁特意和余笑予坐在了一起。一来怕教授在这里不适应, 二来也想抓些时间来分析一下案情。

  “对那部磁卡电话,你觉得监控的效果大吗?”余笑予问简洁。

  他对这些侦破技术上的东西一窍不通,不过现在却充满了兴趣。

  “这事情要从两方面来说,一来现在这部磁卡电话是我们打开缺口的一个渠道,我们必须这么做。二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侦破工作就是筛选过程,有时候的做法就如同大海捞针,虽然看起来笨,但有时也是很有效果的。”简洁说道。

  刘世明笑着补充一句:“简洁的意思就是,不论哪一种方法,从效果上来说都没有十足的把握,谁也不敢保证成功率是多少,但只要有一线希望和可能,就要百分之百的去努力。其实这就是侦破的真谛。”

  余笑予苦笑着点点头。——他现在越来越觉得简洁的工作是个苦差事了。远没有他的学术研究舒心。

  简洁往嘴里扒拉完一口饭,一边咽着一边对刘世明说:“组长,我觉得对那部磁卡电话附近的居民区和单位的摸排调查还要再加点人手。那个小区叫地德里小区,是个老居民区了。不过现在那里居民量已经不多了。虽说居民量不是很大,但问题是很多房子都是出租户,

人员流动性太强,而且很多租房子的都没有在派出所备案登记,查起来会很难的。”

  说完,她冲余笑予仰了一下脸:“那部磁卡电话的位置就在你们别墅区的山下,那一片住宅小区的附近呢。”

  教授在脑海里想了一下山下那小区的情景,点头道:“是的,那小区很老的了。我听说一直要拆迁,可总是没动静。那里的人也不愿意住,大多数都把房子租出去的。”

  刘世明点了点头,深深地瞅了一眼余笑予:“余教授,至于那个头发的未解之谜,就得仰仗你了!”

  余笑予冲刘世明笑了笑,却没有言语。

  他心里自是知道这个任务的重要性,不过现在这堆头发在他看来却是杂乱无章的一道难题。甚至是无从下手的感觉。

  ——那堆头发能代表着怎样的谜底呢?

  简洁在旁观察得细致,看着教授若有所思的样子,劝道:“教授,先吃饭。吃完了,我把当时的笔录拿来,你再细细看看能不能有什么发现。”

  余笑予点头应允,匆匆埋头吃饭了。

  正吃饭间,教授的手机响了。

  “小兰呵,你吃了吗?”余笑予关切地问道。

  简洁见状,便悄悄拉起刘世明:“教授的妻子打来的,人家说悄悄话呢。”

  两人知趣地走开。

  米兰听到丈夫的声音感觉温暖多了。

  刚才她躺在被窝里却感觉寒意阵阵,那是似乎从心里发出的寒冷感觉。

  “我刚吃过,不用担心我。我看到你留的字条了,怕影响你工作,就一直没打电话。别太累了,这几天都没怎么好好休息呢。”米兰柔声说道。

  不过米兰撒谎了——她根本没有吃晚饭。

  因为根本就没有食欲。

  “我在这儿挺好的,简洁他们很照顾我呢。你不用担心了,早点睡觉吧。”教授宽慰着妻子。

  挂了电话以后,米兰才觉得心里舒服了一些。

  她在丈夫身边被宠惯了,已经习惯了被呵护的滋味,丈夫不在身边会让她觉得空荡荡的感觉。

  听到了丈夫的声音,她的脸上才露出些笑容。

  只不过她不知道,在将将能看到她的卧室灯光的远处,也有一个人在微微地笑着。

  不过那是邪恶的笑容。

断骨金莲 第二十八章(1)

  简洁正在电脑前忙碌着。

  去钟艳红家里调查网络及上网信息的徐爱军刚刚回来。

  简洁得到了一个非常好的消息——从李培源那里得知了钟艳红的QQ号码。

  而且令人高兴的是,李培源虽说不知道妻子的密码,不过他倒是说,妻子平时的一些密码都是家人的生日。

  于是徐爱军带着李培源提供的一些数字回来了。

  此时简洁和徐爱军正在两台电脑上一起挨个试验着这些数字哪个是死者的QQ密码。

  而余笑予此时则独处在一间办公室内。

  他思考问题的时候喜欢安静的环境。

  此刻,他低着头,仔细地看着眼前的笔录。

  这是刑警对河松小区那几个发现鞋子的孩子的调查记录。

  他已经看过了好几遍了,这些记录已经形成了图像记忆在他的脑海里。

  ——雨过天晴,几个孩子在广场上玩——发现了秋千板下的鞋子——七手八脚地打开——里面塞着注射器、头发和纸条——打开头发,看那张纸条——踢着玩耍那只鞋。

  他隐隐觉得,这中间的环节有一个链条出了问题。

  是哪里出了问题了呢?

  余笑予苦苦思索着。

  他忽然觉得侦破工作和他的学术研究竟有很多想象的地方。例如学术研究要从浩瀚书海里找到所需要的文字信息,而侦破则是要从纷纭杂乱的线索里理清一个清晰的脉络。

  而且这两项工作在做起来的时候,也是十分相像。至少对于余笑予来说是这样,她都是需要安静的气氛、环境,受不了一点的声响。

  只不过唯一不同的是:学术研究走了弯路还可推倒重来,但是侦破工作却来不得半天马虎大意,如果出现差错那就是性命攸关的事情了。

  也正因为这个差异,使得余笑予在此刻更是百般用心地考虑问题。

  枕头下面手机的震动将米兰从睡梦中惊醒。

  她勉强正开眼睛,看了看挂在墙上的时钟——二十三点三十分。

  米兰蹙蹙眉头,感觉大脑还在阵阵疼痛着。

  她今天一天没有睡觉,但只是在半个小时前才将将睡着。

  又是一阵震动从枕头下面传来,米兰这才想起自己醒来的原因。

  她疲倦地摸出手机,打开了屏幕,那上面闪烁着短信的提示。

  米兰按下键盘,迷迷糊糊地看去。

  她一下子惊得睡意全无!

  ——“我在你家门口,出来开门!王挺。”

断骨金莲 第二十八章(2)

  这条信息象是一条毒蛇一样立时缠住了米兰的心脏,她憋得都有些透不过气来。而且觉得在这条毒蛇的缠绕下,她的手脚都有些不听使唤,而她的大脑也近乎一片空白了。

  余笑予盯着桌子上的四样东西已经半个小时了。

  ——那只女鞋、一次性注射器、一卷头发、一张字条。

  鞋是黑色半高跟女鞋,样式很普通,皮革质量也是一般,远比不上杜梅的那双鞋子精致。而且看起来已经穿了有一段时间,鞋的后跟已经磨损得有一个小的斜坡了。

  注射器也是再寻常不过的那种一次性塑料注射器。没有使用过的痕迹,外观也没有改动过的样子。

  至于头发,已经通过显微镜对比证实就是被害人钟燕红的头发。除此之外,这头发就像余笑予现在的大脑感觉一样——乱糟糟一团。

  教授把目光更多的盯在了那张字条上。

  那是一张长约5厘米,宽大该2厘米的小纸条。纸的质地很好,象是书籍的封面用纸。边缘很齐整,看得出是用剪刀剪下来的。纸上只写了一个“唐”字,依然是用宋体工工整整地写出来,如同小学生没有雕琢的字一样。

  他翻来掉去地看了几分钟,除了那个“唐”字依旧醒目,其它的竟似乎如雾水一般搅得他眼花了。

  米兰惊恐地走下楼,一路上只要摸到灯的开关就急切地打开。

  可是满室的光亮也驱散不走她内心的恐惧。

  从卧室到门口的那几步,对于她来说竟是如此的漫长。

  她不想走到门口,可是却又不得不走到了门口。

  “你还来干什么?”米兰听见从自己嗓子里发出的微弱的声音。

  外面的人“嘿嘿”地笑了两声。

  这两声,如同两记重锤砸在了米兰的心上。

  “我不是已经都给过你钱了吗?”

  米兰怯声地问。

  “怎么,给了我钱就忘了我们缠绵的时候了?”

  门外的男人阴阴地说道。

  “我丈夫在家,你快走吧。”

  米兰用这个借口哀求着。

  “呵,他的车都不在,不用骗我了!开门!”

  米兰啜啜着:“不行,你不要再纠缠我了。”

  “真不开门吗?别忘了你那些(禁止)的照片还在我手里!”

  门外传来幸灾乐祸的声音。

  米兰痛苦地闭上了眼睛,紧咬着嘴唇一动不动地站了许久,然后慢慢地将手伸向了门。。。。。。

断骨金莲 第二十九章(1)

  “啊!找到了!”

  简洁兴奋的惊呼声将余笑予从沉思中惊醒。

  他推开办公室的门,向外看去。

  简洁、徐爱军还有几个刑警正兴高采烈地比划着,见到教授,简洁更是高兴地说:“教授,李培源提供的那些号码里果然有钟艳红的QQ密码!”

  余笑予走了过去,站在一旁,也兴奋地看着电脑屏幕。

  钟艳红的QQ头像现在闪亮着,在好友菜单里余晓予也只看见十二个人的名字。

  “总算是好友人数不多,要是多的话,看你还能乐成这个样子?”

  教授打趣道。

  “这也要下大功夫啊,一点聊天资料都没有,只是看这些陌生名字,再少也是一样没头绪的啊。”简洁反驳道,不过言语之间仍透着开心的声音。

  随即她转头对身边的徐爱军说:“立刻联系gonganbu计算机网络中心,请他们帮助调查。”

  教授听得简洁这么说,忽然也想起了一件事。

  “对了,简洁,你先帮我查查。全市医院里姓唐的女医生、hushi的资料。”

  简洁笑道:“大教授才想起来啊,我刚才让同事都在查了。而且不光是姓唐的,名字里有‘唐’字的女医生、hushi,我都查好了。”

  说着,简洁递给教授一叠纸。

  “不过,你可要做好思想准备——这可是人数众多的。”简洁说道。

  教授接过来,只扫了一眼,头就疼了,足足有四十多人。

  “这还不包括那些没有登记在册的人员,要知道现在的许多社区机构,人员登记在册都很不规范的。”简洁提醒道。“要是弄不出全名,我觉得很难。我们要是撒下网去,难免不再社会引起轩然大波的。”

  余笑予明白这个道理,点了点头。揉了揉发痛的眼睛,又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他走到窗口,看了会儿窗外天空中的繁星,这才觉得大脑舒服一些。

  他忽然想起米兰,心头不由得涌出一股爱意,他掏出手机,不过没有拨打号码又放下了。因为他看到时间已经午夜,妻子应该熟熟地睡了。——还是不要打扰她吧。

  可教授却不知道,在他眺望星空的时候,妻子正被那个叫做王挺的男人按在沙发上,受着屈辱的折磨。

  米兰的睡衣早已经被撇在地上,她失神地看着地上的睡衣,无奈地任凭男人在他身后猛烈地运动着。

  她觉得身体似乎不是自己的了——感觉不到疼痛,感觉不到压力,感觉不到声音。

  米兰不知道是自己的身体在动还是地上的那件睡衣在动,甚至她搞不清楚在她面前废物的头发是不是她的。

  她的眼睛时而模糊,时而清晰。因为她的眼泪在不断地流出。

  她失神地看着对面墙上的钟表,此时她觉得那个钟表发出的滴答声仿佛是她的救命稻草,她希望那时间过得快些,让她快点结束这种痛苦和屈辱。

  终于,一阵阵痛感再次传来。米兰也仿佛觉得那钟表的时针转动得更快了,她竟在心底发出幸福快乐的呼喊。

  只不过那呼喊并不是因为她喜欢,而是她知道当这个痛苦难忍的时候到来之际,也就是她解脱的时候。

  简洁离开了电脑旁。

  一名专门精通网络的警员在继续着工作。

  虽然已经联系了gonganbu计算机控制中心,但在这等待的时间里,简洁也不想放弃任何一点努力。

  她揉着隐隐作痛的头,对警员说:“每一个QQ上的联系人都不要漏掉,特别是调查有关SM的情况,只要发现有谁和SM有关,就立刻叫我。”

  嘱咐完了以后,她冲了一杯牛奶一杯咖啡,然后端着杯子走进了教授的那间办公室。

  “喝点东西吧。”她将装着牛奶的杯子递给了教授。

  教授接了过去,深深地喝了一口。

  “一会儿早点休息吧,养好精神,明天再研究这些也来得及。”简洁劝慰教授道。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